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惘然缘

 

《惘然缘》BY:希音

楔子  

一只骄傲的花猫的故事  

 

 

 

曾经,有过一只非常非常聪明漂亮的花猫,他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好最美的一只猫了,不管是人还是猫看到它,都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他,但这只花猫却非常非常地骄傲,他拒绝了所有向它求爱的人和猫。直到有一天,他爱上了一只白猫,一只十分平凡毫不起眼的白猫,所有的人所有的猫都感到奇怪,骄傲的花猫怎么会爱上这只平凡的白猫。  

 

后来,这只白猫生病死了,骄傲的花猫守在他的身旁,不吃不喝三天,终于也死了。  

 

 

 

第一章  

 

 

 

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开始,但所有的开始开始时没有人预知那是一个故事。  

 

 

 

一个身穿素雅和服的妇人手里牵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站在了一栋并不如何华丽高大的房子前,妇人已经不再年轻,但依然美丽,岁月在她的眼角眉梢留下的痕迹其实并不明显,她似乎是有些犹豫,但很快,她就按下了电铃,这,也许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已没有太多可以犹豫的时间。  

 

来为她开门的人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之一,这完全是出乎她的预料的,因为这栋房子的主人实在是太有名,有名到似乎他根本不该在任何与他身份不符的地方出现,不该做任何应该由下人去做的事情。  

 

“啊,姬宫先生,没想到是您亲自来开门,失礼了。”妇人深深地鞠下躬去,几乎是诚惶诚恐地道歉。  

 

来开门的,正是姬宫集团董事长,姬宫家的家主,日本的经济天皇姬宫炽,说实在的,任何有一个首相下属的人都不会象他这样对自己的崇高身份不在意。  

 

“是神谷夫人吗?请进,我们家没有佣人,所以我来开门是很正常的,不必客气。”姬宫炽作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眼光落在了妇人身边的小男孩身上,“这个,想必就是令郎了?”看上去和昀昀差不多大,长的很清秀可爱,眉目间有神谷夫人的影子。  

 

“是,正是小犬神谷吟风,风儿,快向姬宫先生行礼!”妇人慌忙对自己的儿子示意。  

 

“不用了。”姬宫炽伸手轻拍小男孩的肩,向来冷峻的神情在看到孩子时自然的变的柔和,“你叫吟风?今年几岁了?”  

 

“我十二岁了,姬宫先生。”小男孩不怎么怯生地抬起头说话,一双晶莹纯澈的眼立即博得了姬宫炽的好感。  

 

“你叫我叔叔吧,叔叔也有个孩子和你一样大哦。”姬宫炽说的是自己的独生子姬宫季昀,“来,我们进去吧。”在外面聊了这么久,估计季洛辰该等急了,活该!姬宫炽有些坏心的想,谁叫这家伙命令他出来开门?(作者皱眉:奇怪,过了十二年,姬宫炽怎么越来越孩子气?被季洛辰宠的?还是在弥补儿子姬宫季昀本来该有的孩子气?汗……)  

 

踏进房子,客厅也如同这房子的外表一样简洁朴实却又不失温馨优雅,而一脸温文微笑迎上来的正是姬宫集团总裁季洛辰,“神谷夫人,您好,我是季洛辰。你是……”他看着小男孩,笑得更温和亲切,“我猜猜,你就是神谷吟风对不对?”  

 

这样的笑容是有感染力的,小男孩也笑了起来,脆生生地回答,“是,季叔叔。”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季叔叔呢?”季洛辰故意一脸的大惑不解。  

 

“妈妈说,今天要来见两位叔叔,姬宫叔叔我已经认识了,您当然就是季叔叔了。”小男孩开心的回答,喜欢这个和蔼可亲的叔叔。  

 

“你好聪明哦!”季洛辰惊叹,然后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笑道,“好了,叔叔要和你妈妈说话,你自己到二楼……不,还是叔叔把他叫下来吧。”要想让神谷吟风自己上楼去找儿子姬宫季昀玩,再一想,还是把儿子叫下来的好些,顺便也好叮嘱儿子几句,自家儿子的脾气……唉……  

 

神谷吟风闻言好奇地问,“季叔叔,你要把谁叫下来?”然后,下一秒钟,他呆住了,季洛辰身后的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好漂亮好神气的男孩,正用那双烁烁的大眼睛瞧着自己。  

 

“我是姬宫季昀,您好。”姬宫季昀走到神谷夫人面前,完美无缺的礼节和天使般的外表立刻博得了神谷夫人的喜爱。  

 

“果然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好孩子呢,难怪上流社会的夫人们对令公子都是赞不绝口。”神谷夫人看向姬宫炽和季洛辰,说起来也是难怪,有这样出色的双亲,孩子焉能不出色?  

姬宫炽与季洛辰对望一眼,心里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季洛辰微微拧眉,看向正在上下打量神谷吟风的姬宫季昀,“昀昀,带吟风去楼上玩,要好好招待客人知道吗?”  

