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重生之魔鬼巨星 中

Chapter 33

既然定下来了国外的宣传,那他们就要开始准备。

日韩的音乐文化和中国是不同的,他们的歌手宣传期时,会有各种各样的音乐节目来给歌手用现场LIVE来打歌,可以十分可观地刺激销售。

《初恋》这张专辑刚一发售就稳居日韩的专辑海外区第一位,不得不说是借了《王子的秘密花园》的东风,这部剧在日韩都大红,彻彻底底地拉动了两人的人气。

宣传《黑鲨》的工作定下来之后,钟瑜白又给他们接了日韩的几档节目邀请和杂志拍摄。

先去的是日本,日本这个国家很奇怪,它有自己独特的娱乐氛围,在娱乐圈这块上,不仅封闭,而且排外,比起韩国热衷于输出,日本的明星和明星文化更喜欢自娱自乐。

但也有例外的时候,诸如几年后汹涌向日本倾销的韩流。

日本的追星族也很特别,比年轻女孩子更疯狂的是三四十岁的家庭主妇,在这个国家女人结婚之后多半是不工作的,丈夫承担整个家庭的生计,作为全职太太的女人们空闲时候,比小姑娘更容易找明星来作为精神寄托,而喜欢个把明星对于丈夫而言也比较放心,因为妻子就算是追星,也不可能和明星真的发生什么。

有闲有钱,就是日本追星族中极大的一部分主妇粉,而且她们往往长情得很,还舍得花钱。

“王子”的风潮在日本刮起的时候,就已经凝聚了这么一批粉丝,正是她们将《初恋》的销量迅速刷了上去。

他们忙得快要飞起来了,却偏偏还有意外发生。

“你来做什么!”钟瑜白如临大敌,陆宁恍惚觉得他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但是他现在是人形,没有毛才对……

陆远也是防备姿态,陆宁看向眼前的人,第一次不用陆远提醒,他就知道面前这人是修真者。

因为他穿广袖长襟的飘逸道袍,蓝白的渐变色,衣襟上绣着精致繁复的云纹,甚至连头发都很长,整整齐齐地束在莹白的玉冠中,偏生整个人又长得冷峻出众,这乍一眼在阳台上看到他,沐浴着月光的模样简直飘飘欲仙,再道骨仙风不过了。

陆宁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后来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忽然就恍然了,现在是现代啊,这位以为自己是搞COSPLAY么?!

“小白啊,好久不见。”

陆宁:“……”

陆远:“……”

陆宁瞥了一眼一脸震惊的陆远,可见他估计也不认识这位装束“奇怪”的高人。

“你不是在闭关么,怎么会现在就出来!”钟瑜白显然是认识的,而且对他防备得很。

陆宁却隐约有些猜到了,为什么一开始的钟瑜白和后来反差这么大,明明第一次见的时候这家伙宅成那样,而且显而易见的胆小,现在他猜想或许这位不是害怕所有的修真者,而是有特定对象的。

他害怕对头找上门,所以才会那样?而知道对头闭关去了,他的胆子立刻肥了。

……果然,兔子还是兔子……

“唉……”悠长的一声叹息,来人微微一笑,就是陆宁都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这家伙长得着实不错。

但下一个瞬间,陆远就堵到他前面去了。

陆宁:“……”

“前阵子修真界动荡,恐怕你们都得到消息了吧,所以才避出国。”

“是又怎样。”见他没有动手的意思,钟瑜白却始终不敢放松警惕,他清楚这个人有多厉害。

“闹得动静太大,我当然闭不了关了,非但闭不了关,还只得东奔西走狼狈逃窜。”说完,又是一声叹息。

陆宁心说,就你这副衣冠精致从头到脚一尘不染的模样,请问哪里狼狈?

钟瑜白却冷笑,“别开玩笑了,你程苍术身为紫宸老道最疼爱的孙子,本身又是昭华剑门的首席弟子,谁敢动你!”

