导航菜单
首页 > 网游竞技 » 正文

倾国倾城

 

 

《倾国倾城》作者:卫风

 

【内容简介】

 

卫风大人玩《怪兽农场online》? 玩得疯魔时期的一个产物

绿色网游新世代,偷偷萝卜种种地。。。。。。

你说什么?还要防备任性大明星的X骚扰,

接受陌生人的真情告白?!

安定的人生何处寻啊!!

 

【正文】

 

倾国倾城(网游)1-6

 

青山,绿树,可以淹没人的长草……

呃,还有一只兔子从野草丛中跳了出来,看到站在篱笆边的人,也不知道要躲闪,反而睁著忽闪忽闪的大眼仔细把突然出现在此处的这个庞然大物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又钻进草丛里,悉悉簌簌的跑的不知去向。

好吧,其实……兔子不怕人是应该的,因为现在的人早已经不是火耕石种的年代,不会把兔子当成果腹的食物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并不是现实,所以现实中的“兔子胆小”法则在这里不适用。

这是网络游戏。

一个叫农场传说的网络游戏。

现在几乎没有什麽人知道它,因为……这个游戏在程一的学生时代曾经风靡一时,但是……已经十年过去了。一款网络游戏的生命,能够辉煌盛行的时间,其实短暂的不能不让人觉得残酷。不断有更新更好的游戏面市,旧的渐渐被人们冷淡,然後,遗忘。

程一是在清扫旧屋的时候,又把它翻了出来,本来只是想看看这个头盔有没有坏掉,如果彻底坏了,那麽卖给回收这些旧东西的人也卖不上什麽钱。如果还能启动,代表芯片没坏,那多少还能卖上点钱。

但是他没想到这个游戏,居然还存在。

戴上头盔後,看到那久违的,让人有恍然隔世感觉的登陆界面。

程一第一个反应,是网络错误?还是头盔故障了?

一个早已经退出流行,不再有人青睐长达数年的游戏,游戏公司早该停止运营了才啊?

可是,当他输入快要被自己遗忘的登陆名和密码之後,居然眼前的影像全都暗了下去,星星点点的美丽光团从一片黑寂的上方飘落下来。

叮,叮脆响,空灵缥缈,象是一只温柔的手在拨弄琴弦。

笛声加了进来,然後眼前慢慢亮起。

郁郁青山,碧水悠悠,明朗的天空上,白云舒展流动。

这游戏,居然还在?

程一站在那里半天也没有挪动脚步,呆呆的看著四周的一切。

当时……当时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曾经那麽投入,那麽的快乐。

可是现在,一切时过境迁,纵使这游戏还在,可是当时的那些事,那些人,那些痛快燃烧青春的激情,却已经都不在了。

那时候还是青春年少,现在却已经满面怆然。

程一挪动了一下脚步,脚下的田垄已经长满了杂草,路已经不能算是路了。

如果没有什麽意外,他现在,应该是站在当年他最後一次登陆游戏後,下线的地方。

程一在自己已经有些不那麽真切的回忆中找出来他需要的重点……

照这样看的话,他现在站的地方,是当初他们几个兄弟一手一脚,一砖一石建起来的,快乐山庄?

可是,那,山庄呢?

那些房舍,围墙,高大的防风林木,水渠,那些一块一块整齐的田地,大型的灌溉机械,风车,还有花房,鸟舍,谷仓,运输车……

统统没有了。

就象经过了沧海桑田的变化,过去竟然什麽痕迹也没有留下。

这倒也是,没有人打理,农田当然会长满荒草,树木渐渐长的走了形,篱笆围墙和房子那些东西都是有使用期限的,没有人续费,当然也就被系统收回了。再加上系统的那些天灾再多来一次,曾经的山庄就不复存在了。

