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帅妻难当(包子)上

文案:

人前,夏静唯就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第一夫人。

背后,他就是个坏到让图佳觉得蛋疼的恶媳妇儿。

人前,图佳就是个能文能武,能屈能伸的模范丈夫。

背后,他就是个腹黑到让夏静唯觉得菊花一紧的臭老公。

夏静唯:当年老子就是瞎了眼才嫁给你!

图佳:当年老子就是因为眼神儿太好才能眼睁睁把你娶回家!

这是作者想象中的攻受,实际如何,捂脸,我就是个歪楼君。

1V1,HE……有生子,攻有兽形态~~略重口。温馨,炸毛,搞怪……

内容标签:制服情缘 欢喜冤家 遥远星空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静唯、图佳云泽 ┃ 配角:朝贺,雅佳云泽,娜佳云泽等…… ┃ 其它:先婚后爱

第1章:都是名字的错

“静唯少爷,吃饭了。”一把苍老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不多时,一个年迈的老人端着放满营养液的盘子,微弯着背脊缓步走了进来。

夏静唯抱膝坐在原地,连头都没转一下。他知道张伯会把东西放下就离开,也并不指望他能回应一声。毕竟对于一个十多年都没怎么开口说过话的人,别说一个仆从,想必就是亲生父母也不会抱有多大的希望。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真想对着张伯大吼一声:老子吃够营养液了!能不能换点像样的饭菜来!

可惜没有如果。至少在现在这个时候,他必需保持沉默。

“静唯少爷,今天的晚餐是您最喜欢的番茄炖牛肉口味,请您务必多吃一些。”张伯离开时殷勤嘱咐道。

夏静唯仍旧没有吭声,从张伯启口到进入他的卧室再离开,这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里,他在尽量让自己的目光显得十分呆滞,并且不要被张伯看出任何破绽。尽管他此刻真的很想说:张伯,番茄炖牛肉再香,你也不能连炖十天吧???

不得不说,虽然都已经重生到这里整整两个月了,但他仍是不习惯夏静唯这个新身份。在重生前他是一名退伍的特种兵,从事汽车外形设计工作,而夏静唯却是大亚帝国夏家的私生子,一个在家里头完全被圈养的,还不如一个牲口活的自在的“少爷”。

这个“少爷”他几乎从不说话,从有记忆起就因为不知名原因被关在卧室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对着某个地方发呆。可以说他们身上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所以他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重生到这个人身上,这个,连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的人身上。就因为名字相同?那么他不得不问候一下他老爹了,好好个大老爷们儿,给起这么个娘叽叽的名字干啥啊!

在部队里被叫了五年的小唯唯也就算了,临了又重生在一个娘炮身上。一米八都不止的个子,脸蛋长得居然比姑娘还精质,日!

烦躁地把营养液踢到一边,夏静唯开始做俯卧撑。最开始重生到这个新身体的时候他只能做五个俯卧撑,而现在他已经可以在一分钟内做完七十个。不光如此,他还在偷偷地做仰卧起坐,倒立,蛙跳等其它运动,以期待能恢复到当前身体可以拥有的最佳状态。

运动是眼下最好的发泄方式,而不管是为了以后打算还是想着眼下,提升体力是十分有必要的一件事。他总不能一辈子关在这里,总要想办法逃出去。自由对他来说可比衣食无忧重要太多了。

“六点三十分,您预定的节目即将开始。”随着这声响,上一秒还是油菜花海的数字墙上,出现了数不清的不知名植物。夏静唯起身,把踢到一边的营养液拿过来撕开包装喝着,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这屋里的数字墙是他唯一喜欢的地方,整面墙平时就是一副风景画,可一但主人需要,它就可以变成电视机。他觉得也许应该也可以变成电脑,只是有可能他这屋子里的数字墙被限制了这种功能。

或许夏家人在防着他什么?比如跟外界联络……

可是一个只活在自己的世界的人,他会跟谁联络?原来的夏静唯的记忆中,实际见过的人加起来一共才七个,这七个人里还包括一个机器人。而他都已经十八岁了。也就是说,他平均每三年才能认识一个正常人类。

其中见过的最多的就属张伯,因为张伯每天都来给他送饭。其次就是机器人坦达,每天负责清理一次他的卧室。还有五个,其中一个是他老子,三个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妹,不是高傲过了头就是脑残到了极致的类别。至于最后一个……他不知道那人是谁,因为那段记忆太过遥远也太过模糊了,他只能隐约记得那人的样子,却无法知道那人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曾想过那人会不会是他母亲,后来却否定了这个猜想。因为对方是个男人。

正试着将那人的模样在脑子里更加清晰化时,门却被砰的一声踢了开来。紧接着二B青年夏老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语气之傲慢简直就像一只斗赢的大公鸡在叫,“哟,傻子也能看懂植物大百科么?”

夏静唯专注地看着电视节目,不由暗暗骂了句:日你奶奶个爪的,老子离开那天绝对先废了你这根烂豆芽!

