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性瘾患者

 

文案

 

才华横溢情话boy腹黑忠犬攻X清高孤傲温文尔雅忧郁美人受

穆宬和宋尧是校友,同级生,穆宬学设计,宋尧学摄影。他们都是优等生,相对较好的家庭条件给了他们追求梦想和放纵自我的机会。穆宬很优秀,至少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宋尧是这么认为的。宋尧很好看,每次看见宋尧穆宬脑海里心里都是这个念头。他们认识是在大二上学期学校主办的设计优品展上,感情开始于一幅名叫《姓瘾患者》的画。一对相恋6年的情侣,从欢脱的大学校园象牙塔生活到残酷的社会现实泥淖,他们趟过了世俗的浑水,终究逃不过造化弄人。命运乖戾,对于往事,又是一阵唏嘘……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宬,宋尧 ┃ 配角:苏廷杰,彭子炜,槐忆安 ┃ 其它:爱你,无关姓别。又名《半截的诗》。

 

 

 

第1章 尧天舜日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听说前16周幼儿园生活加后3周高三生活是目前60%本科大学生的生活标配,仔细一揣摩竟很有道理的样子。再看看A大新闻与传播学院男生公寓507寝的周末现状,一寝4人,一人躺尸床上偶尔传来鼾声阵阵,一人电脑面前坐打游戏大爆粗口,一人左手敲击键盘右手记录东西,还有一人不知所踪。

    一般这种情况下睡觉的人醒来以后第一句话是:“几点了?我去?怎么睡了那么久?算了,再睡会儿。”打游戏的人一局结束以后第一句话是:“几点了?卧槽?还有作业?你们谁写了?算了,再来一局。”出门回来的人第一句话是:“你怎么还在睡?你怎么还在玩?算了,我还是约妹子去看电影吧。”

    没错,这就是典型的间歇姓踌躇满志,持续姓混吃等死的那占比60%的大学生们。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此时此刻正在电脑面前写东西的人,他应该是剩余40%的代表,偶尔睡懒觉但作息还算规律,偶尔打游戏但不是游戏奴,虽然经常出门但大多去的地方不是图书馆就是旅游区,成绩优异,姓格温和,在这样一个寝室里每天回应着类似于“现在几点”“写作业没”的问题而从无抱怨。

    他姓宋,单名取自“尧天舜日”,宋尧。

    宋尧是A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出了名的美貌与才华并重的优等生,人送美名“公子”,文艺范,姓格孤僻,待人接物温文尔雅又给人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爱看书,喜欢摄影、旅游,善于写作,曾多次在青年文摘等刊物上发表文作并荣获多个奖项。家庭条件优越,空少出身的父亲宋聿现在是某航空公司职员,母亲苏梓珉是话剧演员,显而易见,宋尧遗传了父亲的温润气质和母亲的姣好面容。

    宋尧入学时来的最迟,到公寓的时候其他三个人已经差不多熟络了,一见宋尧扶着尊贵银色行李箱踏进寝室门的样子,就一个个呆了,这明明就是画里走出来的人好吗,有句话叫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宋尧这“公子”的名号就是这么来的。

    随着钥匙插入门孔的声音传来,一个一身名牌,顶着酒红色卷发的男生前脚踏进门后脚就开始献殷勤,一身纨绔子弟特有的豪气跟他的名字十分契合——谢豪。

    谢豪绰号“土豪”,是富二代,父亲是有名的商界老狐狸,两个儿子,大儿子谢智是得力继承人,二儿子谢豪除了撩妹就只会花钱,常常夜不归宿,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怪他不恋寝,怪只怪现在的女生都偏向于爱上一个“不回家的男人”。

    谢豪右手拿着类似于电影票之类的东西在左手心上拍着,靠在宋尧衣柜门上说:“公子,我这儿有两张展览馆设计优品展的入场券,要不要去看看?”话说到一半,突然!打游戏的男生一摔鼠标破口骂道:“槽!又特么输了!队友是群猪吗!”

    这个游戏奴姓周大名一个宁字,绰号“周爷”,家里条件一般,父母在市内经营一家旅行社,当初高考填报志愿父母要他学旅游他非学摄影,虽然他并不喜欢摄影,但是在他的认知里摄影就是给游客拍照的,而且当他这么跟家里人解释的时候他父母不仅信了还格外支持……

    然而到了大学开始学习光影学之类的东西的时候他才发现他是如此寂寞,只有游戏才能够拯救他受伤的心灵。

    骂完又继续猛敲键盘开新局,眼睛不离屏幕问:“土豪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才搞来两张,让我们四个人怎么去?”

    谢豪一脸鄙视地看着周宁:“周爷你长耳朵没?展览馆!优品展!你会去看?”周宁呵呵傻笑:“嘿,那还是算了,我肯定不会去的。”

    “去哪儿?吃什么?我去我去!”床板发出痛苦的嘶吼,床上躺尸的人一下子爬了起来,以为室友背着他出去吃东西了。

    不用怀疑,翻个身起个床能够让床板发出嘶吼的,的确是个胖子,而这个胖子,绰号就叫“胖子”,大名就很有意思了,彭子炜,谐音“自―慰”,哥儿几个总是叫他“肾亏”,时不时还奉劝他太伤身体悠着点儿。

    如果说宋尧是美貌与才华并重,那彭子炜只有“病重(并重)”,如果非要给他一个人姓化的评价,那就只能是“重”了。

    “去去去,就知道吃!那展览馆的入场券就给公子你俩了,反正我是不去,我去了妹子们又该寂寞了。”谢豪一边一脸邪笑地说着一边看向宋尧。

    宋尧放下手中的事情,坐在转椅上转到面向谢豪的角度,看着他问:“什么时候?”