“我祖父于七个月前陨落了。”这个叫程苍术的俊美道士淡淡说,“你定然想知道修真界动荡的原因吧,不是其他,就是因为这个而已。”

一时,连钟瑜白都有些震惊了,然后才忽然一笑,“死得好!”

“嗯,陨落的时候还算平静,祖父的寿元本就将近,原以为还能撑上几年,可惜旧伤沉珂,到底容不得他再拖了。”程苍术的口吻无比平静,“只是我也没想到会乱成这样子,原来他们对我昭华剑门,对我有那么多的诡谲心思,都只是被我祖父强行压着而已。”

紫宸老道可不是普通的修真者,钟瑜白叫他紫宸老道,事实上修真界都要尊称他一句紫宸真人,他修的是剑,修为境界不是最高,却无疑是内地修真界中的第一高手,在他的剑下,那几个老家伙也要退让三分。

程苍术是紫宸嫡亲的孙子,学的也是一脉相承的剑术,在修真界许多道统失了真传的现在,紫宸的剑术绝对是一等一的功法,要钟瑜白说,他挺理解这些人迫害程苍术的,他们绝对不想再要第二个紫宸了。

紫宸这人性格不大好,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似的,又臭又硬,天生护短根本不讲道理,许多定下来的规矩,他偏偏就不遵守。

……譬如当年修真界三令五申不许在凡人面前露了踪迹,紫宸可不管,有他护着,程苍术当年追杀钟瑜白的时候那叫一个嚣张,将钟瑜白追得那叫一个上天无门,所以钟瑜白一句死得好,说的挺真心的。

以钟瑜白看,他和程苍术是有大仇的,现在这人大喇喇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是怎么回事?

“小白啊,当年追杀你的可不止是我,我还放过你好几次呢,倒是心明剑派的范之贤,南宫家的老头子,罗家的罗老二,丹清阁的冲云和你的仇恨更深吧?有句话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现在难道不是朋友吗?”

看着程苍术伸出的那只莹白如玉的手掌,钟瑜白的脸色有点发青。

陆宁则是在惊叹,钟瑜白的仇人还真多啊。

与表面的道骨仙风相比,程苍术这人简直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脱的那种,换上了寻常衣服,仍然是说不出的温润如玉,偏偏为人与表象截然相反,直到他们上了去日本的飞机,这位还妥妥跟着他们,钟瑜白一直低气压中,显然很忌惮程苍术的本事,如果打得过他,也不至于当初被他追得犹如丧家之犬,十来年不敢出门了。因为他的这种情绪,弄得黄碧战战兢兢的收拾东西都不定心,熊明明第一次看到程苍术的时候简直就像是见了鬼,比钟瑜白还要夸张。

倒是程苍术笑着同他打招呼,“哎呀明明,好久不见。”

熊明明黑着脸,忍了又忍才没说好久不见你妹!上次相见还想抓他剥了虎皮来锅红烧虎肉虎骨炖个汤什么的好不好!

反而是陆宁和陆远见程苍术没有敌意,就彻底甩开了负担,他们现在这么忙,哪有时间想这么多!

在内地这块地方,是陆远这样标准的阳光俊美更受欢迎,在日韩,反倒是陆宁这样阴郁的深沉气质更吸引粉丝,她们称这为“冷郁的性感”,于是,在日本的机场,粉丝大声叫着他名字的时候,陆宁都有些惊讶。

《王子的秘密花园》热播,使得国内陆远的人气大涨,在日韩,却是出演男二的陆宁人气稍高一筹。

“你们看,我还是很有用的。”程苍术用一口流利的日语和对方交涉之后说,“人家派的翻译绝对没有我有用。”

好吧,陆宁只会英语,陆远也是,钟瑜白……他算年龄的话已经是老古董,倒是会几国语言,可是做口译还是不行的,作为合格的黑客,他擅长的是文字翻译,连各类专业用语都熟悉得很,口译却要差劲很多。

反正陆宁觉得很不科学,长得道骨仙风古意十足的剑修,居然精通N国语言,这不科学啊!

