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妖气甚重

 

 

问啊:

     花耀是个混蛋,而且是个著名的混蛋。

 

知空是个和尚,而且是个腹黑的和尚。

 

一个小小的破寺庙,一个寻常不过的和尚,一个坏到骨子里的纨绔子弟,三者无意中的连接在一起,变成了一路的或是惊悚恐怖或是勾心斗角或是欢乐悲伤的奇妙旅程。

 

在一个普通和尚的背后是否隐藏着什么玄机?

 

在一个看似不普通的少爷背后是否真的隐藏着什么玄机?

 

嘘……

 

夜色正浓,妖气甚重。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耀,知空 ┃ 配角:好多,写不完啊 ┃ 其它:妖精,鬼怪,修仙,和尚,道士

==================

 

  ☆、第 1 章

 

  “瞎和尚,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害怕么?不如姐姐送你回寺庙,可好?”明净的月光下,美艳的妇人打着一把红色雨伞,于一棵垂柳下笑盈盈的看着面前俊俏的瞎和尚。

  夜色正浓,皓月当空。如此良辰美景,美妇人着一袭红纱裙,酥胸半露,细腰盈盈一握。 皓月的光影落于美妇人周身,华气盈盈。美妇人长发如墨,娥眉杏目,薄唇红艳,身姿丰腴,当是不可多得的倾城之资。美目流转间情意浓浓,当真要勾去许多男人的三魂七魄。

  和尚双眼蒙着一条黑布,一手端着磨损严重的铁钵,一身灰蓝的武僧袍都洗的发白,脚上穿的是手编的草鞋,显是哪个香火不旺的小寺庙的和尚出来化缘的。虽然这和尚穿的穷酸,但却英武不凡,身姿英挺,是常年练武的人才有的健壮体格。只是这和尚竟会是个瞎子,可惜了。 

  打量了这和尚半晌,美妇人缓缓收了雨伞,朱唇轻启,道:“和尚要化缘,姐姐便施舍你些许,如此,姐姐也是佛家施主了。”妇人一双美目望向和尚,话落便从怀中掏出一定银子,“银子是干净的。”妇人将银子轻轻抛于空中,银子便缓缓的飞向和尚手中的铁钵,最后当的一声轻响落于钵中。和尚侧耳听到声响,向美妇人施了礼,收下了银子。

  和尚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美妇人含笑摇摇头,正转身欲走,和尚却缓缓摘下蒙眼的黑布,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对浮动着幽绿图腾的眼眸在暮色下显得诡异异常。

  美妇人差异的看着和尚那双眼睛。明明是佛家弟子,那眼睛却诡异至极。纤细的手指缓缓的抚摸着红色的雨伞,美妇人倚着垂柳低着头,不敢去看和尚的眼睛。方才,她只看了那双诡异的眼睛片刻便觉得头痛难忍,浑身更是有种要被撕裂般的感觉。

  她将雨伞紧紧抱在怀中,缓缓的后退,并说道:“佛家向来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又说捐功德,如今我也算捐了功德,和尚你也收了,便放过我们罢。”话语之中颇有恳求之意。

  方才见这和尚眼蒙黑布,以为是瞎了,没想到是自己小看了人。美妇人皱起眉头,暗地里在手心里聚集妖力。

  “再有一百二十一年,你便可小有修为。”和尚忽的开口说道“你可想好了?”

  美妇人颇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不过十八九岁的和尚,她只以为和尚是会收妖的,没想到还具有慧眼神通,竟看得到她的修为。美妇人看看怀中雨伞,想了一番后便跪下,恳求道:“放过我们吧,我保证今后我们远离人界,永生永世不再踏出怀山一步!”

  和尚上前一步,冷漠的道:“你可,他却不可。”

  美妇人死死的抱住雨伞,摇头:“我与乔郎生死相依,誓不分离!”

