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BOSS,请不要狂躁(儒雅之狐与狂躁之狮)+番外

文案:

为期一年的心理治疗和同居生活。一场刚与柔的交锋。

方儒—— 心理治疗师,隐藏原本职业,以生活助理的身份与危险人物原澈同居。

原澈—— 狂躁症患者,工作狂,行动派,抽风性暴力男,占有欲和控制欲超强。

【本文涉及的心理学和狂燥症状仅供参考,切勿模仿,谨防有诈!】

PS:腹黑受vs狂躁攻,以柔克刚,温馨。

完结爆笑文:

取名艰难啊——此文原名《儒雅之狐与狂躁之狮》,读者朝圣亲提供了《论狂躁病人的春天》,《好想揍这个病人,快拉住我》都很有意思,后来综合编编和基友的意见,选择了这个比较折中的文名。

我自己也想了几个,比如《这个病人太难搞》,《送你一颗蓝药,还我一柱擎天》(咳,这个纯属恶搞……)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强强 年下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儒,原澈 ┃ 配角:安明琛,Dylan,原氏兄弟 ┃ 其它:强强,温馨

01.初见

“原董,您确定您是在聘请心理医生,而不是一名保姆?”方儒看了看放置在桌上的一叠资料,并动手没有翻阅。

“是的,我知道这个提议有些不合规矩,但请方先生体谅一个做父亲的心情,若非实在没有办法,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坐在方儒对面的老者面带微笑,语气诚恳,目光中的睿智和身上散发的威严,无一不表明他高人一等的出身和地位。

“至少一年的贴身看护,还必须隐瞒我心理治疗师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令郎配合我的治疗?”

老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非常讨厌别人剖析他的思维模式,从不愿意接受心理治疗。我请过不少专家,结果全都无功而返,甚至增加了他的负面情绪。”

“但是,这种治疗方式明显违反了职业规则,我实在很难接受。”

“这点我很清楚。”老者轻抿一口茶,缓缓道,“方先生不必担心,我事先会和你签署一份严密的协议,如果治疗期间出现任何纠纷,都不会追究你的责任,甚至会给予一定补偿。我只求你能为我儿子提供适当的帮助,这段时间,你完全不需要顾及其他问题,只要将自己当作一名普通的生活助理即可。”

方儒思忖了一会,抬头道:“原董,我还有一个疑问,国内有那么多优秀的心理咨询师,您为何会选择我呢?”

老者笑了笑,回道:“首先,你刚回国不久,在国内没有任何知名度,所以不容易引起他的猜疑。要知道国内大部分心理医师的资料,他都一清二楚。第二,你很年轻,单从外表看,更像一名单纯阳光的学生,不会令他反感。第三,你除了专业知识丰富之外,还擅长厨艺,性格温和,非常适合照顾他。”

方儒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老者很有耐心,静静等待他的回复。

片刻后,方儒换了换坐姿,缓缓伸出手,翻开了桌上的那叠资料。

老者见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方儒认真地阅读资料中的内容。

原澈,二十五岁,原式集团二公子……

原式集团是跨国企业,在国内外都很有影响力,资产难以估计。而原式集团目前的掌权人正是眼前这名老者原峰。原峰膝下有三子一女,大儿子原泽,次子原澈,三女原静,四子原溪。原泽和原澈都是集团经理,前者经常可以在杂志报纸上看到,但后者的信息却很少。

资料上说他讨厌拍照和采访,很少参与非工作性质的应酬。

“智商180?”方儒挑了挑眉。

“是的。”老者的笑容中带着几分骄傲,“他是我三个儿子中最聪明最有能力的一个,可惜因为性格上的缺陷,使得他有些交际障碍,一般人很难与他相处。”

方儒点点头,继续往下看。

这份资料将原澈的人生经历、生活习惯、喜好、性格特点、行为模式等等都进行了详尽的记录,还有一些专家的分析数据,让方儒对他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

看得出来,原澈是个思维活跃,敢于创新,很有魄力的领导型人才,自我防护意识强,精力旺盛,易怒,伴有轻微的暴力倾向,经常处在高度紧张中……这正是狂躁症的一般表现。

这时,老者又开口说道:“他在外人面前会努力控制情绪,一般不会出现失控的局面,除非某些人故意触怒他。但回到家后,他会经常发怒,摔东西,或者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不出来。他发起怒来,就像一头随时准备咬杀猎物的狮子。我们是既但心他,又害怕他。所以他后来从家里搬了出来,在皇都买了一所房子,独自居住。”

方儒静静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老者继续道:“自从搬出去,他三年间不知道换了多少保姆帮佣,没有人能坚持两个月以上。他在工作上成绩斐然,但生活却是一团糟。”

方儒合上资料夹,平和道:“令郎的情况我基本了解了,不过具体细节还需要接触之后才能下结论。”

“这么说,你是愿意接下这个case了?”

