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桃花瘴

 

 

文案

温晓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家公子,却因为救了不平凡的萧公子而牵扯入一系列的事件中。

但凡有果必定有因,前世今生不过注定而已。

仙魔纠葛有,凡间情仇有。

这是小绿第一次开坑,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此文中途卡了许久,好不容易才接回来啦,在这里向看文的亲们说声抱歉,隔了许久又来填坑啦,尽量日更~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天作之和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禹商(景萧),温晓(九华) ┃ 配角:楚晤(玄易),余容 ┃ 其它:

 

    

    ☆、初遇 

 

  正值春光好,桃花开满十里,遍地芬芳。这一处林子到处都种着纷纷扬扬的桃花里,直目望去都是一片粉红,即使桃花味淡,在这种环境下竟也能闻出些清香来。

  此时正是早晨,林子里飘着些雾,林子里影影绰绰的,倒看不太清晰。

  近处雾里突然显出一个人影,像个醉鬼般脚步踉踉跄跄,不过几步路,竟然就直接倒在一棵桃花树下,接着半天也没见动弹。

  过了一会,那人突然又动了动,仿佛清醒了些,伸手扒拉着旁边一棵桃花的树干想要借力站起来,使力了半天却没有成效,再次倒下,却久久没再动弹。因为刚才的晃动,那人身上徒然盖了许多飘落了许多的桃花瓣,顺着指尖,一缕缕红色浇在桃花枝干上,顺着树干往下落入土中,甚是荼靡。

  林子安静了一会,一棵花树下又闪出了一个人,这人一身月白长衫,白色里衬的袖口和襟口均带着点红色的精致桃花刺绣,一朵朵将开未开的红色的桃花纹跳跃在那人裸露的白皙皮肤上,愈发显得肌肤细腻。他在树边待了许久,看那倒下的人确实没再动弹了,才慢慢走近了。那倒在树下的人却不是醉鬼,而是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即使他现在昏迷地倒在泥土里,形容狼狈,身上却依旧有一股油然而生的贵气。

  温晓鬼使神差地伸出两根手指放在那人鼻前。他刚刚在花树后边看了好一会了,原以为是醉鬼,现在看到那地上漫出的缕缕鲜血,心中也是一惊。

  还有呼吸……要不要管他呢……说不准会给家里带来麻烦……

  温晓迟疑了半晌,将手撤回。正准备站起,衣袖却突然被刚刚还昏迷不醒的人紧紧拽住。那人的眼睛眯着,不太能睁开的样子,手上的力气却完全无法忽视。

  温晓叹了口气,再次蹲下去,将昏迷不醒的人搭在自己的身上,步履蹒跚地往桃林外走。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接触陌生人,居然还是见义勇为……

  温晓不停地安慰自己,却忍不住在心里呐喊。

  为什么今天没有带青溪出来,这人看起来很瘦,可背起来真的好重啊……

  萧禹商是在逃亡中昏迷过去的,隐隐约约只记得自己逃亡时一时不察晃进一片漫着大雾的桃花林子里,走了许久也没看见尽头,这才力竭地倒下了。

  然后……然后就出现了一个白色身影!

  萧禹商心中大震,大睁着眼睛惊醒过来。

  他发现并没有被捆束着,而是躺在一张干净朴素的床上,伤口也被人处理过了,虽然没有这间房间并没有多余的装饰,但也能看出是个安全干净的地方。环视了半晌,萧禹商确定自己应该是被梦里那个白衣人搭救,心情放松下来,他决定继续躺一会儿,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只可惜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门就“咿呀”一响,一个陌生的青衣男子跑了进来。

  青衣男子气都没喘过来,看见他的眼睛睁着,停也不停地哇出声,“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萧禹商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这才慢慢起身,不动声色打量这人半晌,这才挂着温和的笑容嗯了声。

  眼前这人一身干净的青衣,不是什么很名贵的料子,但裁剪功夫倒是不错,长相干净,神情带着些急躁,没什么心机。萧禹商略想了想,心中虽觉得这人并不是那个隐约之中遇见的白衣人,依旧好声好气地笑着道谢:“多谢这位兄弟搭救之情。”

