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外星老攻签收中+番外

 

文案

 

他们是追击蝗兰克星人的猎手,他们是家在格瑞克星舰的外星人,他们是游荡在各个宇宙间的格瑞克星人。

在地球寻找补给时,格瑞克大将军索克斯见到了第一个让他心动的生物,顺应本能,他直接将他掳走。

地球人小白领苏轻下班路上,莫名被掳,等再一醒来,眼前除了白色的墙壁、光制的手铐还有......一个男人??

且看这个胆小迷糊善良的人类小白领怎么一步步拐这个掳走自己的外星人老公回地球。

又看这个强悍憨厚忠犬的外星人大将军怎么一步步变成宠妻狂魔,跟着伴侣回“娘家”。

PS:本篇纯当甜品

 

格局比较小,所以整篇文章不长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星际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轻、索克斯 ┃ 配角:曼曼、法力恩、格瑞克星人 ┃ 其它:强悍憨厚忠犬外星人形攻VS胆小迷糊善良讨好型受1VS1

 

 

 

第1章 被绑架了?(修)

    苏轻第一次相信了真的有外星人的存在。

    

    为什么呢?

    

    因为他手上的光制手铐,以及他眼前这个不知道在说什么东西的男人。

    

    一天前,下班回家的苏轻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工作了一天的他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眼前也有些模糊。

    

    等他揉了揉眼睛,突然发现眼前怎么一片惨白,不像是走在街上,倒像是在一个房间里。他愣了愣,工作过度的脑子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还想再揉揉眼睛,看看会不会变回去。

    

    抬起手,他才发现,不知道是谁给他戴了一副手铐,还是会发光的那种!

    

    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应该是被绑架了,可是明明只有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换了个地方,     难道自己中了传说中的迷药?

    

    “有没有人那?有没有人放开我?我没车没房,上无老下无小,绑了我也没人知道,不会有人交赎金的......”

    

    苏轻对着空空的房间喊了十来分钟,嗓子都喊哑了,没有半点儿回应。正当他要放弃的时候,旁边墙壁出现了一道门。

    

    他敢发誓,自己两只眼睛都是 5.2,刚刚根本没有这扇门,它绝对是凭空出现的。

    

    门被打开了,后头走出来一个男人,一米九左右的个头,穿着一身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银灰色衣服,黑发黑瞳,眼窝深奥,鼻梁高挺,放在街上,绝对是个回头率特高的人。但是......这和他绑他来有什么关系!长得好就能随便绑架别人吗?

    

    他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放着一坨红色的糊糊,一个勺子正盖在最上面,这不禁让苏轻心里警铃大作,脑子里只有“□□”两个字。

    

    “你、你是什么人?快、快放、放了我。”

    

    别看苏轻刚刚说那么多话,他的胆子其实很小,现在真的和“绑架犯”面对面,吓得胆儿正在颤呢,担心自己说话一个不注意,惹火了他,就会被他撕票。

    

    那男人走到他跟前,蹲下平视他。没拿东西的左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说:“安吉利水季费会是滴西里花洒的伙迷。”

    

    一时间,苏轻瞪大了眼睛,都忘记了挣扎,他感觉刚才有一段奇怪的声波进入了自己的耳朵里。

    

    许是现在他的模样傻得可爱,那男人眼神变得更加温柔,又摸了他两下。

    

    “看你洗不听米西里花洒的估计迷。”

    

    苏轻突然反应过来,拼命想躲开他的手。但是由于他手上的手铐被固定在一个光柱上,背后又是一堵白墙,他根本避无可避。

    

    眼前的男人看着他的动作,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左手端盘,右手拿勺,作势要喂给他吃。

    

    先不说勺子里的东西有没有毒,光看它的颜值,苏轻觉得要自己死也吃不下去。

    

    一个拼命喂,一个拼命躲。

    

    正所谓“泥人都有三分火气”,苏轻急了,一脚踹向那个男人,虽然没踹到他,但正好踹掉了他手里的盘子。

    

    盘子落在地上,声音很清脆,里面的东西撒的到处都是,两人身上也沾了不少。一时间,两个人都静止了,气氛渐渐凝固......

    

    刚刚有点火气的苏轻又变回了鹌鹑,整个人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等待着狂风暴雨的来临。他暗骂自己傻,怎么能和“绑匪”起冲突呢,万一、万一......现在一切都完了。

    

    等了好一会儿,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偷偷露出一只眼睛,这才发现那人已经走了,周围   还是一片惨白,如果不是衣服上残余的红色印记,他肯定会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之后,那个男人又来了两次,每次都带了一盘......颜色不一样的糊糊。

    

    苏轻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知道自己是有点迷糊,怎么感觉这个男的比他还迷糊,他难道是以为自己不喜欢那盘东西的颜色或者味道才不吃的吗?

