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网游竞技 » 正文

吃个鸡儿[电竞]

 

 

第54章 不行了

  犹豫不过半小时, 曲阜还是去浴室洗了个澡, 不洗澡睡觉, 总觉得身上精油黏糊糊的,半小时,已经是他的极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洗完澡之后,鼻间的那股玫瑰味还是挥散不去,就好似刚做完按摩时的状态。

  不应该啊。

  曲阜疑惑地抬起胳膊闻了下, 都是酒店沐浴露的气息,哪还有什么玫瑰味。

  东嗅嗅西闻闻,曲阜怀疑精油的气息不会给搓进肉里了吧。

  那他岂不是很娘?

  曲阜踩着酒店的一次姓拖鞋,顶着用毛巾擦到半干的头发拿过手机。

  [世界最强土匪队]

  简杨:[我废了, 能申请明天退赛吗?]

  阮希:[想都别想。]

  简杨:[我现在连撸的力气都没有,还怎么打比赛?]

  阮希:[我帮你?]

  宁斐钦:[???]

  简杨:[咦,你这个人好gay。]

  曲阜:[有意思吗, 都住在一起还用群聊?]

  简杨:[哦,他在拉shi。]

  阮希:[……]

  之后群里便不再发消息, 估计那两人又私底下决斗去了。

  简杨说的不无道理, 曲阜的肩颈也在隐隐作痛,明天的比赛肯定得受影响,晚上十点半, 他正等着头发自然风干, 发梢凝聚的水珠顺着脸颊滴落到床上, 曲阜用手一抹, 肩膀传来的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变了脸色。

  四人中,此刻唯一健全的要属宁斐钦,他正趴在床上,手肘下压了个枕头,双手捧着手机在那儿按,直到屏幕上方出现一条群聊里的特别关注。

  [特别关注]曲阜:悠着点别打坏了。

  宁斐钦刚要点进去,就看见了曲阜给他发的消息。

  曲阜:[你怎么样,还好吗?]

  宁斐钦点开那个红色小圆点,下巴陷进软软的枕头里,露出半张脸,和不自觉沾上愉悦神情的双眼。

  宁斐钦:[挺好的,为什么你们那么疼,很大力吗?]

  曲阜:[还行。]

  宁斐钦:[哦。]

  等了几分钟,对面再没有回复,聊天又这么一次结束了。

  连头上的卷毛都不禁耷拉下去,宁斐钦失落地趴着,手机静静地躺在一边,屏幕还停留在两人聊天界面上。

  宁斐钦伸手揪了揪枕头又放开,怎么就不能多聊聊呢?

  第二天,四人相聚赛场。

  昨天的一场按摩,让土匪队元气大伤。

  今天能不能顺利完成比赛都是问题。

  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天他们是第一局上场。

  “我不行了,咱们苟一苟?”简杨现在觉着半个胳膊都不是自己的。

  阮希身残志坚,毫不留情地反驳道:“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你这是认怂,逃兵。”

  简杨看了眼他的手臂,嘲讽道:“我就不信你现在压得住枪。”

  阮希面色一变,放话道:“我今天就算是疼死,残了,废了这条手臂,也绝对不会认怂。”

  “行了,都别吵。”曲阜出来制止道,“这局打野。”

  就他们现在这个身体状况,跳机场学校不得被人一锅端了。

  “好呀。”曲阜的决定,无论说什么,都能得到宁斐钦的全力支持。

  他们挑了个野区,前期很幸运地没遇上人,只是野区终归是野区,全队人穷到连一把M4的配件都凑不齐。

  队伍开车搜了四五个房区,才终于给曲阜找到一把SKS,没有高倍镜,他只能拿着红点凑合一下,可谓凄惨到了极点。

  解说甲:“土匪队这把斗志不强啊,一开始跳了防空洞,现在又往S城方向走了,到现在好像一个人都没杀。”

  解说乙:“你刚说完,azy的队伍就开车来了,他们从Z城过来,不知道这两队会不会碰上。”

  解说甲:“azy这队很富啊,98k,八倍镜。”

  “有车声。”曲阜察觉道。

  在土匪队穷穿地心的时候,快递自动找上了门。

  简杨将手指掰得咔咔作响:“终于来了。”

  宁斐钦主动跑出房区,准备迎战,以保护的口吻说道:“你们好好休息,这队交给我。”

  作为队伍里唯一健全人士,是时候担当重任了!

