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逃离无限密室 (下)

☆、第144章 时间回廊(三)

  罗简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站在一处热闹的、像是集市一样的地方,他撑着伞就站在那儿,周围人来人往,无数个戴着面具的人从他身边穿行而过,他们或许看见了罗

简,却把他当成不存在,但是身体却在潜意识里的绕过了罗简。
  罗简抬起自己的红伞伞翼,抬起眼睑往周边望过去,他发现这里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远处是色彩妙曼,粉紫色和深蓝色交错的天空,一望无际的天空下是氤氲的白云,虚无

飘渺又变化多端。
  是的,这里是一片云海,而罗简就站在这片云海之中的一个奇怪的平台上。
  脚下的平台是一个金属结构银色的地板,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圆形的平台,这个平台就如同云海中的木筏一样飘荡在云海之中,随着云烟的起伏而缓慢向前移动着。
  因为这个平台非常巨大,平台上也有很多人,他们奇装异服,或是戴着面具,或是布巾蒙面,或是浓妆艳抹,或是丑陋不堪。但这些人手里都持有各式各样的武器,这也让罗

简能够轻而易举猜透这些人的身份——他们都是玩家。
  仅此,罗简也能够猜测出这个奇怪的平台究竟是什么地方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资深玩家的交易市场,由密室搭建的,唯一能够让玩家们之间相互面对面进行交流的平台。
  因为是交易市场,所以巨大平台的中心附近有很多摆着摊位的,公然把一些奇形怪状的道具拿来卖,摊位前一拨一拨的人漫步过去,偶尔碰上感兴趣的,便与店家讨价还价一

番。
  圆形平台的中间有个巨大的石板,有不少玩家都围着这块板子观看,上面应该写了一些关于密室的讯息,比如密室中的队伍排名,最强的玩家排名,和各种不同密室的相关攻

略和讯息。
  “都是玩家的话……”罗简自言自语,他觉得挺幸运的,自己居然无意中跨越时空竟然也能跑到这个地方来,得把坐标记下来才是。
  不过,如果是这里的话,或许可以得到更多情报。
  罗简撑着伞朝着平台中间那巨大的石板走过去,他一边走一边注意着周围的人,但所见之处都是生疏的面孔,不免令罗简有些失望。
  当他走到了那巨大的石板面前,并且阅读了石板上最下面一处的基本事项之后,他忽然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石板上最下方写着关于这个‘玩家交易市场’的基本讯息,上面写着:这个巨大平台被称呼为‘一叶孤舟’,是玩家们的交流与交易市场,玩家们在此处交换道具和情报,组

队以及解散队伍。
  为保证平台的公平性和安全性,在这里无法使用任何武器和技能,除了随身密室的开启和关闭。以及,登陆于此的玩家们会自动被套上‘不可被破坏-攻击无效化’的BUFF,一

切攻击和斗殴行为都没有实际效果。
  此外,被登记于平台上的讯息都将在平台中间的石板公示牌上显示出来,密室可保证公示牌上的讯息绝对公正正确,玩家可自主撰写讯息登记于公示牌上,无论是招募、召集

、悬赏,甚至向其他玩家提交决斗书,都可以通过公示牌显示出来,密室会核实其信息准确性并且给予公示。
  “真有趣,无法使用任何武器的话……”罗简看着公示牌上的讯息,他本能的转了转自己的红色伞柄,然后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玩家。
  这个玩家跟罗简一样也在抬起头看公示牌,穿着一身奇怪的类似刺客的服装,像是游戏里刺客信条那种,脸上还蒙着黑色面巾,他的武器是别在他后腰上的两把短刀。玩家似

乎并没有注意到罗简,罗简想了一下,他伸手拽了拽这个玩家的衣角。
  玩家顿了一下,明显是感觉有人在扯他的衣服,他低头往罗简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啥也没看见,疑惑的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干自己的事情,没有人鸟他。
  这玩家以为是错觉,半响又继续抬起头看着公告牌了。
  罗简觉得挺有趣的,他又伸手拽了拽这玩家的衣服角,稍稍用了点力气。玩家这次感觉得特别明显,低头咕哝着“谁啊?”,又继续四处张望。
  罗简一直盯着这个玩家看,他注意这个人的眼睛,这玩家有一双典型的亚洲人的黑色瞳孔,身材也很魁梧,穿着那身类似刺客信条装逼一样的服饰,倒是意外的还挺帅的。
  这个玩家其实看见了罗简,但是在看见的那瞬间就已经被催眠而遗忘了他,罗简从他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这一点,罗简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并没有消失,他的武器还可以使

用,在这个明明应该限制了所有人能力的平台里。
  “因为我是用非正常手段进来的吗?”罗简自言自语,“还是因为我这具身体的特殊身份?”
  因为用非正常手段进入了‘一叶孤舟’平台,所以密室来不及给他套上那个特殊效果的BUFF,而且以密室的权限,它无法干涉罗简的行为。
  罗简的这幅新躯壳……从被最初被创造起开始,就被鹰和其团队设定了一个‘最高权限’,类似于游戏GM的身份,也就是所谓的,游戏管理者。
  GM是密室中最大的BUG,是连密室都没有权限干涉的存在,是一个特殊程序,也是鹰留下的最终王牌。鹰当初利用轮回系统核心来设计这个游戏的时候,因为抱着只是设计一个

