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放肆

 

文案:

你那么的嚣张,那么的不可一世,我讨厌的坏习惯你你一个不落全都拥有,而我对你竟然习惯又喜欢了,这酸爽的滋味简直像是日了狗!

也许我们之间的开始并不好,你心底藏了人,我刚失恋,但慢慢的,我们都收起了尖锐的刺,能拥抱在一起了。

 

第三人称!温馨文,说话有些粗糙!!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爱情战争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景恩,方悦 ┃ 配角:顾唯卿(顾愿),陈年 ┃ 其它:时不待我,爱上他

 

 

 

  ☆、001

 

  楼景恩从浴室里出来看到就是原本应该在床上躺着的中美混血美少年,此刻正懊恼的低垂着头,双手愤怒的抓着自己的金发,把平日里细心打理的头发弄得跟翻毛鸡似的。一边抓还一边低声干嚎,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又好像在借机发泄着心中的不甘和不满。

  楼景恩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碰到人醒过来,不过他也只是脚步顿了那么一下,随后若无其事的一边用宽大柔软的浴巾擦着头发,一边目不斜视的走到床边,打开柜子,找出自己今日要穿的衣服。

  柜子被拉开的声音惊醒了还沉迷在伤心失望和痛苦中的方悦。他抬起头看向声音发源处,然后看着床头背对着自己的男人,男人浑身只用一块白色的浴巾裹着,可以看到锻炼到极好的身材和精瘦的腰身。男人把擦拭着头发的毛巾扔在地上收脏衣服的篮子里,很自然的从衣柜里拿着自己要穿的衣服慢条斯理的转过身,在看清男人容貌的那一刻,方悦目瞪口呆,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声:“楼总?”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和怀疑。毕竟眼前的男人可是被杂志评价为最不好接近的禁欲男,此刻自己竟然谁在他床上,就算是伤心难过也抵不住这一刻的震惊。

  楼景恩因这一声向他投了一个施舍的眼神,本就是混血儿,有些金灿灿的头发,精致的五官,漂亮的眼睛,本就是好看的美少年,此时方悦眼圈微红,还残留着泪水,又带着几分惊讶,红唇微张,头发凌乱,像是被人狠狠□□了一番,这样的表情又极度吸引着贪婪的人们的眼光,让他们觉得,如果有可能上前继续CAO他几百遍,就算是累死在这个精致的如同精灵一样的美少年身上都是可以的。

  而楼景恩却不是个贪婪的人,相反他还是个十分具有自我约束力的人。因此他只是看了那么一眼,随即面无表情的对方悦点了点头。动作不缓不停的脱下浴巾,漏出浴巾下的一柱擎天,然后在方悦震惊的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能用脸上通红的颜色表达的感情颤抖中,一丝不苟的穿上内裤,然后是裤子、衬衣、打领带、穿好西装外套。整个过程楼景恩非常的淡定,修长的手穿衣服的动作十分轻柔,好像艺术家在表演一向艺术那般细致。而他脸上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好像眼前根本没有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裸|体那般……

  直到他穿戴整齐,坐在床边和方悦四目相对,这个漂亮的美少年才反应出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刻,他脸上的火烧云不但退下去,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恶狠狠的瞪着楼景恩,如同一个受伤的小豹子,在面对伤害他的人时那般凶狠,道:“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只可惜这恶狠狠的眼神,被刚才哭泣的湿润减少了五分威胁性,反而多了几分让人□□的气质。

  “不要脸?”楼景恩琢磨似得念叨着这三个字,然后他笑了,目光一寸一寸巡视一般看向方悦的身体,在他脸色越来越红眼睛越来越凶狠时,低声道:“听你这么说我现在倒是有些后悔昨晚自己做了正人君子了。早知道你这么不领情,我就应该乘人之危,把你CAO的合不上腿,哭爹喊娘的求我,一直到没力气说话。也许这样今天你就没有机会在我面前说着让人不高兴的话了。”他的声音低沉悦耳,说出来的话却让方悦差点爆炸。

