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十二生肖之欠的始终是要还的

 

文案:

成仙多年,才被人告知因果未了,偏生那人怎么都不肯说一句:“我原谅你了!”

子舒:最开始不就是还个因果么,为什么最后越来越多,怎么也还不清了呢,哎哎,你不要缠着我,不是你说让我离你远一点的么。

萧莫(炸毛):你以为小爷我想缠着你,要不是因为....

子舒:因为什么?

萧莫:关你什么事,小爷喜欢你有意见啊!

本文主攻风轻云淡略木讷攻X傲娇炸毛偶尔卖萌受

本文又名《当年老鼠养的小奶猫》《好友别捣乱》《一切都是误会惹的祸》一点也不恐怖,萌哒哒的小短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子舒,萧莫 ┃ 配角:星祈敖青 ┃ 其它:十二相元辰

 

  楔子 成仙日久方知因果

 

  “见过值日星君。”仙娥来往之间微弯身行礼。

  那位被唤作值日星君的男子微点头。然后越过仙娥翩然离去,但是他的心里远不是面上的风轻云淡。

  星曜宫

  “这不是子舒么,今年不是你当职,怎么有时间来。”人间今年是马年轮到当职是雾谦,放下手中的一些公务,看着虽然看上去还是往常般样子的子舒,眉宇间却有些烦躁。

  “刚才我去了趟云瑺仙子那,她说我在凡界尚有一段因果未了。”看着面前吊儿郎当的友人,他叹了口气说道。

  “你?在凡界?怎么可能,你可是自从上了天宫就没有再去过凡界,说是弦祤那家伙还差不多。”弦祤是十二元辰中的戌狗,与其种族特性完全不符,贪恋美色,除了当职时间之外都在人间厮混。

  “是因为当年的事。”子舒坐下来手指轻点桌案。

  “当年?……是刚成仙时候的事,嗯。”除了这个之外他还真不知道一向洁身自好的子鼠怎么会招惹上因果。

  “就是那时候住在我家附近的猫妖萧莫,云瑺仙子说的应该就是那件事吧。”子舒有些苦笑,他知道的时候到没有雾谦那么惊讶。

  “那件事我也听说了一些,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挑了挑眉,看着神色苦恼的子舒,雾谦悠闲的看着。

  “打算去凡界一趟,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面对雾谦看好戏的态度,子舒无奈,不过也知道雾谦的性子到没什么在意。

  “既然如此你就去吧,反正轮到你当职还有六天,按照凡界算就是六年,记着不要误了交接的时辰就可以了。”对于子舒做出的决定,雾谦也没什么意见,只是提醒子舒注意时间。

  “嗯。”表示知道了,随后离开星曜宫,直奔南天门,天规并没有人间说的那么森严,至少他们这些星君下凡还是很自由的。

 

  第一章 凡尘俗世几经变迁

 

  子舒去到凡界之后,最先去的是当年还在凡界时的住处,其实,说是住处也不过是座不高的山,千年之前山间有间道观,他只是居住在道观之中的一只小白老鼠,大约是毛色的白色的缘故,到是比起那些灰毛老鼠,受欢迎的多。至少道童不会驱逐他。

  偶然之间开启了灵智,踏上修炼之路,当时道观中的一位道长还可以算的上是他的半个师傅,不过物是人非,人类的寿命终究是比不得已是妖类的他。

  许久没有来过了,自从当年认识的人都一个接一个离世之后,他就离开了道观在山野之间修行。

  早在几百多年之前,因为当时的皇帝崇尚佛教,道家式微,这间曾经香火鼎盛的道观,终究是没落了下来,近些年已经没有人会再走许远,来道观上香了,此处早就没落了。

  此刻眼前看到的事告诉他,虽然没有人愿意来,但是妖类还是不少的,看着眼前破败的道观,经历了百多年风雨摧残之后,已经显得摇摇欲坠,其中有着一丝淡薄的妖气,应该是两个不成气候的小妖,只是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股强大许多的妖气,很熟悉。

