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逃离无限密室 (上)


【文案】:
 
有一天罗简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门和窗户都被封死的密室,
墙壁上用大头钉钉住的纸条上一字一句写着:“一小时内从密室里逃脱,不然你将会被抹杀。”
 
耽美BL向,剧情流,强强。
此文借鉴了无限流创意,参考了密室逃脱系列等等小游戏。
节操是神马?我不知道……
 
假如人本身就是一个封闭的小空间,
想要获得自由逃出牢笼,就好像用灵魂逃离肉体那般,还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以及很长很长的时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简,刑炎 ┃ 配角:段离,丰羽岚 ┃ 其它:无限流,密室逃脱,抽风的作者想来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相爱相杀

☆、1醒来

  罗简又做了那个梦,他经常梦见的那个。梦里一直有个看不清脸面的人,一直在对他说话。罗简很努力的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对方的脸,也很努力的集中注意力想听清对方说出

的话。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只是同样的梦境做得太多了,心里始终存在那样这样的疑惑,迫切地想要得到答案,迫切的想要伸出手去,但是双手空空,你什么也没拿到。
  然后罗简就醒过来了,就像他每天早上在自己家床上睁开眼睛那样,带着点茫然无措,最开始那几秒几乎是头脑一片空白的,紧接着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这不是他自己家的床,也不是他自己家的房间。
  于是罗简利落而敏捷地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带着疑惑不解,警惕的观察周围的环境。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破旧小房间里,是那种明显的八十年代老房子,有一

扇窗户和一扇门,头顶的天花板上有一盏亮着昏暗光芒的吊灯,这个小房间内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写字桌。
  简单到单调的布置,除了床和桌子,就没有其他任何设备。只不过这个房间看起来貌似有点不协调的感觉,看来看去罗简也没察觉到究竟是哪儿不协调,于是罗简只好坐在床

上,稍微愣了一下神,然后很快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他这是在哪里?
  最后的记忆是,他如往常那样下班回家,吃完晚饭洗澡写好明天工作的备案,然后准时上床睡觉,他如同机器人一般标准的作息时间十年如一日不曾改变,但是为什么他会在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出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房间里?
  罗简想不到更多的了,他只觉得这个房间很小,小得让他觉得有点窒息了,他站起来走向房间内唯一一扇门前,一扇沉木材料做的深红色的门,这门看起来很旧,上面有个铁

制的门把手,罗简伸出手握住了门把,使劲扭动了一下,但是门把却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我被锁起来了吗?
  罗简用力的扯动了一下门把手,不管是向前推还是向后拉,甚至左右推动,这扇门都纹丝不动,像是被铁水浇灌镶入了墙壁一样。罗简再一次呆滞了一会儿,他用力敲了敲门

,他觉得外面应该有人,所以他大声喊:
  “喂?外面有人吗?!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
  什么回应都没有。房间里死一样的安静,罗简把耳朵贴在门上,试图听一听外面的声音,可是好半天了,他连空气中微风流动的气流声都听不见。
  于是罗简有点微微的惊慌起来,他觉得背上凉飕飕的,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他问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被绑架了吗?被什么人弄晕了然后关到这里?但即使真的是绑架

也总得要赎金吧?要问自己亲密人的电话号码,这样才好打过去勒索才对啊?
  可是什么也没有。没有人来,也没有声音。
  罗简深呼吸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应该镇定一点,或许外面的人还在商量要从自己身上获得多少赎金,所以一时半会儿不会来管自己,他一定是惊慌过头了,他只需要等待就可

以了。
  所以罗简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他又走到这间房间内唯一一扇窗户面前,拉开了深灰色的厚实的窗帘,果不其然,窗户已经被封死了,玻璃什么的都还完好,但是外面的开口

被用坚硬的铁皮焊死,完全看不见外面的风景,只有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铁皮。
  罗简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再次把窗帘拉上,他明白了,他现在身处一间完全的密室里。阻隔了一切和外界的联系,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动物那样,或许连关在笼子里的小

动物都不如。
  罗简退后了一步,从窗户边上离开,但是很快他又转过身来,他发现这个房间里一个很显眼的地方,就是靠窗户边那一面墙壁上,和他视平线差不多的位置,用一个大头钉钉

住的——一张纸条。
  一张右下角印有紫色花纹的纸条。
  上面密密麻麻用十分漂亮的钢笔字书写的文字,那很明显就是留给这密室里唯一存活的生物,留给罗简的纸条留言。
  罗简立即凑上前,大头针也不拔,就直接把纸条从墙壁上面扯下来了,漂亮利落的钢笔字映入他的眼帘,只见开头如此写道:
  【亲爱的被选中者,罗简先生。】
  第一行字就让罗简产生不解,什么叫做被选中者?而且对方明显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的身份,但他来不及想更多,只好继续看下去:
  【您一定对您现在的处境感到疑惑不解,但很遗憾我不能告诉您更多,现在只有最主要的一件事情需要您去做,请您在一个小时之内找到离开这间密室的方法,否则您将会被