方儒笑道:“原董不惜纡尊降贵亲自来请,诚意拳拳,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况且,这个case对我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挑战。”

“太好了。”老者爽朗地笑起来,顿了顿,又道,“方先生,你能同意我很高兴,但如果想要进入他的生活,首先必须让他接纳你。”

“我知道。”方儒狡黠一笑,“上岗之前一般都是需要面试的。”

“哈哈,是。”老者愉快点点头,“你放心,无论你能否‘面试’成功,我都会付给你足够的报酬。”

“报酬方面我没有异议。”方儒的目光又落在那份资料上,平静道,“我只有一个要求,麻烦原董为我安排一个合理的新身份。”

三个月后,御景皇都。

原澈刚刚从浴室中出来,就听到门铃响起。

他皱了皱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去开门。

出现在门外的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男子,相貌俊秀,穿着朴素,一头柔软的头发轻轻搭垂,双眸如琉璃般晶莹剔透,眼尾微微上翘,清纯中带着几分慵懒,看起来就像一只软软的波斯猫,让人有种想要摸一摸的感觉。

“你好,是原先生吗?我是王先生介绍来的。”男子的声音和煦清润,听起来很舒服。

“进来吧。”原澈收回目光,转身朝屋内走。

方儒随手关上门,跟在原澈身后,细细打量这位二少。真人比照片中更有冲击力,五官如雕刻般深刻,有着西方男人的立体感,湿漉漉的头发随意搭垂在额前,将那双犀利的眸子稍稍遮掩。刚才他注视自己时,带着几分挑剔和审视,如同阅兵的教官,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他身高足180公分,裸露的上身肌肉结实,充满力度感,下身穿着一条宽松的休闲裤,将他完美的腰肢曲线展露出来,行走之间,透着一种协调的韵律感。

方儒不由得感叹,这个男人拥有足以让任何女人脸红心跳的模特身材。

走进屋内,入目的是满室狼藉,地板上、沙发上、椅子上到处都是散落的脏衣服和垃圾,各种生活用品随意摆放,烟灰缸中的烟蒂都满到了茶几上,窗户大开,窗帘随风摆动,发出不规则的扑扑声。

客厅宽敞,设计优雅大气,可惜色调冷肃,没有什么明丽的装饰物,显得有些空荡单调。

生活习惯差,品质低——方儒在心里做出如此评价。

原澈把手上的毛巾仍在沙发上,开口道:“既然是王叔介绍来的人,就应该明白规矩。以后你就住在客房,负责我的饮食,打扫卫生。除了周末,我中午一般不会回家吃饭,你只需要做早餐和晚餐。平时没事不要打扰我,我房间的东西不准乱动,试用期半个月,半个月后我没有要你走的话,你就继续待着。听明白了吗?”

原澈的语速很快,说话干脆果断,声音很有磁性,虽然不带火气,却透着一股不容亵渎的威严。

“嗯,我都明白了。”方儒露出微笑,表情和煦,没有丝毫怯场。

原澈看了他片刻,又道:“你是叫方儒吧?之前我看过你的资料,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什么会来做生活助理?”

“我主修钢琴,在国内并不好找工作。”方儒回道,“我擅长烹饪,还有过家教和看护的经验,看到王先生在招生活助理,便决定争取这份工作。”

“行了,你先把屋子收拾一下,晚饭前不要来打扰我。”原澈没有继续谈话的兴趣,转身径直朝房间走去,就那样将方儒丢在客厅。

方儒笑了笑,挽起袖子——他的保姆生涯正式开始了。

傍晚时,原澈刚打开书房的门就闻到一股沁人的饭香,走到客厅,原本的脏乱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干净整洁。

原澈暗暗点头,打扫方面,过关。

“原先生,饭菜马上就好,请坐。”方儒拉开椅子,然后转身去厨房,一一将饭菜摆上桌。

他做了两荤一素一汤,都是简单的家常菜。

原澈看着桌上的菜,不露声色地举起筷子尝了几口。

味道尚可——过关。

“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原澈突然对方儒说道。

“啊?这不太好吧?”

“坐下,不要我说第二遍。”原澈眼中闪过不耐。

方儒不再推辞,端着碗筷坐在了原澈对面。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台照入屋内,为桌几铺上了一层淡粉色的薄纱。

两人相对而坐,静静用餐。

原澈的表情专注而冷肃,好像将吃饭也当作了一种工作,没有丝毫放松舒适的感觉。他还是典型的肉食动物,蔬菜基本没动几下,两道荤菜倒是吃得挺快。用餐的动作,和他说话一般干净利索,方儒对他的初步印象还不错。

稍稍放下心,除了蔬菜之外,其他几道菜都是方儒根据原澈的喜好做的,他可不想第一天就因为一些小细节而被炒鱿鱼。

吃过饭后,方儒收拾好桌面,给原澈沏了一杯龙井。

“我看到柜子中有茶叶,便自作主张给您泡了茶。”

原澈闻着茶香,半晌才道:“打这个电话,回去把东西收拾下。”

说完,丢给他一张名片,“这是我司机的电话,叫他帮你搬。”

“谢谢。”方儒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那原先生,我先走了。”

原澈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待方儒离开后,原澈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Dylan,帮我查一个人。”

02.测试

清晨起来,方儒梳洗完毕便去厨房准备早餐。他从前就有早睡早起好习惯,一日三餐准时准点。

“早,原先生。”方儒见原澈来到客厅,笑着招呼道,“今天的早餐是三明治和热牛奶。”

原澈落座,说道:“我不喜欢喝牛奶,给我换成果汁或者咖啡。”

“好的。”方儒给他换了一杯果汁。

原澈咬了一口三明治,眉头皱起,然后不悦地将手上的三明治丢回盘子,一言不发地离开饭桌。

方儒看向那块只咬了一口的三明治——不喝牛奶不吃蔬菜,即使是夹在三明治中的几片生菜都不愿意吃。方儒知道他不喜欢吃这些,刚才只是想小小测试一下他的挑食程度,现在结果出来了。明明有狂躁症,还一个劲地吃油腻食品!

