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网游竞技 » 正文

专属外挂登录中+番外

 

文案

 

怪力少年白棠某日一睁眼,就被一张从天而降的黑卡拍了个正着——

 

[叮咚。Killer游戏登入。]

 

[Loading……专属外挂登陆……]

 

[啾咪!外挂已到请签收~]

 

白·两手空空·棠:说好的外挂呢?

谢·眉眼弯弯·乔:宝贝儿,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

 

你才是外挂呀。

 

我的专属外挂。

 

生存升级,无尽开局。

 

万年妖刀腹黑攻vs武力爆表傲娇受

谢乔vs白棠

 

非正统无限流,强强,甜,he。

欢迎食用w。

 

PS:1.日更,每晚十点更新,其余时间均为捉虫,有事会提前评论请假。

  2.待定。

 

指路完结旧文→

 

【《这个凶手我抓过》 谈谈情,探探案】

【《先生你的鬼掉了[娱乐圈]》 演戏捉鬼两不误】

 

内容标签: 强强 系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棠,谢乔 ┃ 配角:待定 ┃ 其它:强强,爽文,甜文,无限流

 

 

 

  ☆、第一章

 

  [叮咚。Killer游戏登入。]

  游戏?什么游戏?白棠迷迷糊糊地想着,他现在不应该是在家里睡懒觉吗?

  身上有些凉,他懒洋洋地向旁边伸了伸手,却没能拽到自己柔软舒适还带着香气的被子。

  [Loading……专属外挂登录……]

  ……不对,耳畔陌生的声音驱散了白棠的睡意,他早就已经醒了,而且还被一张从天而降的黑卡砸晕了过去。

  所以,他此刻是在哪里?

  意识回笼,白棠“唰”地睁眼,四处无依,他脚下一个踉跄,悬而又悬地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白茫茫的空旷房间出现在白棠的视野之中,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赤着的双脚,不出意料地发现自己还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睡衣。

  自己这是遇到什么超自然事件了?白棠用力地掐了自己一把,胳膊上传来的疼痛清楚地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是幻觉。

  “呵。”

  男人的低笑从耳后传来,白棠气息一凛,立即警惕地闪离原地,一把小巧的匕首从他袖中滑落,随即被他悄无声息地握在手中。

  确定自己成功与对方拉开一个安全距离后,白棠才有时间去打量眼前的男人。

  面容俊美,黑发红眼,身上则是最普通的现代着装。

  乍一看去倒是有几分温柔可亲的老好人模样,但白棠却觉得那双血色的凤眸中尽是肆意与杀气。

  白棠五感敏锐又自小学武,从刚刚短暂的接触来看,他可以断定这个男人没有呼吸。

  难道说他这是撞鬼了不成?

  “宿主不必担心,我只是系统分配下来的一个引导AI而已。”男人举起双手示意自己的无害,他的声音低沉优雅,让白棠特别俗套地联想到了小说中“大提琴”一类的形容。

  人工智能,所以才没有呼吸吗?白棠想起之前耳边那几句冰冷的机械音:“你就是那个外挂?”

  “可以这样理解,”男人点了点头,随后又十分温柔地问道,“现在我们可以进入引导环节了吗?”

  “你说。”白棠冷淡地一点头,却仍旧没有松开手中紧握的匕首。

  他看上去还是一副十八九岁的少年人模样,但得益于精致的眉眼与矜贵的气质,他无需任何表情便自带一种盛气凌人的气场,就算此时白棠比男人整整矮了半个头,他也未被对方压得没了气势。

  若不是因为发质柔软又偏巧长了一双圆圆的琥珀色|猫眼,白棠的“制冷”功力恐怕还要再上一层楼。

  但男人却丝毫没有因为白棠的冷漠而有半分不满,他打了个响指,房间里便凭空冒出两把舒适的扶手椅来:“站累了吧,坐。”

  白棠随意地选了离自己最近的那把椅子坐下,他能清楚地感知到男人目前对他并无恶意,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也没必要去苛待自己。

  “在开始引导前,我想我需要一个自我介绍,”两把扶手椅相对,男人与白棠相距不过三米,“我叫谢乔,是即将陪你渡过整个游戏生涯的专属AI。”

  “专属?游戏?”白棠敲了敲扶手,“我需要你的解释。”

  “专属就是专属啊,”谢乔勾了勾嘴角,一双本就狭长的凤眸也微微眯了起来,“您可是我生命中第一个‘主人’呢。”

  不知是不是白棠的错觉,他总觉得对方将“主人”这两个字咬的格外清晰,但还没等他细细思考,谢乔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

  “至于游戏,我想你也应该听到系统的提示音了,”谢乔指了指脚下,自然地换掉了对白棠的尊称,“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名为‘Killer’的游戏中,你要做的就是赢得游戏,然后尽力地活下去。”

  “杀人者……”白棠抬眸对上谢乔血红的眼睛,“杀人就是赢得游戏的方法?”