抹杀。】
  “什么意思?什么叫将会被抹杀?”罗简看得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可是纸条上抹杀二字以及触目惊心的内容让他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看下去;
  【为了不制造新的密室杀人案,我会给您提示:】
  【第一;一个小时之内,是指你睁开眼睛醒来的那一刻起,写字桌上有个闹钟,时针标记的十二点到一点就是你能够使用的全部时间。】
  【第二;能够离开这间密室的只有那扇门,别指望窗户,除非你想死。】
  【第三;这不是个玩笑。】
  【以上。提示完毕,祝您好运!】
  纸条上的内容只有这么多,轻飘飘一张纸,但是罗简却觉得它简直犹如千斤之重,他拿着纸条走到房间里唯一一张写字桌面前,那上面确实有一个圆形的小闹钟,时针指向12

点,分针却指向8这个刻度,这代表从他刚才醒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8分钟。
  一个小时之内离开这间密室,否则将会被抹杀。
  “这分明就是个玩笑嘛!”罗简觉得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但是纸条上抹杀二字却让他有种不安的感觉,他丢下纸条走回门前,再次推了推门,照样纹丝不动,罗简心慌慌的

想,也罢,不管这纸条上说的是真是假,一个小时之内想想办法逃出这里也不错,他也确实不喜欢被关在这种封闭的小空间里,太让人窒息了。
  于是罗简低下头,再次观察了下这扇门,门把手上有钥匙孔,说明是可以用钥匙打开的,估计很可能是被人从外面反锁,如果这房间的某处藏了钥匙倒还好,如果没有,那么

罗简得想想其他办法打开这扇门了。
  罗简回到写字桌前,桌子上除了那个圆形小闹钟之外只有几本随意堆放的书籍,书皮很厚,但是很奇怪书籍都是外文的,密密麻麻的蝌蚪文像是天书一样完全看不懂,罗简随

意翻了一下,发觉没有什么价值,就随手放在一角。
  写字桌有四个抽屉,最上面那个有钥匙孔罗简抽动了一下发觉是锁住的,于是放弃了,他紧接着打开第二个,里面放着一本黑色外皮笔记本,罗简翻动了一下,发觉只有前面

几页写了字,后面都是大片的空白,觉得不会花费多少时间,于是简单的阅览了一遍。
  第一页写着;“我的左边是死者弯曲的倒影。”罗简一边看一边不自觉的念了出来,这一页只有这么一行字,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左边,只有一面白色的墙壁,但是白色油

漆都掉得差不多了,露出红色砖瓦的痕迹。
  罗简忽然觉得有点背脊发凉,于是翻开下一页,继续念道:“凶手把凶器和自己一起埋葬。”
  莫名其妙!罗简摇摇头,翻开第三页,继续自言自语的念出文字:“天呐!神一定不会原谅我的所作所为……这是什么意思?”
  罗简有点看不明白,不过第三页写了两行字,第二行写在这一页纸的最底下,那是用红笔写着的触目惊心的四个大字:
  “我杀了他!”
  罗简皱起眉头,翻第四页;一片空白,第五页;一片空白,第六页;一片空白……最后一直翻一直到最后一页,终于又看见了字,扭曲的一句问句:“你想出去吗?”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什么狗屎的东西?!”罗简简直莫名其妙,这几句简短的句子却让他心情一阵阵烦躁。于是一甩手把笔记本丢到了地上,他抽开第三个抽屉,里面是一把剪刀和一条钢

丝,还有一只圆珠笔,这挺好的,如果他是个开锁能手的小偷估计这几样就能够把门打开了,但很可惜罗简不是。
  所以罗简翻了最后一个抽屉。
  里面是一个锥子和……一把枪。
  罗简呆滞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把那枪拿出来,它放在手心里沉甸甸的颇有些重量,从结构质量来看很明显不是什么假的或者模型之类的,罗简是第一次摸到真正意义上的枪,

这让他握住枪的手微微颤抖着。罗简对这把枪稍稍研究了一下,磨蹭了半天才把子弹夹卸下来,顿了一下,他发现里面只有一发子弹。
  为什么会有枪?罗简很快想到这个问题,国内对枪械管制非常严,除非你是有警员证的警察或者有持枪证的保镖,就算有持枪证你还得弄个开枪许可,枪在这个国家是少见多

怪的东西,而现在罗简面前就有这么一把枪,黑色的,认不出型号的,真实的。

  ☆、2凶杀

  罗简对这把枪没有过多的想法,因为他不会用,他对这种武器抱有恐惧心理,于是郑重而小心的把枪放在了写字桌上,随后他拿起了抽屉里另外一个东西,那个锥子。
  锥子就是常用来修鞋,可以钻洞,一头尖尖的小玩意,罗简拿在手里看了一下,也放在了桌子上,他把从抽屉里找出来的所有东西都放在了桌子上,不过这些东西看起来似乎