  子舒抬步走进去,避过有些摇摇欲坠快要掉下来的牌匾,走进已经许久未曾到过的大堂。

  “你是什么人,快点离开,不然吃了你哦。”突然窜出来的一个影子让他停下了脚步,才看清那个口吐狂言的人。

  严格说起来,只是一只小奶猫,通体灰色的,眼睛是漂亮澄澈的蓝色,一副他再不走就扑过来咬他的架势,到是让他想起了脑海中一位故人的样子,他第一次见到萧莫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的场景。

  “我只是看看,不必担心。”白衣胜雪,言语淡然,对着面前的小灰猫笑了笑。

  “谁相信啊,神仙都不是好东西,尤其是长成你这模样的!”虽然只是只很不成气候的小灰猫,不过对于子舒身上的仙气,本能般的不相信,何况总觉得这家伙的脸和某人日以继夜念叨的人很像,那就更讨厌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多停留,不过你既然在这座山上,那你可知道,除你之外还有其他的妖类在这么?”为了降低灰猫的警惕性,子舒稍稍退后了一步,然后轻声开口。

  “没有,只有我们在这里。蠢货,不是叫你不要出来么。”就在子舒和灰猫说话的间隙,灰猫的身后出现了一只比起灰猫要小得多的白猫,看上去,灰猫很护着那只白猫。

  白猫似乎还不会说话,只是糯糯的喵喵叫,然后走到暴怒的浑身毛都炸起来的灰猫身边,用头拱拱像是撒娇。等灰猫和白猫闹了阵,在回过头来子舒人已经不见了。

  “幸好他走了,要是萧莫回来看到有个神仙在,非把本来就破烂的房子彻底掀翻不可。”和白猫打闹了会儿,灰猫碎碎念。

  “小灰,我回来了,看我带什么好吃给你们吃。”任未至声先至。

  “是萧莫回来了,还好那神仙走了。”刚说曹操曹操就到,外面拿着个食盒,说话充满朝气的可不就是灰猫嘴中的萧莫么。

  “哝,糖醋鱼,奖励你最近和小白很听话。”打开食盒,里面飘出一阵诱人的香气,萧莫端出碟子,摆在两只猫前面。

  “小灰,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看着两只猫吃鱼的萧莫,摸了摸小灰的脊背。

  “除了你还有那个人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啊。”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我就说么,他在天上做神仙做的好好的,怎么会下来……算了不想了。”想到刚才回来时,看到山中有道清气离去,萧莫喃喃自语了两句,随后摇头不想了,不过要是在让他见到那个人,非把他往死里打。

  前一脚刚离开道观的子舒心中有一丝不详,总觉得这次的事情估计不会顺利到哪里去,刚才看灰猫白猫闹在一起,既然寻不到人,也没有消息,他也只好离去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离开这座山,他要找的人后脚就回来了。

  “天下这么大,寻一个人何其困难,本来以为可以在山中找到他的,可现在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坐在云端上,任云朵随意的飘来飘去。

  “术算之道,不知道可否算的出来。嗯,和自身有关,根本算不出来,听说苍龙的对于卜算很精通,看在一起共事又是熟识的份上,请他出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闭目推演天机,可惜对于此道他也不精通,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己身。

  索性就驾云往东方去,十二相元辰也就是凡间所说的十二生肖之中,龙是为东海二太子所担任,除了在天宫当值之外,这位面冷心热的二太子基本都是待在东海,所以要找他也算是比较方便的,如果失去找其余人中的某几个,恐怕是相当于在人间大海捞针。

  “星君到此可是来找二太子,请随我来。”一到东海边上,便有人前来相迎,对于和苍龙共事的几位星君或多或少都来过东海一趟,唯独这位子舒星君没来过,不过看腰间神后元辰职牌,应该就是那位没有见过面的星君了。

