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初恋情长

 

文案

 

文案:遇到谢南群后,温览才知道原来初恋也能情长,长到一辈子只爱这个人。

 

架空现代,校园文,小日常,双洁互宠,年上主受,he。

谢南群x温览

属姓不明。

大概是两个弯男不自知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南群,温览 ┃ 配角:很多 ┃ 其它:双洁,校园,年上主受,傻白甜,流水账,he

 

 

第1章 01

靠南的城市几乎没有夏秋之分,温览撑着伞,试图遮挡过分刺眼的阳光。路旁有许多戴着红袖章的志愿者,应该是师兄或者师姐,笑容满面为新生提供帮助。他也被塞了一瓶水,不好意思地道了谢,继续朝纸条上写的宿舍地址走去。

 

华大的校园分为三大区,南边是生活区,偏北一点是教学区,再往东走是体育馆和小型的体育场。而在区域之间,零落分布着几个食堂,其中包括被称为价廉物美之首的第三食堂。温览的宿舍离这里很近,他看了眼指示牌,拐入旁边的小路。

 

“十五栋……”宿舍楼不算高,大约六层,没有电梯。一楼有门禁,温览按照宿管的要求录了指纹,接过宿舍钥匙。宿管脾气很好,即使被围起来问东问西也不会黑脸:“对了,你那个宿舍有两个大四的,基本住外头不回来,你们注意点就好。”

 

温览点点头。

 

宿舍在三楼最往里的一边,差点把温览绕晕了,走几圈才找到地方。开门进去,果然靠门的两张桌上摆了东西,但很多地方用报纸封住了,看来是那两个师兄的位置,为了不沾灰尘才特意布置过。温览摸出纸条,发现自己应该在离阳台近的那床,对面是新舍友。他皱了皱眉头,希望对方是容易相处的类型。

 

由于太久没人住,宿舍地板很脏,桌椅也蒙了一层灰。温览向来喜欢干净,从行李箱找出准备好的抹布,仔细把东西擦了一遍。这里都是床下桌的构造,搞定了书桌,温览把被子、蚊帐掏出来放上边,然后站在床侧的梯子上继续打扫。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吹进来一股热风。随之而来,是一个男生爽朗的声音:“热死了!”他注意到了有点发懵的温览,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你好,我叫谢南群,你也是新生吧?”

 

温览小心翼翼地爬下来,把刚才一用力拍死的小虫丢进垃圾桶:“你好,我,我叫温览。”

 

“这名字我喜欢。”谢南群似乎是个姓格大大咧咧的人,随意把行李丢到椅子上,“好像只有我们俩这么幸运和大四住一块。”

 

“挺好的,安静。”

 

“也是。”谢南群与他闲聊了几句,才发现自己的桌椅都被擦干净了,行李袋底下没被弄脏。他下意识看向屋里另一个活人,对方感觉害羞了,微微低着头:“我帮你打扫了一下,你,你不介意吧?”

 

谢南群高兴得很:“哇,勤快!我这人很邋遢的,你才不要介意。”

 

“没事。”温览从小到大习惯一个人打理好各种事务,当然对搞卫生也在行。原本对新舍友的不安和紧张,在看到谢南群的笑容时慢慢消退,取而代之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屋里还剩下发黑了的电风扇,温览有些为难,仗着身形高大的谢南群靠过去:“我来吧,你给我递毛巾。”其实他在家很少做家务,更别提清理脏兮兮的扇叶,但对上舍友软乎乎的眼神,不自觉伸出援手。毕竟是大家的宿舍,他这会犯懒也不好。

 

等打扫完宿舍,两人都饥肠辘辘,谢南群提议道:“要不要到外面吃?”来之前他就打探清楚了,附近有一条美食街,现在正是热闹的时候。温览推开窗观察了天色,还算早,挠了挠头:“不如去三饭吧,我听说东西挺好吃的,不是还要弄饭卡吗?”

 

“啊,我都忘了。”谢南群弯弯嘴角,“行吧,这回见识下大学的饭堂。”

 

傍晚的风稍微凉了,没有那股令人拼命流汗的燥热,路上人来人往,都是无比青春的面孔。温览穿了白T恤和牛仔裤,显得腰更细了,弄得谢南群忍不住频频转头去看。“怎么了?”温览不知所措。

 

谢南群尴尬地摆摆手,总不能说自己以前认识的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家伙,这次见到新舍友好看,没禁住好奇心吧?见对方还是一副充满求知欲的模样,他急忙转移话题,“弄饭卡要去二楼,去吃面吧。”

 

“嗯,天太热了,要少吃上火的食物。”

 

“你这话听起来像我妈经常说的。”谢南群调侃道。

 

说笑间,两人到了楼上,激活饭卡的机器前已经排了长队。谢南群斟酌片刻,从兜里掏出现金:“我排队,你去买饭票。”

 

温览不解:“不是要饭卡……”

 

“排队很累,你这小身板赶紧去打饭,然后到风扇底下坐着。”谢南群说不清一瞬间的保护欲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家中只有一个姐姐,朋友又都是粗鲁的家伙,他对姓子温和的温览很有好感。

 

油然而生一股自己被当成女生的错觉,温览想要反驳,可谢南群皱眉的样子挺可怕,他分不清对方是真的生气还是在假装,只好乖乖绕道去面食的窗口。所幸这里人不多,他很快打好了两人份的面,想了想又用小碗装上辣椒,一起端到顶上有风扇的座位。

 

 

 

 

 

 

第2章 02

 

过了好一会,谢南群才拿着两张饭卡回来:“里头有一百来块,应该是学校帮忙充的。”他把东西递给温览,接着发现面前有一碗红彤彤的碎辣椒,而温览没有,“你怎么知道我吃辣?”

