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假装不爱你[娱乐圈]

 

文案 

A大的学生都知道,学校的两大男神是好朋友,两人一同出出进进,形影不离。

但没有人知道,左丘希望这样的事情能持续一辈子。

 

“Z·X”的粉丝都知道,两个爱豆相处融洽,台上台下关系融洽,情同兄弟。

但没有人知道,肖柏君只想跟他谈恋爱。

 

卫生间,肖柏君捞起即将摔倒的左丘,将他按在墙上。

肖柏君:“我对你好吗?”

左丘点头。

肖柏君:“世间只会有两个男人对你这么好,一个是看着你长大的爸爸,另一个是陪你到生命尽头的伴侣。”

伴侣?左丘心内一喜,但想到冠名肖柏君女朋友的某人,赶紧掐灭心内的幻想,“你……你想当我爸?”

肖柏君:“……”

想掰不敢掰弯攻的受 X 各种撩希望受早点开窍的攻 双向暗恋 双洁不解释

 

【请注意,这里很重要。!!!攻被受掰弯(或许自己不够直)后,有一段徘徊期,因此很渣地找了两个女朋友(时间都很短,文中几乎没有描写,开篇就分手了),当然双方都没有深入的接触(你想到的所有亲密接触都没有),最后攻坚定了自己变弯的事实努力追求受,第18章又解释,介意者慎入!!!】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丘丨肖柏君 ┃ 配角:太多了 ┃ 其它:甜文

 

 

第1章 撞见你的秘密

  “嗯……嗯……”

  肖柏君睡得迷迷糊糊时,却听到有异样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他揉着眼睛坐起身,宿舍里漆黑一片,只有斜对面,左丘电脑桌的方向有光,他朝那光看过去。

  此时左丘戴着耳机,上身穿着T恤,下身因为角度原因看不清楚,但他的右手却在上下动作。

  肖柏君有点尴尬,男人嘛,看个小电影很正常,但撞破了别人……这就有些奇怪了。肖柏君决定当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听到,继续睡,但他的眼睛无意间看到左丘的电脑屏幕时,却愣了。

  左丘的电脑里屏幕上正在做事的竟然是两个男人!

  肖柏君惊得差点发出声音,左丘看这个?他是同?同宿舍住了两年半,肖柏君从来不知道左丘……竟然是这样的左丘!

  肖柏君的眼睛再次看向左丘,此时的他脸色有些红,没几秒,左丘发出绵长的一声“啊”,靠着椅子大喘气。

  肖柏君猜测左丘可能马上会起身收拾残局,也不敢多耽搁,赶紧又躺了下去,闭上眼睛装睡。

  果然左丘起身去了卫生间,没一会就出来了,关了电脑,爬上了床。

  肖柏君听着左丘均匀的呼吸,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左丘的声音。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子里,肖柏君掀开薄被,轻骂了一句“shit”,脱掉裤,淡定地去了卫生间。

  肖柏君现在对做梦梦见那晚的事情,已经很坦然了,不像之前那么焦躁不安,当然,在这段纠结的时间里,他也慢慢认识了真实的自我。

  等肖柏君重新洗好澡出来时,已经8点半了,他推门出去,就看到左丘正将早餐端到餐桌上。

  “你起来的正好,可以吃早饭了。”左丘说道。

  左丘的声音偏清亮,肖柏君觉得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还是挺媚的,咳。

  “好,谢谢。”肖柏君坐下就准备开吃了。

  “你太客气了,如果不是你收留我,我实习还要租房子,现在只是做点饭,已经很划算了。”说着左丘又进了厨房端吃的。

  肖柏君看了左丘的背影一眼,他何止只是做饭啊,还兼顾做清洁,收拾家里,给他洗衣服,直接省了他请钟点工的钱。

  有时候看着他在忙前忙后的,肖柏君有种他是一个为家里CAO持的小妻子的错觉。

  早餐是肖柏君喜欢的稀饭和油条,稀饭是左丘一早起来熬的,油条他特意去了对面街街角那家买的,肖柏君的嘴很挑,只吃这家的油条。

  吃过饭,肖柏君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左丘收拾好厨房,就拿了个帆布袋子,一副要外出的模样。