叫豆芽不是没原因的,他的两个“兄弟”长得都比较……恩,头比较大,身体比较小,整体看着就像豆芽。他记得夏静唯的老子不是那样,所以很奇怪,为什么会生出这种烂泥比例的生物。也就“他”妹妹夏雨还说得过去,起码长得还像个普通人。

“啧啧,看来父亲说的没错,傻子就该配傻子,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嫌弃。”夏杰反应到不会有人回应他的问题,遂又自己接下去道。

夏静唯闻言,藏在袖子底下的拳头不由的紧了紧,但面部表情却始终没变。傻子配傻子,这是什么意思?这帮杀千刀的该不会给他娶个傻女人做老婆吧?那这心思也太TM恶毒了!

“虽说以你这容貌,配个傻子是有点可惜了。但是……”夏杰拿出一支烟点上,才悠悠然继续道:“但是,好歹人家虽傻,基本的沟通却不成问题。而你?空有声音却不说话,跟哑吧有什么区别?”

“……”

“明天和亲使者就要来了,听说要和你结婚的对象也会一起过来。所以我想说的是,不管你听不听得懂我说的话,明天你一定要给我乖乖的,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

夏杰说完就走了,留下夏静唯自己在原地慢慢消化这莫大的惊喜。

听夏杰话里的意思显然是想让他跟对方见面,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会被放出去。如果真可以这样,那哪怕对方真是个傻姑娘,他也得先娶了再说!

第二天一早,张伯准时来给夏静唯送饭,顺便还给他带来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这衣服与他一贯穿着的宽松版有些不同,是那种稍显身材的类型,整体样子也非常不错。天蓝色的长袖针织衫,下面是条米色的休闲裤,穿上肯定显得人特别清爽。

不过看见这衣服夏静唯的眉头就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不是因为对衣服不满意,而是原来的夏静唯自己根本就不会换衣服,他换衣服一直是被动的,由张伯给脱给穿。虽说原来的夏静唯对此根本没有感觉,可他这换了CPU的夏静唯却很不喜欢这样!但又不得不忍……

“静唯少爷,一会儿可千万不要闹,一定要听话啊、。不管出现什么问题,您都要听从老爷的安排。对方是坎达尔星球的贵族之后,您可不能……不能再任性了好吗?”张伯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始终也没看着夏静唯,声音也并不大。但夏静唯却从张伯的语气中听出了担忧,而他确定这不是装出来的,是真心的怕他出意外。

夏静唯缓缓地将目光对上张伯的脸,什么也没说,却用十分单纯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

张伯抬头时看见这目光,眼眶立时变得湿润起来,却急匆匆地把夏静唯换下来的衣服拿好,离开了卧室。

没多久,夏静唯便被夏杰带到了夏家的会客厅里。夏静唯对这里的印象毫无疑问是空白的,可这一路上他都没有表现出半分的好奇心。他只是被动地被夏杰拉着走,眼神看起来是那么空洞,似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跟他无任何关系。

当然,事实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尽管这两个月已经从机器人坦达和那个数字墙上得知,这大亚帝国的科技已经不是他原有的所学可以理解,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发达到了这样的程度。“惊怵”二字不足以形容。如果不是良好的心理素质在发挥作用,想必他这会儿早就扑到窗外草坪上停放的那辆,看着就能飞的汽车上头了!

“静唯,你很喜欢那些花?”夏家家主语气里不带丝毫感情地问道。

夏静唯缓慢地转头看了眼坐在主位上的男人,突然显得十分不安地低下了头。他能说他喜欢那辆车吗?

“如果你喜欢那些花,一会儿只要你乖乖听话跟美拉尔星球的使者回去,爸爸就把这些花都送给你,好不好?”

夏静唯心说去你妈的,老子又不是卖花姑娘,要你那些破花干什么?面上却摆着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再度瞅了那男人一眼。那男人说的是美拉尔星球,而他记得张伯说的明明是坎达尔星球……

到底是谁搞错了?还是这里有什么特别的暗示?夏静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决定干脆不想了,反正不管是哪个星球来的傻妞,他都得先把人家娶了再说。

须臾,银色的对开厅门被人从外头用力向两侧拉开,进来了两个人。一个身高体健,一个略显单薄。

夏杰坐在旁边,见状立时向夏静唯的方向微微侧头,不怀好意地低声笑道:“傻子,你的和亲对象来了。”

夏静唯不动声色地歪头看过去,心里当下大喊了一声:卧、槽!

第2章:今天飞来横祸

“呵呵,这就是我老婆吗?不错不错。”传说中的贵族之后还没等坐到沙发上,眼神就粘在了夏静唯的脸上。他那憨厚朴实的笑容,那一口结实的白牙差点没闪瞎夏静唯的狗眼。

“夏将军您好,美拉尔王国使者安庆谨代表敝国国主黎塔国王向您表示最真诚的问候。”安庆使者尴尬地拉着贵三代坐下道。

“感谢黎塔国王的厚爱,愿真神永远眷顾其左右。”夏玉天挂着个公式化的笑容,指着夏静唯对安庆使者道:“这就是犬子夏静唯,他——”

“我知道!”还没等夏玉天说完,贵三代呵呵傻笑着口道:“他是我老婆!”