  “是也不是,”谢乔摇了摇头,“游戏的规则实在太过多变,还是等你正式进入游戏后我再进行解释吧。”

  “总之你已经被系统发了黑卡,如果不想死的话,还是乖乖地参加游戏比较好。”

  “赢一局得一分,输一局失一分,积分归零会被抹杀,达到五十则可以选择回家,”谢乔的声音顿了顿,“带着你在游戏中获得的一切、回到你离开现实的那一刻。”

  说着,谢乔又竖起三根手指:“当然,为了保证存活率,每名新人都会获得系统赠送的初始三分,宿主大人要记得好好珍惜它们哦。”

  男人在提到抹杀时语调上扬,但白棠却感受到了一种切切实实的压抑,外人眼里的他仍然姿态放松神情泰然,只有白棠自己知道,他摩挲匕首的手指早就覆上了一层细汗。

  “一个问题,”白棠维持着镇定,“系统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或者说,它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

  “这就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引导AI能知道的事了。”谢乔伸出手指抵住一双薄唇,“泄露最高机密可是要被销毁重造的。”

  “所以你这个引导AI到底有什么用?”白棠瞥了对方一眼,神色间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试探,“我记得系统说的可是‘专属外挂’,外挂这种东西,应该不会只有引导这么简单的功能吧?”

  “那只是系统的一种激励手段罢了,”谢乔摊了摊手,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它对每个人都这么说。”

  “不过宿主在独处和面对外人时两种不同的样子还真是有趣,”谢乔看向白棠,“游戏里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你这样可爱的孩子了。”

  想起自己还未完全清醒时的愚蠢举动,白棠靠在椅子上的后背一僵,卷翘的睫毛也稍稍地垂下了几分。

  不过虽然心中懊恼,但白棠说出口的话却一点也不客气:“仗着没有呼吸就贴在别人身后装鬼玩,我看你也真是‘很有趣’。”

  可他显然低估了谢乔的心理素质——或者说脸皮厚度,听到这话,对方不仅没有半分不悦,甚至还笑眯眯地回了一句“多谢夸奖”。

  “既然已经达成了最初步的共识,那就请宿主带上属于你的游戏手环吧。”

  手腕一凉,一道银白色的圆环“咔嚓”一声扣在白棠的手上,他抬起右手一看,只见上方正如电子表一样显示着他的名字与一串数字。

  78187,白棠。

  就在白棠看向手环的一瞬间,一道虚拟屏幕凭空而现。

  【编号:78187

  姓名:白棠

  姓别:男

  年龄:19

  AI:谢乔

  游戏场次:0

  游戏积分:3

  等级:未评级新手玩家】

  十分简洁的面板界面,除了这些基本信息外,白棠注意到其上还有许多被锁住的灰色选项,按照一般的套路来看,这些选项恐怕要等到他正式脱离“新手玩家”的身份后才能解锁。

  “宿主对这一切接受的还真是痛快,”谢乔好奇地盯住把玩着手环的白棠,“你就这么甘心被系统支配?”

  “或者说……你就这么相信我?”

  “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白棠停下研究手环的动作,“我还不想这么早死。”

  好歹也是世家出来的小少爷,就算他再不受宠,该接受的教育却也未曾落下。

  无论谢乔如何强调自己的普通,但对方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底气都无从遮掩,尤其是对方斜倚在座位上的一刻,说是君临天下也不为过。

  引导AI能把扶手椅坐成王座吗?白棠在心底嗤笑一声,谢乔表面看着温柔可亲,但对方却总能让白棠绷紧一根心弦。

  他的直觉向来灵验,没道理换了个空间就会失效。

  更何况这个所谓的游戏系统一看就不简单,能给游戏起“Killer”这样一个残酷的名字,其背后的主人也不会是什么好相处的主儿。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除了顺从,白棠目前别无选择。

  “恭喜宿主没有成为那些死在第一场游戏前的小倒霉蛋,看来以后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

  谢乔无甚诚意地鼓了鼓掌,白棠注意到对方拍手的声音和人类没有什么不同,这让他不禁好奇起所谓AI的构造来。

  这副外表和人类完全相同的躯体下,藏着的到底是血肉还是机械、亦或是什么其他超出想象的东西?

  “看来你一定很喜欢研究,”谢乔耸了耸肩,毫不避讳地任由白棠上下打量,“我觉得我简直要被你解剖了。”

  “不过作为专属AI,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如果在游戏中你也这么莽撞,那我就只能哭着为我的第一任宿主收尸了。”

  “我对哭哭啼啼的大男人没什么兴趣,”白棠垂着眸,不动声色地将匕首放回了原处,“尤其是你。”

  尽管还不知道谢乔的底细,但能被系统登录在面板上的身份应该不是作假,手环上的红灯一闪一闪地亮起,白棠偏头看向谢乔:“这是什么意思?”

  “游戏要开始了的意思,”谢乔起身,他又是一个响指,两人身下的扶手椅便立刻没了踪影,“半个小时的调整期已过,宿主,你该进入游戏了。”

  察觉到白棠不妙的目光,谢乔轻笑一声:“别担心,当你摆脱未评级的身份后,这个房间的CAO纵权就归你了。”

  “而我,充其量也就是个无权的管家。”

  被突然抽走椅子却依然没摔的白棠:“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还有,宿主什么的难听死了,我叫白棠。”

  话音刚落,他便顺着谢乔所指的方向找到了一扇几乎与墙融为一体的大门,就在他将手按到门上的一刻,淡蓝色的法阵便突兀地亮起。

  光芒大盛,白棠纤细的身影转瞬消失,而谢乔也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银色手环之内。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