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暗香缚鹄渊+番外

 

文案

 

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他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交付给了他的单恋,换来的却是那个人对别人的承诺。 而他对他说:“他占据了你一个十年,那么以后你所有的十年,都由我陪你度过。”

是沉沦在这霸道的温柔里无法自拔,还是执着于得不到回报的单恋中苦苦挣扎?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安息,傅缙泽 ┃ 配角:洛维,何锦渊,傅缙云等 ┃ 其它:

 

 

 

  ☆、序幕

 

  缓缓将手机放下,顾安息垂下头,碧绿的眸子失去了光彩黯淡下来。

  谭江,洛维,他们都那么坚定地爱着谭森。

  他人生最美好的十年,付出了那么多,却也还是白费。

  多么可笑啊!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走了进来,一旁的手下见了,毕恭毕敬地向他鞠了一个躬,而那人却不在意的样子,摆了摆手让手下退了出去。

  “安息,你明白了吗?”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平稳,却有着十足的威慑力。

  “傅缙泽,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如果是,那你该满足了吧?”顾安息毫不掩饰自己的狼狈,带着刺一般回答道。

  原来来人正是黑道上大名鼎鼎的傅帮帮主——傅爷,傅缙泽,敢和傅爷这么说话的人,除了顾安息,大概找不出别人了。

  傅缙泽对他这么一副说话带刺的样子早已司空见惯,也没在意,弯下腰将顾安息打横抱起,不顾对方的挣扎,大摇大摆地走出了East酒吧。

  傅缙泽的黑色宝马早已在门外等候,也没问对方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走,傅缙泽硬是将顾安息抱上了车。

  他不会去问,也不需要过问,因为他是傅帮帮主,作为他的下属,顾安息只有服从的份。

  顾安息不情愿地看着傅缙泽俊美的侧脸。这个男人,真是令人愤怒!

  而这一切纠葛的开始,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作者有话要说:  暗香落潭中的姐妹篇开更了!!!!

  好开心啊!!!

  大概又会拖很长时间,不过希望大家喜欢!!

 

  ☆、壹 羁绊 缠绕

 

  五年前。

  幽深寂静的黑夜,一辆黑色宝马在马路上奔驰着。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俊眉飞扬,正是刚从自家夜店巡视回来的傅缙泽。

  已经将近凌晨两点,白日里繁华的商业街褪去了浮华,沉寂了下来,只听得见低低的发动机的声响。

  因为看不到别的车经过,傅缙泽的车开得很快,忽然,从十字路口处有一个黑影摇摇晃晃地走出来。

  傅缙泽反应快,马上踩了刹车,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划过长空,黑影也停了下来,倒在地上。

  他剑眉一挑,下了车才发现那黑影是一个浑身酒气的男子。

  本来想扔下他把车开走,傅缙泽看到对方的脸时却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个人与顾氏集团的少公子顾安瑞长得有七八分相似,若不是知道顾安瑞出了国,他差点就认错了人。

  借着车灯,傅缙泽清楚地看到对方衣领下面红色的痕迹。玩味地一笑,这个人刚刚和谁做过?是失恋了吧?

  真是没想到这样一个男人居然勾起了他的兴趣,傅缙泽把他抱上了车,开回了自己的别墅。

  把那个人抱进浴室,仔细地帮他洗去身上的酒气,看着躺在浴缸里的人,傅缙泽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对一个人这样的照顾,他还真是第一次。

  那个人修长纤细的腰身,细腻光滑的皮肤和美丽的酮体倒是令傅缙泽很满意

  也许是因为感觉到了温暖,那个人眼睛半睁开来,傅缙泽看到那双眸子的刹那愣在了那里。

  那个人的眼睛如绿宝石一样的闪耀,酒意和迷茫还未散去,却丝毫不影响那双眸给人的吸引和震撼。

  这个人居然会有着这么漂亮的双眼!

  “洛维......”从那个人嘴里发出几个音节,傅缙泽眯了眯眼。洛维,洛方集团的长公子,姚夫人的儿子,他喜欢的是那个放荡不羁的家伙?

  终于把他打理好抱到卧室的床上,傅缙泽拾起浴室地上的衣服,一个钱包掉了出来。

  傅缙泽拾起钱包,打开一看,名片夹里宝蓝色的名片上印着“顾安息——East总经理”的字样。

  他是顾家的人?没听说顾家有谁叫顾安息啊!

  不过,East倒是熟悉得很......傅缙泽仔细想了想,看着顾安息熟睡的侧脸,目光深沉。原来这个人是西区那家有名的酒吧的老板,来头不小啊!

  不过,倒真是有趣得很。

  翻身上床,傅缙泽搂着顾安息沉沉睡去。

  ―――――――――――――――――――――――――――――

  太阳光透过床边的纱帐,照在床上男子光洁的肩头。

  “唔......”随着男子的□□,他慢慢张开了那双美丽的绿色双瞳。

  头好痛!

  顾安息捂着头半坐起身子。昨晚因为洛维而失了态,在自家酒吧里喝了太多酒了。

  不过也就这么一回,他要向洛维证明,他绝不比谭森差!

  刚刚坐起来,顾安息便愣住了。

  这里,并不是他家啊!

