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失格练习生与得体社会王

 

一个简介:

(前)童星柯谣因意外隐退

沉寂四年后再出发,以过气童星身份成为知名娱乐公司T社头牌练习生

“柯谣有多努力呢?发大水他借条皮划艇都会划过来练习。”

以上,来自同社师弟封博跃语录

眼看着离出道考核越来越近

辍学一年又回来上学且已满18的大龄高中生游晃意外闯入了他的生活

“游晃有多作呢?衣服裤子可以一直穿到我孙子辈吧?鞋子的话,蜈蚣见了他都会哭吧?”

以上,来自社会王辍学一年喜提好友李英杰语录

社会王已从良,过气童星表面光鲜前途无量,其实都是比假笑男孩还假的伪装

不断被撞见秘密人设三级跳式崩坏

但游晃表示:“这是什么阴晴不定的迷人男孩?本颜狗爱了。”

柯谣表示:“当偶像还是搞对象?这真的是个问题。”

 

会有一些成长向的日更小甜饼

攻受无原型,各位姐妹看得开心

 

 

1.

游晃站在衣柜前已经十几分钟了。

不久以前,他刚刚收拾好了返校要用的生活用品,但是第一个礼拜一共带几件衣服、带哪几件的难度对他来说不亚于对着熟悉的地盘点开外卖软件,每个都认识,每个都不想带。

比如这条暑假已经穿过太多次的做旧单宁裤,已经配不上开学的新身份了。

再比如这件曾经很喜欢的衬衫,不慎落了一个沙粒大的污点,已经失去了最初的魅力,不要。

以及,手头这件联名,上市的时候是难抢的限量,后来居然补了货,简直是毫无原则臭不要脸。

结果他翻来覆去只收拾了四套出来,周五的空缺让他脚底生根般,黏在衣柜前无法离开。

 

李英杰坐在床上玩手机等游晃,连输了三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抬头冲他说:“你差不多得了吧,知道的知道你是去上学,不知道的以为你去当/鸭呢——”

游晃头也没回,盯着衣柜正色道:“鸭哪有我讲究?太久没上学了,态度上要先认真起来。”

“留个级还光荣起来了是吧?你们普高一周五天都得穿校服吧大哥?给你镶个金边儿呗?”李英杰说完肚子传来一串嘀咕,让他更不满了:

“你他妈快点儿啊,我饿死了。”

游晃依旧不紧不慢,扒拉着叠在一起的T恤,眯眼道:“我又没有八中校服,至少一个礼拜不用穿。而且就算穿校服,我也会使用搭配技巧让我成为人群中最靓的仔——嘿!”

游晃眼前一亮,拽出一件黑色T恤,连着吊牌。

“齐了。居然有买了忘了穿的!”

他终于转过头开始叠衣服,李英杰白了他一眼,抓了抓自己那颗金黄的脑袋:“还有啥要带,我去帮你拿,快点儿。”

“有。”游晃一边小心的把衣服叠成方块儿,一边往包里装。

“什么?”

“入学考成绩单,你抽屉里找找。”

李英杰一拉开抽屉,就看见最上面的成绩单。

游晃说学校搞定了的时候他也就放了心,并没关心他具体考了多少,这会儿顺手就打开看了看,立刻发出惊问三连:“数学15??这也能收?你校长瞎了?”

最后一件衣服塞进包里,游晃把拉链拉上,冲李英杰轻笑一声:“扬长补短。在总名次前十面前,数学15算什么?”

李英杰闻言也是一笑:“也就勉强算区重点的八中要你吧,你去三中试试?”

游晃佯装皱眉,嘴角却是泛着笑的:“嗯?请问入学考试总分加起来250被八中拒收的sb李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质问我?”

