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baby

 

 

文案

新家。

新学校

新班级

新爸爸。

新哥哥。

全新的生活。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边伯贤,吴世勋 ┃ 配角:黄子韬,朴灿烈 ┃ 其它:勋白,灿白

 

 

  ☆、楔子

 

  

  新家。

  新学校

  新班级

  新爸爸。

  新哥哥。

  全新的生活。

  边伯贤的亲生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

  不过还好母亲的工作待遇挺高,他就算没有父亲也可以过得不错。

  边伯贤承认自己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也许是天性开朗吧,又或者是,不喜欢孤单,所以要主动交更多的朋友。

  不知怎么的,最近妈妈很常出门,总是要说见一个……朋友。

  直到那一天,谜底才揭晓。

  我有新爸爸了,听说,还有个新哥哥。

  新爸爸是个生意人,也是个有钱人,住的是别墅区。

  新爸爸的前妻,在三年前死于车祸,他对我说:“世勋【也就是我的新哥哥。】一直走不出这个阴影,现在的脾气还是特别怪,也不怎么能接受陌生人,如果搬过去了,有什么得罪的,希望你能够理解,也希望你们同卧室以后,你能多开导他一下。”

  妈妈说,新爸爸向她求婚了,征求我的意见。

  我很镇定地对妈妈说,“你幸福就行。”

作者有话要说:  

 

  ☆、01

 

  

  新爸爸说今天早上就可以启程了。

  我和妈妈的行李不多,两个人就三个箱子就OK。

  新爸爸接我们去到了对于我来说的新家。

  虽然不是气派形的别墅,但对于自己来说确实也很宏伟……啊哈哈。

  开了一道大门,到的不是客厅,还只是前院,把眼前的大门打开,才叫“到家了”。

  素雅的装潢,明亮的大堂,醒目的家具,引人入胜的花花草草……

  这真的是别墅啊~

  边伯贤这辈子是想都没想过会住进这般大的房子吧。

  在我还分心的时候,新爸爸就已经吩咐下人把我和妈妈的行李分别拿到相应的卧室去了。

  “叔叔,你家真的好得分哦!”一时没改口,边伯贤无意识地叫着新爸爸“叔叔”。

  新爸爸笑了笑,“喜欢就好。诶,伯贤,现在你也是我的儿子了……怎么,还叫叔叔这么见外呢?叫‘爸爸’吧~!”

  好陌生的词语。

  伯贤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红着脸低头,僵硬地说道:“爸……爸爸……”

  爸爸他哈哈大笑起来,表示满意,很满意。

  在此刻和乐融融的同时,从楼上走下了一位……男子。

  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难道他就是,我的新哥哥——吴世勋?

  他穿得休闲,好像只是要出去晨运,并不是接应我们。

  他的步调不紧不慢,在看到我和妈妈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好似没什么太大的变动。

  身高真是自己永远到不了的境界啊——目测有185了吧?!

  慢慢走近,伯贤这才看清了他的样貌。

  也许脸型并不是标准的瓜子脸,还是有陵有角。不过不得不说,真是正宗的巴掌脸!

  皮肤好白好嫩,嘴唇也是粉红粉红的樱桃嘴,双眼是伯贤羡慕嫉妒恨的明显双眼皮眼睛!

  鼻子不像刀削的那样笔挺,但也很好看,给人很柔和的感觉,长得真仙!

  以为他走过我们身旁会打声招呼,但……没有!

  他,无视我们了,甚至爸爸……他直接擦过我的左臂,径直走去。

  不得不说,他身上好香……喂!

  爸爸牵强地笑着,说道:“对不起啊,他……是这样的,丽萍、伯贤就请容忍一下。”

  妈妈先开口回应道:“没什么,小孩子见到生人都会不知所措的,没事没事。”

  伯贤也点点头。

  砰!——

  巨响的关门声。

  遭殃了吧这下……和自己是同年,只不过大了一个月,可这人气场怎么那么强啊?

  是因为母亲的车祸而有这样坚硬地外壳吗?失去亲人,谁没试过……

  不过三年前……他已经15岁了吧?

  确实挺难接受哦……

  边伯贤不自觉同情起这个新哥哥了,好想好好对他,弟弟来保护哥哥。

  和他同卧室。

  同是素雅的装潢,每一个角落都很精致。

  听说,家里的装潢,是世勋……哥,在14岁时提议的,爸爸说他适合设计师的职业。

  这间房原本就是他的卧室,只不过现在是多了我的一张床,但还是……好宽敞。

  自己睡在这里,不会害怕的吗?

  伯贤这么想着的同时,逛了逛这卧室。

  有阳台,有窗台,有他的床,有他的电脑桌,有他的衣柜,有试衣间,有我的床,有我的电脑桌,有我的衣柜,有房间差不多一半大的浴室……

  这难道不是豪宅吗?

  爸爸还说这只是自家别墅中挺小的一座。

  新爸爸的资产可想而知,多得惊人。

  逛完以后,伯贤认真收拾着自己的行李,零零碎碎加上一些衣服裤子,还占不满一个柜子呢。

  他突然想睡一觉了,今天起得有点……早。

  一合眼,伯贤就入梦乡了。

  不知睡了多久,伯贤才模模糊糊睁开眼。

  咦?眼前站着个人。

  他在看着自己?