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程苍术解释说,“当年祖父让我出门历练,我在许多国家都住过一段时间,我们修士的记忆力很好,学这些语言也只是顺手。”

……差点忘了,哪怕这位看着才二十出头,事实上也是同钟瑜白差不多年纪的老古董。

第一晚《黑鲨》整个剧组的宣传人员都被安排在东京一家四星级酒店休息,哪怕包下了整个楼层,却依然有粉丝在附近转悠,宣传人员中不仅有陆宁陆远这样的当红新星,也有诸如谢知博、孙立言这样有些年纪还魅力不减的影帝。

或许是因为在国外,国外的狗仔可不会像国内这么给孙立言面子,所以孙立言的行为举止还算安分,但是陆宁觉得,他的眼神可不太安分。

行程很紧,当天晚上他们就开了记者发布会,《黑鲨》在日本的上映照理票房是不会差的,几大影帝的号召力不是白说的,本身在国内的票房就全线飘红,这部片子也算是符合日本人的口味,前景很好,所以记者发布会开得很盛大,来的媒体不少。

在各路媒体包围之下,陆宁仍然敏感地发现钟瑜白半途离开了,深深佩服自己的观察力。

哪知道等记者发布会结束了,一场小型的内部晚宴都结束了,钟瑜白还没回来,连一开始还在的程苍术都不见了。

“他们不会出事吧?”陆宁还有些担心。

陆远揉着肚子躺在陆宁的床上,他最近太忙,也幸好有陆宁这个血液存储器,放多久还是很新鲜,才能补得他不太饿,日本人的晚宴和国内不同,有不少生鲜,他吃得挺尽兴的,带血的小牛排吃了好几块。

“别担心,钟瑜白这家伙有数着呢,从来不冒险,别看他平时那副厉害的样子,一有危险跑得比谁都快,别忘了,他本来就是只兔子!”

陆宁:“……”

“阿宁……”

陆宁一时走神,陆远凑过来都没发觉,结果他就这么亲了上来。

陆宁其实很不喜欢血腥味,但奇怪的是,陆远身上半点儿血腥味都没有,明明是吸血鬼,明明晚上刚刚吃过三分熟的小牛排,唇齿之间却非但没有血腥味,反而有种淡淡的微甜的气味。

就好像吸血鬼的尖牙咬人的时候,丝毫不会疼痛还会让人情动一样,这种大约也找不到什么科学的解释。

结果他才刚刚亲了这么一下,就听到他们住的这间酒店套间的阳台上传来“咚”的一声,陆远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好不容易才抓到这么个机会,结果还这么不走运!

陆宁淡定地推开他,直接拉开了窗帘,就见钟瑜白好好地站在这十一层高的酒店的阳台上,只是脸色十分不好看,反倒是程苍术几乎半个身体挂在他身上,原本束得整齐的黑发挂下来,一看就不大好。

钟瑜白一脚跨进来将程苍术扔到了沙发上,以几乎抓狂的口吻说,“这个程苍术是神经病吗?明明伤得那么重,半条命都没了,这几天还装得跟个没事人似的折腾,今天倒好,我什么时候要他帮忙了,一剑出去就把那个雪女给砍了……这种情况下还敢出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于是,你们不是仇人吗,你救他回来做什么?”陆宁挑眉看向钟瑜白。

钟瑜白语塞,看向程苍术的眼神有些复杂,要说他们有多大的仇恨,正如程苍术说的,他和另外几位更有仇,程苍术十分厉害,当年要是存心想要杀自己,多半早已经死在他的剑下,虽然被他逼得十几年无法出门,却也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倒是自从程苍术执意要对付自己之后,其他要杀他的修真界人士许多都避了他的锋芒。

“……他放过我六次,我都记着,”钟瑜白淡淡说,“我这人恩怨分明,趁人之危的事儿,我做不出来。”