  他像个火箭头一样从床上弹起来,浑身赤|裸,颤抖着指着楼景恩,你你你了好一阵子,一句囫囵的话都没有说出来。就在楼景恩觉得逗弄小朋友没什么意思时,愤怒的说不出来话的方悦突然哭了,先是嘴唇颤抖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无声无息的从他那双晶亮的眸子里流出来。紧接着一颗一颗,越来越多,哭泣的声音也随之越来越大,到最后他干脆坐在床上嚎声大哭起来。

  楼景恩被他这一手打的措手不及,他看着眼前哭的几乎可以称之为绝望的少年,那颗坚硬的心不由的软了一毫。这个看似张牙舞爪的少年,不过刚十八岁,心里还不是很成熟,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和他计较什么。

  想到这里,楼景恩叹了口气,从床头抽了几张纸巾递给方悦,语气里带着三分无奈七分容忍道:“哭什么吗?你昨晚醉酒吐了一身,我好心收留你,你倒好顺便把我给吐了。我虽然把你扒光了,但也没占你一丝一毫的便宜,反而你倒好,大半夜非要让我陪你聊天,这天我陪你聊了,这大早上的你还哭起来了,你多大的人了你。”

  听到楼景恩的话,方悦哭泣的声音停止了下,后知后觉的反应到自己虽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但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什么不适。这么一想,忽然明白了,方才楼景恩的话虽然听着让人火气大,不过他说的内容的确是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只是语气太过于让人生气,以至于他没有反应过来就燃烧起来了……

  “怎么想通了?”看着他的表情,楼景恩乐了,这小孩还真当自己是个强|女干犯了啊。

  明白自己误会了,方悦憋住了哭声,白皙的脸色通红,看着楼景恩想道歉可是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小孩什么心事都写在了脸上,对此楼景恩对着他挥了挥手大度道:“算了。”不过在看到方悦放松下来的表情后,他又不怀好意道:“这件事算了,不过我们应该算算其他的账了。”

  方悦疑惑的看着他,脸色迷茫又带着诱惑。楼景恩在心里骂了声娘,暗道,这要不是自己定力高,早就把这磨人的小妖精压在床上这样那样折腾一百遍了。偏偏小孩还没有啥自觉,这看人的眼睛都长钩子了,能把人的魂给勾走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楼景恩别的没有,就是定力好。他只是让草泥儿马从心里跑了几趟就平静下来了,看着方悦道:“咱现在谈谈你昨晚喝醉的事。方悦你还记得你的身份吧?”

  这一句话让方悦的脸瞬间从通红变成苍白,他嘴唇动了动,撇开了眼。他是什么身份,是一个演员,还是一个刚刚红起来的的偶像演员,而且他还的合约还在楼景恩手底下的影视公司里。这也是他为自己大清早看到楼景恩惊讶的缘故。

  “知道错了?”楼景恩看着眼前低垂着的脑袋不由的想伸手揉揉,不过他并没有动作,道:“你作为一个艺人,应该考虑到自己出入同志酒被人拍后,会给公司和自己带来怎么样的影响吧?何况你现在还在《修仙》的剧组里,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丑闻,那给公司和剧组带来的经济损失怎么办?当然也许你不在乎,可是你至少要有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吧。”越说,楼景恩的语气变得越冷淡。

  方悦听了这话,心里涌起一阵难过,他知道自己昨晚不对,但是他忍不住。想到昨天发生的事他还是觉得心疼的要死,自己心心念念喜欢的人,就那么背叛了自己。他想发泄,想要毁了自己,所以他才不顾一切跑到了同志酒吧喝酒……后来,后来他有过后悔的,只是没想到看似不起眼的几杯酒竟然让他头晕脑胀看不清东西南北。

  再后来的事,再后来的事,他此刻突然想起来一点,他在酒吧耍酒疯,他随手捞了一人,让他和自己开房……然后,然后他就不记得了。

  楼景恩看着眼前的小孩叹了口气,他的表情一看就是失恋了,可是就算是失恋也该保护好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对他这张脸略有印象,看到他进酒吧后阴差阳错的跟了上去,那现在这个孩子的一生可能就毁了。

  “你可以失恋,可以失望,可以痛苦,甚至可以痛恨,但是不要迷失自己,不然最终受伤害的还是你自己。”楼景恩淡淡的说。

  方悦抿嘴看着他,许久后哑着嗓子说:“你根本不懂,我喜欢他这么多年,进这个圈子也是为了他,可是……可是他不要我了,我难受的就像是快要死了,他不要我,那我找个要我的还不行吗?”

