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无攻不受缚

 

第一百一十五章 要打官司了

  去厨房翻了一下,真的看到了蛋糕,顿时心里有些歉意,觉得自己过分了。早知道,他就回来陪来信了。

  高晓天看着睡熟的来信,又狠下心把人弄醒了,壮着胆子红着脸说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高晓天还有些酒意呢,明显没有彻底清醒过来。

  可也许就是因为趁着这酒意,才敢跟来信表白。来信让他别乱开玩笑,高晓天还就是缠上 ,又要亲他之类的,来信一把推开他,有些不开心,让他自己早点睡觉,他去别的房间睡好了。

  临走的时候,看到被拿出来的生日礼物,说那是宋航拜托他送的,他然后补了一句生日快乐。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没人提这事,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来信也没当真,只当是他酒后多言了。

  生活还是照旧,来信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时不时的就会自己去进些教学资料过来。高晓天这届的高三生考的很不错,尤其是以高晓天为榜样,学校在学生的身上花费了更多的精力。

  来信在店里的时候,经常会听到那些新生讨论高晓天,说是个长的很好看,学习又多好多好的学生。来信听了,只是笑笑不说话。其实向来,高晓天也许真的天生就是学习的料。

  高晓天的底子是不错,但是在高三的时候,成天被宋航带着,基本就没怎么去学校上过课,回家的时候,被宋航缠着也不得安生。就连高考前的那几天,也成天的被宋航拉着不放。

  但高晓天却是考的不错,连来信都有些吃惊。可是一直留在这座城市,多少觉得有些委屈,可又想不通他是为什么。

  后头接着两个月的生活,高晓天每晚都必定回来,偶尔也会煲煲电话粥之类的。来信问是不是交女朋友了,高晓天说没有,是学长打来的,学生会的事情。

  又说学长是个很健谈的人,每次都能说好久,他作为一个男生,还真是有些吃不消啊。

  来信听了,没说什么,又把话题扯到了宋航头上,问最近宋航有没有联系他。高晓天说没有,那家伙不知道现在在哪里逍遥快活呢。

  来信听了,心生奇怪,说这宋航可是一直在他耳边成天吼,说他有多想高晓天。还说要不是高晓天不让他回去,他才不管这学校怎么严呢,他一定早就跑回去找他了。

  其实,高晓天说谎了。刚才接的电话就是宋航打来的,可是自从上次生日之后,宋航就老缠着他,还跟他表白之类的。

  高晓天不能接受,宋航每次都拿来信说事。两个人总是闹僵,这宋航一天两天还能坚持,久了,就会主动道歉。可没多久,又会闹起来。

  要说这宋航也是烦人,好像就抱定了高晓天不会把他拉黑一样,总是吵了就好,好了又吵的。

  而且这宋航脸皮厚,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说。高晓天虽说现在是外向了,可还不至于到宋航那没脸没皮的程度。

  每次都捡高晓天在学校宿舍的时候打电话,有时候他一个不经意,这电话就被室友的人接了。一次两次下来,那室友倒还和宋航热络起来了,让他有些气结。

  “你在学校应该很受欢迎吧,我看到过几个你们学校的人过来我书店,偶尔还能听到他们说起你,而且都是女生啊。”来信无意的说到。

  高晓天摇摇头,说不清楚。数数日子,和来信住在一起也有这么久了,刚来的时候,来信那家伙成天迷迷糊糊的,脑子也很呆,大早上的总是起不来。

  可这么久的时间,来信竟然都养成了早起的习惯,而且变成了他天天在照顾高晓天的起居饮食,想想都有些羞愧了。

  “晓天,晓天?”来信连叫了两声,高晓天这才回过神。

  来信嘴巴一努,让他看手机。高晓天看了一下,说是他老爸的,然后就一个人躲到阳台外面去接了。

  “爸。”

  “你告诉我,你姐姐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我才得到消息,你姐姐都没了三个多月了!你居然没告诉我!”对方的声音很沧桑,还略带了一些鼻音。

  高晓天打着马虎眼说:“姐没有回去吗?我也不是很清楚啊,姐姐都很久没联系我了。”

  “你还敢撒谎!你姐姐在外面给别的男人生孩子,还大出血死了!你居然一声不吭!那是我养大的闺女啊!说没就没了,你居然还敢瞒着我!”说着说着,电话那头的人竟然开始哭出来了。

  高晓天见瞒不过去了,只好坦白。高父又问起孩子的事情,高晓天说是个女孩,现在放在那个男人家里。这高父不乐意了,让高晓天告诉他是谁,他高家的孩子,他要带回来,自己养!

