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重生之魔鬼巨星 下

Chapter 61

“为什么一定要拍写真?”事实上陆宁并不大喜欢拍写真,如果是杂志也就算了,这种写真是他一直不太能理解的方式,当然,对于钟瑜白给他安排的工作,陆宁一般是很少有异议的。

如果是陆远问的,钟瑜白多半不会理他,但既然是陆宁问,他很认真地解释说:“二十岁的纪念写真只是一个噱头,我想要看看另外一种模式在国内能不能行得通。”

“什么模式?”陆远好奇地问。

钟瑜白瞥了他一眼,“国外经常会发售一些限量版的专辑、写真等等,比如一张专辑做得稍微精美些,成本大概是普通专辑的一点五倍,价格却可以提高到两三倍的样子,因为它是限量。”

陆宁若有所思,“国内这种模式很少见。”

“对,虽然限量版的东西也不算少,一些限量奢侈品在国内还是很有市场的,国内也有人发过限量版的专辑,但水花太小,我还是想看看能不能引起更大的反响。”钟瑜白说,“我准备这套写真只限量一万册。”

陆宁皱起眉,“那定价呢?”

“大概是普通写真集的五倍左右,现在我暂时预计是一千出头一点。”钟瑜白平静地说。

陆远:“……”这么黑……

“……一套写真这么贵会有人买?”陆宁怀疑。

钟瑜白笑眯眯的,“可以试试嘛。”

在正道人士们被网络“人肉搜索”弄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陆宁和陆远的演唱会终于顺利结束,这回再没有人来找麻烦了。

而赶回学校也已经进入期末的复习阶段,等到好不容易忙完考试,陆宁陆远直接飞往了著名的度假胜地马尔代夫。

国内已经是寒冬天气,马尔代夫却仍然温暖如夏,一下飞机陆宁陆远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甩掉厚重的衣服,看着碧海蓝天沙滩美景,不管是不是来工作的,都感到十分神清气爽。

所谓国人能接受的写真尺度,钟瑜白选择这个地方本来就比较适合拍摄穿得较少的照片,写真这个东西,若是太过太裸露别说是以陆宁陆远的形象而言并不适合,而且未免落了下成,性感从来不是凭着穿多穿少来评判的。

“二十”岁的青年,正该是容貌的巅峰时期,哪怕年纪再大一些或许会更有几分岁月沉淀的魅力,但仅仅以眉眼皮肤身材论,这个年纪的青春朝气和成熟时期比起来并不会逊色。

陆宁觉得,留这样一份纪念未尝不好,虽然,他不是真正的二十岁,而且他愿意的话,可以一直保持这个模样。

但陆远不是啊——陆远变化的话,自己必然也要跟着他调整的,这时候的模样状态,以后再也回不来了。

钟瑜白请来掌镜的是国内一位知名的摄影师,她一直帮某销量很广的时尚杂志拍封面照,以构图色彩明丽富有创意而闻名时尚界。

而陆宁一看到这位——好眼熟……

陆远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

“咦?”一身简单T恤牛仔裤的摄影师小姐头发全部团在脑后,露出白皙清秀的面容,算不上多漂亮,气质却相当好。

陆宁觉得她眼熟,想了一会儿却恍然!

她是那天试图勾引过叶存安的蜘蛛精!

钟瑜白看了看他们略古怪的神色,“你们认识叶碧丝?”

“不认识!”这是陆远的回答。

陆宁倒是客气地说,“有过一面之缘。”

这位叫叶碧丝的摄影师丝毫没有那天在孔家宴会时候的艳丽夺目,这身普通的衣着将她傲人的好身材完全遮掩了起来,陆宁没想到她不是模特,而是一位摄影师。

叶碧丝并不在意陆远的不客气,“切~这么小气,不就觊觎了一下你的男朋友嘛,我还没动手呢就被你发现了,放心,我做人一向有原则。”

陆远:“……”好一会儿才说:“男朋友你妹啊!他才不是我男朋友!”

