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网游竞技 » 正文

侧翼单拉先生

 

文案

 

韩国仁川邀请赛结束后,裴霁以甩开第二名十六个人头,二百四十分击杀分的高额击杀,毫无悬念地坐稳了击杀榜上冠军的位置。

甜美可人的主持人仰头问他关于夺冠的感想。

裴霁风度翩翩地欠了欠身,貌似温和无害地接过话筒,一本正经道:“首先要感谢我们的教练组,让我们实行的侧翼单拉战术,其次要感谢解说席少奶了我几口,今天手没滑,啊,还有……”他话锋一转,眼光流转一圈,“不过最要感谢的还是场上的你们,要不是你们送得好,哪有我裴霁的今天。”

主持人:“……”

各个战队还没离席的选手们面上表情纷纷惨不忍睹。

主持人为了救场,连忙把话筒怼到骑士新晋一队队员江汀的脸上。

裴霁笑吟吟地用眼角扫过江汀,风姿俊秀地往边上一靠。

江汀顶着众人期盼的目光耸了耸肩,无奈道:“哪里有什么侧翼单拉战术,他就是头铁,硬顶。”

 

食用指南:年下小狼狗攻x每天都要皮一皮自以为年上的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竞技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霁、江汀 ┃ 配角:汤远、简荣、江延州、褚维、陆一言 ┃ 其它:乐于搞事的电竞圈各位

 

 

第1章 Chapter 1

绝地求生中国职业邀请赛。

赛场上代表各个选手的灯光一个个暗淡下去,每一盏灯熄灭就代表着一名选手被淘汰出局,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豪华的赛场上仅剩下了两盏灯光闪烁。

解说A:“现在到了我们大家都非常喜爱的决赛阶段,场上仅有两名选手存活,我们的导播现在切的是KNI的Rain,裴霁裴神的视角。”

导播与解说心意相通似的,给了选手一个近距离面部特写。场上的选手戴着隔音耳机听不见场下粉丝们热情高涨的欢呼声,不过解说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解说连忙制止导播,“导播小哥快住手,我在场上已经可以听见我们Rain神太太粉的尖叫了。”

镜头里的裴霁虽然没什么表情,可是眉梢眼角都十分温和,黑白相间的队服把他衬得更加俊秀,又因为他今天带了一副防辐射的眼镜,从镜头里看上去简直像是校园里最经典的那一挂帅哥。

解说A:“虽然他们教练已经给我们两个解说一人送了一杯奶茶,贿赂我们闲着没事少奶一口裴神,但是我们这能叫奶吗?我们明明就是实话实说。”

解说B:“裴神的近战solo能力确实是国内顶尖,他去年在群星邀请赛上,依靠着一定的地理环境因素,虽然占了天命圈的一点便宜,可是完成了一打八的壮举,我个人对于裴神的这种近距离作战能力还是非常敬仰的。”

解说A哈哈一笑:“我们来看一下另外一名选手。”

随着导播切换的镜头,解说A疑惑道:“唉,这好像是一位新秀啊。”

解说B补充:“是的,这一位是SKS战队刚刚挖来的新人,liquid,能够和我们Rain最后贴面solo可以说个人势力也是非常强悍了。”

 

解说席上谈笑风生,仿佛这一局的胜负已定。

 

刚刚被两个解说吹上天的裴霁——Rain,现下趴在一个掩体后,谨慎地等待最后一个圈的刷新,不出意外最后的两人一定会在这一个圈里厮杀。

 

解说看得到两边的动向。

解说A轻嘶了一声:“两个人卡在圈边上,中间刚好有那么一个小坡,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打不起来了,除非是有一边想要rush,两位选手各占一边,趴得很好一点身位都没有露出来。”

解说B:“好,最后一个圈刷出来了!竟然是在中间,那么这样对于两边都是公平的,现在就是看个人能力了。”

 