  “哎哎,我可当不起。我是温家的仆人青溪。”那青衣男子飞快地摆着手,表情却带着些自豪,“救了你的是我家的三少爷啦。”

  门口这才适时地传来脚步声,走得很慢,在萧禹商这种善于听脚步声的人来看,那脚步声浮于表层,轻且飘,不用看就知道是一个长年病弱的人的脚步。

  萧禹商数着时间看向门外,果见一个身素色长衫男子走了进来。

  青衣男子见他出现在门口,急忙跑过去,一副护犊的样子。

  “少爷你怎么也来啦,你救的那个人醒了。”他回头点了点后面床边的萧禹商,然后又介绍说:“这就是我家三少爷。”

  温晓看向那已经起身的人,嘴角扬起一丝礼貌的弧度,冲着那人点点头。

  萧禹商盯着眼前一身素衣的男子,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哦,哦!在下萧禹商,之前失礼了,还得拜谢公子的救命之恩。”他连忙拱拳作揖掩住目光。

  他确实惊讶了,那所谓的三少爷的病弱也太明显了,起码刚刚习武之人都能从气息看出些门道来,按理说这种人应当缠绵病榻,即使不是也应当满身药味,面目无神,可他的脸却白皙,虽然并没有多出彩,但五官也算长得也算精致,目光点点动人,身上传来一些好闻的清香,看上去倒也有几分精神气,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你……好些了?”温晓点点头示意他不必多想,停了半晌,又道,“大夫说你身上有伤……还得静养,我也就顺道过来看看。”

  温晓止不住了喉咙里的痒,微微咳嗽起来,也借机将目光移开。这人睡着还好,醒来即使笑容满满,目光却难掩深邃,让人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他按了按喉咙,冲青衣人挥挥手,转身准备离开。

  “既然公子在休息,我们就不打扰公子养伤了。青溪,我们走吧。”

  “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萧禹商见他要离开,着急地问。

  “我叫温晓。”温晓侧了侧身说,刻意避开了他的目光。

  “温少爷。”

  “嗯。”温晓闭了闭眼,声音有点乏了,“公子既然伤重,便安心歇着吧,药我会遣人送来。青溪,回府吧。”

  青溪连忙过去跟上,末了还回头望了萧禹商一眼,冲他挥挥手。

  萧禹商坐回床铺上,不知想到什么,摸了摸自己的手腕,突而露出一抹笑容。

  温家?

  休息了一天,萧禹商感觉自己的身体复原得差不多,就走到楼下去吃东西,顺便也打听些消息。

  自那天见过以后,他就再没有见过那位有些特别的救命恩人。但温晓也确实派来人照顾他,那人名唤青云,性子不像青溪直爽多话,反而惯于沉默,像个闷葫芦一样。

  这样一日下来,他也就知道温家是黎城的大户,温家有三兄弟,救了自己的温公子是这个温家的第三子。

  其他的消息倒都是在客栈的人那里听来的。

  温家是黎城大户,免不了被当成城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话说这三少爷是温老爷老来得的儿子,举家上下都宠着,连名字也取自包含春意的“晓”。只是可惜,这位少爷既不像温老爷世故圆滑,也不似死去的娘亲娇纵泼辣,倒是淡然到极点的性子,不管他人如何热情也多说不了两句话,就不要说陌生人了,只怕也只有在家人面前他才能笑上几分。加之他的身体向来不太好的,温家的人也对他保护的过了,平日里出行都是一堆人跟着,与陌生人都没个接触的,送到手边的东西怕也要检查上几分才敢碰,也更加重了他独独的性格。幸得他之上还有大少爷温时新和二少爷温希澜,温家的家业也算后继有人。

  萧禹商听着店家与正在喝茶的食客们闲谈这温家,手上也举着杯子抿了一口,杯盏落下时敲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萧禹商在心里默默地笑着,这温家的事居然被市井之人说成这副夸张的样子。