 

“是,爸爸。”姬宫季昀点头,那模样是十二分的乖巧懂事听话。  

 

瞧着两个小男孩上楼,季洛辰的眉头仍然拧着,他自然知道昀昀这孩子不会去欺负吟风,那样做太蠢了,根本不是那只小狐狸会干的事,但他对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可是相当辣手的,但愿神谷吟风不是他看不顺眼的类型。  

 

“神谷夫人,您今天来,有什么事是我们可以帮忙的吗?”姬宫炽开口的同时轻轻拉了季洛辰一把,示意他回神。他知道洛辰一直很为昀昀担忧,但这样担忧也与事无补啊。(好象在孩子的问题上,季洛辰没有姬宫炽看得开。)  

 

“这……”神谷夫人低下头,沉默半晌,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从手袋里取出几张纸,恭恭敬敬地放到两人面前,“请两位先看这个好吗?”  

 

“这是……”季洛辰拿起纸,只是略略扫了几眼,不禁变了脸色,“神谷夫人,您……”这是一份诊断书,上面明明白白的宣告了神谷夫人只有三个月的生命了。  

 

神谷夫人惨然一笑,“如您所见,外子去年飞机失事去了天国,如今我终于可以去和他会合了。只是,风儿这孩子……您也不是外人,也知道我的出身和我们娘俩在神谷家的地位,我撒手一走,风儿怎么办呢?”  

 

季洛辰与姬宫炽对视一眼,心里已经有几分明白对方今日上门的用意了,季洛辰开口,温和的声音里透着无可抗辩的权威,“您尽管放心,我和炽会照顾吟风这孩子的。”姬宫炽也点点头。  

 

神谷夫人却缓缓摇头,“风儿这孩子的脾气我清楚,这孩子天性不爱与人争什么,虽然是个好孩子,却很难在神谷家活得好,我也不想他因为环境把自己的天性磨得市侩了,所以——”她忽然离开座位,面对姬宫炽和季洛辰跪了下来。  

 

姬宫炽和季洛辰吓了一跳,季洛辰慌忙上前要将她搀扶起来,神谷夫人却拜伏于地,不肯站起,“我今天来,实实在在是有个不情之请,两位请一定要答应,两位于我琴美实有天高地厚之恩德,当初若不是两位亲自来参加我和太郎的婚礼,我们如何还能见容于上流社会和神谷家?今日我却还要来麻烦二位,琴美实实的愧疚无地,但为了我唯一的孩子风儿,我也只好如此了。”  

 

季洛辰与姬宫炽不知道对方到底要求恳自己答应什么事,又见神谷夫人坚持不起,只好先问,“神谷夫人,不知我们能为您做些什么?”当年他们帮助身为艺伎的她和神谷家的长子神谷太郎结婚,是因敬他们两人的坚贞爱情和过人勇气,到了如今,如果有可以帮得上她的地方,他们自然也不会推辞的。  

 

“请两位收养风儿!”  

 

 

 

 

 

 

 

注:看过很多爱上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爱得很苦很苦的故事,心里长久以来一直有一个念头,想写一个平凡的人与一个天之骄子的故事,想写一个骄傲尊贵的人与一个随性朴素的人的故事,看看在爱情的领域里,有没有公平。  

 

“在死神和上帝面前,我们两人完全平等。”,这样的话其实并不完全正确,现代的医学,人们的境遇,无论在上帝或者是死神面前,也没有完全的平等。  

 

但是,我是爱极了简爱的,爱极了立于平等之上的爱情,更爱极了平凡却又尊重看重自己的人们。  

 

楔子里的故事是引用自一本言情小说的,这个故事给我的印象如此深刻,以致我早已忘记了那本书的情节,却对五年前看的这个故事念念不忘。  

 

 

 

《惘然缘》  

 

 

 

第二章  

 

 

 

每一个人都有弱点,  

 

每一件东西都有明暗,  

 

有阳光就会有阴影。  

 

如果,你觉得你是完美无缺,  

 

如果,你觉得你完美无缺到可以不在乎不需要不关心任何人,  

 

你的弱点已经如此明显。  

 

 

 

留下姬宫炽和神谷夫人去讨论收养的具体操作细节,季洛辰走上楼打算把两个孩子叫下来。  

 

门缝中逸出的铮铮琮琮的琴声让他停了脚步。  

 

……  

 

当楼下沟通了一切的时候,楼上互相看来看去的一对男孩似乎什么也没能沟通到,但也许,事实上他们已经了解了自己想了解的大部分东西,通过弹钢琴。 

弹的是同样的一支琴曲,姬宫季昀流畅娴熟却也理智到听不到自己的感情,而神谷吟风则轻灵潇洒同时又频频出错。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彼此说过的话不超过二十句,他们告别得彬彬有礼,完美的风度完全符合他们的出身和教养,但那也许只是因为他们在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们以后将长时间相处,对一个萍水相逢后会无期的人,人类往往有着超出标准的忍耐力。  

 

……  

 

季洛辰望着远去的一对母子,再看看自己的小儿子,不知怎么的,微微笑了起来……(众问:“他在笑什么?”希音沉吟不语,良久……手拈一朵盛开的喇叭花,“不可说,不可说……”众大怒而哗。间中,一人排众而出,谓,“大家注意了,种种迹象表明——他也不知道!”)  

 

 

 

三个月后,神谷夫人亡故,遗嘱里写明将爱子的监护权交托给姬宫炽和季洛辰。于是,三个月后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午后,姬宫季昀和神谷吟风第二次见面了。这一次,面对面站着打量着彼此的是一双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在法律上是兄弟的男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