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异界人生

 

 

“不好其色,敬其神。我喜欢这句。虽然,我不知道我的这份不属于我的记忆和这方红纱是谁的。不过,我感谢她。请问,落霞,你愿意让我为你盖上这块红纱,在我身边,做一个幸福的自由飞翔的生命吗?”

“愿意。”

对面的男子这样淡然却坚定的回答道。

——吾爱,我最美的新娘,愿你幸福

还有,赐予我这份珍贵的地球记忆的,哭泣着放飞了这块红纱的女孩,也请你在另一个世界幸福。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萨木,雁落霞,小莲,阿宝 ┃ 配角:花问,琉枢,未琉,凤影,皇名 ┃ 其它:双生花

 

 

 

☆、楔子

 

?  一处甚为静谧的山洞中,光线甚是暗淡,只能靠着些微的不知是何品种的菌类微微散发的萤火虫般的淡绿色荧光看清这是个不足十平米的空间。

  因为没有外面的光线照射的关系,是以不知道外面的光景如何,只知道这一室的安静在隔了不知多久后,终于在一种奇特的声音中被打破了——

  “咔嚓,咔嚓——”

  微光中,隐约看见靠西边角落的一个黑乎乎的瘦直的物体直立起来,它左右晃了晃,然后出声了:“咦,这里是?唔,我想想看,似乎,”它看了看自己,然后又仔细打量了下四周,半晌,它兴奋地窜起身朝正前方两处较四周发出的光稍微强上一些的地方跑去。

  “我记起来了。这是异界!唔,看来是灵魂还不太稳定的关系,记忆总会丢掉一些些。哈哈。”那细长的物体,就这样略兴奋的对着那没任何变化的两处微光说着。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里的两处微光不同于其他的绿色荧光,而是一红一黑的光芒。这一红一黑的光芒,也和其他的那种似有若无的随时会消散的莹绿微光们不同,虽然看上去也很微弱,但,如果看久了,会发现,那是一种虽弱却十分稳定的光源。

  “啊,小莲,还有阿宝,你们修行得怎么样了啊,还是不能说话吗?唔,这可难办了。我又想出去了怎么办?”

  那物体这样念叨着,又等了一会,见那两处光芒依旧没有动静后,它反而开心的叫起来,“这样吧!小莲,阿宝!我知道你们其实也很好奇外面的世界对不对!这样,我先出去,然后等我回来,我就把我看到的景色告诉你们!”说完,那物体兴奋地朝左前方的墙壁冲去。

  在它通过墙壁时,隐约像是触到了什么结界,不过,那物体却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般,很快的穿了过去。它兴奋地在山洞外朝里面叫道:“我出来啦!小莲,阿宝!你们等着我的好消息!”

  而山洞里,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那一红一黑的光源,似乎猛地有一刹那光芒变得更大了些。然而下一秒再看去时,却似乎仍是原来的模样。一切照旧。?

 

☆、初遇

 

?  “天真蓝,嘿,和那座山上的真是像啊。不过,似乎,没有——”后面的声音因为太小,所以没能听清是什么。这出了山洞的小身影在自语完这句话之后,就在下一秒朝阳光下显得波光粼粼的湖面冲去。

  「这一定是修-真-世-界吧,虽然已经不记得我来这边有多久了,可是貌似我很久很久都没有过肚子饿的感觉了,所以,是的吧,修-真-世-界,我一定已经修炼到可以辟谷的阶段了。那么——那我应该有很厉害的技能吧,比如轻功什么的。哟西,来吧!踏水江上!哇,成功了!真棒!这就是身轻如燕的感觉吗?真不可思议,要是以前的身体的话,说不定早就沉到水下面了,毕竟——我不会游泳啊。咦,等下,刚才似乎…」

  ——我不会游泳??!

