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重生之器灵师

 

文案:上辈子顾林拜入玄天宗后与那人相恋,却在道侣大典的前一日被其囚禁成为炉鼎,最终丹田枯竭而死。

临死之前方才知道,原来对方接近自己,不过是为了顾家器灵制作的传承秘籍和自己的天生炉鼎体质。

重活一世,他又回到了十岁惨遭灭门的那一晚,终在父母身陨前得到了器灵师传承,这辈子,他要复仇,要让所有带给他痛苦的人百倍的偿还。

主角受,小攻是主角重生后的师父,温馨无虐,坑品保证,请尽情的跳坑吧。╭(╯3╰)╮

修仙分为练气、筑基、融合、灵寂、金丹、元婴、分神、合体、渡劫、大乘 十个大境界,每个境界又分前中后三小境界。

灵宝等级划分:初阶、中阶、高阶、圣阶、仙阶、神阶。

灵兽划分:一至四阶,每阶分为九品。

四大修仙世家(实力从大到小):风家、李家、墨家、顾家

==================

 

 

☆、第一章 前世

  

  玄天宗一间不起眼的土屋内,脏乱的地上,躺着一个浑身赤1裸的青年男子。

  

  他蓬头垢面,早已看不出原来的相貌,裸1露的肌肤遍布着青紫淤痕,鞭伤、欢爱痕迹清晰可见!

  

  他就这么躺在地上,四肢大敞,扭曲出一个诡异的角度,呼吸时断时续,就连扭动下脖子的力气都没有。

  

  顾林无神的望着房顶,感受着那些仅存的,用来维持生命的灵气一点点从体内流逝,他知道,一切就要结束了。

  

  他被困在这三年,亦被那人采补了三年,如今丹田枯竭,却是离死不远了。

  

  呵,终于要结束了么。

  

  想他自幼也算是修仙大家的公子,奈何十岁那年惨遭灭门之祸,一夕之间由骄龙沦为蝼蚁,后拜入玄天宗,与那内门吴长老之子吴风相识,本以为天赐姻缘,心甘情愿与之结缔道侣,不想大典前一日被其骗至此处,斩灵根,断筋骨,百般折磨,如今就要这般窝囊的死去,叫他如何甘心,如何不恨!

  

  这时,门开了,他看到那个让他恨不得生啖其肉的人——吴风,穿着一身大红新郎服走进来,毫不留情的抬脚踢他“如何,想好没。放心,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只要你交出顾家的器灵师传承,我便保下你性命,与从前一样疼爱你。”

  

  被虐待了三年,顾林的身体早已习惯疼痛,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一身刺目的红,对了,明日便是这人与四大修仙世家之一李家的小少爷举行合籍双修大典的日子。

  

  三年前的今日,他亦是穿着这身衣裳对自己温声细语将自己诱来这里。

  他说他会永远疼爱自己。

  他说只愿守着自己过一辈子。

  他说此世得顾林一人足矣。

  然而下一秒,他却伤了自己……

  

  保他性命?

  还和从前一样?

  顾林仿佛听到世间最好笑的笑话,费力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

  

  吴风有些心虚,目光闪烁,脚下用力又踢了一脚,吼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跟你全家一样贱骨头,当初在顾家就不该留你这条命!”

  

  “你!”顾林一愣,他只以为此人负心无情,却不想顾家灭门之事竟与此人有关,回想之前种种,眦目欲裂,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却忘记他已是风中残烛,勉强吐出一个字后,竟让最后一丝灵气散出,再是不愿,也终究咽下最后一口气,变成了这天地间的一缕残魂。

  

  不甘、愤恨,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小人将自己的尸体抛与野兽分食,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信错了人。

  

  第二日,大典依旧。

  

  他望着玄仙宗内装饰一新的每一寸地方,望着那对新人在掌门的主持中结缔契约,望着众人举杯送上祝福。

  

  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三年前的今日那个本该站在李家少爷位置的自己。

  

  残魂存在的时间极短,很快,天黑了,大典仍在继续,顾林却感觉到自己的魂体正渐渐消融。

  

  再恨,最终也只能化为一赔尘土,他不甘心,又能如何。

  

  视线越来越模糊,恍惚之间,他好像看到一个人站在一座孤坟前,白衣、墨发、冷若寒霜……

  而那墓碑上刻着的,是自己的名字。   

                 

 

☆、第二章 重生 传承

 

  深夜,顾家大宅。

  

  顾林是被一阵尖叫声吓醒的,一睁眼便看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

  

  这间屋子很大,四周摆设清简雅致,让他觉得颇为熟悉,仔细一想,这不正是自己十岁之前在顾家居住的地方嘛!

  

  “啊!”又是一声尖叫将他的思想拉回,他滚下床跑到窗前,猛然发现自己的身高竟然之后窗子的下沿处。

  

  怎么可能?

  

  他冲着窗子透进的月光不敢置信伸开五指,这大小却不是一个成年人该有的,顶多也就是一个不过十岁孩童的手。

  

  十岁?!

  

  他心中一惊,急于确定自己的猜测,一把将门推开跑了出去,却没跑多远就听到更多更为刺耳的叫声,只见到三四个身材壮硕的黑衣蒙面人挥着手中利剑,见人便砍,整个大院鲜血淋淋,满地的尸体以及残肢、内脏,从那些还算完整的尸体上来看皆是府中的丫鬟小厮。

  

  同样眼熟的一幕却是发生在二十年前顾家惨遭灭门的时候。

  

  难道老天也看出他的不甘,所以没有将他的魂魄化为尘土,而是回到了十岁之时遭逢巨变的那一夜,重新来过?