“...去吃饭吧。”李英杰不想提这分数,把成绩单叠起来,塞到游晃书包的侧兜里。

“何必呢。”游晃一笑,把包甩上肩膀,临走前突然想起什么,快步走向洗手间,拿了瓶淡香朝手腕喷了两下后轻蹭在耳后,把瓶子顺手塞进了包里。

清新的薄荷味漾开,李英杰打开了游晃家门,连连摇头:“别把成年人的骚气带进校园,你的同学平均只有16岁。”

游晃转过头冲着李英杰云淡风轻道:“你长我这样就明白了,一点点的不讲究,那都是对不起这张脸。”

“傻屌。”

比李英杰高了接近一个头的游晃一巴掌把他拍的身子一歪,两个少年打打闹闹的冲进暮色里,往大排档走去。

 

夜市这条街游晃和李英杰来了很多次,从前是因为瞎混,后来大多是因为告别。

这一年游晃因为辍学,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也结交了几个好友,但最后,少年们都败给了现实的困苦和内心的迷茫,出国的出国,当兵的当兵,游晃自己也选择了回学校。

临开学的当口,一群好友五个人,只剩下了游晃跟李英杰。

这家摊儿经历的事情有点多,傍晚还是嘻嘻哈哈没脸没皮的两人,此时回忆夹杂着明天就要返回学校的复杂心情,一时间没了言语。

表面看起来,就是一黄发一黑发两个少年,对着一大盘小龙虾吃的格外认真仔细。

李英杰暗自腹诽失策,早知道换个地儿,本来也该开启新生活了。正思索着,手机屏幕突然亮起,解锁一看,脸上闪过意外的神色。

他飞快的回了一句话,把手机倒扣在了桌子上。

游晃撇他一眼,淡淡问:“怎么?”

“丁彦家里把他保出来了。”李英杰佯装不在意道。

游晃闻言停下了剥龙虾的手,抬头看着他,脸上少见的出现了这样愣愣的表情。

李英杰赶紧挥了挥手,转而轻松道:“他就是说一声,你俩的事儿都结了,他不会来找一个学生麻烦的。”

接着叹了口气:“不过他爹妈摊上这么个儿子也真够倒霉的,保他把家里房都卖了,现在是真.一穷二白了。”

游晃顿了两秒,点了点头后就跟没发生什么似的继续剥起了龙虾,胃口却着实没了。一只龙虾剥了老半天,时间够李英杰吃好几个的。

李英杰一大口喝完了啤酒,站起来把游晃放在凳子上的大包拎起来说:“回学校吧,今天早点儿睡,改邪归正的好少年。”

游晃嗤笑一声:“给你厉害的,还劝起我来了。”

说完却还是站了起来,伸了懒腰抽抽鼻子皱着眉:“忘了这地方味儿大了,浪费香水儿。”

李英杰冲路口扬了扬下巴:“那我邀请您坐公交吹吹风散散味儿?”

“准了。”游晃点点头,伸手接过了自己的大包。

俩人走到路口,20路公交刚好停下,游晃和李英杰跳上车,各自挑了两边的靠窗座位坐了下来。

200米之隔,夜市街依旧人声鼎沸,公车上却空荡荡没坐几个人,司机一踩油门,游晃望着渐渐后退的夜市街,决定把回忆都留下,之后,就不再来这里了。

 

夜市街离八中距离不近,游晃跟着车子摇摇晃晃了一会儿,便来了困意,意识刚刚陷入模糊的时候,蓦地被一阵尖叫声惊醒。

车子刚刚抵达闹市区一栋像扭在一起的大麻花似的大楼跟前,游晃坐好一边顺头发一边看窗外:“这什么情况?”

李英杰一屁股挪到了游晃旁边的座位,也挤到了窗口。

女孩儿们的尖叫声混着“竹理!!”“辛梓航!”这样的名字,此起彼伏。

公车一停一开的短短时间里,李英杰已经迅速搞清了状况。

“竹理辛梓航是twinkle的成员啊,怎么在那儿?”

Twinkle,知名娱乐公司T社四年前推出的五人男子团体,出道即爆红,人气一时无两,年轻人不管追不追星,都不会不知道twinkle。

“你还分得清他们?”

