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逃离无限密室 (中)

 ☆、76逃离埋骨之地七

  所过之处总有种光怪6离的感觉。
  即使纯白色的蛛丝完全遮蔽了视野,呼吸变得举步艰难,浑身被禁锢而且没有丝毫缝隙,可丰羽岚仍然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什么,意识不清的情况下,他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

梦,一个并不漫长却非常令人窒息的梦。
  他梦见了死亡。
  他梦见自己濒死,匍匐在地上,身后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飞快的逼近,他不想死,想继续爬起来走、奔跑、逃亡……但是他的双腿却血肉模糊一片,让他意识到自己再也

无法继续逃跑了。
  于是阿岚绝望的抬起头,眼前似乎有一个人,阿岚不知道那是谁,他朝人影伸出手去,那个人也非常配合的伸手过来扶他。
  明明梦里的人看起来都那么模糊不清,但是阿岚知道对方会帮助自己的,这是一个神奇却坚信不疑的直觉。
  所以当对方伸出手的时候,阿岚自然而然的把手伸过去。
  但是……在双方的手即将相互碰触在一起的时候,对方却收回了希望。他把自己的手收回去了,就这么突兀的打断了阿岚内心当中所有的祈求和奢望,这令他吃惊不已……但

却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模糊的人影站直了身体,转过身去背对着丰羽岚,阿岚恍惚间似乎看见很远的地方有一道光芒,人影抛弃了阿岚朝着那道光芒走过去,越走越远,阿岚始终抬着自己的手臂,

他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想挽留什么……
  此刻,他不害怕背叛,甚至不害怕死亡。但却觉得遗憾,但究竟遗憾什么呢?阿岚不明白。
  然后阿岚放弃了,他低下头继续匍匐于地面,身后的黑暗越来越逼近,内心却从所谓有的平静。
  紧接着,梦就醒过来了,阿岚是被人喊醒的,影子在他的耳边疯狂的叫嚷着他的名字,甚至使劲地掐他的脸,逼迫他不得不醒过来。
  “你丫怎么还不醒!”影子的语气里透着一股气急败坏。
  阿岚则晃了晃身体,回答道:“我醒了。”
  “醒的太迟了!你居然足足睡了一个半小时!”影子的语气更加气急败坏了。
  影子的一句话顿时让阿岚浑身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不可思议说道:“我睡了一个半小时?!”
  “从我拖着你跟踪那群蜘蛛开始你一直在睡觉!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差点以为你就要死了!”
  “那么……”丰羽岚有点慌:“我们现在还剩下多久的时间?”
  “半个小时,三十分钟!”
  “我们现在在哪里?”
  影子也十分着急:“我不知道!我一直拎着你跟着蜘蛛群,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发现了,那只大蜘蛛拎着你也走了一段路,然后又把你挂在另外一棵树上了,而且还多缠了几

根蛛丝!我没办法把你扯下来!”
  不能急,时间再紧迫也不能急!丰羽岚听着影子说话,深吸一口气缓平自己起伏的心跳,说道:“我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你能看见周围有什么东西吗?”
  “还有能有什么……?一望无际的黑色森林,以及几颗跟你一样挂在树上的巨大蛛茧。”影子的心情似乎糟透了,“我们得想办法把蜘蛛丝弄开。”
  丰羽岚做不出摇头的动作,只能叹息一声:“我们弄不开这蜘蛛丝,在这个地狱边境里,密室杜绝了我们使用任何力量。”
  “那能够怎么办?坐以待毙?”
  阿岚却惨淡的笑了下:“是的,我们就要坐以待毙。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什么都别干。”
  “可……这是为什么?”影子表示不理解。
  丰羽岚却没有立即回答他,他沉寂了很久,突然说道:“我刚才想到的……地狱边境里没有活着的生物,这里是灵魂的世界,对吗?”
  影子仿佛也猜测到了阿岚的想法,语气充满了迟疑,回答道:“你想说的是……”
  “影子,你是灵魂吗?”
  影子皱着眉头思考:“这个……算是吧?不过我不算完整的灵魂,所以处于虚无的状态,一般来说,在这个地方,除了你,其他人都看不见也碰不到我。”
  丰羽岚说:“是啊,因为都是灵魂,我们都没有**,我们的力量和**都被剥离了,没有武器什么也没有,因此在这个‘地狱边境’的密室里,我们所有人,都是虚弱不堪并且

渺茫的灵魂,我们在这里遇见任何事物都无法抵抗,哪怕被一只恶心的大蜘蛛缠成了一颗莫名其妙的大茧,我们也无法单靠自己逃出生天。”
  “但这又代表什么呢?”影子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阿岚要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说这些事情?
  “段离告诉过我,密室不会给玩家绝对的死路。”
  这句话让影子顿悟了,“你的意思是,在被剥夺了一切能力的——这个密室里,我们单靠自己根本无法走出这片森林,所以我们必须依靠什么,对吗?”
  “我们能够依靠什么呢?”丰羽岚慢吞吞的说,他说话也觉得费劲了,这大茧里虽然可以呼吸,但是感觉特别艰难,这让阿岚只能一字一顿,慢得不能再慢的语速说道:“那