  从繁华的水晶吊灯到柔软的羊毛地毯无一不显示着主人的富有,与顾家相比起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顾安息就□□着坐在柔软大床上整理着因为宿醉而杂乱不堪的记忆,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顾先生,您好,”走进一个穿着整齐、严肃的中年人,“我是这里的管家,姓罗,您可以叫我罗管家。”

  “你好,请问,这是哪里?我又怎么会在这?”顾安息皱起了眉毛,迟疑地开口问道。

  “这里是明烨区,是我家少爷把你带回来的。”明烨区是有名的别墅区,顾安瑞在这里也有套房子,看来那位少爷很富有啊!

  “你家少爷是......”顾安息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张俊朗的面孔,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罗管家打断了。

  “顾先生,请先用早餐吧!”

  听他这么一说,顾安息连忙翻身下了床,抓起一旁的衣服套在身上,“不用了,我该走了,替我谢谢你家少爷。”

  罗管家只是听着并没有去阻挡,等他出了别墅的大门,罗管家走进隔壁一间紧闭着门的房间,恭敬地对里面喝茶的男人说:“大少爷,顾先生已经走了。”

  傅缙泽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叫锦渊过来一趟吧!”

  “是。”转身出了房间。

  傅缙泽放下茶杯,拿起那张宝蓝色的名片,半眯起了眼。

  顾安息,那个有着美丽绿瞳的男子,那个与顾安瑞长相相似的男子。

  不知为什么,他总有种想要了解他一切的欲望。

  大抵是冥冥中注定,两个人的命运终会有羁绊的存在,如藤曼般缠绕,密不可分。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在清月悠然完结前会陆陆续续发的。

 

  ☆、贰 付出 占有

 

  回家换了身衣服,顾安息去了西区的East酒吧。

  刚进酒吧,调酒师Samuel就迎了上来,“Boss,你怎么样?”

  顾安息不解地问:“我怎么了吗?”

  Samuel吃惊地看着他,“Boss,你昨晚回来就喝酒,一直喝,连我和Frank都拦不住,你现在没事了吗?”

  顾安息扶额,看来昨天确实太过火了。“放心,我已经没事了。”走进最里面的办公室,顾安息坐在沙发上,回忆着与洛维在一起的一幕幕。

  自己在他身边陪她五年,始终得不到他的一点回应,为什么谭森就可以在短短三个月窃取他的心?

  不甘心......

  同样是被洛维利用,谭森是毫不知情,或者说不愿相信,而顾安息却是心甘情愿。

  可洛维却注视着谭森,他的眼里,装不下顾安息。

  顾安息对于洛维放纵自己的举动实在看不过眼,他要变得更强,强到可以进入洛维的视线。

  抚摸着熟悉的沙发,顾安息有些留恋。在他变强以前,他不会再回到这了,这里会怎么样呢?

  敲门声响了起来,Samuel端了杯咖啡进来,“Boss,喝杯咖啡吧!”

  “Samuel......我,我想把East卖掉。”顾安息思索着说。

  “什么?”Samuel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么多年的心血,你就这么不要了?你想清楚了?”

  East里的人都知道,表面上East仅仅是一间酒吧,而它实际上包含着极大的情报网络和黑白势力,卖掉East,就意味着将这些拱手让人,而这些都是顾安息六年前,也就是他十六岁的时候一手创立的,要花费多大的心血才能做到这些,每一个East的人心里都有数。

  而顾安息只是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我想清楚了,你放心,我会帮你们找一个好老板的。”

  Samuel看了看他,叹息着出了门。

  他们都知道顾安息和洛维的关系,也清楚他们之间发上了什么,Samuel只是为顾安息感到不值,何必为了那个男人放弃自己仅有的东西呢?

  可顾安息执意如此,他也无能为力。

  ————————————――――――――――――――――――

  明烨区。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入,停在傅家别墅外。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从车上走下,进了傅家别墅,罗管家接过他的衣服,“锦渊少爷,大少爷在书房等您。”

  “我知道了。”

  傅缙泽正摆弄着西洋象棋,男子见了也没说话,只是站在一边。

  “锦渊,知道East吗?”男子没站多久就听见傅缙泽低沉优雅的声音。

  原来这个男子就是傅帮的军师,傅缙泽的心腹——何锦渊。

  何锦渊点点头,“是个隐藏的情报中心,不过最近在转让,还没有找到买家。”

  傅缙泽玩着棋子的手停了下来,“消息准确?”

  “准确。”

  “那好,”傅缙泽脸上露出了笑容,“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也要把它给我买下来,还有,去查查East的主人顾安息的资料。”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何锦渊并没有询问,他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

  一想起顾安息,傅缙泽的表情就柔和了下来,脸上也没了凌厉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双魅惑人心的绿色双眼,他心中那种想要占有他的欲望简直到了无法抑制的程度。那是他二十四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虽然明白自己是纨绔的性子,长情不了,但他仍想把那个人留在身边。

  如同一盘将他牢牢困住的棋局。

  却不知,真正被困住的,究竟是谁呢?

  ―――――――――――――――――――――――――――――

  顾安息从没有一刻像此时一样忧虑不安。

  当初为了脱离顾家,他刻意在暗中积蓄着力量,即使被顾安瑞无情地打击,他始终没有放弃。

  他的确成功了,但却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缺少了他,对顾家没有任何影响和缺失,而即使他留在了顾家,也不会被顾家承认。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