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随从是面瘫

 

 

【扫雷大纲版】

本文实则是主人养成奴隶攻的慢热史2333

内含弄死白莲花等狗血情节,但不是主流(作者追求创新但从未成功过啊口胡!)

星际战争会有,英雄救美也会有,学院斗争流依然会有

攻受属性大家可自行YY~~

 

总而言之:本文的情节虽然会融合不少题材,但还是会以星际和机甲为主

喜欢此类题材的亲就收藏个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梵、西斯 ┃ 配角:罗伯特、路西特 ┃ 其它:奴仆与主人互伴一生的故事

==================

 

☆、第一章:不怕我罚你?

 

  瑞利斯特帝国统治着宇宙中最为繁荣且强大的R74星球,百年内邻近的星球无一敢挑战其地位,于是在这种强大的庇佑下,R74星球发展的十分快速,成长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而就在这么一个繁华的星球里面,有四个神秘的家族维持着不同领域的和平,分别是北方军区的利维尔家族,南方商界的索菲特家族,东方医界的司徒家以及西方科技领域的展家。

  星际1784年的一个冬天,

  除夕夜带着浓厚的节日气氛笼罩着整个R74星球,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基本脸上都挂着一抹抹开心的笑容,不同类型的新年货品摆满了整个街道的两旁,热闹却不杂乱,一切都显得是如此的井井有条。

  可是,排除这些衣着光鲜的贵族或是平民以上的人们,还有一种人群,虽然也走在街上,但脚上和手上却是绑着一条条沉重的铁链,脸上也没有丝毫开心的笑容,麻木的神情配合着肢体的动作不停歇的来往跟随者或是贵族,或是雇主搬动着沉重的物品,在这般和谐的气氛下,显得是如此的突兀。也没有人会去可怜这些低廉却又好用的劳动力,人,总归是自私的。

  艾梵打了个哈欠有些无趣的走在街上,身上穿着十分平常的外出服,唯一能让人识别出其贵族身份的只有其手上的那枚泛着通透绿光的祖母绿戒指,一看便知价格不菲,定不是一般平民能够买得起的。

  原本艾梵应该正陪着大哥艾瑞特一起巡视常规军的值班情况的,但后来艾瑞特在半途接到父亲的电话后就匆匆的回去了,于是巡视的重任就落到了艾梵的身上,看了看手中握着的代表权力的勋章,艾梵叹了口气,继续迈步朝前走去,走着走着心情倒是放松了些,毕竟节日总归是能让人感觉到欢乐和轻松的。

  眼看就要巡视完了,却不想就在不远处忽然昏倒了一个身着粗布衣裳的壮汉,戴在手脚上的铁链因此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周围的人皆是厌恶的避了开去,纷纷快步离去,没有人会去可怜一个低贱的奴隶,因为这似乎会显得失了身份。一旁的,似乎是其雇主模样的男人恼怒的命其他奴隶速速捡起地上掉落的物品,对着倒在地上痛苦□□的奴隶狠狠的踢了两脚才不满离去。

  见此艾梵皱了皱眉,督了眼在一旁看热闹、没有丝毫打算出手相助的正规军,正打算朝那方走去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人已经比自己还要快一步。

  “吉斯,怎么了?”弯下腰的男人拥有健硕的身躯,小麦色的肌肤上清晰的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些还渗着血,在粗布衣裳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狰狞。

  被称作吉斯的男人苍白着一张脸,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因为多日没进食而无力出声,只得痛苦的按着肚子,紧咬着唇继续口申口今着。

  “西斯,别多管闲事了,再不走我们可就赶不上开饭了。”随后又走来了一个奴隶,光秃秃的脑袋上布满灰尘,看上去本该十分滑稽,但却又因姣好的五官而多了份憨厚,只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冷漠。

  艾梵停下脚步,莫名的来了兴致,想要知道这名叫西斯的男人的抉择。

  西斯并没有站起身,而是伸出了手,对光头男说道:“馒头。”简洁的话语让光头男一愣,随即却是叹了一口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边掏馒头边无奈的对西斯道:“也不知你是怎么长的,每天多管闲事还能有这体格,快点喂完走人吧。”

