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论如何追求佛系先生

 

文案

 

监护人攻X班主任受

 

攻:许白璧

受:祁凉

 

祁老师退伍从教以后带的第一个班里,最令人头疼的学生是他中学同学的侄子。

“老师,你和我二叔什么关系?”

“中学同学,校园死党”

“还有呢?”

“曾经放在手心里捧着的人。”

 

某日,祁凉敲了一下隔壁语文老师的桌子

“我翻了一上午教师守则了”

“然后呢?”

“上面没写禁止和学生监护人谈恋爱”

“是没写啊”

“那我要去追求我的爱情了”

祁老师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颗红心向白璧。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凉许白璧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农历四月初一,天热得反常,最高气温超过三十度。

 

如意街上人烟稀少。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当空,吓得人们吸血鬼一般关着大门,躲在了店里。

 

丝绸铺的老太太一边摇着大蒲扇,一边和隔壁古玩店里的老板娘唠嗑,反正这时间,店里没有客人,倒两杯凉白开,就着装在龙凤呈祥盘子里的葵花子,唾沫横飞,兴致盎然,两位老姐妹能聊上两个钟头。

可聊来聊去,都是这如意街上鸡毛蒜皮,东家西家抢生意,占地盘的屁事,说也说不出个花来。

大抵是有点忆苦思甜的情怀,老太太们都爱聊点年轻一辈的事情,可这如意街,住着的大多都是七老八十,皱纹比牙多的老家伙,于是话题换来换去,最后总要聊到“许家那小孩”。

 

两个老姑娘对视一眼,放下嗑瓜子的手,理了理衣角

“去白璧坊看看吧”

 

如意街唯一一家玉器店里,店主许白璧穿了一件灰色棉质T恤,下面搭配一条亚麻灰色裤子,正站在日历面前。纤细素白的手伸出去,日历便又揭开一页。

四月初一了,日子过得飞快,他愣了愣神,而后一边想着又该去趟庙里了,一边把撕下的那张昨日整整齐齐叠好,收在了抽屉里。

 

已经五年了,许白璧垂眸看着抽屉里厚厚的一沓日历纸,突然想起五年前的这个日子,他从万念俱灰中清醒过来,然后左手拎着一个大大手提箱,右手牵着许望,肩上似有千斤重一般站在这家店的门口。

一间小小的店铺,前任主人欠了一屁股债,经历了众多债主的清洗瓜分后,空空如也,门上的招牌也被拆了下来,露出后面层层密密的蜘蛛网。

 

他那时站在门口,脑子里只想到四个字:

百废待兴。

 

百废待兴,五年过去了。这间铺子经过几次装修以后算是有了样子,白璧坊也挤进了玉石博览中心的摊位里,占了海湾市玉石协会的一个席位,是海湾玉石市场上势头正盛的新起之秀。

 

但到底不能算是兴旺。

因为这些都不能算什么,比起他曾经见过的盛极一时,半壁江山,这始终还只是待兴而已。

 

许白璧整理着工厂新送来的玉雕,这一批成色品相都不算上乘,不过胜在玉质细腻,摸上去滑腻清凉,在这种季节,正是抢手。

他正挨个整理着摆设,微弯着腰,眼神专注明亮,一丝不苟全神贯注集中在眼前的玉石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调整着玉雕的方向,在阳光底下仿佛是价值连城的珍宝。

 

门前的铜铃突然作响,清脆悦耳,紧接着,门帘微动,有客进来了。他这才直起腰来,微笑着看向帘子后面走出的两位老姐妹。

 

老太太们不请自来,自顾自环顾了店铺一圈,才搭讪道:

“小白,今天没什么客人呀”

“天气热,最近这几天都不见什么人”他从店铺后面切了盘水果,端出来笑着放在两位老太太面前。

“暑气重,阿嬷吃点西瓜”

 

许白璧长得好看,个子高,皮肤白,眉眼里都透着灵姓,老太太们见了他已经合不拢嘴,何况这人做事又这样漂亮,看了更是喜欢,连声称赞

“咱们小白真是少有的好孩子,相貌好,人品好,打着灯笼找不着”说到这里,这一次来访的目的昭然若揭。

许白璧听到这里也不免失笑,微微颔首,倒像是不好意思起来。

老太太看了心痒,也不再旁敲侧击,直入主题道:

“小白,你实话说,上次阿嬷给你介绍的姑娘你还满意吗?”

 

她心里想,那可是个漂亮姑娘,人温柔,又是做老师的,和许白璧走在一起就是郎才女貌,赏心悦目的一对,才子配佳人,介绍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了八成把握。

 

然而许白璧却面露难色,苦涩道,“我当然是满意的,可惜人家没看上我。”

“啊!怎么可能?”张阿嬷的媒人事业二十年来成就佳偶无数,绝没有看走眼的时候,闻言一拍大腿“像你这样的,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许白璧轻声叹息,道:“人家早有了喜欢的人”

他眼角眉梢都写着情场失意四个字,字里行间都是求而不得之憾,让人无以怀疑,并不得不报以深深的同情。

 

媒人没料到出了这样的乌龙,心里不免怨那姑娘怎么没说清楚,觉得十分对许白璧不住,安慰再三,又承诺下次帮他找一个更好的,心里没人的女孩子,才讪讪地离开了。

眼见着两位老太太走出了店铺,许白璧才如释负重叹了一口气,收起了桌上的水果碟子,一边擦桌子,一边庆幸又一次劫后余生。

 

许望拍着篮球从街口走回来,老远看见丝绸店古玩店两位老奶奶的身影,招呼也不打,抱着球一溜烟跑回了店里。

他一张脸被太阳晒得通红,大汗淋漓,气也没顾得上喘,张口就喊:“许白璧,你又被逼婚啦?”