一切,都不可能恒久不变。

程一往前走了几步,从地形依稀还能看出一点点当时的原貌。

脚底下踢著块什麽东西,他蹲下身看。

是块破木板,边缘都朽了,上面却还有字。

乐,和山。

程一愣住了。这牌子,是当时他们山庄大门口竖的那一块吧?但是现在两端的快字和庄字都烂掉了,只剩下了中间这两个字,也已经模糊不清。

程一打开控制面板,意外的看到身上的包裹中还有不少以前留下来的东西。包括一些种子,钱,一些肥料,一个狗项圈。

还有,一张地契。

程一把那张地契点开,这是……

这是脚下这片地的地契啊。

不过这地契怎麽会在他身上的?当初建山庄的时候,他们哥几个还有几个女同学把自己的地拼起来,由出钱最多的老大掌管地契的。

就算老大要删号不玩,以他那种一板一眼的个性,一定会先交代清楚,然後将地契移交才对。但是再怎麽移交,也不可能移交到程一的身上吧?按他们当时大家的贡献值来排名,老大下面应该是老六,程一当时玩的并不太好,他上面还有老四老七他们,除非……

除非他们全删了号,然後这张地契才会转到程一身上?

程一茫然了……

看情形推想,只能是这样,因为他是最先离开的,後来也没有再和他们联系过。後来他们也许一个一个都离开了这游戏,删了号,再也不来了。所以最後这张地契,才会最後被留在了程一这里。

这个游戏在当时打出的口号是轻松休闲,快乐网游。不暴力,不血腥,不色情,一切一切那些令人不安不快的因素全没有。就是简单快乐的当农夫,建一片属於自己的农场。这里没有怪物让你打,不存在不公平的PK,伤害,欺骗……这在当时,很吸引了一批人加入进来。

程一生活的时代,已经看不到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的草原……这些都没有。他们那些人都是在一片钢筋水泥金属丛林中长大的,也正为这样,所以对自己不曾拥有过的那种田园生活特别感兴趣。一群人差不多同时注册进了游戏,从初级农夫做起,每人从系统那里领到小小的一片地,辛苦的开荒,拔草,翻土,播种,灌溉,除草,捉虫,这一系列忙过之後,才迎来收获季节。可到了收获的时候,并不意味著你就轻松了。要知道这游戏里,自己不好好种地去别人地里偷个瓜摸个菜的可不是少数,有的人哪怕自己地里收成很好,看著别人地里一旦果实累累到了成熟时候,那也是克制不住要去偷点东西的。哪怕就偷著小小的一根萝卜缨子,也会高兴的合不拢嘴到处炫耀。关於这个,游戏并不限制这种互偷行为,反而给大家增添了无限趣味。

程一茫然的站在那里,看著这麽一大片山坡荒地。四周静的要命,山风吹的草叶起伏如波浪。

他该做些什麽呢?

他又能做些什麽呢?

程一本来是想把这个头盔扔掉的,但是现在……却完全没有这个念头了。

他花了一会儿功夫重新熟悉操作面板,以前长长的一列好友名单里,现在只剩了寥寥几个,而且全是灰暗不在线状态。

果然以前的兄弟几个,全不在了。

程一向前走,穿过长长的荒芜田地,地头还有间破茅屋。别的东西都不在,但这茅屋却在。因为它是系统一开始连那一小地附赠来的,不必花钱,可住人可贮物,风吹不倒雨打不破,就是……实在太破了。

这小屋里可以找到最简单的整地用的铁锹犁头等东西,程一重新握住锄把的时候,突然想到很久之前,他们刚进游戏没多久时遇到的一个大笑话。

当时离他们的据点儿不远,有两个玩家天天地都不种了,只顾掐架。因为什麽呢?其实他们没什麽深仇大恨,只是其中一个起名叫锄禾,另一个叫当午……然後这二位一碰面,在场有人就来了句“哟,锄禾日当午啊~~”,而且这人还把最中间的那个字音读的很重,这一下,那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当午要求锄禾改名,锄禾说凭什麽啊,两个人便你来我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句口角变成了一场争执,然後发展为大打出手,闹的不可开交。然後这两个人的地呢,还不巧正挨在一起,一条小河流过地边,两人都要靠这河汲水浇地,当午在上游,於是整天卡水不给靠下游的锄禾用……而锄禾则专养了一窝菜青虫,没日没夜逮著空儿就往当午的菜地里扔虫子,把当午那一园子菜叶子都啃的坑坑洞洞的,别提多惨了,就是收上来卖的价也不会太高。