 

“嗯……猜的。”温览眯着眼,刚煮好的面有点烫。

 

谢南群笑了笑,尝了一口,不太满意地把一整碗都倒进面里,汤立即变得很红:“还是我自家做的好吃,饭堂的辣椒没什么味道。”

 

温览瞪大了眼睛。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南方人,他不擅长吃辣,平时连姜蒜都要挑出去,怕受不了味道。盯着谢南群好一会,他猛地回神,脱口而出:“真厉害啊……”

 

“咳咳。”谢南群差点噎到。

 

年轻人很少保留食不言的习惯,温览虽然话少,但在谢南群的健谈下也比先前多开口了。两人只是第一次见,气氛却很融洽,谢南群还庆幸地说道:“哎,还好遇到你,要是来个脾气不好事又多的,我就得违反校规了。”

 

“为什么?”

 

“一言不合就揍啊。”

 

温览被他逗笑了,随即耳朵红了几分,突然发现自己在对方面前活泼许多,不由自主就多嘴了。谢南群倒是没察觉他情绪的变化,吃完了面,招呼温览和他一起走:“我刚看到信息,班里要开欢迎会,不能缺席。”

 

“啊……”温览的表情变得古怪,似乎对欢迎会有所抗拒。

 

谢南群往深处一想,很快明白了过来:“不喜欢玩游戏?”下午他随口感慨宿舍人少,温览就回答挺好的,看来是喜欢独处的姓格。也对,这家伙外表就斯文,安安静静的。

 

闻言,温览点点头,脸颊红了一大片。

 

“没事。”谢南群看得一愣,迅速回神,假装找东西擦嘴,“我也不爱和一群陌生人闹,到时候和你溜出来呗。”

 

“不会被发现吗?”

 

“啧,你肯定是个好学生,待会让群哥教你逃课。”谢南群的一张嘴也放松,什么话都往外冒。

 

温览摸出纸巾推过去:“你就比我大几个月。”刚才在宿舍搞卫生,两人闲聊了下,谢南群是六月生,他是八月份的。

 

“那也是哥,宿舍排行懂不懂?大四的叫师哥,我是群哥。”瞄了眼手机,谢南群挑眉,“要迟到了,你吃完了没?”

 

“啊,嗯,我好了。”

 

“走走走。”

 

班会果然闹哄哄的,温览趁大家不注意,挪到了近后门的位置。可周围人兴致很高,他想了想,还是没敢偷跑。这时,被女生们围追堵截的谢南群晃了过来,身上的衣服被水打湿了一块:“我和他们说去洗手间,你也来。”

 

温览一愣,紧接着就被拖走了。

 

两个男生也没带什么东西出来,直奔楼梯,一路上从每个教室似乎都传来热闹的欢笑声。

 

“真吵。”谢南群的脸皱成苦瓜,要不是他死活不肯,现在就被抓着玩什么嘴巴传纸杯的游戏了。虽然刚入学,大家玩得很欢,但他没办法忍受与不熟悉的人离那么近,更不用说做这种暧昧的举动。

 

“你很受欢迎啊。”温览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对方不仅力气大,而且面容俊朗,五官轮廓很深,难怪班上的女生会不舍得放人。毕竟读经济系的男生少,长相好的更没几个,过几天谢南群可能就变成系草了。

 

完全不想要旁人这么热情的谢南群哼了一声,放慢脚步:“你喜欢鸭子?”

 

“嗯?”

 

“一个女的顶五百只,你看看我们班有多少?”

 

这才明白对方说了个冷笑话,温览弯弯嘴角,觉得他真有意思:“那算了,你现在要回宿舍?”

 

“还没收拾行李,我困死了。”

 

“我帮你。”

 

温览果然说到做到,回宿舍后手脚麻利地帮谢南群把衣服转移到柜子,还有其他杂物,一点没弄乱。他去洗澡的时候,谢南群就对着柜子一惊一乍,电话那头有人问了什么,他便一脸高兴地回答:“弄好了!我新舍友特别贤惠,还给我擦了桌椅。啊,你们好好玩,不要太想我。”

 

猜出这人在和父母打电话,刚从浴室出来的温览放轻了脚步,眼底流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羡慕。

 

另一边,谢南群不着调地聊了一通,终于劝对方挂断了。他转过身,看向在上铺挂蚊帐的人:“没吵到你吧?”

 

“没。”温览从发呆的状态中脱离,抓了抓头发。

 

“那就好,我爸妈在国外旅游,非要叮嘱我一堆乱七八糟的,我都这么大人了……”谢南群把手机丢到床上,准备待会爬上去玩游戏,“哎,你家离这边不远吧,他们没陪你过来?”

 

“他们很忙。”温览的神色黯淡了几分,有蚊帐遮挡,没被看清。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