  来信在里头都吃的差不多了,站在里头看着高晓天,问他还要不要。高晓天笑着摆摆手,然后转过身子,继续说:“爸,那孩子是姐愿意帮他生的,而且,姐走之前就说过,孩子归他。”

  “我不管!等下我过去找你,你别给我乱跑。”

  高晓天挂了电话,坐在那。来信问他怎么了,他说等下他爸要过来,来信想着要不要回避一下。高晓天想这事和冷情扯上关系了,还是回避一下的好,省的又提起他的伤心事,就说好。

  来信连碗筷都没来得及洗,就被高晓天推出了房门。来信也不好意思在这待着,只好先去店里头。

  将近半个钟头,那高父才算是来了。进了屋子,直接就让高晓天跪下了。

  这高晓天平常也算是个孝子,这高父一生气,他也不好违逆他的意思,就给跪下了。高父唯一要质问的就是高美君那事。

  这刚想开口,门铃却响了。高晓天得到高父的同意去开了门,来信站在门外,不好意思的说到,刚才忘记带书店的钥匙了,现在回来拿。

  高晓天也不知道怎么办,一个不留神,就让来信进去了。看到高父坐在沙发上,打了个招呼。

  那高父见是生人,问高晓天,这人是谁。高晓天说是室友,人很不错的,自己开了个书店。

  这高父就不乐意了,说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就带回来,万一偷了什么东西怎么办。这话明显是说给来信说到,来信也装作没听见,倒了一杯水给高父,就打算上楼去。

  这高父也不想多管其他的事,又让高晓天重新跪好。这来信看到高晓天跪地上,就有些心疼了,哪里有父母这样对自己孩子的。

  可他也真的是管不着,想着先不走吧,就在楼上先观察一下也好,万一有什么不对劲,他也好劝劝。

  在上面等了一会儿,果然下面的动静越来越大,来信怕出什么事,就赶紧出来。结果就看到高父拿那棍子狠狠的往高晓天背上打,来信看的心一抽。

  跑下楼,把高晓天拉到自己身后,说他怎么乱打人啊。高晓天死鸭子嘴硬的说:“本来就是姐姐的错,是她不该插一脚到阿信哥和那人之间的。”

  那高父一听阿信,更是来气,说:“居然还是男人和男人!反了,简直反了,你这小子还敢和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住在一起,你是不是也想和他鬼混!”

  说着,就要拿拐杖往来信的身上打,高晓天给他硬生生挡下了。让高父先回去,他明天再回家单独和他说这事。

  高父不知道怎么说好,现在本身就气的不行,也待不下去了,就先走了。

  高父走后,来信就忙着看高晓天的伤势,问疼不疼。高晓天说还好,又道歉。

  来信问他为什么道歉,他说,其实没想把他掺合进这件事的,毕竟真的和他没有关系。来信笑着说没关系,这事情也过去那么久了,他没怎么放心上。

  高晓天说不要撒谎了,如果真的没放在心上,为什么自己和他表白那天,他会那么抗拒。因为心里还有那个人吧,来信听的手下一重,疼的高晓天直抽气。

  “对,对不起。”来信赶紧拿起棉签,又轻轻的帮他上药。

  一时间,两人无话,就这么一直沉默着。

  第二天,高晓天回去了,当天晚上也没有回来。当天下雨,来信一个人吓的躲在被窝里,灯也没开,一个人死撑着,高晓天一个电话都没有回过去。

  一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高晓天说,可能会和冷情打官司。但估计冷情也不会输,毕竟他财大势大的。