游晃也知道,但他分不清这五个人。

李英杰撇撇嘴:“我表妹喜欢,成天在我面前跟念经似的,我还帮她抢过演唱会门票呢,不想分清都分清了。”

他突然想起来什么,扼腕叹息道:“我擦,早知道刚下去偷拍几张照片儿啊!估计能卖不少钱。”

“刚那个情况你挤的进去?”游晃面无表情道。

李英杰点点头:“也是...不过刚那到底什么地儿啊?”

游晃摇摇头,李英杰掏出手机一搜,恍然大悟道:“怪不得,twinkle的经济公司就在刚那栋楼里。”

游晃笑了笑:“多大事儿啊还查呢,你读书要有这精神就不会考250了。”

李英杰毫不在意:“每个人天赋点不同。比如——”

他摸了摸下巴:“学习和骚气是你的天赋,考据观察活泼聪颖,是我的天赋。”

“傻逼也是你的天赋。”游晃哼了一声。

“游晃,别意外,我的观察天赋还要告诉你一件事。”

游晃看李英杰一眼,没搭话。

“咱们坐过站了。”

“......”

公车停靠在下一站,游晃提着李英杰的领子,把他拽下了车。

 

夜里10点,T社门口的粉丝们离开两个多小时后,柯谣才停下了练习。今晚师弟们得知twinkle因为新专辑策划会回公司后,都兴奋的没有心情再练习,柯谣少见的用自己的前辈身份把那帮叽叽喳喳议论师兄不练习的小孩儿赶了出去,他们也果然没再回来。

 

暑假的最后一天,柯谣仍然是练习到最后的一个人。一个小时前他给妈妈发了信息说自己已经回到宿舍,现在才终于关掉练习室的灯,熟练的锁上门后打车离开。

 

据传言,距离他们这批练习生正式的出道选拔就剩小半年了,曾经的童星优势在沉寂的几年里几乎消失殆尽,虽然练习室时不时就有坚持不下去的孩子离开,但因为Twinkle的爆红而后来居上一跃成为大佬的娱乐公司——T社,还是吸引着优秀的少年源源不断地加入,光这一个月已经空降了两名颜值与实力俱佳的新练习生。最重要的是——对于一个以培养12-14岁少年偶像为主的娱乐公司来说,十六岁半,已经是个不算小的年纪。

Twinkle已经红了三年,平均年龄却只有17岁。因此对熬过了公司派系斗争、大批练习生退社、最后成为同期独苗的柯谣来说,他必须拼尽全力,才可能在新团体的出道选拔战中突出重围。

从早上十点开始舞蹈加声乐,练到了晚上十点。十二个小时,除了午饭和间歇姓休息恢复体力,他连手机都没怎么看。

现在终于迎来了放松的时刻,倦意与酸痛感像氵朝水般袭来,让柯谣困的要睁不开眼。

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宿舍楼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盛夏的夜晚并没把衣服上的汗渍带走半分,带着一身让人难以忍受的粘腻感慢吞吞的上楼,脚步在困倦中越发沉重。

与此同时,一种从鼻腔处、好似生憋出来的、连绵起伏的嘈杂之音也越来越明显。在柯谣站在宿舍房门口时,声量达到了顶峰。

柯谣皱了皱眉打开宿舍门,房间空空荡荡。关上门,声音小了点儿,但在一个睡眠质量不怎么样的人听来依旧刺耳。明明已经申请了单独宿舍,却挡不住这么有穿透力的呼噜声,走廊的声控灯也让这声音带的一暗一亮闪个不停,配上不怎么样的宿舍房间,柯谣觉得自己就像在城乡结合部的迪厅。

看来以后得备上耳塞眼罩才能睡个好觉。

长长的叹了口气,柯谣把背包扔在桌上,拿着洗漱用品准备先去走廊卫生间冲个澡。推开宿舍门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对面儿房间也有人出来了,柯谣闻声回头,是没见过的陌生面孔。

 

游晃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拎了个小板凳,揉的像个鸡窝的头发也没影响到五官的帅气,虽然表情是一副吃了屎的样子,看到柯谣这张干净好看的脸,他下意识的用手肘顺了顺头发,让它们恢复整齐,但表情依然不好看。

呼噜声并没有停止,柯谣顿时知道了对方这样的原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