说是个人能力,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

裴霁,也就是刚刚解说嘴里的Rain,在役五年,现在效力于KNI战队,期间大大小小的奖项近乎包揽,以个人的solo能力为人所知。

解说刚刚的一波吹也不是没有道理,裴霁最擅长的就是极近距离点射,业界在决赛圈最讨厌遇到的人,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为“终极大莽子”——曾有外国选手击杀裴霁之后兴奋起身,被检查员红牌警告,队长方文思戏称裴霁就算被打死,临了还差点带走一个。

 

不过战斗力强是一码事,他的CAO作极其谨慎,现在他CAO控着他的游戏人物站起了身,慢慢地开始从一侧清过去。

不过既然一动,立马就发出了声音,对面的人也开始动了。

裴霁的听力极好,几乎立马就捕捉到了对面的脚步声,他开始往对面丢预判雷。

解说A终于想起自己的本职工作:“意识非常好,先制造人工轰炸区把对方逼出来,能够对枪就稳了,当然如果直接炸死那就更赚了。“

裴霁一边丢烟,一边开始猜对方的位置,耳机里却传来□□的声音,他眯了眯眼,觉得对方多半准备浑水摸鱼,他没有在意,身上带足了雷开始往烟里灌雷。

 

解说B不解:“从我们这里可以看得到liquid丢了几个烟,把安全区的中间拉出一道一字烟之后开始打药,难道他是准备直接冲了吗?”

在解说脑补里已经冲了的liquid转身就跑。

解说B:……

解说A给他解围:“哈哈哈,这一波打脸来的很快啊,不过怂得这么真实吗?一枪没打就准备溜了?”

解说B看到liquid接下来的举动:“不,他不是要跑,他是要绕后!”

这回轮到解说A目瞪口呆了:“这么近他还要绕后吗?就没有想过对方可以把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咋舌道:“不愧是年轻人,就是敢想,但是他这样可能没走几步就被听见了,职业选手的耳力可不是盖的。”

解说B:“你仔细看,他放了□□就是准备掩盖自己的脚步,这样Rain根本听不见他,他准备在最后对枪时打个出其不意!”

 

裴霁被场上的□□盖住了视线,不清楚对方的位置。

解说席已经都震惊了:“我们的小将已经绕到后面了,不过Rain还没有发现,不知道……”

 

裴霁千锤百炼的神经捕捉到微弱的一点异样,他立马拉枪回头。

解说A激动道:“两人对枪!liquid优先权!”

解说B满脸不可思议:“竟然是……”

解说A也梦幻道:“还是让我们恭喜SKS的liquid拿下今天的最后一局单人solo赛冠军!”

 

裴霁面前的那盏灯也熄了,他慢慢地摘了耳机抬眼望向全场灯光的焦点,向来喜怒不露的裴霁眼角一弯,露出笑纹来,可是他面色明明不善极了,看得身边的队友一阵心凉。

两百多斤的队友汤远扛住了裴霁的辐射,娇羞地推了一把身边的裴霁,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样,死鬼,说好了单人solo赛拿了金锅请大伙吃饭的呢?现在只有个银锅人家吃不饱啊。”

裴霁坐在电竞椅上差点连人带椅给他推出去,他一把拖住了身后的检察员,堪堪在自己战队的边缘稳住。

他舒了口气,额头上青筋快要爆出来了:“你自己下手是想少一个队友多吃点饭?”

他转头向检察员低声道谢,检察员是个体态娇小的妹子,睁大了眼睛连连摆手。

身边的简荣借了把力,把裴霁推回去。

给汤远这么一折腾,他心里郁结的那口气蓦地就散了,他有些茫然地抬眼看灯光刺眼的天花板,无力地想:“自己这是纠结个什么劲儿呢?”

眼睛被灯光刺得疼,他面无表情,拿了个银锅像拿了个棒槌似的。

裴霁背靠在电竞椅里不言语,但表情倒是比刚刚好了很多,方文思好奇问道:“刚刚那样是怎么了?痛失金锅不至于吧。”

 

裴霁把胸前的参赛证捏过来捏过去,脸上表情阴晴不定,过了半晌,连他手里的参赛证都发出不堪受辱的”嘎吱“声,他才张了张嘴,“……”

汤远用萝卜粗的手指掏了掏耳朵,“啥?大点声?咋啥都听不见?”