    

    那男人已经送过三次了,第三次很明显已经有点烦躁了,动作也有些粗鲁。如果苏轻猜测的没错,他都是送饭时间来的,那就代表一天过去了。一天都没吃饭的他,有些虚弱,胃开始隐隐抽搐。

    

 

作者有话要说:

小攻不是烦他不吃饭,主要是担心他不吃饭身体会受不了哦

 

 

 

 

 

第2章 “哦啊你”

    

    房间外的索克斯很是着急,他每次进去给自己未来的伴侣送饭,他都不肯吃。难道是不喜欢口味吗?可自己换了好几种,也不见他吃,再不补充能量,这个小小的伴侣就更加瘦小了,光想想就闷得慌。

    

    他特地用自己飞船里的电脑连上星舰里的超级计算机,搜索了人类吃的东西,最后,总算从眼花缭乱的图片中,勉强找到了一张土豆泥的照片,这里面的食物和飞船上的一款营养餐很像,希望这次这个未来伴侣能接受。

    

    当索克斯赶着去拿营养餐的时候,房间里的苏轻满头冷汗,刚熬过胃疼,现在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他勉强靠着墙壁,想闭目养神,一天过去了,那个男人除了想逼他吃那种奇怪的东西外,暂时没有其他的动作,看来他还是安全的。让他想不通的是,那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把自己绑来的?

    

    迷迷糊糊之际,他通过墙壁,听到了匆匆的脚步声。精神一震,谨慎的盯着门出现的地方。果不其然,那个男人又出现了,这次他端的东西,对于苏轻来说,觉得不再那么诡异,它是一盘乳黄色糊糊,样子看起来倒有一点像土豆泥。

    

    索克斯没有像之前那样贸然举勺喂他,而是勺了一大勺,自己先吃了下去。

    

    苏轻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表示这盘东西是可以吃的,不用担心有问题。仅理解了这个意思,苏轻就让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索克斯见他没什么特别抵触的动作,就勺了半勺,小心翼翼的递到他嘴边,同时注意着他会不会又踢盘子。

    

    苏轻看着眼前的食物,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虽然犹豫,但还是一咬牙,闭上眼张开嘴吃了下去。吃到嘴里的东西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还有些清香,口感也不是他以为的沙质,而是带点粘姓。总的来说,可以咽得下去。不吃还好,只吃了半勺的他,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

    

    他脸微红,伸手想接过盘子和勺子自己吃。索克斯却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他还想打翻这盘营养餐,赶忙闪过了他的手,自己接着给他喂。

    

    见抢不过来,苏轻只好就着他的手继续吃。不知不觉已经吃了大半盘,见苏轻肯吃东西,索克斯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他伸手擦了擦苏轻沾了营养餐的嘴角,指着营养餐说:“西里。”

    

    苏轻本来吃得好好的,突然又听到他说了什么,面带疑惑的重新复述了一遍:“西里?”

    

    这回轮到索克斯睁大双眼,呆呆的盯着他看。随即他便反应过来,“西里,西里。”光从索克斯的眼睛就能知道他现在很开心,两个眼睛眯成一条缝,傻傻的大笑,指着营养餐重复着“西里”。

    

    不是他们星球的人是不会知道的,他们这个种族很神奇,从出生起就是一种形态。在外族人眼里,他们就和外族长成一个品种。打个比方,他在鱼的眼里是一条鱼,在人的眼里是一个人。当然,这不是永恒的。当他们找到自己心仪的伴侣,通过在族长面前宣誓,签下宇宙法则,就能拥有和伴侣一样的外貌,并且不会再有其他形态。但由于种族差异导致语言不通,带回来的伴侣必须得是有智慧的生物,能学习他们的语言,最最起码得会说“我愿意”。结为伴侣之后,两人的语言就会共通,也不用担心听不懂族里的人的话。但是,如果带回来的生物无法学会最基本的语言,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被杀死。

    

    这些天,索克斯在一直担心,苏轻万一不能学会族里语言,他就必须杀死苏轻。每次想到这里,他的左胸口就会像被蝗兰克星人用利爪穿透一样疼。

    

    现在,他既然能学会“西里”,也就是格瑞克语中“饭”的意思。他有信心,不久以后一定能学会“哦啊你”。

    

    苏轻还在奇怪,自己不过是重复了句“西里”,他至于高兴成那个样子吗?难道“西里”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不待他想明白,索克斯又凑了过来,他指了指自己:“索克斯。”然后满怀期待的看着苏轻,希望他也能叫自己的名字。

    

    这次,苏轻沉默了,并没有给他回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