全息模拟游戏的想法,自然也是有设计GM的,直到后来,鹰意识到密室已经彻底脱离了自己的掌握,他的团队才在最后一刻几乎拼上了性命而为GM临时重新设定了程序,而为此,

除了鹰以外,他的所有同伴都为这个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但是鹰不能自己接管这个王牌,所以他只好在修罗场里经历百年的等待,等待那个可以令他反败为胜的人。
  或许现在的罗简就是那个人。
  “虽然很有趣,不过我应该不能做出过激举动,被密室发现的话,会把我强行剔除的。”虽然这个游戏管理者的身份有点吊炸天,不过过分干涉玩家的行动和破坏密室中的道

具场景的话,密室仍然有权利处分罗简。
  而罗简现在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他得假装自己真的是个不存在的人,像是真空那样在每个玩家身边穿梭着,预谋着。
  罗简没有继续**那个倒霉的玩家,那玩家一头雾水的左看看又看看,但很快就不在意了,走到别的地方去了,只剩下罗简还站在原地,抬着小脑袋看平台上的排名。
  那石板上有写队伍的排名,第一名罗简眼看着有点熟悉,鬼影队。
  貌似段离说过这个,他以前就在刑炎的队伍里呆过,似乎是接替了一个队伍里一个死去的队员才会加入的,而且段离仿佛是并不喜欢这个队伍的,即使他一直喊刑炎喊队长。
  那么我想找切入点,就必须从这个队伍里出发了。
  罗简想着,又去看石板上的其他讯息,他看见这石板上还有一个最强玩家的排名,上面也有写刑炎的名字,不过有趣的是,他并不是第一,第一名是个单名叫做‘虹’的人。
  或许这个时间段,刑炎还不是当初的最强王者,即使队伍排在最前,那也只是意味着他队伍的整体实力比其他队伍要更强一些罢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时间线还是处于比较早一些的时期吗?”
  罗简并没有从这些排名上看到有关他堂哥罗峰的讯息,不过想想也是,罗峰是跟密室签订终生契约的人,他的实力如何都不具有再逃离密室的可能性,所以成为‘幽灵’的玩

家会被剥夺一些权利。
  但在罗简的印象中,他堂哥在密室里呆的时间比刑炎要稍稍少一些,只可惜之前堂哥并未透露过他过往更多,不然此刻会收集到很多线索的。
  罗简也不急,他默默围着整个平台转了一圈,确认了‘一叶孤舟’的坐标之后,开始从周围那些玩家的谈话中打探消息,他试图注意一些有关鬼影队的谈论,恰好石板公示牌

旁边就有一群人围着在谈论这个。
  “这个队伍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黑马,一声不吭就挂到最前了。”
  “可不是,连我的队伍都要被挤下排行榜了。”
  “……”
  这些人说到这里的时候,罗简意识到现在的时间线可能还处于鬼影队刚刚出现的那会儿,现在队伍里的成员说不定还不齐全,但刑炎是铁定在的,他就是这个队伍的创始人。
  要怎么样才能接触到鬼影队呢?
  罗简思考着这个问题,这令他感到了棘手,密室里每个队伍都在经历循环,想轻易碰上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呆在这个‘一叶孤舟’的平台里等,等鬼影队出

现,他们既然已经是最强的队伍,那么总该会有情报交流交易的时刻。
  但这个时候就有一个问题存在了。
  罗简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呆上三天以上的时间,绝对不能,他的讯息会在这个奇怪的空间里逗留太久,而这些讯息很容易被密室意志捕捉到,密室会察觉他的存在,并且在罗简

还不能稳固自己的能力的时候,对罗简做出一些糟糕的限制和压迫。
  “在被密室发现之前,我必须掌握它的命脉,并且稳固我GM的权限,这样即使后来被密室察觉到了,我才有力量抵抗。”
  在这个方面,接触鬼影队还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虽然是出自罗简内心私自的*,他非常非常想要见见刑炎,哪怕这个刑炎,不是他认识的那一个。
  罗简爱上的那个刑炎,是个追猎者,他的灵魂诞生于黑暗之中,或许是密室各种杰作当中的意外产品,罗简相信这个刑炎估计也有一定可以抵抗密室意志的能力,这也是追猎

者当初有能力可以在一瞬间破解‘无解的惩罚密室’,并将罗简送出去的最佳解释。
  “罢了,既然接触鬼影队不是最优先的,我还是去寻找其他突破口吧。”罗简判断着自己的形式,但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物。
  一个非常有趣,而且还是罗简认识的人。
  那人还是少年样,可是他脸上画着的妆容已经让罗简一眼就看到了他。这少年似乎还是第一次来到‘一叶孤舟’交易场,很是新奇的四处张望,他脸上化着比较扭曲的小丑妆