  曲阜站在二楼,用红点SKS打了一枪,没打中,他安心说道:“好。”

  会选择跳野区的,都不是什么厉害队伍,土匪队将这队人轻松吃下,原先穷得叮当响的他们,顿时富了起来。

  “四倍,卧槽还有八倍?老曲快来。”简杨光在一个包里就发现了两个高倍镜,不顾伤痛,手速飞快地捡起盒子里的东西,感慨着,“这人够肥啊。”

  宁斐钦作为队伍里的功臣,以一人之力打死两个,还给曲阜留了个三级头,这下,曲阜装备一次配齐。

  曲阜:“我拿四倍,卫总你不是喜欢用98k吗,包里有我没拿,还有个八倍镜你记得捡。”

  宁斐钦感受到了被托以重任的力量,信心满满道:“好!”

  这局他们运气不错,又处在天命圈里,一商量后土匪队又回到房子里躲着,一活动,曲阜只感到肩膀传来阵阵疼痛,唯有先苟起来,才能保证之后的名次。

  解说甲:“土匪队又回到了他们之前的那个房区,现在房区里有人啊。”

  解说乙:“苟苟怪的队伍向来喜欢采用苟的战术,之前土匪队打azy的时候不知不觉摸进了房区,两个战队苟一块儿去了。”

  解说甲:“这么近居然没打起来,藏的是真好。”

  就在解说调侃的下一秒,曲阜开门撞见一个大兄弟,手里的枪比他的意识更快,在没看清那人穿什么颜色衣服之前,就已经把人打死了。

  这间屋虽然就他一个人,但并非直接死的,也就意味着:“我们的房区,进了人。”

  两个战队都想苟起来,没想到,挑中了同一个房区。

  简杨的暴脾气顿时上来:“老虎不发威,真当我们只会苟了?”

  土匪队,可是以土匪作风闻名的队伍。

  “把他们都找出来!”宁斐钦之前还嫌人不够打,现在又来一队,只觉兴奋。

  阮希一阵枪法猛如虎直接把门扫烂:“死一个。”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清完了后顾之忧,也到了该跑毒的时候。

  土匪队要从山下转移到山顶,其间得穿过一条马路,现在人不多,开车发出的声音动静太大,被他们放弃了,决定直接用跑的。

  然而,就在跑毒的过程中,阮希被人用AWM一枪爆头。

  就倒在大马路中间,扶是扶不起来了,简杨刚想跑回掩体后面,谁知,下一个倒的人就是他。

  简杨和阮希都没死,两人趴在马路上,倔强地往马路对面爬去,爬行过程人,被人果断补了几枪,结束了这局游戏。

  曲阜和宁斐钦还没能过马路,有了简杨和阮希的前车之鉴,曲阜开始往马路上丢烟。

  “山上有人盯着我们,等会分开跑,我倒了也不用管。”曲阜说道。

  宁斐钦有些紧张,等到烟雾浓密之时,头也不回地扎进白烟里:“好。”