  “今天欣怡姐过来,她爱吃什么菜?我去买一些。”

  曾欣怡是肖柏君的女朋友,两人只谈了两个月,但她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只是她没在这边吃过饭,之前肖柏君嫌在家做麻烦,怕左丘做饭太累,三人一般都是出去吃的。

  昨天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吵着闹着硬说要尝尝左丘做的饭,当时左丘见肖柏君很不乐意,但曾欣怡又很坚持,他怕他俩又吵架,于是答应了今天中午做饭。

  肖柏君眼皮抬了抬,他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哪里知道她爱吃什么啊,“随便买点吧。”

  反正是最后一顿了,好吃不好吃,大概在她心里都是一样的。

  左丘应了一声就准备出门,肖柏君看看他身上硕大的布袋子,叹了一口气,“我跟你一起去吧。”

  因为周一到周五要上班,平时左丘都会在周末一次姓囤几天的菜,今天曾欣怡要过来,他怕是要买更多的菜吧。

  肖柏君想到曾欣怡就蹙眉,以前三人都是一起出去吃的,这次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非要麻烦左丘做饭,本来肖柏君觉得对她有一些亏欠的,但最近作的厉害的曾欣怡让他有些无法忍受了。

  左丘听说肖柏君一起去,有点意外,他以前试图约他去菜市场的,可却被他拒绝了,说里面又脏又臭他不喜欢,今天愿意去,是因为曾欣怡的原因?他想亲自去选菜?

  左丘想到这里,嘴巴抿了抿,偷偷藏起了心里的那点子醋意。

  自从大一开学第三天,一群男生打完球后,肖柏君满身都是汗水走在他身边,并且拿那只不太干净的手揉揉他的头发,说“小卷毛,你真可爱”后,他便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高中开始左丘明白了自己的取向,自此他会有意跟所有的男生保持距离,但仅仅是一个摸头的温暖,让他生出了永恒的奢望。

  他迷恋他身上的味道,喜欢他那只抚摸过他的手以及他嘴里的“小卷毛”。

  前两年半,他俩谁都没有谈恋爱,两人一起去食堂,一起去上课,同学都戏称他们是连体婴,那时即使他不是自己的,但也不是别人的,左丘很满足。

  但这近半年时间里,肖柏君属于别人了,还是女生,起初他找了一个丰胸翘臀的女生。那时,他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看自己的胸,平的,臀部虽然也翘,但这种程度完全跟那女生不能比,一比较,左丘心里很挫败。

  后来,好不容易他俩闹了分手,可还没等他高兴几天,肖柏君又找了现在的女朋友。

  左丘心里其实很清楚,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和一个喜欢女人的男人,完全不可能有未来,他也不是没想过远离他的,但他最后都败给了自己。

  等大学毕业了,肖柏君留在B市,而他则回自己的小县城,这样也就没有牵挂了。

  左丘在心里给了这个放任自己的理由。

  作者有话要说:  emmm,关于攻有女朋友渣不渣的问题,我只想说见仁见智,但对受来说,攻绝对是对他最好的人。后文会慢慢解释的,么么哒~~

 

 

第2章 调戏

  左丘正神游天外的时候,他的手臂被人狠狠往后拉了一下,那力道很大,生生让他往后倒退了几步,左丘茫然回头,却看见肖柏君正蹙眉看着他,他的眼睛里都是谴责还有一丝……后怕?

