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悍野

 

文案

 

三个月前——

顾野眯了眯眼睛,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等他擦肩而过,他双手夹烟,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

“兔儿爷!”

 

三个月后——

顾野想到纪千帆那句时常挂在嘴边的“顾先生”,寻常的三个字从他嘴里喊出来,硬生生透出几股与别人不同的意味出来。

咬字吐音,都不一样,每叫一声,都像个猫爪子似的挠他的心。

 

一个是痞气冲天的富二代

一个是高冷似冰的舞蹈演员

 

这是一次没有终点的追逐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野;纪千帆 ┃ 配角: ┃ 其它:

 

 

上卷

第1章 微博版01

 

·

 

清晨时分,天还没有亮透。

 

纪千帆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

 

他今天带了学生来P市参加比赛。

 

两个学生,一男一女。

 

看了眼时间,还是早上六点半,天空才刚放亮。

 

他进洗漱间洗了把脸,清水泼面,镜子里的那个人清瘦,皮肤苍白,头发黑而柔顺,从外表看,是一个安静而温柔的男人,但眼梢却透着一种执着。

 

过了一会儿,单独住一间的女生过来敲门。

 

“好了?”

 

“嗯。”

 

男生听到声响,从床上爬起来,脸色发红,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跑进厕所。

 

纪千帆回头看到一个背影,没忍住笑了笑。

 

他笑得很浅——自从离开P市以后,他就很少再笑得开怀。

 

舞蹈班上的学生背后都偷偷议论他,说他很清冷。

 

这话他自己也听到过,不置可否。

 

七点,他带两个学生到酒店二楼吃早餐。早餐券是昨晚办入住的时候送的。男生食量大,拿了一碗面,又打了一杯牛奶;女孩只拿了一个小小的无糖蛋糕,半杯牛奶。纪千帆吃得更少,他只拿了一杯豆浆。

 

这个时间点在这里用餐的是一个旅行团的成员。

 

纪千帆带着自己学生找了一个空位坐下。

 

男生两条浓眉展开,又疑惑地蹙起来,“纪老师,你只吃这么点吗?不会饿吗?”

 

声音透着变声期独有的沙哑。

 

纪千帆摆摆手,“你吃你的。”

 

窗外乳白色的雾气慢慢散开。

 

男生和女生面面相觑一眼,没再说话。

 

他们都知道,自己的这位纪老师喜静。

 

吃到一半,少年又没忍住抬起头偷偷打量了纪老师一眼。

 

纪老师安静地盯着窗外不知道哪里,眸色就如这个清晨一样凛冽。

 

但是,就像很多女孩子说的,纪老师长得真好看。

 

像画一样。

 

 

 

 

.

 

 

 

 

酒店对面一个小便利店,几根塑料片充当门帘,透明,泛了黄。

 

顾野从里边走出来,手里点燃了根烟,头发跟刺猬似的竖起来,一副狂拽不羁的气质。

 

大概是一夜未睡,他眼底发青,眼睛里有化不去的倦色。

 

清晨的光刺他的眼,逼得他皱起眉,眯起眼,适应光的强度。

 

他站在路边上把手里这支烟抽完,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

 

这时,一辆黑色悍马从前边路口开过来。

 

这种车出现在城市里有些突兀。

 

顾野眯着眼打量那辆车,直到那辆车开到他面前,停下来。

 

车门打开,一个穿红裙的女人从车上下来,看着他,默了半晌,说:“哥,今天爸妈离婚,你不回家看看?”

 

顾野骂了声CAO,冷眼看她,“关我吊事?”

 

顾湘湘没退缩,说:“如果你不回家,爸的那些财产不会留一分给你。”

 

顾野长眉一掀,“谁稀罕?”

 

戾气凝在他眉间,挥散不去。

 

顾湘湘点点头,一副公事公办结束的样子,“话已经带到了,既然这样,那我走了。”

 

“有件事。”顾野出声。

 

“嗯?”