  不过……那温晓虽确实不太爱和人打交道的样子,但好歹也救了他。

  萧禹商吃饱喝足,回楼上把那青云送来的药喝下,对他说:“劳烦小哥给我向你们三少爷传句话,在下身体已经大好了,改日亲自登门拜谢他,还请三少爷赏个脸。”

  青云把话传给温晓,温晓没说什么,应了下来。

  隔天,萧禹商果真亲自到温府拜访。

  适逢温大少时新从江南回到黎城,听闻自己的三弟居然能救人,就好奇地一同接待了萧禹商。

  温晓确实如同传闻般不多话,席间静默的时间还要多些,倒是温时新和萧禹商相谈甚欢。

  萧禹商自称祖籍江南,与温时新讲起江南的事情。本来温时新以为这救的只是一般的市井中人,交谈之间却发现这萧禹商绝非寻常之人这么简单,他谈吐不凡,认知颇多,且说起事来看法独到。即使是个陌生人,却让他升起心心相惜相见恨晚之感。他刚从江南回来,遇见一堆烦心事,说得愉快,就业不经意间就吐露出从江南商行遇到的苦楚。

  温家的生意做得大,江南那边的商号是从温老爷在世就打开了的,虽然江南竞争多,但那一块却是最稳定的。可近来却有一大批客商表示要减少与温氏的生意,借口还层出不穷,温时新隐约觉得出来什么事,却又想不通哪里出了问题,只好一一登门拜访,却没什么效果。以前的合作伙伴们如今却一副岌岌可危的模样,有些甚至连他的面都不肯见。

  讲得正兴起,温晓突然咳了两声,温时新一向疼爱弟弟,一时着急问起,也就断了话题。

  看他喝了口茶把咳嗽压下去,温时新才发现自己毫无戒心对着一个初次见面外人讲了家里事,也不由有些悔恨。

  正想要把话题引开,一直听着的萧禹商却突然接腔了:“不瞒温兄,我萧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但在江南也能说上几句话,若是温兄不介意,待我回江南,去打听问问也未尝不可,只是……”

  好歹有些希望,温时新忍不住问,“只是什么?”

  “温兄需得同行才是,否则若是涉及温家商行的事务,调查也必当受阻,毕竟这些也不方便透露给一个外人。”

  “萧兄想得甚是周到。”想了想,又说“现下我要忙家族之事,二弟希澜去了塞外,这……”温时新深觉为难,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温晓,不由皱眉,“这一时竟不好离开,不如萧兄多待些时日,等我忙完与你一同回去。”

  萧禹商闻言皱了皱眉,却有些为难:“不是小弟不愿意,实在是家里已经来信好几次催促,不好耽搁……不如让温三少爷与小弟同行,若是愿意,我也可以带他到处逛逛,他是小弟的恩人,小弟一定会好生照顾他的。”

  温时新一时没有说话。

  不是他不舍得,只是温晓从未出过远门,突然要单独放出去,实在是不放心啊。

  温晓看了看为难的大哥,动了动手指,将一直握在手中的杯子轻轻地放在桌上,倒是替他先应了声好。

  温晓看了看着急的温时新,勾起一丝笑容,“大哥放心吧。我也想出去见见世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

    

    ☆、灯会 

 

  温晓让青溪青云带上行李,便准备跟着萧禹商出门。温晓不懂骑马,温时新就安排着坐进了马车。温晓并没有出过远门,一者是因为他身体不好,家里的人也不让他离家,再者他本身也没有什么出门的欲望。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出远门呢……

  温晓心中有些好奇,掀开马车的帘子,正好看见萧禹商骑在马上冲着自家大哥一抱拳,爽利的笑容,他想想,自己也是差不多这个年纪,却没有这般少年意气风发之时。温晓有些沮丧,却还是扬起嘴角笑笑,冲着不知何时转过头来一脸担忧的温时新招了招手,然后才放下帘子。他静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声地对着门外坐着的马夫说:“我们尽早启程吧。”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