  “有劳了。”没有来过东海的子舒回道,然后海水分开,更在那人身后走来进去。

  “前方便是二太子的寝宫,二太子正在里面。”给子舒指明方向之后,那人就退下了。

  子舒顺着那人指着的方向,一路行去,没有看到什么侍卫宫女,不过以苍龙生人勿近的性格来说,到是显得很正常。

  “真是稀客,子舒你怎么会来龙宫,你不是一向不喜下界的么。”万年面瘫开口,不过一番欢迎词硬是说的生硬无比。

  “敖青,你还是和在天宫时候一样吧,你这样子说话我怪不习惯的。”听完敖青的那一番僵硬的话语,笑了笑说道。

  “父王说过不能失了待客的礼仪。”敖青一板一眼的说。

  “那好吧,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这次主要来是想请你帮我个忙,是这样的我……”子舒简略的说了一下经过。

  “这样啊,我明白了,我帮你算算看吧,不过我二人修为相差无几,可能也不比你卜算的清晰多少。”敖青说完便替子舒算了一卦,要知道敖青的演算之道,可是非常高明的,不过由于一向生人勿近,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从卦象上看,你要找的那个人恐怕和你之间的因果恐怕非比寻常,你要找他应该往东边去。”看了看卦象,然后给子舒解释。

  “既然这样,我也早些动身去找,就不久留了,告辞。”得到想要的答案,他起身告辞。

  看着已经不见了的人,敖青低头准备收起摆卦的玉沁,突然愣了一下:“糟了,不是东边是他来的方向。”撇下玉沁追了出去,可惜子舒早就没有了去向。

  敖青往东边追了一阵,可惜没见到人,只好回龙宫,坐下来之后又给子舒算了一卦,不过这卦象……用手拂乱卦象,然后默念了声:“此去一路保重。”没人知道敖青实际上是个路痴,不过不是很严重,只是不分方向而已。你真的是往东边追的么,分不清方向的二太子殿下。

  听了敖青的话,出了龙宫直接往东边而去,全然不知,越离越远。

  另一边萧莫才知道到,有人来找过他,带着两只小奶猫包袱款款离开了山,听灰猫形容就知道那人是谁了,不走等他再回来啊。

  子舒确实在找不到人之后动过再回去的心思,不过得到敖青的卦象之后,他就直接往东边去寻。那边的萧莫回来时看到的光是往南边走的,所以他就选了东边,这样总不会碰到一起了吧。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呐。“真是倒霉,这样也能碰见。”这是在酒楼见到子舒的萧莫心里的想法。

  子舒的在凡界可以待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六年,所以想要快点找到萧莫了结因果,不过一直找了三个月都没有任何消息。

  “凡间似乎永远都是一个样子,天上也是一样,无论怎么变,也不会变化到哪里去。”坐着茶楼里喝茶的子舒如是想到。

  “已经三个月了,敖青只给了方向,子舒也就只能一点一点的找过去,到如今已经三个月过去了,一丝线索也没有……”就在他想事情的时候,突然听见楼下有一阵吵嚷声,吵嚷声中还夹杂着几声喵喵叫。

  “听声音不是那只白猫的叫声么。”对于三个月前的两只猫还记忆犹深。放下茶杯,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子舒倚着楼梯口的柱梁,看着下方人群的一个少年,低头轻言:“找到了。”

  “不好意思,这位公子是在下的朋友,可否请老板通融通融,一切都算在在下身上,可好。”走到一边和老板说了几句,拿出银两递给茶楼老板。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既然是公子的朋友,当然当然。”老板拿过银两点头哈腰的带着伙计走了。

  “是你!”看清楚解围的人之后,牙齿吱嘎响。

  “是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上楼吧。”一别经年,脾气还是如此,无声的叹气,走回楼上。倒不怕萧莫不跟上,大堂里很多人还看着呢。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