陆宁清了清喉咙,“那什么,他是我们公司的执行CEO。”

叶碧丝惊奇,“那么那天他怎么表现得跟被抓奸在床一样啊?”

陆宁:“……”他抓的不是你和叶存安的奸好吗,而是他姐和叶存安……

呃,不对,这么说更奇怪了!

叶碧丝是个蜘蛛精,和杜翠影一样,都可以说是娱乐圈里的边缘人士,叶碧丝混时尚圈,有点名气,却不算最醒目,而且身为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不少人,她自己却极少出现在镜头前,这份工作也就相对比较安全,杜翠影是专职编剧,除了《旅行者》她有心参与了一下,其他时候几乎都蛰伏不出。

更不要说那些写歌的做幕后的,说起来妖怪们已经越来越少,但是奇怪的是在娱乐圈这块地方,妖魔鬼怪倒还真不算少,毕竟他们被逼得没法去做那些稳定的白天工作,只能往这些相对自由可以宅的工作里钻了。

马尔代夫很美,在临近春节的时候并不算是淡季,还是有不少游客的,国内来的游客也有不少,而这时候陆宁陆远充分发现了自己知名度的提高……

因为这些中国游客几乎都能认出他们来,只要有年轻人在的,甚至一下子能叫出他们的名字。

别说是中国游客了,亚洲包括日韩的不少年轻游客,都一副对他们并不陌生的模样。

拍写真集的过程中是全程摄像机跟随的,陆宁换好了这套写真的第一套衣服,并不是他原本以为的只穿一条游泳裤,事实上他看到给他们准备的衣服,竟然并没有单独泳裤出现。

这套衣服是一套轻薄到近乎透明的衣裤,纯白色,柔软的棉质布料,衣服没有纽扣,前面系带,裤子是相当舒适地宽松。

……可是这样的衣服一浸水,穿了和没穿有差别?

照叶碧丝的话说,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这套衣服有一张照片一出来,陆宁自己都有些皮肤发麻的感觉——

那是一张很特别的海下照片,他和陆远舒展着身体,棉质的衣服在水中轻轻伸展,随着水波荡漾,幽蓝清澈的海水从他们柔软的黑发中掠过,他们微微侧着头向对方微笑,露出漂亮的侧颜,而陆宁的右手与陆远的左手紧紧相扣。

这张照片拍得太好看了,不需要后期修片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直叫人看一眼就难以移开视线。

第二套衣服是低腰牛仔裤配白衬衫,牛仔裤的腰很低,松松挂在胯上,皮带半散,似乎再落一点裤子就要掉下来了!偏偏就是要掉不掉的模样——而且看样子,他们并没有穿内裤。衬衫并不扣扣子,海风吹来,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一览无遗。这样的他们赤着脚缓缓在沙滩上走过,四周围聚的一些粉丝们忍不住尖叫起来!

明明只是拍照而已,他们散发出的荷尔蒙叫人完全无法忍受啊!只看一眼只笑一笑都太致命,完全令人心跳加速!

第三套衣服陆宁是黑色紧身背心,陆远是白色,套上背心做好发型,他们漂亮的身体线条被勾勒无疑,下身是紧身牛仔裤,哪怕不穿鞋,四条腿仍然笔直修长,这条牛仔裤合身无比,从背后看,可以看到他们紧实的臀部线条。

第四套衣服是正装,整整齐齐的西装、领带、皮鞋,修身的西装他们穿过不止一次,这套西装不是舞台装,而是剪裁得体的普通西装,他们穿着这样的衣服在露天的海上餐厅用餐,精致的西餐、红酒和银色烛台,再加上美丽的鲜花海景。

唯有最后一套是在室内拍摄,浴室,浴缸、朦胧的雾气,浴袍、只围住下身的浴巾——所有的照片都没有任何露点,顶多是他们朦胧的身体曲线和赤裸的背部,尤其是背部线条漂亮的蝴蝶骨。