 

“以后不要定我的位找我。”顾野讥笑一声,“老子早八百年就跟你们这家人没关系了。”

 

顾湘湘面无表情地深吸一口气,“这话你要对他们俩说,跟我说没用。”

 

说完,她转身上车,砰一下关上车门。

 

司机发动车,又走了。

 

 

 

 

被车挡住了一会儿的马路对面重新出现在顾野眼前。

 

他漫不经心地掀起眼皮,见到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人从对面酒店大门出来,朝他这边走过来。

 

 

 

 

 

 

第2章 微博版02

.

 

 

 

 

纪千帆瘦,但不是那种干瘪的瘦,因为平时舞蹈,运动量极大,身上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线条流畅。平时穿衣,他从来不穿那种氵朝流或者风格浮夸的衣服,一件简单的纯色T恤,一条棉麻布裤,脚上穿一双板鞋或者帆布鞋。十分简单。

 

但因为跳舞,气质跟常人有很大的区别。

 

他眉目清冷,骨骼瘦而有劲,走路很稳,肩膀端正,和军人很像,但没军人那么刚硬。

 

 

 

 

顾野眯了眯眼睛,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等他擦肩而过,他双手夹烟,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

 

“兔儿爷!”

 

 

 

 

纪千帆是来买矿泉水的。

 

他买了三瓶矿泉水,装塑料袋里,付了钱,转身掀开塑料门帘,往回走。

 

刚才那个站在路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马路对面,他的学生朝他招招手,喊:“纪老师,我们在这儿!”

 

纪千帆略一点头,示意自己看见了,穿过马路,跟他们一块儿出发去比赛场地。

 

 

 

 

此时,太阳已经浮出地面,在两侧高楼之间悬着,勾勒出一个壮美的圆形。

 

 

 

 

顾野漫不经心地往前走,手里那根烟燃掉了一半,悬着一截烟灰,要掉不掉。

 

金色的阳光照在他硬挺的面部轮廓上,让他看上去就好像美院学生笔下的油画,在壮烈的色彩中嵌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阴郁。

 

忽然,他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野掏出来看了一眼,果然是他妈打过来的。

 

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但还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他妈尖利的骂声就如同找到了发泄口似的,疯狂地涌出来——

 

“你跑哪儿去了!”是他妈的声音,属于章萍芝独有的、宛如指甲从黑板上划过的刺耳声音,“赶紧给我回来!”

 

“回来干嘛?看你和顾南兆那个老混蛋吵架?”

 

或许是他的态度过于冷漠,他妈一下子委屈地吼:“顾野,老娘怀胎十月生了你,养了你,你现在就这么报答我?”

 

顾野冷笑一声,完全不把他妈这几句话放在心里。

 

同样的戏码,从小演到大;同样的话,从小说到大。再怎么动情,也没情了。

 

“我说过要你把我生下来了吗?”顾野声音不带一丝抖动,冷漠寻常。

 

他妈像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那边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没别的事,我挂了。”顾野顿了一下,补充道:“赶紧跟顾南兆离了吧,好好过你的日子。”

 

 

 

 

.

 

 

 

 

比赛成绩当天就出来了。

 

男生获得了银奖,女生获得了铜奖。

 

挺不错的成绩,纪千帆也很满意。

 

但女生对这个成绩有些失望,一路上都有些恹恹的。

 

回到家后,纪千帆洗了个澡,从浴室里出来,时候还早,他不想睡,于是从书架上拿了本书,坐在藤椅上读书。

 

屋子里很安静,他一个人住。

 

晚上十点,他准时床睡觉。

 

暗夜无声。

 

 

 

 

第二天早上六点,他睁开眼睛,起床,洗脸刷牙,到练功房压筋,出门晨跑,回家后洗澡,给自己做早餐,一个人用早餐,换衣服,然后继续看书。

 

 

 

 

比赛一结束,他的生活又恢复成寻常的样子,沿着原本的时间刻度表往前走。

 

小镇不同于大城市,人没有那么多,生活节奏也没有那么快。

 

他开的这个舞蹈班是小镇上唯一一个舞蹈教室,没有任何竞争。

 

周围几个小镇想学舞蹈的孩子都被送到他这里来。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