半小时后,原澈西装革履地走出房间。

出门前,方儒递给他一个纸袋:“原先生,你早餐没吃什么东西,带上这个吧。”

“什么东西?”原澈眼都没抬,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鸡肉卷和自制酸梅。”

原澈顿了顿,接过纸袋就出了门。

送走这位少爷,方儒环视一周,然后缓步走进书房。

与客厅不同,原澈的书房很整洁。右边一个黑色大书架占据了整整一面墙,上面的书籍从左到右,按照类型摆放得整整齐齐。一张偌大的书桌靠窗摆放,上面只有一台电脑。书桌后立着一个小置物架,摆放着一些文件。左边是一套真皮沙发和木质茶几,沙发的立柜中收藏着几瓶红酒。

整个空间给人感觉就是简单,严肃,没有温度。

方儒退出房间,虽然他是抱着治疗的目的而来,但对侵犯他人隐私没有兴趣。刚才查看书房一来是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原澈这个人的生活特点和行为习惯,二来是准备尽一下保姆之职,打扫房间。但显然,原二少对待书房和客厅的态度截然不同,书房大概只需要每天拍拍灰尘就行了。

方儒又去了原澈的睡房,不出所料,依然是冷冷清清空空荡荡,除了那张SIZE大得有些夸张的床有些冲击力之外,其他乏善可陈。长期居住在这样冰冷的环境,就是正常人也得闷出毛病。

回到自己房间,方儒打开手提,开始建立隐秘档案,记录当天观察心得。

原澈走进办公室,先把文件整理出来,看了看时间,离上班还有10分钟。于是他拿出方儒交给他的饭盒,打开盒盖,里面依次格列着鸡肉卷,酸梅和巧克力。

巧克力?

原澈不以为意地挑挑眉,叫秘书送来一杯咖啡,然后一边浏览电脑中的资讯,一边享用他的早餐。

这回的早餐中没有他讨厌的东西,酸梅也很开胃,他吃得很快。不经意间捻了一颗巧克力丢进嘴里,入口即化,淡淡的甜香充斥在舌尖,还有丝滑的红酒味。

嗯?原澈的动作一顿,看向那几颗巧克力,甜度适中,软滑而不腻。他忍不住又吃了一颗,这回的味道又有不同,苦中带甜,脆滑细腻,很有口感。

简单的五颗巧克力,就有五种不同的口味,他还挺有心思的。

原澈脸上露出稍微舒缓的表情。

不过,他的好心情并没有保持多久,在接下来的会议中,因为某个分部经理的失误而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仿佛置身于北极的森冷寒意。

下班后,司机战战兢兢将原澈送回家,原澈冷着脸开门进屋,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将脚上的鞋子踢掉,拿起烟灰缸就望墙壁上一砸,发出哐当的碎裂声。

方儒闻声从厨房中探出头,发现原澈正如狂风扫落叶一般肆掠客厅里的东西。

他没想到第二天就有幸见识原二少狂化的模样。那真叫一个凶神恶煞,又是摔又是踢,桌椅杯碗惨遭屠戮;一会坐下一会站起,表情亢奋,似乎完全不能自已。难怪屋子里没什么装饰品,以他这样的破坏力,任何装饰品都会死得很惨烈。

“看什么看?”原澈鹰隼般的目光直直射向方儒。

方儒迅速举起菜刀回复道:“抱歉,原先生,我不知道这不能看,我这就走,您继续。”

说着,又钻进厨房,继续煲他的汤,切他的菜。

原澈愣了愣,什么叫“您继续”?他当是在看戏吗?冷哼了一声,原澈将脱下的外套往沙发上一甩,然后躺进沙发,抽出一根烟点上。抽了几口,又猛地朝茶几上踢了一脚,松开领带,一脸烦躁。

方儒听外面没动静了,便走出厨房,打开落地窗,将清风送入屋内。

接着,他泡了一杯奶茶,轻轻放在原澈身边的茶几上,然后走开,拿出清扫工具开始打扫客厅。

原澈没有理会他,他怕控制不住住会拿东西砸人,但方儒很识时务地没有来打扰他,只是轻盈而自然地走过。

耳边传来搁置茶杯的声音,随即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入鼻中,原澈转过头,看到偏斜的茶几上放了一杯奶茶,香雾缭绕,茶色怡人。

他突然觉得嘴上的烟味满是苦涩,随手将烟碾灭,端起了那杯奶茶。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