陆远将信将疑,看了钟瑜白一眼,嘀咕道:“趁人之危这种事,不是你最擅长的么……”

钟瑜白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这么扔下程苍术走了。

看着生死不知的程苍术,陆宁心中一动,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子来,这个玻璃瓶子晶莹剔透,瓶中的红色液体极美丽,看得陆远视线都挪不开了。

没办法,身为吸血鬼的他,就钟爱红色。

陆宁研究过身上的东西,除了那些矿石和位数长得叫人眼晕的金币之外,还有一些龙族的皮啊鳞啊角啊血魂啊什么的,也就只能放着,另外还有一些名字古怪的食物、符纸,剩下的就是这些蓝瓶血瓶,数量还着实不少。

如今程苍术伤得这样重,刚好可以做实验,陆宁也不确定对他有没有用,因为修士的伤,好像都是内伤吧?这种恢复药有用么?

“将他转过来。”陆宁吩咐陆远。

陆远皱眉,“真要救他啊。”

“钟瑜白将他放在这里,就是让我们救他的吧,否则难道是给你吸血的么!”

“咦,说不定是啊!”陆远的眼睛一亮,“我还没吸过修士的血呢!”

陆宁瞥了他一眼,“……别开玩笑了,这家伙脸上一点血色都没了,伤得很重,也不知道受的是什么伤,”他直接把手上的瓶子丢给陆远,“不然你先尝尝?”

他总要试验这东西的效果啊。

结果陆远真的用鼻子闻了闻,就这么喝了一大口。

陆宁:“……”

毒不死他!

“真好喝,还有没有?”

陆宁没好气地说:“又不是给你喝的饮料!”然后直接给程苍术灌了一瓶下去。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程苍术刚刚还苍白无血色的脸庞立刻渐渐红润起来,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他就睁开了眼睛!

陆远只得遗憾地看着他,程苍术醒了之后,他自然没法再打人家的血的主意,因为程苍术是真的强大,倒不是说怕他,但是程苍术这样的人,天生威势强大,看着凛然不可侵犯。

于是,第二天钟瑜白过来看到活蹦乱跳的程苍术,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却仍然不拿正眼看他。

而陆宁立刻感觉有些微妙了,嗯,连陆远也好似知道了什么似的——

这家伙在感情方面,一向敏感得可怕。

第二天上娱乐节目的时候,程苍术直接成了他们的翻译员,陆宁不得不感叹,怎么感觉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强大了啊,被正道集体追杀的修士什么的,貌似有点太给力!

计划表上他们这次在日本一共会上三个节目,一档户外综艺秀,一档户内综艺,一档音乐节目,还有五家杂志拍摄。

今天这档刚好是户外综艺节目,这档节目在日本的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黑鲨》的宣传进行中,连谢知博都上了个访谈节目,陆宁和陆远年轻,像这种户外的,还需要玩游戏动脑子的节目,剧组毫不客气地扔给了他们。

而节目快要开始前半小时,钟瑜白才匆匆将一叠纸扔给他们,“先好好看看!这个节目分为问答和游戏惩罚环节,问答题目大概就是这些范围内,只能临时补了!”

陆宁看着手上这叠足有两三厘米厚的A4纸,张言胜还在给他们打理衣服头发,压根儿不准他动,“……现在补?”

他在开玩笑嘛?

看着钟瑜白面无表情的脸,陆宁深深觉得这是他对他们昨晚救了程苍术的报复。

……他妈要不要这么别扭啊!不想救他你带他回来干什么!直接将他扔了或者索性给他一刀不是更痛快!

陆远却接过纸,冷哼了一声,“阿宁,你负责前半,我负责后半,就这点儿也难得住我们!”

……真是霸气侧漏,但是陆宁脑袋都有点疼了,硬背?

半个小时的时间飞快流逝,幸好陆宁这辈子的脑子比上辈子好用多了,记忆力强了不止一个档次,倒也记了个七七八八,都是选择题,好歹有个大概的印象。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