只蜘蛛把灵魂缠成一只只茧,然后挂在了树上,我也不太清楚这么做的目的,但如果蜘蛛真的是引路人的话,它一定会把我们带到‘门’的面前去,因此,我们只需要等待就可以

了。”
  可是影子却仍然觉得不妥,他反驳阿岚的观点:“但这也有时间问题,我们不知道那只蜘蛛什么时候来,万一到了限制时间它仍然不过来怎么办?即便密室不会给玩家绝对的

死路,但那也不是百分百的生路啊!”
  “尽人事,听天命。”丰羽岚却只回了这么一句,他似乎不想再多说了,不管影子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再回话,仿佛又一次睡着了一样。
  影子在他的身边飘荡过来飘荡过去,过了一会儿,乌鸦又叫了一次,代表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影子徒然感觉到不知所措,他意识到,这其实也是阿岚内心的感觉,传递过来

了而已。
  但就在这一刻,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伴随着细碎的声响,巨大的蜘蛛再一次出现了,这一回它指挥自己摩下一大圈的小蜘蛛,把挂在树上的几颗茧一个个拆了下来,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阿岚。阿岚在蜘蛛茧里面

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只能感觉包着自己的大茧晃晃悠悠然后从树上掉了下来,砸的一下震得阿岚头晕眼花,然后他感觉自己被很多很多密密麻麻的小蜘蛛爬了下来,就像蚂蚁们一

样把他抬了起来,紧接着开始飞快的前进。
  前进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丰羽岚内心了算了算数字,发觉自己只剩下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了,不着急其实是骗人的,他急得不得了,忍不住在茧里挣扎了一□体,但是很快,

阿岚就感觉自己被放下来了,安置在地上,密密麻麻的蜘蛛们又爬了上来,丰羽岚听见细小的撕咬的声音,他发现这些小蜘蛛们正在啃包裹着丰羽岚的茧壳。
  它们啃得特别快,啃了一阵子又纷纷的从茧上爬下来了,阿岚听见了它们散去的声音,他迟疑了一会儿,忍不住再一次挣扎了一下,这一回,阿岚发现原本被裹得紧紧地的蛛

丝,很快就在他的挣扎下散开了。
  脱去了蛛丝的束缚,呈现在丰羽岚面前的,是令他难以言喻无法想象的宏伟景观。
  那是两面巨大的门!
  一左一右,一模一样,几乎分不清其中任何区别,高约有二十多米,宽五六米,两扇巨门几乎冲破了周围的树木仿佛直达天际。
  奇妙的事情是,丰羽岚根本看不出这两扇门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它们黑漆漆的但却又不像是石头的材料,门上没有任何花纹,一片光滑的平面,就这么凭空的立在了地面上,

竖立成无法言喻的伟大景观。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影子一直没有现形,隐藏在了阿岚看不见的地方,但却能够用细微的声音对阿岚说话,阿岚抬起头,发现两扇巨门前有一块比较宽阔的空地,空地上

似乎站着一个人影。
  阿岚爬起来,拍拍身上细碎的蜘蛛丝,一步一步朝着那个模糊的人影走过去,走近了,阿岚就看见这个人一身的黑衣,黑色的巨大斗篷,斗篷上的帽子完全遮住了他的脸,他

似乎没有脚,整个人是漂浮着的,离地面大约十多厘米,手里拿着一把两米长的镰刀。
  这很明显了,是某些电影小说里塑造的‘死神’的形象。
  “我的孩子,你面临选择。”
  当阿岚走到了那个‘死神’的面前之后,死神突兀的开口了,声音听不出男女,枯燥又乏味,刺耳地让阿岚浑身一颤。
  “我的身后有两扇门。”死神说:“一扇通往人间,一扇走向地狱,而你只能在这其中做出一个选择,如果你错误的选择了,那么你永远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阿岚再次忍不住抬起头望了望两扇巨门,这两扇门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阿岚分不清它们的区别,不禁问道:“那我要怎么才能知道,这其中哪扇门通往人间,哪扇门前往地

狱?”
  “很简单。”死神似乎在笑,他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斗篷下面其实就是一具骷髅,他挥动了一下自己的镰刀,说道:“你只需要回答我三个问题,你的答案,就决定你

的道路。”
  阿岚咬了咬下嘴唇,他的时间不多了,根本没有什么能够考虑的机会,他不知道哪扇门能够带领他走向出路,只有站在他面前这个似乎是‘死神’的家伙,能够告诉他答案。
  “好吧,我选择回答你的问题。”
  死神一挥镰刀,仿佛思考了一下,提问道:“问题一,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最恐惧的?阿岚大脑一片空白,对方突然甩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他一时间根本想不到任何答案,因为他害怕的东西非常多,他害怕亲人朋友的死去,害怕背叛,害怕死亡,害