裴霁糟心地看着眼前这一摊,转了头不去看他,只觉得队友十分堵心。

如果有一天自己误伤队友,那一定不是自己的错,绝对是汤远太欠。

 

他原地晃了晃电竞椅,一眼就看见了赛场最中央的那个人。

汤远大惊小怪地吹了声口哨:“呦嚯,这小哥长得可以啊。”他转头对着裴霁促狭一笑:“看起来我们有些人的‘绝地交际花’的名头保不住咯。”

裴霁顺手抄起电脑边的矿泉水砸在汤远头上,冷着脸道:“闭嘴。”

汤远撇撇嘴:“好好好,知道你痛失金锅心里难过,哥哥我就照顾下你的心情,快去擦鼻涕吧。”,他从旁边拽了张餐巾纸递给裴霁,假模假样安慰道。

 

连指挥方文思都看不下去了,隔了座位把纸巾糊在汤远脸上,“你可消停点吧。” 

主持人围着江汀团团转,江汀也不恼,好脾气地任他们调侃。

 

“你今天对枪赢了我们的Rain,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呢?”

江汀微妙地停顿了一下,眼风轻飘飘地掠过骑士的席位,裴霁往后缩了缩,整个人陷在电竞椅里,被成排的电脑挡住,自我麻醉江汀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激动吧,不过我更加期待下一次。”江汀看了一圈什么都没看到,旋即意味深长回答道。

 

裴霁冷哼了一声,眼角扫过江汀,连一点反应也欠奉。

他低头,从旁边抽出一张湿巾,慢条斯理地开始擦自己的手,从手背到手心,再到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细致地擦过去。

看得身边的汤远一身肥肉乱颤,“我滴乖乖,裴神你今天又要干/谁?你不是只有在大赛之前回这么搞一遭么?”他心惊肉跳,“难道是终于要对你忠诚又可爱的队友下手了么?”

去年国际邀请赛上,导播给裴霁切镜头的时候,他刚好在擦手,经过身后检察员的提醒,正对着镜头露出一个和和气气的笑——然后拿了当天的击杀榜第一,一举收获了不少外国迷弟。

裴霁杀气腾腾地擦他的手,吓得身边的队友连座位都坐不住了。

 

恰好采访结束,检察员告诉他们可以离开座位,裴霁一抬头就看见了和骑士塑料兄弟情深厚绵长的SKS战队队长正朝着这边走。

方文思在裴霁旁边看他擦手擦得心里一上一下,他见到老熟人江延州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一腔无处发泄的热情站了起来,“恭喜呀,又得一员猛将。”

江延州给他吓了一跳,他挑眉道:”吃错药了?开赛前那种不把我们奶死誓不罢休的态度去哪儿了?不是一句话里至少有半桶奶吗?”

方文思老神在在:“大家都出线了还计较这么点小事吗?现在都是要为国争光的人了,成熟点,别这么幼稚。”

方文思是圈子里正儿八经的大哥,在役八年,屁股仿佛粘在电竞椅上,尊臀沉得让整个圈子都赞叹不已,SKS被他一句“幼稚”堵得不上不下,却偏偏没办法反驳,憋得脸都红了,撂下一句“待会儿出线的队伍聚餐”转身就走了。

 

裴霁目送着江延州好像踉踉跄跄地走远,叹了口气道:“唉,可惜啊,明明有贼心,就是脸皮太薄,还是太嫩。”

方文思拿自己的耳机扔裴霁,“滚蛋,- yín -者见- yín -,我和他那是赤诚一片的兄弟情。”

裴霁抬手接住方文思的耳机,好奇道:“我就想知道这种有比赛送人头,没比赛送温暖的兄弟哪里有,请给我来一打。”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