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原始再来 (下)


  ☆、第99章

蓝天辉映碧海,天空中白云朵朵,大海一派宁静。
    西塔坐在岸边,正吹着徐徐的海风。
    自昏迷中醒转坐起来的时候,西塔实在难以相信自己居然生还的事实。
    她看到了正在挨个“晾晒”瓦什部落成员的布莱克,接着,她又看到了那只熟悉的鸡崽路易。
    然后,她就看到了宝宝。
    甚至,她还看到了之前去悬崖边送饭之后就没回来的维塞尔。
    “我们……这是都死了吗?”
    她迷迷瞪瞪站了起来,走到正在烤肉的维塞尔和孟九昭身边,然后坐了下来。
    “西塔,要吃烤肉吗?”宝宝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不过个子高了一点,长壮了不少,看来死后的世界伙食很好!
    摸了摸宝宝的脑门儿,西塔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烤肉。
    刚刚从火架上拿下来的烤肉嗞嗞的,冒着难以抗拒的香气,西塔这才想起来:“死”前,她已经一天多没吃饭了。
    西塔狼吞虎咽的连啃了三大块烤肉才停下来。
    担心西塔没见过堪塔斯的,一会儿见到爷爷会害怕,所以赶在她注意到之前,孟九昭指了指不远处还在滚球玩的猛,向她介绍道,
    “滚球玩的黑色堪塔斯是爷爷,我们找到爷爷了。”
    “那真是太好了。”西塔也知道布莱克和白一直在找爸爸的事情,听完宝宝的介绍,她由衷的为布莱克他们感到高兴:原来爷爷早就死了吗?也好,他们一家人如今总算是团聚了。
    想到宝宝应该没见过雪花的原型,于是一边拿起第四块烤肉,一边也向孟九昭介绍起来,
    “和你爷爷一起玩的球是雪花。”
    孟九昭:囧!!!
    什么!男神是个球?
    知道这个消息的孟九昭整个人都不好了,盯着被爷爷踢来提去的“球”,他用力吞了口口水:
    等等——那根本不是和爷爷一起玩,那是被爷爷玩啊!
    姑且不论男神怎么变成一颗球的,再这么下去,男神的球就破了啦!
    “爷爷!!!!!!爪下留球啊啊啊啊啊!”
    扔下烤肉摊,孟九昭急忙过去拯救男神了。
    对幼崽的呼唤最敏感了,几乎是在孟九昭喊他爷爷的瞬间,猛就听到了孙子的呼唤。可惜——
    有听没有懂==///
    他以为幼崽跑过来是要和他一起抢球玩的==///
    作为大人,他一定要对幼崽礼让爱护,猛决定把球让给幼崽玩,于是,他把球朝孟九昭轻轻滚过去了。
    可是,一头壮年堪塔斯的“轻轻”对于人类幼崽来说也是难以抗拒的巨力,何况,他滚过来的球还是一颗那么巨大的球。
    于是下一秒就不是孟九昭朝着球奔跑了,看到一颗巨大的球以彗星撞地球之势撞过来,孟九昭撒丫子反方向跑了。
    孟九昭表示:被男神追逐的赶脚真是——特别特别的心悸。
    作为被两头堪塔斯养大的幼崽,出生的时候吃恐龙,搬家以后吃狮子老虎角牛角羊的凶残幼崽,孟九昭的腿脚真的不算慢,可惜,雪花滚过来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终于,孟九昭被被追上了,他他他——
    他被男神压倒了o(╯□╰)o
    “宝宝!”看到这一幕,再也不顾上“晾晒”工作了,布莱克和白脸色发白的朝被球压倒的孟九昭跑了过来。
    ***
    被男神扑倒的瞬间,孟九昭闭上了双眼,他以为等待自己的一定是一阵剧痛了。
    可是等了半天,却什么也没等到。
    “哎?没事儿?”松开抱着头的爪子,孟九昭睁开了眼。
    向脚下看去,发现到处都是扭曲的树根,只有他趴着的地方没有,他趴着的地方的树根都断裂了,成了一个大洞。
    这个洞很大,不知道是不是被爷爷踢破的,也幸亏有这个大洞,孟九昭这才逃过了被压死的命运。
    孟九昭云里雾里的爬了起来。
    周围非常昏暗,稀少的光线透过树根的盘踞楼下来,凭借着这些许亮光,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天啊!”孟九昭惊呆了。
    一瞬间,他有种又回到了瓦什部落的感觉。
    他看到了安迪家的巢穴。
    安迪的巢穴熟悉又陌生。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安迪家门外的三棵小树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棵奇粗无比的树干!