,像是米国某个英雄电影里的反派那样,穿的有些破烂,一眼望过去,他似乎是真的如同舞台上很可笑的小丑那般。
  但罗简认识他,这是在这个错乱的时空里罗简第一次碰到可以称呼为‘熟知’的家伙,他只是没想到这家伙似乎也在密室里呆了有蛮久,竟然在这个时间线里出现在了罗简的

面前。
  既然出现了,就没有不去接触的道理,罗简挥了挥红伞,把自己的伞收起来,他踏着轻柔的脚步,尽量使自己融入人群,然后不知不觉走到了小丑的面前。
  小丑现在还只是个少年,即使他已经画着这样可笑的妆容,可是在大多数人眼里,他还只是个新人。
  “你好。”因为已经收了伞,罗简会自然而然出现在众人眼中,自然地仿佛他一直在那儿。但当他撑起伞的时候,他又会自然而然消失在那儿。
  小丑低头看看眼前这个向他搭话的小男孩,这是一个最多看起来就十一二岁的小孩子,长得……挺可爱的,不过气质显得有些阴森,苍白的脸颊,灰扑扑又简单的短袖和裤子

,还有赤着的脚,令这孩子看起来像个鬼一样。
  小孩拿着一把比他人还大的红伞伞,估计也是个玩家。
  小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半蹲□体,这样他的视线才会与这个孩子持平。他温和的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微笑道:“你好。”
  他脸上妆容随着他的笑容而扭曲起来,虽然看着很渗人,但是奇异的,罗简感觉到了这个少年的善意。
  罗简有点惊讶,这个少年跟他之后见过的男人完全不同,但是声线是很熟悉的,哪怕仅仅通过声音,罗简也能察觉到,这个少年确确实实就是之后的小丑。

  ☆、第145章 时间回廊(四)

  “你是新人吗?”罗简软声软气地说话,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萌软的小孩子那样,而且还故意板起脸装大人。当然他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即使这里是残酷的密室空间,也非

常容易让人放下心防。
  小丑被他这幅样子逗笑了,本来就一直搭在这孩子脑袋上的手又忍不住揉了揉,他笑道:“是啊,我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你也是第一次来吗?”
  罗简眨了眨眼睛,似有似无的笑:“对,我确实是第一次来。”
  “你是想找队员吗?”
  小丑觉得这么小的孩子在这个密室里估计是很害怕的,其他玩家基本上都是成年人,个个人高马大奇装异服,他跟自己搭话或许是想找个差不多的新人一起组队,因为现在的

小丑才十六岁,虽然脸上画着奇怪的装扮,但还是可以大致看出年龄的。
  罗简似乎看出了小丑的想法,他也不拆穿,顺着小丑的话说道:“是啊,我听说到这里可以自由组队。”
  小丑狡猾的笑起来:“可是随便跟别人组队可是很冒险的事情,我还暂时不想要队友呢。”
  罗简左看右看,周围很多玩家都在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他们。罗简思考了一会儿,把自己的伞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盯着小丑的眼睛看,还仅仅只是少年的小丑

,五官拥有青涩的稚嫩,没有完全长开,但他的眼型很好,他脸上若没有这些糟糕的奇怪的白粉妆,他日后必定是个大帅哥才是。
  罗简又一次压低了声线,有时候即使他不动用自己的武器催眠他也依然可以催眠别人,他发现这是一种很有趣的暗示手法,通过声线的起伏,微妙的动作,与人对视时眼底里

传递的讯息,都可以巧妙的对其他人进行一种暗示。
  这种暗示会被罗简一步步加深,到达极限的时候,不管是什么人,都会被罗简控制住。然后罗简就可以轻易的驱使对方的行动,用话语来控制他人的行为,这对他来说已经变

成了一件非常轻松而简单的事情了。
  所以罗简盯着小丑的眼睛,声音压低,用那种感觉很像是温柔的语气轻声说道:“我们不能做队友吗?”
  小丑望着这孩子迟疑了一秒,他的瞳孔放大,这是中招的象征,然后他如同罗简预期的那样回答他:“当然可以,我们可以是队友。”
  “你叫什么名字?”罗简问他。
  小丑微笑:“我的名字叫虹,单名,彩虹的虹。”
  罗简呆住了,因为他忽然意识到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他觉得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耳熟,他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罗简很快就想起了刚才看过的石板公告牌,那个个人实力排行榜

第一的家伙,似乎名字也叫做‘虹’。
  是巧合吗?或者只是同名同姓。
  罗简歪了歪脑袋,又询问:“你真的是新人吗?”
  “是啊,我刚刚才经历了第五次密室,然后有人告诉我可以来这个交易场看看,所以我来了。”小丑一边说着,一边忽然伸出手来了,这个动作令罗简有些震惊,这不是他预

期的,被催眠的家伙不可能做出他预料之外的事情来!
  但是小丑做了,他把手伸过来,他摸到了罗简的脸颊,用力掐了掐,说道:“别催眠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