  

  终于可以再度行走,但对四肢的掌控力,却并未带给他任何喜悦。

  

  若是重活一回,为何不让他早回来一日?

  

  只要早回一日,或许他们顾家就不会遭此劫难……

  

  就在这时,其中两个黑衣人发现了他,向他走过来,举起手中的剑。

  

  “傀儡?”顾林仗着身小灵活,就地一滚躲过,看两人动作僵硬气息古怪,立即判断出这两个是最低级的傀儡。

  

  能拿出这种傀儡的,本身修为不会太高,但对顾林来说,他上辈子的修为早已散尽,这辈子则刚满十岁,顾家祖规定下,凡顾家子孙不满十五者皆不准修仙,所以此时他并未正式踏入仙途,没有力量,就凭这细胳膊细腿的,即便最低级的傀儡也足够要了他的命。

  

  硬拼不得,也只能智取了。

  

  顾林想起他的父亲为了防止意外,总会在他贴身的小荷包中塞上几张烈焰符,那符箓的威力不大,但对付这种傀儡却是足够了。

  

  只是现在他只穿着一身亵衣,那个小荷包应该在方才那间屋子的外衣旁放着。

  

  顾林转头又往回跑,幸好傀儡的动作不快,即便他现在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全力奔跑下也不至于被追上。

  

  拿荷包,甩符箓,动作一气呵成,直到两具傀儡被烧成了灰烬顾林才松了口气,再一抬头,只见他父亲进了屋。

  

  他父亲名叫顾海,是顾家当代家主,三十来岁,长得也算是风流潇洒,只如今那张俊脸苍白如纸,胸口处还沾着点点血渍。

  

  上一世顾林因为害怕躲进了厨房,所以并未碰到父亲,待被人救出之时顾家已是一片火海,只是远远的看到了父母的尸体依偎在一起,终被火海吞没。

  

  他当时疯了一般想冲过去,却被救他出来的那人敲昏,再醒来时已身在距这里万里之遥的玄天宗。

  

  多年的思念让顾林的声线微微颤抖,近乎哽咽的叫了一声:“爹……”

  

  他好想将自己上辈子遭遇的所有不幸和委屈完完全全的倾诉出来,然后像以前那般被爹爹抱在怀里哄着,可现在不是时候。

  

  顾海对自家孩子刚才的表现很是满意,若是这样,即便自己陨落,这孩子也不至于活不下去,他大手一挥,将顾林拽上自己的飞剑向远方飞去,一边飞着一边轻拍着顾林的背脊,安慰道:“林儿乖,别怕,爹爹这就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顾林抬眼看他,大大的眼睛里氤氲出一层淡淡的水汽,“爹,娘呢?”

  

  顾海浑身一震,脸色更加苍白,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好一会才对他说:“你娘她……有事情要做,待爹爹把林儿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去接你娘。”

  

  顾林垂下眼眸,掩饰住眸里那些太过复杂的情感,就凭顾海的反应,他又怎能不明白,他那母亲怕是凶多吉少了。

  

  上辈子被囚禁在那土屋内,顾林想起最多的就是这对亲生父母,虽只有短短十载,能记住的事情更是为数不多,却是他这一生最为快乐无忧的日子,没想到重活一回,竟是连母亲的面都没见上。

  

  这时,后方突然又出现两道流光对他们紧追不舍,顾林瞟了一眼,见全是黑衣蒙面之人,便知道追兵到了。

  

  凭借他上辈子的经验来看,这两人的修为至少在元婴期以上,而顾海不过刚刚金丹前期,还明显受了伤,能带着自己逃至此处已是极限,又岂是那两人的对手。

  

  顾海也明此理,深知不能硬碰,赶忙撤掉自己脚下飞剑,抱着顾林降落在一片密林之中,而后快速奔跑,直到寻到一个可以藏身的树洞方才停下,将顾林塞了进去,接着吐出一口黑血,剧烈的咳嗽起来,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顾海深知自己已是强弩之末,但稚子尚处危险之中,他又怎能放心离开。

  

  他盯着顾林看了一会,叹息一声,然后五指成爪状向自己的丹田处插入、挖出,血色之间只见一团如同婴儿手掌大小的金色火焰在他的掌心不断跳动着。

  

  丹田对修士何其重要,顾林被顾海自残的举动吓了一跳,惊慌失措之时听顾海说道:“我顾家在千年前有幸得到器灵师传承,传到我这已是第八十二任了,我顾海只有你一子,这传承迟早都是要给你的,罢了,现在就交给你吧,以后你便是顾家第八十三任家主。”

  

  顾林一怔,眼睁睁的看着那团金色火焰从顾海的手心飘入自己的丹田中,但就像是一滴水落入一片湖内,并未引起任何反应。

  

  顾海的容貌自传承离开便开始肉眼所见的速度快速老化,他慈祥的摸了摸顾林的头发:“答应爹爹,待你满十五岁之后再去触发传承。”

  

  顾林虽然未触发传承,但在顾家长大或多或少都听过关于器灵师传承的事情,例如每任家主交出传承之后,相当于交出了自己的命。

  

  他眼中含泪,纵然万般不舍,还是点了下头。

  

  顾海欣慰之余,继续嘱咐:“等会那些人追来,你便说我把你丢下独自逃了,短时间内他们不会为难你,待有机会,你在从这些人身边逃开,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好好的活下去。”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