    和往常一样的是,安迪的巢穴还是那样干干净净的,大门总是敞开着,就像总是等人过来玩。
    安迪总是不在家,雪花总是在里面睡懒觉……
    就像往常一样,孟九昭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此刻他有种奇怪的预感,这个巢穴里面似乎有什么,正在等他进去——
    “哇——”孟九昭走进去的瞬间,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三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娃娃,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碧绿的眼睛,银色的发丝,还有略尖的双耳,他们简直就像森林里的精灵!
    就在孟九昭和三个小孩子遇见的一瞬间,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雪花用树根编织成的大球忽然变了颜色。
    整颗球就像忽然失去了生命力一样,从原本的淡褐色变成毫无生机的黑色,构成大球表面的树根一根一根迅速的枯萎,根根绽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干枯的树根就撒了一地。
    “不——”刚刚醒来的安迪一醒来就看到了这一幕,顾不得还在发晕的头,他踉踉跄跄扑了过来,正赶上一大片树根在他眼前落下。
    每一个经历过上面那场可怕灾难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
    这颗救了部落所有人性命的大球是由雪花的本体构成的,如今,这些树根都脱落了,这意味着什么?
    “雪花……”安迪的脸瞬间变得无比惨淡。
    树根终于全部变成了黑色,只听一声脆响,整个大球终于完全绽裂。
    里面露出了安迪的小巢穴。
    这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经过如此大的灾难,安迪的巢穴竟然和往常一模一样,没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
    巢穴的门是大开着的。
    安迪苍白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红润,心脏砰砰跳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扇大门。
    他看到布莱克家的宝宝用一种非常古怪的姿势抱着三只幼崽从里面走了出来。
    只看了一眼,安迪的注意力就完全被那三只幼崽吸引住了!
    “我知道你是谁。”抱住孟九昭大头的幼崽忽然对安迪说话了,声音清脆,说不出的好听。
    听着幼崽奶声奶气的声音,安迪忽然笑了。
    “我想,我也知道你们是谁……”
    他笑着,朝三个幼崽张开了臂膀。
    看到安迪冲自己招手,三个幼崽立刻抛弃了孟九昭,一个个迅速的挂到安迪身上去了。
    安迪就这样轻易的接受了自己早就当了爸爸的事实。
    本来以为和雪花在一起不会有亲生的孩子,如今发现不但早就有了,还一下子有了仨,这简直是意外的惊喜!
    门口的三棵树居然就是自家的幼崽,这……
    “爸爸当年踩着你们去修房顶,踩疼你们了吧?”安迪愧疚的摸着幼崽的大头,由于不知道当年踩得是那棵,于是,他挨个摸了一遍。
    “没事,我们不怕疼。”蹭蹭爸爸的手掌,三个幼崽表示自己没关系。
    “一定很疼。”安迪越来越愧疚了,他的体重有多重,他能不清楚吗?幼崽太懂事了,一定是在安慰自己!