  曲阜并没有过马路,而是待在马路这侧帮宁斐钦架枪,对面山上的人,曲阜差不多能断定位置,然而现在更严重的是,他们后面又来了一队。

  车上逐渐逼近,曲阜卡在石头和树中间也无济于事,他只来得及提醒宁斐钦后面来人了,之后便被四打一果断牺牲。

  转眼间,土匪队只剩下宁斐钦一个人,他此刻刚进安全区里,趴在掩体后面不敢动弹,没有了队友,无疑是孤寂的。

  “没事,你藏好,让他们先打。”曲阜安慰道。

  可下一个圈刷出来,他们的运气全部用光,安全区在距离宁斐钦最远的位置,天谴圈。

  前面那两队人一直不肯走,宁斐钦也不敢轻易起身,然而,那两队人都有车,他什么都没有。

  宁斐钦决定不再和他们耗,用手里的八倍98k主动出击,一个,两个。

  一枪一个头,打得又稳又准。

  带来的弊端也十分明显,枪声使他的位置,暴露了。

  山上滚下来一个雷,炸去宁斐钦半管血,他切步枪和前面那队打,二对一,还是以残血的状态,最终土匪队全军覆没。

  结果出来后,本局土匪队第四名,总共拿了十一个人头。

  总积分表也发生了变动。

  土匪队总积分掉了第二的位置,目前的第一名是wzt战队。

  这个结果,所有人都不曾预料,曲阜的脸色也变得沉重。

  “对不起。”宁斐钦垂着头,说好要背负起全队的希望,可是他没有做到。

  曲阜揉了揉肩膀,强忍疼痛,手掌搭在宁斐钦脑袋上,掌心的头发又卷又软,他清晰地说:“不怪你。”

  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

  第二局,土匪队没能上场,wzt又拿到了第一,他们不再是唯一一支两连鸡的队伍。

  沉默已久的简杨突然爆发:“妈的,这群小兔崽子,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第55章 起哄

  第三局结束后, 土匪队的积分已经掉到第七, 不过排在他们前面的队伍都已比完两场, 他们还有一局的机会。目前排名第一的是wzt战队,总积分2600,与第二名拉开了300分的差距。

  土匪队现积分1780, 在吃到鸡的情况下,还必须拿到十六个以上的人头,才能夺回他们的第一, 否则,今天这场比赛算是彻底翻车。

  开局,航线没出来时,简杨就标了点, 急切道:“机场机场。”

  “行。”航线正好能直接经过机场,曲阜放大地图,把点标在警察局。

  “我去这里。”

  “干。”

  都这种时候了, 还苟什么苟。

  今天就算是废了这条手臂,也得把场子找回来!

  机场三队, 全灭。

  下一步, 直接向有枪声传来的N港进攻。

  土匪队又恢复到了巅峰时期CAO作,导播镜头几乎全程没离开他们,让观众看了不禁怀疑之前那局只是随便玩玩吧。

  比赛场内, 清脆流畅的键盘敲击声, 握着鼠标的手微微颤抖, 频繁地转换视角, 紧迫迅速的节奏,都是在忍痛CAO作,指间肌肉很快承受不住开始小幅度抽搐。

  即便是在这样状态下,曲阜还是开镜爆了对面那人的脑袋,心中的不甘盖过一切疼痛,他们一路走来,将会经历无数失败,但绝不是,败在这样的小场面上。

  场内紧张到冒汗,场外欢呼不断,直到最后一声枪响,透过音响炸开在耳旁,结算界面显示出的那刻,观众先是安静了一秒,而后,爆发出复赛以来,最为强烈的呐喊。

  第一名土匪队 23个人头

  总积分榜上,土匪队一跃夺回第一的宝座,以2740积分奠定了不可超越的基础。

  复赛到此告一段落,土匪队以第一的成绩强势晋级,这支原本有资格夺得直通名额的队伍,终究带着最为耀眼的成绩,再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一结束比赛,土匪队又带上了神秘的黑口罩,保密工作做得丝毫不差,工作人员过来说再过五分钟要到前台领奖。

  曲阜默默把还在颤抖的手背到身后,之前打的时候没感觉,现在抽筋了,刺骨针扎般的疼痛从手指直击脑海,曲阜倒吸口凉气,准备让它自行缓过去。

  突然,手指被握着,温暖的掌心将其包裹,宁斐钦抬头,关切的目光注视着他:“你怎么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