然後当午开始养狗,卖菜挣的钱全用来养狗,只要锄禾敢一个小手指头越过界,那大黑狗嗷的就扑上去了,咬的锄禾哭爹叫娘,落荒而逃,这梁子就越结越深。

现在……也不知道这两个都在什麽地方,做些什麽事情了。

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当年的这一段游戏里的往事,也许这在他们的人生中只是极不起眼的一段小小插曲。

程一这麽想著事,手里的活儿也没耽误,整出一小片地来,细划成六分,然後把包裹里那不知道搁了多久是不是已经过期的萝卜种子撒下去,浇些水,再上了些肥。手里的肥料不多,没上到一半地,就已经用光了。

还得去买些来。

记得以前这附近有个小杂货铺,是系统设在这里的,一些简单的肥料杀虫剂之类都可以在这里买到。

他转了两圈儿,才在小路旁边找到那个破破烂烂的杂货铺子,门前草长的那叫一个凶,都快把门淹没了。铺子後头的树叶子也生的野,把屋顶盖个严严实实的,所以程一刚才从这旁边经过两回都没有看见。

程一进铺子里去,里面有个店员打扮的姑娘站那里,穿著白色棉布裙子,罩著件天蓝的长马甲,这打扮真是……持久而专一,数十年如一日,店员的面容表情和说的话也都是一成不变的。店里当然很安静,不管兴旺与否,有多少人来光顾这里,系统的店铺里当然不会象外面的破茅屋一样落魄。

“欢迎光临,您需要什麽请尽情挑选。”

程一买了新的杀虫剂,又添补了一些肥料。身上的钱到花的时候才发现不是怎麽宽裕,只够再买一些种子了。不过买什麽作物的种子,倒是有些费难。

程一记得以前……大家种玉米很多的,产量不错,虫害少,卖价也不错。

那,就备些玉米种子?

程一伸手拿起一包玉米种子来,正在斟酌按自己的能力多久才能有收成的时候,身後忽然有个声音说:“玉米最近在跌价,还是换种土豆吧。”

程一愣了一下,这说话的明显不是店员MM。

他转过头来,有个人站在门外的长草之间,正在上下打量他。

 

 

─────────俺是开新坑的分割线─────────

 

俺现在七级了,要升八级。。啊啊啊,努力播种。。。

 

2

 

 

那个人戴著一顶青竹丝编的斗笠,穿著格子棉布衬衫和帆布裤,袖子高高卷起,脚下是双防水鞋。这一身本是游戏里最常见的农夫打扮,可那个人站在那里,腰背线条挺拔的有如坚柏劲松,本能的就有一种让人觉得肃然起敬的气势。

真怪异,一个农夫,让人觉得象个居上位者……呃,也许他是大农场主?

“是吗?”程一问:“土豆现在市场价好吗?”

“你可以自己查,”他指指货架旁边,贴在墙上的一张表格:“你是新人吗?连这个都不知道。”

他的口气其实很淡然,没有什麽看不起之类的情绪掺杂在里头。可是听起来就是让人认为他在无声的说“你很菜你很低级你很没本事我根本看不起你”的这种潜台词。

程一在他的提醒下想起来了,杂货店的确有这个物价变动表的,不过只有当日的物价走向,会告诉你你买的种子生长期有多长,平均每植株能收获大概多少成果,而且这些东西的单价是多少。

程一仔细看了一眼贴在墙上的那张表格,上面的大部分作物都在拼命的跌价,看起来土豆也并不乐观。跌的最狠的几样,比如南瓜茄子和辣椒,都已经快跌到白送的价格,连种子钱都不会收回来的。

看情况,还是种胡萝卜和白萝卜最安全一些,周期短,收益一般,没有跌的太凶。程一又瞄了一眼高级作物那块,桃子橙子和石榴倒是维持著一如既往的水准,没升没跌。可是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兜里的钱连一包石榴种子也买不起。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