    “一点也不疼~”听,幼崽还在安慰自己。
    自己家的幼崽怎么这么懂事哦~~~~~安迪被彻底感动了。
    “想要什么都和爸爸讲,爸爸什么都帮你们弄来!”在如此懂事的幼崽面前,硬汉·安迪终于变成了绕指柔,他非常痛快的许下了诺言。
    安迪家的幼崽:(≧▽≦)其实真的一点也不疼来着!人家是树嘛~
    ***
    背着三只幼崽,新爸爸安迪开始认真和驯鹿族的同伴学习养花养草技巧。
    在部落新址选了土壤最肥沃的地方,他深深挖了一个坑把雪花埋了进去。
    呃……放心,这里的埋可不是埋尸,安迪只是把雪花的根部埋了进去。以一己之力代替部落成员承受了所有的伤害,雪花受了非常重的伤,只能暂时以树形生活了。
    “爸爸受伤太严重了,如果变成人形会非常痛痛,变成树形就不怕疼啦~”安迪家的阿大是这么解释的。
    “爸爸的头发都掉光了,他怕别人笑话他秃头,所以不好意思变成人形了。”安迪家的阿二的版本是这样。
    “爸爸怕另一个爸爸找他谈人生,询问我们是怎么来的,所以不敢变成人形了。”事情到了安迪家的老三这里,却成了这样。
    瓦什部落众:==///
    还能纠结这么多,看起来八成是没事了。
    把老婆/老公?种在家门口,每天晚上抱着儿子睡,安迪的小日子非常滋润。
    在那场可怕的天灾中,大家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部落也被整个摧毁了。这段日子,瓦什部落的所有人都在忙着养伤,忙着重建部落,安迪也不例外。不过他比别人还多一项工作——
    那就是给雪花浇树除虫。
    把雪花照顾的舒舒服服,然后再和雪花汇报一下今天幼崽们的趣事,就是安迪如今的全部生活了。
    只是,偶尔还是会寂寞。
    盯着树干,想象着这就是雪花的脸,每天晚上,安迪都要抱着雪花待一会儿,然后才去睡觉。
    每到这个时候,他家的幼崽们就安安静静的,不会打扰父亲们的亲昵时光。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安迪越发觉得自家幼崽懂事了,直到某一天他听到幼崽们的讨论——
    和大人们一样,幼崽们也是有自己的小圈子哒,每天,他们也会聊八卦。
    比如,今天他们的八卦主题就是双亲的感情,大家在一起研究爸爸最喜欢妈妈的哪里
    (←太早熟了吧!喂!),针对主题,大家分别分享了自己的观察心得(←一群小间谍==///),
    有说爸爸爱妈妈的眼睛的,有说爸爸爱妈妈脖子的,还有的说爸爸爱妈妈伟大的心灵的(←这只是从哪里穿来的吧?)
    新加入的三个小树人如今已经和部落里的其他幼崽玩的很好了,轮到他们说的时候,阿大开口了,“我爸爸最爱另一个爸爸的屁股了。”
    听到他的话,孟九昭当时就斯巴达了。
    作为班长(←靠!这是谁封哒?),他觉得自己是有必要控制班里的舆论导向的,屁股什么的,实在太不纯洁了!
    他想去阻止,可惜立刻被其他幼崽无情的镇压了。然后,安迪家的阿大就把这个不纯洁的话题进行到底了,
    “每天晚上,爸爸总要盯着另一个爸爸的屁股盯很久,然后再抱好一会儿,这才回去睡觉。”
    于是,安迪和雪花不得不说的故事当天就风靡了整个部落。
    得知自己每天晚上抱得树干部位不是雪花的脸而是雪花的屁股之后,安迪就再也没有抱过雪花了。
    作者有话要说:雪花男神,你的儿子这么有做娱记的天赋,你知道吗?

  ☆、第100章

死里逃生、大难不死的瓦什部落在这片新的土地定居下来。
    大家对新生活充满了希望。
    在那样可怕的天灾下都活了下来,他们想,应该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倒他们了。
    然而,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向来是骨感的。
    一下子从生物链顶端跌到了最底,这个落差不能说不大,恢复狩猎的第一天,他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到处都是身形无比庞大的怪物!即使最小的怪物,也和他们中大部分人的体型差不多大!
    “西塔,你可以嫁出去了——”嘴唇抖了抖,半晌,芬迪终于吐出一句话。
    话刚说完,他就被西塔一脚踹翻踩到脚底下了。
    从这个动作就可以看出如今的大家都非常谨慎,按照西塔一贯的做法,但凡有人拿她的婚姻大事开玩笑,西塔一定毫不犹豫把他抡到天边,如今,却只敢用踩得,还要踩对地方,最好连嘴巴也堵上,免得对方吃痛叫出声惊扰到那些可怕的怪物。
    西塔谨慎的看着眼前巨大的野兽们。
    天啊——
    它们看起来和布莱克和白长的有点像,可以明显看出他们是一个“种族”——它们都是被宝宝称为“恐龙”的那种生物。她以为布莱克的爸爸的原型已经是她见过的最大的了,然而,今天她见到了不止一头比布莱克的爸爸大的怪兽。
    那些怪物的脖子可真长,仅仅脖子的长度大概就比芬迪整个身子长了——西塔紧紧盯着离她最近的、也是最大的一种恐龙。
    几头在她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怪物在缓慢的前进,一边前进一边挑剔的吃着路边树上的叶子。看似松懈的前进方式其实严防死守,每一头恐龙都站在了它应该站着的位置上,其他恐龙一旦前进,它后面的恐龙一定跟上,它们中间的距离是严格不变的,里面紧紧护卫着队伍里最重要的成员。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