  听了这话,楼景恩几乎气笑了。方悦看着他神色不对,突然脑子一抽,道:“你……你愿意包养我吗?”

  这话让原本气抽了的楼景恩立刻短路了,他看着方悦认真的问道:“我好想出现了幻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愿意要我吗?愿意就说,不愿意就滚好了。不是说最快忘记一段感情就是重新开始另外一段吗?没人喜欢,我找个人喜欢还不行了吗?”原本对自己突口而出的话有些后悔的方悦,看到这样楼景恩破罐子破摔的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越说他越觉得自己可怜,心想,反正也没有人真心喜欢自己,也没人要自己,找个愿意要自己的没什么错吧。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等回过神,发现自己被楼景恩压倒在床上,他愤恨道:“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自然是干你。”楼景恩挑眉道:“你不是想让我要你吗?我要可不是嘴上说说就是了的。”说罢这话,他的手指毫不留情的抚摸上方悦细腻白皙的肌肤上……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谢谢支持。

 

  ☆、002

 

  开着车,楼景恩目不斜视。方悦坐在副驾驶上,屁股长钉了似的不停的来回晃动。楼景恩本想说些什么缓和下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的,但转头看到方悦即便是穿着自己的高领衣服,也无法遮挡住脖子上的吻痕时,他心里要说的话瞬间都被草泥马三个字踩进了心底……

  刚才,在他的房子里,原本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嘴贱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结果,手点上了火心里跟着着了火,眼看小火有星星燎原之势,马上要烧身了,他本能的想要撤退,但是被小孩一句:“硬了都不做,果然是他们口中没种的老男……”没等方悦把后面的那个字说出来,楼景恩就把人再一次的压倒在床上了!尼玛,不给你颜色看看你不知道世间颜色有多上,这是他失控的最后想法。

  后面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清楚了,一个怀着愤恨的心想毁了自己,一个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没种老了,两个人没有酒后乱性,反倒是趁着清醒狠狠来了一发。方悦的反应十分生涩,被他进入的时候还哭了。他本想退出去给他反悔的机会,谁知人家根本不稀罕,方悦察觉他动作后,发狠的用双腿环着自己的腰。被他那么一刺激,楼景恩再也不想给这个小妖精什么后悔的念头,狠狠的把人在床上折腾了一番。

  不知道是方悦的身体太紧致太销魂,还是楼景恩开一次荤不容易,他要大吃特吃一番。总之等他脑袋清醒的时候,他已经第三次射入了少年的身体内了,中途方悦被他折磨的哭着求饶他都没有听到。

  激情后,楼景恩气喘吁吁地的趴在方悦柔软细腻的的身体上,方悦的手环抱着他的脊梁,脸色因最后激情的到来而红润漂亮。

  方悦失神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这本是极度亲密的事情,身体是那么的愉快,但是心却是凉凉的。明明不是相爱的人,明明两个人还算是陌生人,但是欲|望来临时,却也让人身体觉得那么的快乐。这样的感觉让方悦觉得想哭,不过最终他只是呼了呼鼻子,眼泪却没有掉下来。

  楼景恩从方悦身体里出来时,看着这个在被自己占有蹂|躏过的美少年,被刚才他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快意凛然的紧致快感给弄得心神晃荡。他觉得这样包养方悦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的身体能带给自己极大的满足。

  因为欲|望得到了满足,楼景恩的心情十分的好。他帮没力气合拢双腿的方悦洗了个澡,给他穿上自己的衣服,又简单的做了点早餐,两人随意吃了点后,他就带着方悦从家里出来了,一是想着给他买两身衣服,二是见见方悦的那个经纪人,让他知道些该知道,好方便以后方悦的登门。

  至于方悦和他在一起睡并不是因为喜欢和爱情,这一点楼景恩一点也不介意,他也不是因为喜欢才上了方悦。爱情这个东西,他这辈子是没有打算再碰的,两个人没有爱情的人在一起,只好身体契合,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他们也没有想过要这样一辈子,等彼此腻了,烦了,这段感情游戏也就该结束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