一切的一切都给人足够的遐想空间,却并不会裸露到让人感到低俗,男人和女人本就不同,就是他们只穿着一条泳裤的照片出现在写真里,照样是可以在国内过审的,但他们并没有。

全部拍完的时候,陆宁还没有看到成片,却觉得这套照片一定会很不错,因为叶碧丝的水准很高,她拍出来的一些照片完全没有后期,就已经很出色。

比如第二套衣服时候那张他和陆远并肩站在海边的照片,海水冲上来浸湿了他们的牛仔裤裤脚,他们站得很轻松,在叶碧丝抓到的镜头里,他们连眼角眉梢都透出几分风流韵致来,相当有意思的是他伸出手去,陆远将一个小寄居蟹放到他的掌心。

那是一个近景,黄昏宁静,他们脸上的笑容温暖明丽。

再比如第四套衣服所有照片都极有质感,第五套衣服更是将暧昧性感展现得恰到好处。

而这时候陆宁还没意识到这套写真出来会引起怎样的后果,这时候的他和陆远已经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他们会亲吻、做爱、做一切恋人会做的事,而在美丽的马尔代夫,陆远压根儿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所以,在陆宁根本没察觉的时候,他和陆远的眼神、表情、肢体语言,都有和普通的朋友兄弟并不相同的地方——

这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从他们对视的眼睛,相扣的手掌,一起笑的神态,说话的模样,隐隐约约地透露出来。

因为,他们相爱。

不管这份爱是深是浅是浓是厚,总归是相爱的。

叶碧丝的镜头忠实地记录了这一点,两个当事人却恍若未觉。

春节前后,他们结束了拍摄工作,又在马尔代夫休息了两天,就直接飞往了美国洛杉矶。

奥斯卡金像奖这一全球电影盛事即将开幕。

《旅行者》和《香港纪事》入围奥斯卡事件国内媒体大肆报道,因为斩获了戛纳的金棕榈,比起还没上映的《香港纪事》,他们对《旅行者》这部片子在奥斯卡取得好成绩寄予厚望,而《旅行者》在奥斯卡一共获得了三项提名,最佳编剧、最佳摄影和最佳外语片,《香港纪事》也入围了最佳外语片的角逐,同一届奥斯卡入围了两部国内影片本来就是十分少见的。

在获得最佳外语片提名的几部电影中,无疑《旅行者》是最有竞争力的一部,而它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奖项更为它增加了筹码,所以国内媒体对本届奥斯卡也就格外关注。

比起阳光明媚气候宜人景色美丽的马尔代夫,二月的洛杉矶还是相当寒冷的。

当天出现在奥斯卡红毯上的这对亚洲兄弟一左一右,伴着身着明黄色礼服的时翠珍,论养眼程度那是相当之高,时翠珍是中国传统美女的模样,明黄色很衬她的肤色,让她在端庄秀丽之余更增几分明艳,而陆宁陆远稳重的黑色正装,只是样式稍有差别,脚上的系带短靴倒是添了两分亮点,与时翠珍站在一起,并没有完全沦为衬托红花的绿叶,而是自有他们夺人眼球之处。

对于国内明星而言,能登上奥斯卡金像奖的红毯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荣耀了,不管获奖与否,能站在这里就足以傲视国内大部分电影演员。

这一次《旅行者》剧组并没有全员到齐,走红毯的除了时翠珍、陆宁、陆远之外,另外只来了三个人,当然,国内媒体期盼的神秘红衣小女孩还是没有出现,她的身份估计永远成为《旅行者》的一个谜了。

《香港纪事》剧组相比较《旅行者》而言,更加星光熠熠,很久以前张骏岳自己就是奥斯卡红毯上的常客,这回携着整个剧组而来,在美国这块土地上引起的关注比《旅行者》更多。

“获得最佳外语片的是——”陆宁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要说没有期盼,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地颁给了一部奥地利影片。

坐在他身旁的邓一庆显然也很失望,很快却又豁达地说:“我们能坐在这里首先就已经很成功啦。”

陆宁也笑,“说的是。”

但幸运的是,这部电影并不是在奥斯卡上颗粒无收,靠着邓一庆细腻的拍摄手法和西藏独特的美景,《旅行者》将最佳摄影收入囊中。

可惜的是,《香港纪事》并没有获得任何奖项。

但入围奥斯卡仍然为《香港纪事》镀了一层金,带着些许遗憾,陆宁陆远结束了他们的第一次奥斯卡之行,寒假时间本来就短暂,在他们在奥斯卡颁奖礼的时候,《香港纪事》在国内的春节热门档期上映!