  斜靠在一旁的墙上,艾梵静静的看着西斯帮着倒下去的奴隶吃下卖相并不怎么好的馒头,然后缓缓站起身,这下艾梵才看清西斯的容貌,英俊深邃的五官配上健硕的身姿实在是说不出的帅气,但却又因为胸前的奴隶印记,而白白浪费了这副好相貌。

  “看够了?”正当艾梵看着西斯的面容有些发呆的时候,西斯原本紧合着的嘴忽然动了动,艾梵回过神,微微一抬头就对上西斯那平静无波的眼眸,掩饰性的咳了咳,艾梵有些懊恼刚才的失神,若是对方图谋不轨的话自己恐怕此刻已经身首异处了,这警觉性什么时候下降了?这可不行!

  “这可不是奴隶应该用的语气,我可是……贵族。”挑了挑眉,艾梵轻抚了抚手上的祖母绿戒指。但西斯却没有丝毫反应,依旧不冷不热的瞟了眼宣示着身份的艾梵,吐出了几个字:“哦,那这位少爷可以让让么,你压着我的车了。”艾梵这才发现自己一直靠着的是一辆满载着货物的推车,连忙直了身子,对西斯的这种态度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就这么一声哦?

  “你不怕我惩罚你?你这态度可算不上恭敬噢?”西斯有些无语的看了眼不屈不挠的艾梵一眼,这大少爷是不是脑回路不太正常?还是说人太闲了没事可做?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现在还不停的问些无聊的问题,如果想要自己的命的话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怕有用么?

  “那就请这位少爷放过我可以么?感激不尽。”说完没等艾梵反应过来就直接推车离去,一旁的光头早就紧张的一脸汗,但又只能在一旁干着急,这西斯每次对贵族的态度都是这样,也不知道惹了多少祸了,见西斯离去后艾梵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心下也是一松,连忙行了个礼后也跟着匆匆的离去了。

  “……”为什么他会有种被一个奴隶鄙视了的感觉……(真相)

  “艾梵,傻站在这里干嘛?不用巡逻了,跟我回去父亲有事找你。”正当艾梵站在路中间黑着张脸的时候,一名与艾梵有几分相像却更显霸气的男人走了过来,疑惑的看着自家弟弟有些反常的举动。

  “没事,大哥我们回去吧,哦对了……”艾梵忽然想起了什么,眯着眼朝一旁看完好戏正叼着烟不知聊着什么猥琐话题的正规军看去,本想说什么却又忽然住了口,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有了什么其他主意,一双精亮的眼睛里满是算计。

  “怎么了?”不明艾梵怎么说一半又停下了,艾瑞特觉得艾梵不太正常。

  “大哥,我忽然想到有些东西落在了科里城郊,可是我明天就要用到,所以我想用些权利让这些闲暇的正规军帮个忙应该可以吧?”艾瑞特点了点头么,这倒是不算什么大事,也算不上是滥用权力,爷爷那里可以说得过去。

  艾梵笑笑,整了整面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朝聊得正欢的正规军们所处的位置走去。

  “隶属特战队第二部队少校艾梵。”正规军一听这头衔立马站直了敬军礼,在看到一身便服的艾梵时眼中有些怀疑,但又在看到艾梵手上拿着的军徽后满腔的怀疑顿时烟消云散了。

  正规军们惊讶得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下:特战队的怎么来这了?

  “这里有一件紧急的任务需要你们配合完成,事关重大,请务必谨慎行事!”艾梵说的一脸正经,正规军们都觉得不似作假,就立即严正的回应道:“乐意为您效劳,长官。”

  “很好!科里城郊第三个村子里的第七个小房屋内有一本镶着金线的书籍,必须在明早四点之前取回,否则后果很严重,你们即刻起身,不能走捷径,因为怕有敌方的埋伏,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马上动身吧,明早我会派人在这里等你们。”说完也没给正规军们拒绝的机会,一脸我信任你们可以的表情让正规军们想拒绝又没法拒绝,只得苦逼的动身离去。

  抬下巴想了想,艾梵估计这群人回来应该不死也没了半条命,心情顿时好了不少,整了整衣服走回了艾瑞特身旁,艾瑞特也没问太多,艾梵一向做事靠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需要赶紧往庄园赶,刚才见父亲拿到一封信后惊讶的表情应该是大事,耽误不得。