“去你妈的,老子怎么会给你这头熊当老婆!不对,是老子怎么可能给人当老婆!”夏静唯内心咆哮着,面上继续装痴呆。

“是的朝贺少校,你们即将完婚。”夏玉天对贵三代说罢看向安庆使者,“想必使者来之前已经有所耳闻,我大亚帝国国主目前身体欠佳,所以这次的婚礼不宜太过张扬,以免不甚冲撞帝君之威仪。故而我们夏家希望,这次的婚礼可以从轻从简,不知朝贺少校和使者意下如何?”

“关乎大亚帝之康泰,这点要求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安庆使者做出既有些为难,又有些惭愧的神色道:“只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夏将军成全。”

“使者请讲。”

“朝贺少校虽只拜少校军衔,但毕竟是美拉尔贵族之后。睿智如您也必然知晓,美拉尔的贵族们在成婚前期,需有一晚上让两位新人独处。所以您看……?”

“这有什么问题?如果朝贺少校同意,不如就在今晚?”夏玉天笑得有些轻蔑道。就算对方知道夏静唯有什么问题也是不敢推拒这门婚事的,如果真那样做无异于打大亚帝国的脸。美拉尔虽然不是小门小国,但跟大亚比还是有着很大差距,事以这种事除了忍也没有别的选择。

夏静唯可不管那些,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这头熊似的傻大个儿真要扑过来,他能不能就地灭了他???

不知道胜算有多大,毕竟才两个月,他的状态还不够好,而且这个叫朝贺的傻大个儿看起来得有个一米九十多高,那身板儿那肌肉……

不过想想,只要能先从夏家混出去就比什么都强了。

“夏将军,我想现在就想带他出去走走行不行?”恍惚间,夏静唯就听朝贺这样说。原本应该是一件挺无理的要求,却因为那张憨厚傻气的面容显得特别真诚。紧接着便听到夏玉天当场应了声:“自然没问题。”然后冷声道:“静唯,陪朝贺少校出去走走。”

夏静唯闻言把头垂得更低,人也原地坐着不动,还做出了十足的胆怯状。

夏杰见状,立时道:“少校请别见怪,我弟弟生性腼腆,他只是在害羞罢了。”说罢露出一脸恶心的笑容,面对夏静唯,“静唯,忘了二哥怎么跟你说的了?”

“……”夏静唯“不安”地起身,老老实实站到朝贺旁边。

“放心放心,我就带你出去转转,你别害怕。” 朝贺说着就用粗壮的手臂拉住夏静唯,自觉露出个安抚的笑容道:“你这么漂亮的人就要给我当老婆了,我哪里舍得让你受惊吓。”

夏静唯按耐住推开对方的心情,默默地让对方拉着他的胳膊把他带出了那道银色的厅门。

外面的世界是他整整向往了两个月之久的,然而他的神经仍然不敢有半点松懈。在无法确定这里是不是也四处藏着暗桩前,他还是要小心为上。特别是这里的科技这么发达,万一弄个机器人躲在某个地方监视着,他感觉都感觉不出来,毕竟机器人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气息和他所熟知的味道。他好不容易才能出来透口气,绝对不能因为一时出错就悔了以后的生活。

“啧,什么破地方,一点儿浪漫的气氛都没有!”在原木铺就的小路上,朝贺突然踢翻了脚边的一个智能垃圾筒,抱怨道。

夏静唯无声地看着那个银灰色的小圆筒在翻了几个个儿之后又稳稳地站了起来,继续四处搜寻垃圾。看起来确实挺新鲜的,除了它站起来之后,调整角度时给人的异样感觉之外。

“喂,你是哑巴吗?”朝贺在夏静唯眼前晃了晃手,一脸好奇地问:“是一句话都不会说吗?”

“……”夏静唯纠结了。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还有,在他面前晃个屁手啊!他只是不说话又不是瞎子!!!

片刻,他抬头看向朝贺,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却用他原本该有的目光,正视了朝贺三秒。他想这样做是最为妥贴也最为安全的。如果朝贺是聪明人,而不是像现在表现出的这样傻,那就应该能看出他眼里有内容,而不是像之前一样盲目空洞。反则,那就当自己做了件蠢事。

他果真没猜错。事实证明朝贺的傻就是装出来的,因为在看到他眼睛的一瞬间,这人也相应地传回了某种无法言说的信息。

好像过了很久,其实也就是片刻功夫,朝贺就把目光收了回去,紧接着指向不远处的一棵枝叶最繁茂的大树道:“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夏静唯依旧无声,却隔着两掌宽的距离跟在朝贺旁边。

朝贺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一会儿又傻笑,一会儿又单纯地说着什么。那笑在这人脸上看起来意外和谐,说的话也很多意思。夏静唯发现朝贺话语里的信息量很大,虽然时而听起着像闲聊,但是其中包含的内容却让他暗暗惊喜。

“我们美拉尔星球虽然不大,但很美。不像这里,到处都是金属和微晶质建筑,所以我想你会爱上那里的。”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