  思绪到这里,戛然而止。只听得扑通的一声,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嘻。”待水面上那具瘦小的物事从水底浮上来之后,这片空旷静谧的空间,响起了一个好听的男音。

  那是一名存在感极强的青年外貌的男子,及肩的长发利落的束在身后,一身青灰色衣装,衣料是虽算不上华丽却也能称得上低调奢华的纹理。许是因那太过强大的存在感的关系,这男子隐隐给人一种贵气和高不可攀的感觉。

  男子站在原地饶有兴致的盯着水面上那安静随波逐流的物事看了半晌,眼见着那物事马上就要飘向连接在一起的更远的一处溪流,男子不再迟疑,下一秒闪身到水面上,那瘦小物事的正上方。一把捞起那物事后,男子又闪回原地。

  不知是否是男子的错觉,在他的手掌将那物事握在手心的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他心中升起来,恰逢天边的天色猛然阴沉下来,顿时狂风大作。

  本来轻松笑着的男子面上的表情凝滞了一瞬,他凝眸看向天边,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倒是有趣。”男子收回视线,望向手中的物事,“虽然现在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你倒是成功提起我的兴趣了。可别太早让我厌倦啊,小玩具。”

  男子手中的物事静默无言,似乎亘古以来它就只是一方死物般,死寂而静默。

  狂风依然不止,吹得男子的衣衫呼呼作响,下一秒豆大的雨点打落下来。然而它们却在落到男子头顶上方一寸的空间便像遇到一堵看不见的墙壁般,再也不能下落分毫,只得乖乖的绕道。而男子则在盯着那物事半晌后,干脆的闭上了眼。

  半分钟后,男子张开眼,“原来如此,是万年的雪莲木。虽说是遭受过雷击,导致生机几乎灭绝,但毕竟是天地灵宝,这异世之魂能附在这上面倒也可以解释。不过…”男子似乎又想起了先前见到的景象,“这异世之魂本座这亿万年来也看过不少,这般奇特的倒真实在少见。而且和这小东西在一起的那东西,唔,是另外的灵宝吧,而且级别还不低的样子,虽然于我而言没什么用处……罢,本就是个消遣,本座就当凑个份子好了。”

  话落之后,原地已不见男子身影。

  ***

  还是那处狭小的山洞。在那奇怪的瘦小物事出去之后,大约1个时辰的时间:

  “你说,那根傻木这次会多久回来?”先开口的是红色的微光。

  “这个嘛,就要看见到捡的家伙有没有那个闲情送它回来了。上上次不就是嘛,它在外面躺了将近3个月,在身上那点灵气快要消散完的时候,才被一个闲的没事干的无聊修者抱着也许那家伙的老窝可能有什么好玩的材料的念头才送它回到这里。”黑色微光回答道,随着他的话语,他的黑色光芒一明一弱的交替变化着。

  “有道理,”红色微光的光线也跟着跳了跳,“修为太低的到不了我们这片区域,就算九死一生的到了,也是奔着更好的天材地宝去的,没空搭理那根快腐朽的傻木。要修为差不多的,又没什么野心的,还有点孩子般童心的才有可能打着探险的借口把那家伙送回来。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哪天被那个家伙撞到绝世大能级别的修者的话,我们该怎么办?”

  “这怎么可能?不说,那根傻木身上的那个定时清零的毛病,再说它根本无法修炼,连清醒的时间都不多,它身上的那点灵气还是我们有意引导它沾染上的,这样的它撞上绝世大能的几率也太——”

  “快停下,屏息。”

  一切只发生在瞬息,红色光芒的一声提醒过后,黑光来不及开口问及缘故,便已经在一股可怕的威压下,被动的进入了收敛气息。让自身的光芒淡化,淡化,直至几乎看不见。

  “出来。”一手持着那奇怪物事,另一只手伸手燃起一个光明术之后,男子冷声道。

  一秒,两秒,山洞中只有那些无知无觉的莹绿光芒缓缓地流动着。

  “我再说一句,出来。趁我现在兴致正好。”不知想到什么,男子语气微微缓了缓,“放心,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虽然有些惊讶传说中的灵宝还存于世,但我阎君还真不至于做出强抢有灵识的灵宝之事。我只是想问你们一些关于,”男子摇摇手中的物事,“这个东西的事情。”

  一秒,两秒,先现形出来的是红色光芒,再来是黑色微光。

  “余连多谢阎君不强求之恩。”黑光道谢道。

  “家宝多谢阎君。”红光跟上。

  “原来是天阳水和地阴火。不过,余连、家宝?”男子唇角微勾,“这是什么名字?这小东西这么叫你们的?”