“没有,成功解除危机”许白璧先是回答了,随后又皱着眉头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许望听到许白璧清白还在,放下心来,抱起桌子上的水壶就往肚子里灌,喝饱了才擦擦嘴,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道:

“没叫什么呀?二叔”他眼珠子直打转,顾左右而言他道

“二叔,你又用那一套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糊弄过去啦”

 

最近这两年以来,许白璧作为父母双亡,和侄子相依为命的可怜小白菜,同时又作为相貌端正,品行良好,家底殷实的适婚男青年,在左邻右舍的关怀与帮助下,参加了无数相亲,无一成功。

人在江湖,全靠一身好演技。

许望对他二叔的本领深表敬意。

 

可惜他二叔没理他,隔着一张桌子冷眼上下扫视了许望,“把球放出去,去洗个澡,还有你刚刚碰过的水壶,拿进去洗干净了再出来。”

 

洁癖精活该孤独终老。许望撅着个嘴巴抱着水壶进了里面。

 

当初许白璧接收这间店铺的时候,一道买下了相连的住宅。白璧坊的后门连着个小院子,院子里被许白璧种了一地的花花草草,春去秋来,数九寒冬还是三伏盛夏,院子里总有花草不败。

 

此刻许望站在浴室里,透过窗子,透过满院子的花花草草看着许白璧端着盘子从对面走过来,没过多久,左间的厨房里响起了锅碗瓢盆的交响曲,他扯着嗓子,不顾水声,抽油烟机声的干扰,喊道:“二叔,今天做什么吃?”

传回来的是许白璧不带感情温度的声音,“糖醋小排”

许望心满意足地牵起了嘴角,不可否认,许白璧除了洁癖以外,是全能好男人,最佳丈夫的不二人选。

 

吃饭的时候,许望有意拍这位全能好男人的马屁,可惜他演技不到位,语文素养欠缺,只能十分浮夸地称赞道:

“二叔,这排骨也太好吃了吧,你手艺真是太好了。”

“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尝”

 

许白璧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家侄子。

 

许望伸着筷子,往许白璧碗里夹了一块排骨,讨好道,“二叔,最近天气热,店里也没生意,你要不要出去转转?”

“别总是成天把自己关在店里吗,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世界这么大,你想去看看”

 

许白璧放下筷子,“许望,你又闯什么祸了?”

“也没什么”许望摸着刚洗完还湿漉漉的头发,悄悄观察着许白璧的脸色,小心开口道,“就是,前不久,我们班不是换了个班主任吗?”

“嗯,我知道,你和我说过,是个退伍的空军,你的新偶像”

“不是不是”许望摇头,试图挽救一下自己没拍成功的马屁“我的偶像一直都是二叔你”

 

“你闯祸了”这下换成肯定句了。

“没有,就是那个新老师,要照例家访一下”见许白璧一副你接着编,我一个字都不信的表情,许望的肩膀一下子塌了下来,“还有就是,要聊一下我在学校的表现。”

 

许白璧太精明了,又是撒谎不打草稿的鼻祖,许望这点儿小伎俩属于班门弄斧,从来没忽悠成功过。

 

许望从小就皮,自从被许白璧接管以后,看准了许白璧不会动手揍他,被叫家长更是三天两头家常便饭,好在许白璧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往办公室一走,彬彬有礼和老师道歉,顺带着描述一下许家的家庭情况。

“他爸妈走得早,就剩我带着他,我又整天忙着赚钱,难免疏忽了他,是我没教育好,给学校添了麻烦。”

“我看他也不是学习的料子,要是总这样影响别人,我就不让他念了”

前几句话把老师说得潸然泪下,后几句又是冷汗直冒。青春期的男孩子不服管教都是常事,叫家长无非是引起重视而已,哪里至于开除了他,听许白璧这样说,老师倒忙开始劝他,甚至夸起许望“孩子机灵,聪明,就是太活跃了点,也未必不是好事。”

 

从此再也不敢让许望请家长。

 

许白璧看着许望的表现,心里掂量了一下,估计也没闹出什么大事,于是重新拿起筷子,

“什么时候家访?”

“明天上午”

许白璧皱起了眉头,“明天是初二,我要去庙里”

许望这也才想起这件事,心里暗悔,早想起来日子,就不提这事了,反露了馅。

于是他苦着一张脸,惨兮兮道,

“那怎么办?”

每月初二回庙里,是许白璧雷打不动的惯例,天下暴雨也不会改,他沉吟了一会儿,道

“明天我大概下午就能回来,和你们班主任说一下,让他傍晚再来。”

 

许望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想着,他是绝对不会告诉他们班主任的。

别说改时间,许望即使是看到对方都害怕。

小霸王许望同学在学校里横行霸道十年,第一次遇到克星。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