  利维尔家族身为星际中最顶级之一的存在,自然主家的装横不可能太过于简朴,一进门便是一座十分精致的用白玉雕刻的喷水池,而在喷水池的中央则是竖立着象征着利维尔家族身份的族徽,主家内的一草一木都是经过精心雕琢的,连铺设在地上的地砖也是块块价值不菲。

  两兄弟径直的穿过了走廊,推开位于二楼最深处的一扇古老的大门,一名中年男人正拿着两张信纸,脸上是淡淡的笑意,见两人进来后便笑着让两兄弟坐下:“这次让你们两兄弟匆匆回来,是有三件大事要跟你们说说。”艾梵和艾瑞特面面相觑,看向自家父亲。

  “首先是艾瑞特,下个星期就跟着我去军区接任军职吧,王已经确定好了你的军职了。”

  艾瑞特点头,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看父亲这个样子应当这军职的位置不低,看来之前在王面前的表现尚算不错。

  “然后就是艾梵,你小子,竟然敢瞒着我提前报了军校,胆子大了?恩?”艾梵抓了抓脸,望天,“这不是在家太无聊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  某可开新文了~\(≧▽≦)/~

  新读者老读者各种欢迎呀,多多支持脑洞略大的某可开的新文呐!

  这个题材涉及的比较广,出现了什么BUG希望大家能够留言提点!

  (在此鞠躬)

  然后就是艾梵和西斯的Q版人设图~

  ~\(≧▽≦)/~很萌有木有!

  这是艾梵儿子:

  这是西斯总攻:

 

 

☆、第二章:奴隶找到了?

 

  “还敢顶嘴?”安格瑞,也就是艾瑞特和艾梵的父亲双眼一瞪,艾梵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聪明的选择闭嘴了,心中不免还是嘀咕了一句:心情不好还处于更年期的老男人就是火气大啊。

  缓和了一下情绪后,安格瑞才继续说道,每次都对面前这个次子无可奈何,“你小子,如果不是你真的直接考进了特级班的话我非得打断你的腿不可,跟你说了多少次,家族的尊严不容践踏,你不过十七岁,还没做好万全的准备进入军界,如果这次你失败的话,丢的不仅是你的脸,还有整个利维尔家族的,要么就别做,要么就做好万全准备做到最好……”

  后边儿安格瑞说了些什么艾梵已经无心听下去了,听到自己成功考进艾格瑞特军校最顶尖的特级班的消息后,艾梵总算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这次虽然行事是鲁莽了点,却也是个能让自己早些摆脱枯燥的家族训练计划的最佳方法。

  “我知道错了,父亲。”就在艾梵快要睡着之前安格瑞终究是停下了几乎每星期三四次的训话,让艾梵的耳根得以清净不少。听到艾梵规规矩矩的道歉后安格瑞也不好再多说,只是叹了口气,形式上的表示了一下心中对艾梵不尊重家族族长建议的行为的不满后,心中倒也是有那么一丝自豪的,毕竟这补考的整个过程都没有动用利维尔家族的任何资源,凭借的不过是实力。

  “总之进了军校不比家里,必须记得三思而后行。好了,晚点艾瑞特你带着艾梵去准备上学的事宜,再过两天就要开课了,在这之前你们要先去T31军事星球一趟,领取机甲驾驶证和校卡。”两人点了点头,艾梵朝艾瑞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无声的道:又要麻烦大哥你了。

  艾瑞特倒是不怎么介意,耸了耸肩示意继续听安格瑞说第二件事。

  “好了,现在要说第二件事了,早上星灵组发来报告,艾梵,你的永生奴隶找到了。”安格瑞伸手端起茶杯喝了口香浓的红茶,艾梵直接愣在了座椅上,艾瑞特反应倒是比艾梵快,脸上立马掩不住的露出了喜色,“父亲,您说的可是真的?”

  为何三人都会因为本应该是最低等的一个奴隶这么激动呢?这就要从利维尔家族的习俗说起。相传在百年前,当利维尔还是一个中等阶层的贵族家族,嫡系血脉也不过是能力平平,并没有什么太过出众的地方,而当时R74星球已经是宇宙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但统领R74星球的却不是如今的四大家族,而是一个由变异后,更为强大的血族末裔所组成的家族所统治着。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