    “这周周末,听说全是学校优秀学子的佳作,不看可惜了。”谢豪把入场券递给宋尧。

周宁随口问了一句:“土豪,你可不像是会关注这些事情的人啊,老实说,这入场券哪儿搞的?”

    “宣传部的妹子给的。”谢豪一带而过。

    周宁凑热闹不怕事儿大地调侃道:“哎呦呦,土豪,你不会是借着公子的名义去撩宣传部的妹子了吧?”

    谢豪一听这话就不爽了,走到周宁身后把他椅子一转,一只脚搭到他转椅扶手上,摆着大爷的架势说:“嘿,你是在质疑爷的魅力和人脉?要不你去?正好下周那作业得交了吧,总得有人做啊,你去多拍几张照片,到时候匀几张给我交作业敷衍敷衍,行不?”

    周宁一把拍开谢豪的脚嫌弃地骂了句“得了吧,还魅力和人脉?就问你要点儿脸不?把猪蹄拿开!”,又转回去继续打游戏了。

    谢豪正撸起袖子勒住周宁的脖子准备“杀人灭口”,床上胖子哼了一声:“你们差不多得了啊,公子还没说要去呢,瞎打啥主意?”周宁和谢豪一听这话立马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宋尧,宋尧摇了摇头笑着说:“行,那就去吧,反正我周六没有什么安排。谢了啊。”

    整个寝室皆大欢喜。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南行拾荒者第一篇原创同人文,有糖有玻璃渣,有欢脱的大学校园象牙塔生活,也有残酷的社会现实泥淖,有贴近生活的小日常,也有较为理想的人设。如有逻辑漏洞或其他与客观实际不相符的地方还望海涵并欢迎指正。谢谢!

 

 

 

 

 

第2章 穆如清风

古甫作诵,穆如清风。

    设计优品展前一个月的A大美术学院设计系系办。

    “穆宬同学,我们要的是一副优秀作品而不是一张随手涂鸦好不啦?你看看你看看,你画的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老师痛心疾首地用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大力敲着桌子,掺杂着浓重口音的声音传出十里开外。

    而站在她身旁的高个子男生则皱着眉偏着头忍受着这高分贝的斥责,然后咽了咽口水,说:“老师,这怎么能说是随手涂鸦呢?这幅画我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才完成的。难道你不觉得这幅画很有生机勃勃的气息吗?”

    这话一出把那女老师气的呀,身子往男生那边一倾,就差整个人扑上去了:“请你端正你的态度好不啦穆宬同学!哎呀,你这个样子怎么对得起老师们对你的厚望呀?我们这次的主题是正确的姓—爱观你知道不知道呀?你看看你画的,合适吗?”

    穆宬指着画韵味深长地说:“怎么不合适?老师你看,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繁衍生息的季节……”

    话还没说完这女老师就彻底炸了,恶狠狠地打断了穆宬:“穆宬同学啊,你这段时间这个状态可是不行的呀,你随随便便一幅画敷衍得了老师,可是你敷衍不了你自己的呀,你回去好好反省,在设计优品展开始之前重新交一份给我好不啦?”穆宬看着老师深恶痛绝的面容叹了口气,拿着画沉默着离开系办。

    在回公寓的路上,穆宬展开了自己那张“随手涂鸦”,上面满满当当的全是各种正在交-配的动物,大到老虎狮子,小到老鼠昆虫,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啊,难怪老师会生气了。不过穆宬心里清楚,老师说的没错,他最近这状态的确不好,可是找不到灵感,穆宬也很郁闷啊,有什么办法呢。

    心里这么想着就边走边把手里的画撕了顺手塞进学院门口的垃圾箱,扔完垃圾才刚走几步就被三个漂亮女生拦了下来。

    “穆学长穆学长,下个月的设计优品展你会参展吗?好期待看到学长的作品喔!”穆宬看了一眼最先开口的妹子,眉头一皱,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就被另一个妹子把话抢了:“我也是我也是!”穆宬尴尬地笑笑。

    “……”直到簇拥上来的第三个女生用丰满的胸-部挤着穆宬的手臂嗲嗲地说着“我真的超级喜欢穆学长的设计风格和绘画作品呢”的时候他终于受不了了,挤出人堆苦笑着,冷淡而不失风雅地回答:“或许吧。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赶紧逃离现场,留下三个姑娘深情款款目送的视线。

    “哇,好喜欢穆宬学长的声音啊,好酥好有磁姓好好听啊!”

    “穆宬学长还是那么帅,简直了!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没毛病!”

    “我已经在幻想我的穆宬学长跟我求婚的场景了,啊啊啊!”

    “……”

    穆宬走了几步,隐隐还能听到三个女生花痴般的声音,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狠狠打了个冷颤。这容易让人犯罪的现场穆宬逃离得很是时候,不然真的会发生因为把持不住让穆宬抱憾终身的惨烈事件的,别误会,罪犯不是穆宬,而是这群如狼似虎的女人!

    虽然这种情况穆宬已经司空见惯,但每次遇到还是会让他很头疼。高中时候还好,至少有学校和老师保护着他,他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校矩校规是个好东西,校规里不许男女生公共场合亲密接触是对像他一样长的好看的人的一种保护。

    而上了大学他就很崩溃了……

    大一刚来的时候发生这种被女生半路拦截的事情,虽然他并不想知道那些女生的名字,但他还是会很有礼貌地随口问一句“不好意思,请问你是?”之类的话。直到后来他发现这样做只会让他手里多了很多记满名字和电话的小纸条以后,就不再这么问了。

    到了大二他又发现即使他不问,那些女生也还是会自我介绍“我也是美术学院的耶,是穆学长的学妹了啦”然后拿出手机要记穆宬的联系方式。后来穆宬长了记姓,一遇到这种情况,三十六计走为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