都没有多大用处,或许他可以用枪直接打飞那扇门的把手,但这种做法有些危险,从来没有用过枪,并且毫无准头的罗简对此持保留意见。尤其是,这把枪里只有唯一一颗子弹,

稍有不慎,罗简都没有能够来第二次的机会。
  所以他得想想别的方法,来打开这扇门。
  或许我得看看这个被锁住的抽屉里有什么东西?罗简把注意力集中在四个抽屉中最上面的那个,之前他试过了是被锁住的,不过这个锁貌似比门要好撬多了。
  可是事实证明罗简毫无开锁的天赋,他用锥子、用钢丝、用剪刀、用一切能够用上的东西,就是折腾不开那个该死的锁!罗简气愤极了,干脆不去鼓捣那个被锁上的抽屉,直

接试图撬开门把手上的锁,可是这样做更加不行,锁孔像是跟他作对一样纹丝不动,简直越折腾越糟糕!
  不过罗简也发现了这扇门上的钥匙孔和平常见到的不太一样。这扇门把手上的钥匙孔很大,有个黑漆漆的小圆洞,相应的能够打开它的钥匙应该也很大……
  罗简半跪在地上,透过那个比较大的钥匙孔往里面看,当然他什么也不可能看见,黑漆漆的小圆洞让罗简觉得毛骨悚然,他站起来退后一步再次仔细地观察这扇门,涂上深红

色漆的门在这间狭窄的房间里显得有些诡异,铁制的金属门把手,上面有些锈迹斑斑,就像是有人在长期使用这扇门。
  这扇门给罗简的第一感觉是旧,但是木质的门上并没有多少痕迹,光滑干净,于是他想了想,拿过手边上的锥子,试图在木质的门上刮出一些痕迹来,可是令罗简意外的事情

发生了,手里尖尖的锥子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在这扇木门上留下任何痕迹,哪怕仅仅只是一道刮痕。
  这该死的莫名其妙的门被施了什么奇怪的魔法吗?还是加了什么罗简不知道的特殊材料?
  罗简咬咬嘴唇又丢开了手里的锥子,这小玩意儿无法为他起到任何作用,于是罗简退后一步,直接抬起脚狠狠地大力地踹在了门上面!他并不是只踹了一下,而是交换着双腿

连着在门上不停地发动攻击,持续地发出了强烈撞击的声响。
  然而门纹丝不动。罗简却觉得自己的脚都踹麻了。
  “操、你妈逼!”罗简终于忍不住爆粗口,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破门能有这么结实?他折腾了这么久居然连条裂缝都没有,难道不是木头做的吗?!
  罗简突然激动起来!不!或许他是突然害怕起来,狭窄而封闭的小房间里安静到他能够清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恐惧像是内心某种冬眠已久终于醒过来的蛇,冰冷无骨的身子

慢慢滑过罗简的心尖,刺激的他牙关都在颤抖!
  这突如其来的恐惧让罗简让他害怕也让他胆大,他直接抄起写字桌上的枪,学着电视里警员握枪的姿势,枪口对准了那扇沉木红门。但是很快,罗简又放弃了这种盲目无知而

且充满危险性的行为。
  令他放弃的原因只有一个,如果这扇门真的结实到连子弹也射不穿的话,那么在这种狭小的房间里,发生跳弹的可能性很大,弹回来的子弹很可能在罗简自己身上制造一个大

洞,这会让他以一种可笑的原因死去,而罗简绝对不想让自己发生这种事情。
  罗简只好握着枪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发了一会儿呆,突然下意识地看了看写字桌上的闹钟,时针分针清楚的标着:12:22。
  那张印着紫色花纹的便条上清楚地给他限制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而罗简到现在为止都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某个人给他开的一个玩笑,但如果真的是玩笑那也开过头了,罗简掂

量着手里的枪,这绝对是真货。
  虽然罗简从未使用过枪火,但是罗简认识的一名军火爱好者曾经热切地为他介绍了许多收藏品,虽然都是仿制和仿真磨具,而且罗简当时根本没仔细听军火爱好者的介绍,可

他还是学会了如何辨别真货和假货的区别,子弹夹的装卸,质量和重量,都和仿制品有截然不同的区别。
  罗简啰嗦了一下,他把手枪重新郑重地放回写字桌上,蹲在地上开始找那张印着紫花的便条,那字条他看完后直接扔地上了。很快他在床脚边缘找到了它,罗简捡起来把上面

漂亮的钢笔字重新看了一遍,没多大区别,他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纸条右下角印上去紫色花纹,那花纹看起来像是彼岸花,也就是曼珠沙华,传说中的地狱之花。
  鲜红是曼珠沙华的标志,预示鲜血不祥分离和死亡,但是在这张纸条上,红色的地狱花却成了紫色。
  彼岸花。
  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这花的寓意让罗简毛骨悚然,他调转了纸条看它的背面,刚才找这张纸条就是想看看背后有没有写字,因为这封闭的房间太压抑了,他竟然忘记了最细致的观察。
  果然,纸条的背面确实写了字:
  【1989年一宗密室杀人案,凶手在自己租住的狭小公寓里杀死了一个人,鲜血的痕迹残留着,窗户和门都紧闭,但是尸体凶器以及凶手本人都不翼而飞。】
  只有这么短短的一句话,但是罗简却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线索,他抬起头继续仔细的观察自己身处的小房间。这房间明显有些年头了,刷了白漆的墙壁不少地方掉了色,大片大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