  和尚看她这副摸样,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眼里尽是冷酷与不屑。美妇人见和尚从怀中掏出一串佛珠,怀中雨伞便开始剧烈颤动。美妇人咬咬牙,猛地起身之后伸出一掌,无数柳叶尖啸着向和尚刺来。

  “糊涂至极!”和尚不动如山,手中铁钵升至半空,飞速的朝美妇人飞去。

  铁钵周身散发着佛家万佛印,密密麻麻的柳叶全部化为飞烟,美妇人惊恐的瞪大双眼,双腿如灌了铅般无法动弹。忽然间,美妇人怀中的雨伞竟自动打开,一圈淡红色光晕笼罩着美妇人。

  “乔郎……”美妇人双目含泪,呆呆的看着自己面前不断转动的红色雨伞。未几,红色雨伞渐渐化为人形,只是形体模糊,依稀可辩得是个俊俏书生。

  俊俏书生双目通红,一手揽着美妇人,另一手张开,一道血光在他手上形成并渐渐化形为一把大刀。书生执刀劈向铁钵,手起刀落,铁钵与大刀相碰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铁钵无碍,大刀却生生被分成两半,化作两团血气散入空中。 

  书生登时跌倒,美妇人赶紧扶住。

  “秃驴休伤我徒儿!”霎时,一道黑气向和尚袭来,和尚抬手一档,一团黑气如藤蔓般紧紧的包裹着和尚的手臂使他无法动弹。

  和尚抬头,只见一英伟男子立于虚空,周身黑色火焰围绕,脚踏凌云火靴,手持一把猎炎三叉戟。男子只穿一件白色长衫,领口大敞露出宽阔结实的胸膛,火红的长发散在肩胛,想是匆匆赶来顾不得着装。

  和尚手臂一震,黑气登时散去。他收了钵,悠然的盘腿坐在地上道:“火麒麟,你黑了。”

  火麒麟双手持戟,怒道:“面瘫,你收那死狐狸便好,伤我徒儿作甚!”说话间,猎炎三叉戟轰的一声燃起了火焰,火麒麟持三叉戟向下横扫,一道炽热的火焰袭向和尚,和尚抬手于空中一扫,来势凌厉的火焰便消失无踪。

  火麒麟周身火焰更盛,他拿着猎炎三叉戟冲下来连番刺向和尚,和尚一手拿钵一手撑地后翻,连续的躲过袭击。火麒麟自知自己半妖半圣的体质无法伤及圣僧,但是还是想为自己的徒弟出口气。

  和尚立定,一道金光笼罩着他,火麒麟的攻击丝毫伤不了他。和尚掏出汗巾慢悠悠的擦着钵上的灰尘,开口道:“傻大个。”

  火麒麟咬牙看着和尚:“你放了我徒弟,我便答应你要我做的事。”

  美妇人抿着嘴唇,流着眼泪看着火麒麟喃喃的道:“师傅……徒儿对不住您……”

  和尚走上前去看着紧紧相拥的两只妖。“柳妖,你已修行四百余年,如今却要为了这杀人如麻的狐妖偷了你师傅的收魂伞,还要冲撞佛理,当真是糊涂了不成。割下孽缘,我佛慈悲,定会放你。”

  狐妖怜爱的看着怀中的美妇人,叹了口气。美妇人眼角含泪笑道:“小和尚只会跟着师傅说大话。”她扶着狐妖起来,偎依在狐妖怀中。狐妖紧紧的抱着她,不断的流泪。美妇人说道:“ 为妖不过百余年,得一知己足矣。若为仙千年,落得万年孤独,不如就此去那阿鼻地狱,守着我卑微的爱。”

  和尚只无所谓的整整衣服,火麒麟难以置信的大骂:“女人,你疯了不成!”

  狐妖低头,流着泪亲吻着美妇人的额头,美妇人笑对着自己的师傅说道:“足以。”

  夜风袭来,湖边垂柳被微风抚的沙沙作响。正打着哈欠的打更人被冷风吹的一颤。偶然间,他看到桥对岸一道金黄的光芒亮起,瞬间又消失不见。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哆嗦。听说最近时有年轻人被吸干了血,像是鬼怪干的……想到这里,打更人慌忙的跑回了家里,决定从明天起还是找个别的营生的好。

  桥边,脱了上衣的和尚懒枕着手臂懒洋洋的躺在石椅上晒月亮,小麦色的皮肤上布着细密的汗,有着健美肌肉的强壮身躯像是一头充满力量狮子,充满了男性诱惑的魅力。因为害怕圣气,躲的远远的小妖们都偷偷的看着这个英武不凡的男子,脸红心跳的小声的跟同伴说着什么。

  在和尚身旁,蹲着抱头大哭的火麒麟。盛夏夜晚本也没有多凉快,火麒麟周身火焰恢复原本的红色,聚于周身不散,热的更是无法忍受。

  和尚皱眉,抽出一手挥挥:“蹲远点哭,热。”

