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变成蚊子的每个夜晚

 

文案:

安余受到诅咒,每天晚上都会变成蚊子,只有吸了血才能变成人。

为了降低被拍死的可能姓,诅咒给了他一个优势条件——被他吸血的人会感受到难以描述的快X感。

当安余一口戳进高冷影帝俞行的皮肤时,影帝满面通红的样子让他得意洋洋:怎么样,爽不爽,我厉不厉害?

俞行一脸冷漠:就这么细一根针,你也好意思问我爽不爽?

每晚都会变成蚊子别人嗨自己也嗨的皮皮受X每天都在享受被吸血的快感舍不得打死蚊子的纠结影帝攻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余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小鲜肉安余因为杀死的蚊子太多,在偶然打死一只蚊子之后,被蚊子诅咒,每天晚上都会变成蚊子,只有在吸了影帝俞行的血之后才能变成人。诅咒还附加另外一个条件,被他吸血的人会感受到难以遏制的冲动感。这个看似恶毒的诅咒却将安余和俞行的命运牢牢地拴在一起,继而产生了一系列有趣的故事……

本文思路清奇,故事趣味姓十足,两位主角姓格截然相反,却在阴差阳错的诅咒中产生不一样的火花。全文风格轻松诙谐,角度独特,一个无厘头的诅咒仿佛一条红线,将两位主角牵在一起,讲述了一段令人忍俊不禁的浪漫奇遇。

             

 

 

第1章 诅咒。

  天气燥热。

  安余穿着厚重的古装戏服,坐在遮阳棚下一边嗦冰棍一边看影帝俞行和女主角对戏。俞行演技确实牛逼,含情脉脉的眼神就好像真的与女主角李雪柔坠入爱河了似的,事实上半个小时之前安余才见过他冷淡地拒绝李雪柔递给他的冰水。

  想抱他大腿的人太多了,毕竟年轻英俊,还是实力派,他的参演就是票房保证。而且他唱歌也特别好听,据说以前在英国的音乐学院深造过,偶尔还会发几首原创单曲给大家听一听。他是当之无愧的娱乐圈男神,真正的三栖巨腕,就连网上的黑子们也从来不敢说一个“不”字。

  不过安余觉得太完美的人可能都会有那么点姓格缺陷,比如这位影帝,简直高冷到没边。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几乎不和圈内任何人有私下来往,也不参加任何综艺,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所以安余进组这么久,也没能和这位影帝打过一个招呼。

  相对于有重要戏份的俞行来说,安余就是个龙套。他演的是女主的弟弟,因为被坏人利用,没几集就被俞行打死了。

  被俞行单方面殴打的那场戏就在后天,安余本来琢磨着要不要去找他对对戏,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安余整场戏只有一句词:“别杀我!”也没什么好对的。

  就这么个龙套的机会,也是安余的经纪人宽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为他争取来的。毕竟他以前是个只会演偶像剧的流量小生,能和大咖合作,真的是求之不得的机会。不仅是他的经纪公司,安余自己也有那么一个不切实际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和俞行一样演技炸天,拿掉“花瓶”这个名号。

  安余收回视线,开始认真研究剧本。

  夏天蚊虫多,再加上他们拍戏的地方又是这种深山老林,蚊子一直嗡嗡个没完,点了蚊香也不管用。坐在这儿一下午,安余已经拍死了三四只了,眼看着面前又晃晃悠悠地飞过来一只,他两手做鸭嘴状,“啪”一声,手心一片湿泞。

  摊开手掌一看,居然是只带血的,也不知道咬了那个倒霉蛋。对拍死蚊子这种事情安余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抽了张湿巾擦擦手,继续研究剧本。

  谁知道拍死害虫也算杀生,安余下午那一巴掌,简直颠覆了他整个人生。

  当天晚上,安余做了一个梦,一个他从未经历过的糟心又恐怖的梦。梦里他看到一只比他手掌还要大的花斑蚊冲着他龇牙咧嘴,他居然不知道害怕,伸手就去拍。

  就在巴掌即将落下的瞬间,那只蚊子突然发出人声:“住手!”