怕密室……很多很多,几乎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阿岚无法回答,因此他沉默了很久,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出乎意料的是,死神又开口了:“问题二,你会去杀人吗?”
  杀……人?阿岚更加无法回答,他没有杀过人,但他无法肯定自己以后会不会这么做,密室里不能确定的因素太多了,他无法永远让自己保持正义,但他也不想轻易打破这种

原则,会或者不会,都是阿岚不能确定的东西。
  第二个问题仍然是沉默以对,死神却根本没有多问,直接问了第三个问题:“你想活下去吗?”
  这一次,阿岚想都不想,回答道:“想。”
  求生的意志,那是所有活着的生物都具备的。
  死神再次一挥镰刀,他背后两扇面,其中左边那一扇被打开了,巨大的门发出巨大的声响,却只堪堪打开了一条可供一人进入的缝隙,死神用自己的镰刀指向了打开的大门,

说道:“你的答案,既是你的选择。”
  阿岚脸色惨白,到底什么什么样的选择,他根本弄不明白,死神的问题只有一个他回答了,但他却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死神的话语仿佛有种魔力,阿岚一步一个脚印,慢吞吞的走向了那扇大门,影子从刚才起就销声匿迹,没有再给予阿岚任何提议,尽管他知道他一直在自己身边。
  此刻能做的,就是前进。

  ☆、77逃离埋骨之地八

  血腥味……
  罗简猛地睁开眼睛,满心的惶恐不安,他连滚带爬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单漆跪地,右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短刀,警惕的观察周围的环境。
  他以为自己还在那个狭窄封闭的通道里,他以为自己没有成功干掉敌人,他甚至梦见自己已经死去,然而这一切不管真实与否,都能够给他带去巨大的冲击。
  然而罗简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处于那条狭窄的通道里,他现在在一个相对宽敞的小墓室里,其实说宽敞也不是特别宽敞,这间小墓室里只摆着一个棺材,棺材以外空余

的空间也只够两个人并肩走的距离,而罗简醒过来的时候,就躺在棺材的旁边。
  罗简跪在原地没有动,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坏境,确定了自己没有危险,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最初的紧张过后,他很快就感觉到脖子上一直隐隐作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

脖子,却摸到了脖子上的绷带。
  绷带?
  罗简迟钝了老半天,突然想起来了,他和那个敌人——小丑,和他在那条狭窄的通道里的时候,罗简、当时几乎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动用了所有自己能够动用的力量,想要

至敌人于死地!当罗简挥刀想直接割小丑的颈动脉时,敌人也和他一样采取了同样的方法!
  在当时的罗简看来,高空**加大量失血,就算敌人再有通天的本事死不了,也绝对可以弄残他!这样,至少也可以达到牵制的作用,给自己的队伍减少一些威胁。
  不到这种地步,罗简并不想轻易死去,而他当时连同归于尽的法子都使出来了,可想而知,他已经被逼到了什么样的境地,逼得他不得不搭上自己的性命。
  可这么突然醒过来,罗简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死,他出现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墓室里,墓室里只有一台棺材跟他作伴,甚至于他脖子上还被人缠上了绷带,显然……有什么人救

了他。
  谁救了我?
  罗简忍不住翻翻自己的衣服,他还是穿着那套破破烂烂还被裁剪过的古装,身上的东西没有多也没有少,追猎者拿走了罗简本该拥有的所有装备,连衣服都被扒走了,(其实

说实在的,他的武器也被换走了。)虽然罗简一直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罗简现在身上拥有的,只有两样东西,都是从主墓室的棺材里得到,一件一直插在腰间的那卷卷轴,还有挂在脖子上的半块玉佩。
  可以说,罗简的情况特别糟糕,简直糟糕透顶了,他孤身一人,除了武器,他没有任何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道具,甚至慌乱之中,他还迷路了。这庞大的墓穴里没有任何可以

为他指明道路的——等等?
  罗简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腰间翻出了那卷卷轴。
  密室的纸条留言里,提示有这么一条:墓主人的水墨画像。
  “水墨画像。”罗简喃喃自语着,把卷轴翻开一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卷轴看起来真的不怎么特别,就是一个男人的画像,穿着古装戴着帽子,在椅子上正襟危坐,脸上

也没多少表情。
  罗简盯着画像看了半天,这画像就一幅画,也没有题字之类的,简单的一副画像。罗简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愣是不能从画里面瞧出什么来,而且这画卷特别老,纸张泛黄的,

水墨线条有些地方都模糊不清了。
  罗简琢磨了半天,叹了一口气,但是随后他顿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始研究画卷的轴心,也就是画轴的轴头,古人貌似也很喜欢把东西藏在这里面,紧接着果不其然罗简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