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要和喵喵在一起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    ┊
┊    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              ┊
┊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要和喵喵在一起》作者:咕肥麻麻

文案:
     我是喵,是一只喵。

活了大半辈子,准备安享晚年时,老天和喵开了一个玩笑。

引以为傲的爪子和金黄色的长毛不见!

却拐到一个大小孩当老婆(你确定?)

一只喵和一个大小孩的日常天故事 (=w=)

正式开坑啦 (=w=)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都市情缘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逸樑(喵),慕容毅 ┃ 配角:慕容源,桂文亮 ┃ 其它:伪兽恋,灵异,日常

==================

  ☆、【00】我和男人,还有守卫先生

  我是喵,是一只喵。
  你问我名字?就是喵啊。谁取得?诺,就是这个男人。
  这男人是我的食物提款机,每一天都供应我好吃的食物。他给我两种食物,一个是颗粒状,虽然硬又干,味道还行。
  我最爱他带着一个圆形的物体来找我。“喀嚓”一声,圆形物体里面就有闻起来非常非常香的肉,偶尔还有海水的味道,非常好吃!我可以一次吃两个圆形物体哦!
  根据这半年来的观察,吃了一个圆形物体后,必须要等二十个白天和黑夜才能吃到第二个了。
  『喵喵,在吗?』
  瞧,他又来了。没有颗粒敲击罐子的声音,捏起我的粉红小爪子一算,刚好过了二十个白天和黑夜,今日是的食物是圆形物体!
  对了,男人很喜欢我贴着他的脚边打转,每次都会逗留比较久,好运的话还有小鱼干吃,所以我这一次要更加卖力的贴着他的脚。嗯,我想如果翻个身压在他鞋子上,他会更高兴,或许能赚多几条小鱼干。
  『哎哟喵喵,怎么才一天不见,你的肚子又更大了?是怀孕了吗?』
  孕你妹!老子是带铃铛的男子喵! 给你一抓!
  『痛!怎么忽然抓狂啊?我不给你吃罐罐哦!』
  出言不逊还恶人先告状!啧,为了圆形物体,老子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之前的无礼。
  嗯,看你的鞋子也挺干净的,我就躺下去了。
  『哇!你知道什麽是罐罐对吧?竟然撒娇,嗷呜,好可爱好可爱!给多你两条小鱼干,我刚买的哦!』
  看吧! 又获得两条小鱼干了。嗯,肚子有点痒,男人,识趣点。
  『“摸肚皮?喵喵你是认真的吗?不会咬我吗?』
  快点啦男人!等下老子改变心意你别后悔!
  『嗷呜!!好治愈!我的天,好暖好软哦!有赘肉!嗷呜,摸着好舒服!喂了你半年真的是值得了!』
  哼,感恩吧男人!诶,手怎么肮脏了,舔一舔。喂男人!还不打开那圆形物体让我吃?把你!
  『诶,怎么又发脾气打我了!…啊,你这嘴馋猫,好啦好啦,我现在就开给你吃。』
  来了!那美妙的“喀嚓”声音响起,真的是世间最美的声音,比隔壁楼小花的叫声更好听。
  好香!今天又不同口感的鱼肉啊,好吃好吃!这两种鱼口感都好好啊。
  『喜欢吧?这是网络上大受好评的牌子呢,我还买大罐的给你吃,慢慢吃啊。』
  是是是,什麽好评我不懂,这鱼肉真的是好吃的让喵失控啊!
  诶?男人,谁允许你在老子的旁边吃饭了啊?吃的什麽?让我嗅嗅…呸,竟然全是菜的面包,不是我的爱。
  『你要吃面包?……哈哈哈,我就说猫怎么会要吃菜啊!果然你就是什麽都要管,管事猫!』
  你在老子的地盘还不让老子管?你是面子大哦! 把飞你!让你得瑟。
  『喵喵的脾气好暴躁,难怪公司的妹子都不爱喂你。你看对面的小黑,都给妹子们包围了,享尽了福气,你就要躲在这里等我这个即将步入中年的男人陪你。』
  老子才不屑,那群女的香水味又浓又浊,只会让我窒息!
  不过那小黑真的很没有猫的自尊,为了讨好人类就一味的摇尾巴翻肚子卖萌,可耻!
  那个小黑,不知去勾搭妹子,连这栋大厦里的男人也勾搭,因为抱着小黑就能靠近其他妹子。
  小黑就自甘堕落的成为让男人去泡妞的道具。
  越想越可耻!还是这个男人好一点。
  诶男人,你又在看那一扇窗口了吗?
  那窗口里到底有什麽东西呢?每次拿着你的午饭不吃就眼睁睁的盯着。难道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圆形物体,你在想办法把它们运出来吗?