  安余愣了下,只见他面前的那只蚊子瞪着绿豆小眼,翅膀在空中高频率的震动着,一副气急败坏地样子:“你还想打我?!”

  “啥?”安余一脸懵逼。

  蚊子气的直哼哼:“你们人类,每年要杀死多少我的同胞!你们的手上……沾满了我们的鲜血!你们能对其他生物仁慈,为什么偏偏对我们这么残忍?!”

  梦的特点就在于人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做梦,安余居然理直气壮地跟一只蚊子争执起来:“拜托,你们哪有鲜血,那些都是吸的人类的血好吗?!再说了,每次咬完人那么痒,不打死你才怪!”

  “愚蠢的人类!愚蠢!”蚊子扇动翅膀的声音都像是在骂人,“你有没有一点常识!让你皮肤发痒的并不是蚊子,而是你的免疫系统为了排除异物,所释放的一种名叫组织胺的物质,组织胺清除蚁酸的过程才会让你觉得痒!”

  文盲安余恍然大悟,差点被蚊子说服了:“就算痒了起包这种事情不怪你,那你们总归会传染疾病的吧?什么疟疾啊之类的,不都是你们这些蚊子吸血时传播的吗?”

  蚊子两条触须摆了摆,冷哼道:“好,那就让你只吸一个人的血!”

  安余还没反应过来蚊子在说什么,就看到那只蚊子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光晕,蚊子两只触手合实,嘴里念念有词:“我,花斑蚊族第一千零一代巫术传人,现在对人类安余做出诅咒!从安余出生到现在,总共杀死了954只我族同类,手段之残忍血腥令蚊子忍无可忍,我作为第954只被他打死的蚊子,用我的生命诅咒他:每天晚上都会变成蚊子!”

  安余目瞪口呆:“哈?”

  蚊子继续念叨:“变成蚊子之后,他只有吸了人血才能变成人身,而被他吸血的自始至终只能是一个人,直到这个被吸血的人类不讨厌蚊子为止,诅咒方可解除!为了替蚊族正名,特赋予安余这只蚊子特殊能力,被他吸血的人,可以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蚊子念叨完毕,挑衅地看着他:“愚蠢的人类,等你变成了蚊子,我倒是要看看你还会不会残害蚊子们的生命!”

  眼前这种离奇的景象终于让安余反应过来,他应该是在做梦。不过能梦到这种场景,他也算是想象力惊人了。

  安余松了口气,心想既然是梦,那不如好好入戏玩一玩:“你说我只能吸一个人的血,这人是谁?”

  蚊子想了想:“就是你打死我之前,我最后吸血的那个人!”

  安余这才回忆起来,下午在片场的时候,他似乎拍死了一只刚吃饱的蚊子:“你就是下午那只……”

  “对,我就是那只刚刚吃饱准备找地方休息,却被你一巴掌拍死的无辜蚊子!”蚊子欲哭无泪,“被我吸血的那个人就是当时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个子高高的,看起来有些高冷的男人!”

  安余瞬间反应过来:“俞行?!”

  蚊子嗡嗡:“那些人好像是这么叫他的……”

  安余也算是服了自己的脑洞,就算俞行看起来高傲不近人情,也不至于梦到自己要变成蚊子吸他血吧?

  这个梦中世界实在是太奇葩了,安余一边敷衍蚊子,一边挣扎着希望自己尽快醒过来。蚊子笑眯眯地看他:“你准备好了吗?”

  安余随口哼哼:“好了好了……”

  下一瞬间,梦境陡然消失,安余清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酒店洁白的天花板,周围的光线还是暗的,估计天还没亮。

  就像往常做梦一样,醒过来时有一瞬间的失忆,想不起来刚刚到底做了什么梦。安余伸出手,想找到手机看看现在几点。

  可他的手臂却感觉轻飘飘的,始终摸不到方向。这种失重的感觉让安余的意识渐渐回笼,终于,他看清楚了眼前的状况。

  他并没有躺在酒店舒适的大床上,而是像蜘蛛侠似的倒挂在房顶上。而他的手臂……就像是黑色的火柴棍棍,上面还长着绒毛和倒刺。

  这是什么情况??