  边伯贤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来人——吴世勋,我新哥哥。

  “赫!——”伯贤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向来人问道:“你…你要干嘛?!”

  “爸让我来叫你下去吃饭。”

  语气之平淡,表情之呆滞。

  “不是,来叫我的话,不喊醒,一直盯着我看要干嘛?”伯贤慌张地提问。

  “我懒得喊。”语毕,他便先退出房间了。

  “这!这人……”伯贤气得语塞。

  虽然很想好好对待你,弟弟疼哥哥般的……但现在可不可以让我先赏你两巴掌才给蜜枣?!

作者有话要说:  

 

  ☆、02

 

  

  吃饭间。

  一直压抑的气氛,伯贤感到很不习惯。平常和妈妈两个人,都是有说有笑的,还想着现在多了爸爸和哥哥会更热闹,却没想到是反效果。

  吴世勋他一直无视旁人般地优雅动着筷子和小嘴,眼神就没有扫过我和妈妈。

  爸也拿他无可奈何吧?

  虽然别人看不出来,但毕竟是同龄人,这哥……需要人疼。

  爸是个生意人,自然很忙。

  爸跟我说,世勋去年的生日都是自己过的,他觉得自己欠世勋很多,希望能找到一个新妈妈来弥补他,但好像,并不管用。

  自己小时候失去爸爸的时候,心好像没有很痛,也许那时候还不懂事,不懂情。

  到了慢慢懂事的年龄——10岁,外婆的离开,边伯贤能感觉到那是多么生不如死的感觉。外婆无助地看着自己,好像在说着“小贤,外婆还不想走”……

  但无奈自己什么也做不到,像个废人。

  在外婆心跳停止以后,无论自己怎么嘶喊,她都不会再醒过来对自己笑了——这就是死亡。

  直接又简单。

  她仿佛存在过,又好像不存在……

  才10岁,外婆的离开,那时候的自己才10岁,就可以那么深刻了,那么他呢?吴世勋呢?15岁……是感情最丰富的时候吧?那个时候要接受自己的亲人离世,会是什么心情?事后,要怎么说服自己,告诉自己,她……真的走了。

  想到这,伯贤鼻子不禁酸了。

  他想抛开世勋对自己的想法,发挥自己的交际天分。

  “世勋哥!”

  做到了!自己打破了这么久的沉寂!

  妈妈和爸爸看向了自己,有点惊讶又惊喜的表情。

  而那个人,他没有抬头,也没有应声,但夹菜的动作倒是顿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冷漠,“谁是你哥?”

  “世勋!……”爸爸有点对世勋没礼貌的言语气到。

  行为就算了,说话可不能这样咄咄逼人!

  伯贤笑笑,想掩饰尴尬,“爸,没事!我叫世勋哥就是有事说说。”

  “额……明天我要去哥的学校报到了,希望哥可以多多关照!”

  吴世勋他没有回话,只是依然优雅地消灭自己碗里的饭菜。

  伯贤和贤妈僵在一边了,这是要闹哪样?

  “世勋,伯贤让你多关照,你怎么能不回个话?”爸爸小声责备道。

  “嗯。”吴世勋这才勉为其难地应声道。

  好吧,这才第一次打破沉寂,没想到又陷入更安静的境界。

  不过十分钟以后,世勋已经吃饱了,他放下碗筷,起身离开椅子,向爸爸点点头以后,便上楼了。

  “唉——”伯贤像是送了一口气,这个吴世勋在的时候,真是大气都不敢喘啊,久了会有内伤……

  爸爸一直在为世勋的所作所为道歉,“这孩子本来不这样的,很开朗的。素世一走,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难道那阴影就那么挥之不去吗?”爸爸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着爸爸这么沮丧,妈妈安慰道:“伯贤这孩子没什么好的,就是交朋友他最厉害了,让他慢慢开导世勋吧,同龄人也一定会更好沟通的,别伤心了。”

  “嗯嗯,爸,我可以的!”伯贤有那么写心虚地答应道。

  一切沉寂的源头都是世勋哥没错,他这一走,饭桌上就是笑声连连。

  爸说素世阿姨还没去世的时候,世勋也和自己一样,很多话的。那么我相信,如果他抹去阴影了,一定也是个很阳光的人,我希望自己真的能帮上他,即使那点努力微不足道。

  到了就寝的时间。

  世勋哥他睡很早,刚才吃完晚餐就上楼,是回房间写作业了,写得也不带停留。

  写完作业就洗澡的他,真是把时间安排得很谨慎。

  不过吓了伯贤一跳的是,他洗完澡怎么才在下身围条浴巾就完事了?!

  “诶!穿上睡衣啊!”

  光秃秃的,是要干嘛?!

  吴世勋毫不在乎地擦擦发丝上的水渍,悠悠地说道:“我自己的时候,都是出来穿的。”

  伯贤语塞,转头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喊道:“对不起!你换吧……”

  直到身后完全没了动静以后,伯贤才敢把头探出来。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