  “找死啊,走路不带眼,这么大个红灯没看见啊,睁眼瞎吗!”两人的不远处,小货车司机半个身体伸出窗外,指着左丘骂道。

  左丘猜到可能是自己刚刚想心事想得太认真,没注意路况,差点导致车祸,他很不好意思,冲着那司机诚挚道歉:“对……”不起。

  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肖柏君打断了:“你那手指指谁呢,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

  肖柏君个子一米九几,因为经常运动的原因,身上的肌肉很结实,此时的他满脸的桀骜不驯,那司机还是有些眼色的,看那说话的年轻人的穿着就不像普通人家出来的,瞬间就熄了大半的火,扔下一句“以后走路小心点!”就开着车走了。

  左丘感觉自己整个人泡在了蜜糖里,而他的周围都是粉红色的泡泡:肖柏君因为他跟别人吵架了,因为他……虽然有点对不起那货车司机,但左丘控制不住自己躁动的心,觉得此时的肖柏君简直帅呆了。

  肖柏君看着左丘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就来气:“人家骂你,你不会骂回去啊,还道歉,道个屁啊!”

  肖柏君家境优渥,从小到大,不管发生什么事,只有他骂别人的份,别人即使在理都是没理的,此时他正在气头上,左丘也不分辨,任由他在他耳边叨叨。

  “你说你这样的姓子,软得跟棉花似得,以后要是娶个母老虎媳妇儿,还不把你当鸡崽儿使唤啊!”

  母老虎不适合你,像我这种公狮子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但左丘并没有听出别的意思,见灯变绿了,左丘往前走去,一边回答肖柏君:“那么远的事,以后谁知道呢!”

  想爱的人不能爱,他这一辈子怕是孤独终老的命了。

  肖柏君见左丘朝前走,连忙几步上前,拽住左丘的手腕,心里对迟钝的左丘有些恼意,于是硬声硬气地说道:“跟着我走,省的你又被人骂。”

  左丘想说现在就是绿灯啊,是安全的,但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默默闭上了嘴。

  买菜过程中,肖柏君全程黑着脸,又臭又脏的菜市场让他无法忍受,如果不是担心东西太多左丘拿不完,他真想拍屁股走人,简直是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

  肖柏君这边无法忍受,而左丘却因为一块钱的事跟肉老板讨价还价,惹得肖柏君皱起的眉头可以夹死苍蝇。

  “爱卖不卖,一句话,别逼逼!”

  那小贩见肖柏君极不耐烦的样子,他又人高马大的,小贩缩缩脖子,对左丘说:“拿走吧,拿走吧。”

  左丘笑了起来,付了钱,拿着肉就走了:“老板,以后还来关顾你啊!”

  那小贩又看看左丘身后的肖柏君,假笑两声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左丘想到肖柏君呛货车司机和小贩,笑了一路。

  肖柏君道:“就你那点出息,几一点小钱就让你乐成这样。”

  肖柏君以为左丘是因为占了一块钱的小便宜沾沾自喜,左丘也不反驳,转头看向身边的肖柏君,他大概永远不会明白他时常会因为他为自己做的任何一点小事乐上半天。

  肖柏君见左丘笑眯眯的小模样,心里有些痒痒的,他把右手的袋子都放到左手上,然后用右手直接搂住左丘的脖子,贴近他的耳朵说道:“以后就跟着小爷混,只要爷有口吃的,就分你大半口。”

  独属于肖柏君的气息扑在左丘的耳朵上,左丘低着头,努力控制住耳朵不要出卖自己的内心,学着他的语气说道:“那就请肖爷赏饭吃啊。”一副准备拜山头的架势。

  肖柏君盯着左丘的脸看了片刻,他一直不明白一件事,左丘既然喜欢男人,而自己这个浑身充满男姓魅力如行走的荷尔蒙般的男人不应该是他的首选吗?他怎么就看上自己呢?肖柏君想来想去找不到原因,最后归结于左丘的眼神不好,绝对不是自己魅力不够,绝对!

  两人说说闹闹回到了家,左丘在厨房准备菜式,而肖柏君则靠在一边,跟他聊天。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左丘去开门,是曾欣怡到了。

  左丘看着曾欣怡不太好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句欣怡姐,就让她进来坐。

  曾欣怡黑着一张脸就往沙发那边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