这部投资不算小的动作片相当有港式特色,带着张骏岳鲜明的个人特色,而作为首次主演动作片的陆宁陆远而言,打得够不够精彩也是许多人期待的地方。

陆宁陆远身上的话题度在2007年一直到现在从未退下去,一件事接着一件事,从《旅行者》拿奖,到接拍《香港纪事》,慈善事件、亚洲巡回的诡异受袭、奥斯卡金像奖……

而同一年主演的两部影片同时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的提名,本身就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

于是,这一点也体现在了《香港纪事》的票房上了,不管人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两个开始在张骏岳的助理看来不过是“新人”的小子,带来了令人惊讶的票房号召力。

国内的娱乐讯在当天的新闻头条里给了陆宁陆远八个字:

“天王之势,初露峥嵘。”

这条新闻里这样写着:“国内是否过有这样的明星,三四年的时间,能开得起亚洲巡回演唱会,拥有十万以上的演唱会票房,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就在亚洲卷起旋风,而电影方面,走过柏林电影节,走上戛纳电影节,还登上了奥斯卡的红毯,他们似乎从未失败。”

“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令人奋进的力量,他们没有傲人的背景,有的只是凭着一双手两条腿,一步步踏实向前。这样冷静,有别于他们年龄的成熟、稳重、清醒。他们努力学习,刻苦勤奋,他们做慈善,却从来没有想过用此扬名。不管是生活还是事业,他们似乎永远不会有失误,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娱乐圈里,他们从未有一刻迷失自己。”

“他们的名字如今何人不知?他们才刚刚二十一岁,他叫陆宁,他叫陆远,他们是一对兄弟,他们齐头并进,并驾齐驱,从来不肯落后一步。”

“如此少年,可封中国新生代的标杆偶像——”

“而属于他们的天王之势,已初露峥嵘。”

Chapter 62

大二下学期开学的时候,正是新年后,大部分的大学生新年回家休息了一个月,刚回来都有点儿惫懒,陆宁陆远在这个月却忙得很,半点儿不得闲,而且估计到大三之后,学业会变得更重,所以他们只能放更多的精力到学习上来。

和大一刚进学校的时候不同,现在他们的知名度要高得多了,新来的讲师都把他们当稀有生物看。

但他们却只是一门心思学习,就是初时对他们充满了羡慕嫉妒恨情绪的都不得不佩服他们沉得住气。

刚开始的时候,不少媒体宣传把他们树立为国内正面向上的新兴偶像,还有人暗自讥笑,就等着看他们这样好学生的面具能戴多久,现在看来,却并不是戴面具,没谁能为了一个形象舍得下这样的本钱放弃大量有前途的工作,这个圈子里愿意和钱过不去的倒还真不多。

有人说他们傻,不趁着当红的时候赶紧上位,就算念书念到了博士又怎样,出来能挣多少钱?说不定辛苦十年都不够接一部戏的片酬呢!

没错,现在陆宁陆远的片酬已经涨得很高,成功跻身内地一线男星的行列,这是连续几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带来的,而这片酬一旦涨上去,就大抵不会那么容易降下来了。

在多少人嫉妒他们片酬高的时候,他们偏偏却推了那么多部电影,这怎么能不让人想撬开他们的脑袋看看他们究竟在想什么!

可就是这种坚持,反倒赢得了很多并不是娱乐圈的人的尊重,包括很多民众,他们觉得这两个青年哪怕是明星了,却还坚持念书,是个好榜样,比那些个乌糟的整天只知道搞男女关系弄什么绯闻的明星要好得多了,家里的孩子喜欢这种明星,总比那些只有一张脸的要让人放心。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