  安余一脸懵逼,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扒着墙壁的几只触手稍微挪动了一下,一股强烈的失重感突然出现,好像要从房顶上掉下去似的。而就在触手离开房顶的一瞬间,他身后的翅膀就条件反射的高频率震动起来,发出“嗡嗡嗡”的响声。

  安余终于想起自己刚刚做的那个梦了。梦里有一只变态的蚊子诅咒他每天晚上都会变成蚊子,只有吸了俞行的血才能变成人,而且……在他吸血的时候,俞行会很兴奋……很快乐。

  此刻安余心里仿佛奔腾过一万匹草泥马,破口一句MMP,然后身为蚊子的他却只发出了“嗡嗡嗡”的声音。

  这一定是命运给他开的一个玩笑,不过打死了一只蚊子……这种阴险讨厌的生物居然报复他,让他也变成蚊子,然后尝尝被人讨厌的滋味?!还要去做吸血这么恶心的事情!

  这果然是世界上最毒的诅咒!

  安余灰心丧气,还有点不相信这么CAO蛋的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准备与命运做抗争,他就是不吸血,看看到底会怎样?说不定现在经历的一切依然是一场梦,等天亮了醒过来就没事了……

  他努力地想要说服自己,可身体却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他感觉饥肠辘辘,隐约间闻到了一股奇妙的香味,就是这种香味……让他更饿了。他不由自主地跟随香味飞,寻找着迷人香气的来源。直到他飞到床边,终于找到了这香味最浓郁的地方。

  床上躺着一个人,睡得正香。

  安余飞到枕头正上方,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脸,而这张脸向他印证了一个他一直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他的梦都是真的。

  只见俞行安静地平躺在床上,双目紧闭,浓密的睫毛随着做梦时眼球的滚动而轻轻扇动着,窗外的月光洒下来,在他的侧脸投下一道英挺的鼻梁侧影。他薄唇微微张开,口中发出呼吸声,整个人看起来倒不像白天那么严肃高冷了。

  安余竟然觉得他的呼吸都是香的,脖子上的大动脉就像香嫩的牛排,下巴的血管就像炸鸡,被子盖住的胸膛和大腿就像鲍鱼鱼翅。他当然是想吃鱼翅的,但鉴于钻进被子里难度太高,就退而求其次选择牛排了。

  等安余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趴在俞行的脖子上了,仅存的理智好不容易按捺住强烈的进食欲望,他一边流口水,一边扪心自问:不是说好了与命运抗争吗?不是相信这是一场梦吗?怎么就这么容易的接受了蚊子的身份,任凭这个变态的诅咒摆布?

  安余痛心疾首地望着眼前正在滚动的大动脉,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饿了三天的人面对一桌满汉全席,还要不停的用理智说服自己不要吃。

  哈喇子已经流了三尺,经过短暂的抗争之后,他的食欲终于登顶,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似的,一头扎了下去,纤细的口器精准地戳进了俞行的颈部血管。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重生十次都是狗》求戳进专栏收藏!

  文案:

  周肖在与爱人陈度的婚礼路途中车祸去世,曾经被他救过的流浪狗愿意把重生的机会让给他,但前提是……他必须经历十次狗的人生。

  在十个没有他存在的平行世界变成狗,他不但要像狗一样生存,还要让他怕狗的爱人陈度真心地喜欢上他这条狗,才能进入下一条人生轨道。

  第一次他变成一只哈士奇,体内无法控制的拆家力量让他啃坏了陈度家的门,然后被陈度乱棍赶走;

  第二次他变成一只泰迪,抱着陈度大腿猛骑的时候被踹飞;

  第三次他变成一只金毛,就在他以为终于可以靠卖萌取胜的时候,他发现……他的蛋蛋没了。

  陈度:我讨厌伸着舌头乱舔的生物。

  周肖欲哭无泪:以前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气场冷漠但是却怕狗的男神攻x摇着尾巴凑近却被一脚踢开的悲催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