  言语间,颇有些讽刺的味道。来信让他不要那么说,那是以前,冷情现在的生活也很一般,一个男人照顾一个小孩也挺难的。

  高晓天本来气就不顺,他忽然觉得来信也许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冷情有钱的时候,就和他在一起,没钱了,他就离开了。一下子就和来信闹了别扭,让来信有些摸不着头脑。

  最后回房的时候,说官司是打定了,可结果不是很确定。毕竟高晓天家里的条件还行,要是打起官司来,只要冷情的家里人如高父料想的一样,不用帮忙,那说不定这场官司真的能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官司曝点

  冷情要打官司的事情,可以说,不是作为当事人,来信已经是第一个知道了。这种事情,以冷情的身份来说,到时候一定会被媒体爆出来,那这件事,可就不知道几个人关心官司究竟赢的是哪一方了。

  不出所料,开庭的那一天,法院门口就聚集了各个报社的记者,各版报纸头条报道的都是这件事。

  冷情显得颇为憔悴,便有人猜测他是不是没有把握赢这件事,还有不道德的记者特地挖出了他和高美君的那段过往,又因为牵扯到来信,自然而然的,冷情那段不为人知的同姓恋情也曝光在众人面前。

  来信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书店基本上根本就没有办法开下去。前两次的时候,高晓天回书店的时候都能看到来信被堵在里面出不来。

  因为高晓天是高美君的弟弟,而高晓天又和来信的关系不错,就有人将矛头指向了高晓天,询问是不是因为高晓天的关系,高美君才会通过来信认识冷情,而这样,又算不算是挖墙脚。

  自己好友的情人和自己的姐姐发生关系,还在今年八月份生下了一个女孩。请问他知不知道这件事,又没有对持表示过态度。

  问题排山倒海般的涌来,让他的个人生活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一时间,高晓天姐姐的事情在学校众所周知,而他也因为这个缘故,别撤销了学生会的职务,他个人更是在校园里名声大震。

  好的,不好的,什么都来了。宋航在隔壁城市,听说了这个消息,因为要准备考试的缘故。这次的考试很重要,虽然只是大一,但是对于他来说,如果考好了,参加以后的考试就更容易,还能出国,甚至能得到更好的训练。

  他那边心烦,可也实在不能回来看高晓天,毕竟他原先就打算得到一切最好的,然后全部倾注到高晓天的身上。所以,这种情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高晓天自己挺过去。

  宋航认识高晓天的事情,这个没人知道。寝室的人只知道他平常特别喜欢和一个男生打电话,但也不知道名字。这点,倒是对宋航没有造成什么困扰。

  来信的书店这一段时间都暂停营业,高晓天学还是要上,没有办法,每天都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可他都只能忍着。

  其实他很想解释一下,这不是他姐姐的错。他姐姐是个好女孩,冷情才是那渣男,为什么没有人说那男的坏话,却一味的以为是他家的错。

  冷情的官司一开庭,万漓生就一直关注着,帮他打点一些有必要的东西。孩子暂时被放在罗锦云那,罗锦云虽然因为这官司有些不高兴,可孩子他还是乐意接受的,整天把孩子当宝贝宠。就连冷峰都觉得自己失宠了,心想不管这官司结果怎样,第一件事就是把小孩给丢回去。

  冷情的律师是万漓生帮忙找的,自然是好的。一次开庭,双方就打的热火朝天。双方的律师更是吸引了许多的眼球,都是界内人士认定的大官。而且都是三十刚出头,出了名的死对头,现在两人碰到一起,估计大伙儿又有好戏看了。

  这场官司,不论是从官司本身,还是从律师,以及原告被告人的背景来看,都有着极大的亮点和爆点。

  一时间,竟然全程关注,法律频道更是收视率创史上最高。

  来信在家里已经一个人待了将近一周左右了,冷情的官司只是开庭了一次,第二次会拖到半个月以后,给双方更多的时间。

  第一次开庭,还是冷情占据了更多的优势,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冷情绝对是稳赢的。

  家里的吃食都没有了,高晓天现在基本上不会回公寓,高父也一再要求他回家,公寓的事情他会自行处理,意下是想让来信自己找住的地方,不再让他和来信有过多的来往。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