  红色微光家宝不好意思的跳了跳,“那个,这个名字是刻在我们的灵识里的,从我们有意识的时候起就叫做这个了。我们也不知是何缘故。至于那根傻木,它本来是短暂的清醒一次,在此期间的所有记忆在经过沉睡之后,再次清醒之时,会完全清零的。不过,许是因为它与我们在这个空间里呆的久了的关系,它慢慢的能记住一点我和余连的事情。不过,它总是叫错我们的名字。它称呼我小莲,而称呼余连为阿宝。不管我给它纠正多少次,它就是改不了。”

  “呵。倒着实有趣,不过,它这个记忆不能持续的毛病,倒真是需要解决一下,不然它努力维持那点生命力就够呛了,哪有那么多余外的精力来制造乐趣给本座看呢。”男子饶有兴致的摆弄着手中之物。

  红光家宝和黑光余连,却没有再接话。男子无疑是之前两光玩笑时提到的绝世大能的级别的修者,相传越是修炼到后期的修者,越是性情古怪,喜怒不定。是以两光现在都在心里秉着少说少错的念头,提着心等待着什么。

  且不说山洞中清醒着的一人两光是何心思,只男子手中那一截一米长左右,成人手腕粗细的颜色暗黄几近土色的枯木上的坑坑洼洼,在光明术的强大的照明作用下,变得刺眼无比。?

 

☆、木头娃娃变身记

 

?  “这下,就可以了。”看着躺在干净椭圆形石块上那截不复之前的凄惨模样看上去有了几分生机的木块,男子愉悦的道。

  而一红一黑的两光诡异对视一眼,然后又沉默的分开来去。

  这时石头上被摆弄了大半天的木块有了动静,许是回到熟悉的地方,又或是得了那自称阎君的男子的施法操作的关系,那木头轻轻哼了声,俨然一副要醒来的模样。

  慢慢的那木块身上长出了东西——先是头部钻出了一条绿色的根茎,那根茎长到约半寸便停止生长,然后那半寸的根茎里又慢慢长出一小块圆形的叶片,那叶片鼓鼓的,一点点变大,最后化作一张面饼大的丰满叶片。接下来是中部,先是从左右两侧分别拉伸出了两只像手臂的枝条,还分出了像人的五根手指的小嫩芽,中部的心脏位置,则长出了许许多多细小的绿色叶片,就像鱼儿的鳞片般,很快木块中部那坑洼的身体就穿上了一件绿色的绒衣。再来底部,底部从脚心的位置,分别长出了两条像人的腿步的枝条。

  这番变化虽然繁琐,但那男子却一眨不眨的盯着,目光闪亮而惊奇。

  直到那木块幻出全身大致的部件后,那双由那枝条叶片组成的‘手’,又从身上扯下些许的叶片编织出了一条漂亮的像古希腊的花冠样的发箍戴在头上,接着又如法炮制了一双可爱的绿色叶片鞋子穿在脚上之后,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有趣,实在太有趣了。本座已经很久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玩的事情了。来,快醒过来吧,木头娃娃。”

  “唔,”轻哼了声,石床上的木头人缓缓张开了眼,它拿‘手’揉了揉‘叶片’眼,有些迷蒙的张开眼,朝一人两光望了过来。

  一秒,两秒,五秒之后,木头人略过男子,直直的看向黑色光源,“是小-‘余连’啊,太好了,你没事。”说完话,木头再次闭上了‘叶片’眼。

  一秒两秒,从石床上传来了木头人均与的呼吸声,显示着该物已陷入睡眠状态。

  而面对这一突发状况的一红一黑的两光,对视一眼,不自觉的悄悄靠近了些,又一起远离了男子所在的位置。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