  火麒麟哭的更甚。

  第二天,当地的人发现村子里的百年垂柳一夜之间居然枯死了。盛夏微风吹过,竟是卷起一地枯叶。

  一夜间,怀州城内出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便是百年垂柳一夜间枯死。当地的人把这柳树当做神明一般的膜拜,垂柳一死,当地人着实惊恐不已,都觉得是恶兆。第二件事,便是出征北疆的当朝六皇子唐肖穆胜利凯旋。北疆蛮人时常侵扰殷国边境,殷国派出多位将领均无功而返。此次六皇子请兵出战,首战便高捷,三战下来更是处死蛮人首领扩大了殷国版图。

  恶兆在先,怀州城里还是人心惶惶,听不得一点风吹草动。

  百姓们天还未亮就挤在街道两旁,夹道欢迎凯旋的军队。然而等到城门打开,望不到头的军队开始进城的那一刻起,方才还一片吵杂的百姓们登时安静了下来。

  厚重的城门由十个守城卫士缓缓拉开,曙光渐渐从打开的城门外倾泻进城内,伴随着刺眼黎明的,是冷兵器特有的令人生畏银色光芒。望不到尽头的士兵全副武装的整齐的站在城门外,指挥官下令进程,伴随着整齐划一的踏步声,众人只觉得脚下土地都在颤动。

  清晨清冷的空气里,渐渐的弥漫着血腥味。浴血归来的士兵们如同阴曹地府的阴兵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浩浩荡荡的军队从怀州城内行进,出生入死过的军人们个个身着皇帝钦赐铠甲利兵,行步一致,目光如同鹰隼,如开刃见血的利剑般令人敬畏。军人们腰间均配有“穆”字黄金腰牌,表明他们是六皇子的亲兵。一个地位不尴不尬,生母早死的皇子,竟有如此亲兵,可见皇上对这六皇子的宠爱之情。

  小部分先遣队进了城后,一位将士打扮的年轻将领骑着枣红骏马过了城门,其身后是辆三匹大马牵拉的,挂着湛蓝帐子的大辇。

  这位年轻将领便是六皇子唐肖穆。其貌颇像先皇,剑眉虎目,鼻梁高挺,英俊倜傥。唐肖穆一身麒麟铠甲,头戴饕餮盔,腰配皇帝钦赐流云剑,军人血气于无形间显露,令一干少男少女心潮澎湃,折服不已。然而,唐肖穆身后的大辇就有些碍眼。

  大辇四周是飞龙柱,挂“穆”字旗,是皇帝赐给唐肖穆的,但是现在,里面坐着的却是个跟皇家毫无关系的人。

  唐肖穆驾马行了几步便调头行至辇旁边,低头问道:“先回家?”

  里面的人没有回应,一旁的骑马的侍卫忙说道:“先生睡了。”说罢就要将里面的人叫醒。唐肖穆摆摆手,缓了速度跟在辇旁边。

  半晌,听得里面传来大哈欠的声音,随后像是还咂了咂了嘴。唐肖穆忍俊不禁,说道:“多大的人了,跟个小孩儿似得。”

  里面的人哼了声,带着些许鼻音。听得这声响,唐肖穆颇为受用,一手牵马绳,一手撩开帐子,望了眼睡眼惺忪的男人。

  里面的男人正懒懒的躺在红色丝绸被上,一身黑白色谋士装扮,只是冠帽早在睡觉时不知道丢到那个地方,一头微卷的黑发散在嫣红的绸被上,一双凤眼眯着,双腿蜷在身前,妖艳如同血色池中的灵物儿。唐肖穆只觉得心口像是被狠狠的撞了,更是口干舌燥。

  “到了?”男人眼都睁不开,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却忘了自己还在辇里,手脚并用的爬到边缘,未穿鞋的双脚往外一伸,差点跳出去。

  唐肖穆慌忙的抓住他的胳膊,哭笑不得的说道:“还没到你家,安分着点儿。”

  男人登时清醒了几分。众人都看到方才辇蹿出一双白嫩的脚,炸了锅一般开始议论。唐肖穆也不在意,接过侍卫递来的一双靴子,低声嘱咐道:“收拾一下,你体寒,莫着凉。”

  有胆子大的农夫伸长了脖子看,结果看到了张熟悉的脸。“呦,这不是花家大少爷么!”

  虽然都听说花耀是去给唐肖穆当军师去了,而且军报说是花耀出的黑夜突袭的主意,才将蛮人打回老家。但是怀州城内的百姓却是万万不会相信的,只当这是哪个吃醉酒的胡咧咧。

  花耀是谁?殷国着名的画师,同时,也是怀州城有名的恶少,在整个殷国的恶人里都是排的上名号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