  有梦想是好的,男人!就是这样!不过看那窗口看起来没有很高啊,为啥这男人不直接爬上去呢?既然是为了我的圆形物体,就让老子助你一马!
  『喵喵,你去哪里?』
  跟着老子就好了,老子来带你去抢食物!
  『喵喵!不行!你别…哎,有车子!抱歉抱歉…不要乱跳啊!盆栽……哎哎哎!你,你别去那里!』
  嗷呜!怎么了!我的屁股好痛!
  靠,这该死的男人!怎么忽然拔我尾巴,害我掉下来了!我威武的形象都毁了!看我爪花你的脸!
  『呸呸呸!你别挣扎!哎,小心玻璃碎片,你这肉球踏过去,不流血就怪了!』
  碎片?啊…刚才好像翻到了什麽东西,啊,是那个盆栽啊?哎,我满喜欢在这里埋便便啊,可惜了。
  『有受伤吗?没事吧?你刚才差点就给车子撞了你…搞什麽忽然就跑掉啊,你的罐罐也还没吃完,一个要整十元啊,很贵耶,就那么浪费了……你看,小黑吃掉了。』
  我靠!死小黑,老子跟你死过!哼!算了,这扇窗后面还有很多的,走,男人,我们进去!
  『喵喵,不行……』
  『叮叮呤……』
  『欢迎光临。』
  男人,圆形物体在哪?诶,男人?男人你干嘛石化了?
  诶,别装死啊,快去找食物啊,你看那个……靠,怎么那么高呢,这个男人?头发比我身后的男人还长,身高比男人高啊!难道他就是守护着食物仓库的守卫?
  不行!必须拿下!为了我的粮食!
  『哦!』
  『喵喵!不行!!放开爪子放开放开!』
  你这懦夫!放开老子,让我用猫猫拳打到这个守卫!我咬!出血了,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
  『不行!冷静!』
  放开我放开我!男人!大胆!不准抱着老子的龙体!嗷!怎么抓得那么紧,挣脱不到。放开本大爷!!
  『对不起…你你你你…你还……还还好吧?』
  『嗯,我没事。』
  谁管你有木有事情,交出老子的粮食!男人!你干嘛脸红,都多大的年纪了,这小姑娘般的表情恶心到本大爷了!
  『对对……不……不好意思……这喵猫…』
  『你的猫?………你还是那么喜欢猫咪。』
  『诶?』
  喂,男人,还有守卫,你们可以注意一下我吗?我快被你勒死了男人!
  『我也有喂养几只流浪猫,在后巷,你要看看吗?』
  『诶?』
  什麽?还有更多的猫和我抢吃吗?男人,这不行啊!
  『就在这里,来吧。』
  圆形物体!! 走走走走!男人,快跟上去!
  『诶喵喵,你就安分点,别乱挥你的爪子!…真不好…意思,你不要先去处理的伤口…吗?』
  『我习惯了,不会有大碍。』
  『真…不好…不好意思…』
  开开开!守卫,我叫你开罐子!
  『呵呵…你的猫好猴急。』
  『啊…抱抱…抱歉…』
  『为什麽要和我道歉啊?…来,去吃吧。』
  比刚才的更好吃,更高级,更香更美味啊!守卫你好,欢迎加入本大爷旗下,赐你上等饲料供应官,男人就下一级吧,只给我干又硬的颗粒,不入流!
  『我是桂文亮,勉强可以说是这咖啡馆的老板。』
  『我我…木木木…慕容…』
  『嗯?木慕容?姓木还真少…』
  『不不不…慕容…源…』
  『木容源?好特别的名字。』
  男人,你干嘛一直低下头看着我的粮食?作反了么?看到我这锋利的爪子么?
  『下次来我的店吃午餐吧?你的…喵喵?也可以在这里一起吃,我都会定时喂食。』
  定时?粮食?都是这个高级粮食?老子准了,就纡尊降贵的在你这个小巷子用膳吧。
  『这这这…不太好…』
  『我最近要研究新食谱,如果你不介意做白老鼠的话…午餐时间都能来试吃。』
  『啊…』
  『好吗?』
  不说好你是失心疯了啊? 哎,我都没眼看你了,还是专心洗洗脸。吃饱了真舒畅。
  哦,看吧,这不是点头答应了,很好嘛,咱们就有好吃又好住了。
  守卫先生人品不错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开坑!
喵喵喵的故事~ 嘿嘿嘿,猜得着剧情吗?
继续挑战甜文,努力写出甜到牙齿疼的小段子!

  ☆、我还是那只喵

  又再一次见面了,大家好,我还是那只叫喵的喵。
  今天的天气很好,所以我一直窝在窗边晒太阳。温暖的太阳把我身体烘的热乎乎的,好舒服,好舒服。
  『喵!喵!』
  ……哎,又来了。
  『喵,喵,喵!』
  是是是。
  『喵!』
  嗷呜喵!!
  『小毅!不可以这样拍喵喵!喵喵会受伤的!』
  『喵喵没有那么脆弱。』
  你妹!你们这俩中年秃头男人站着说话腰不疼!啧,这个野孩子,到底是在哪里捡回来?天生来折腾我啊!
  『喵!喵!』
  『小毅很喜欢喵喵呢,刚来家里时都不开口说话。』
  『嗯,是啊,还好有喵喵。』
  是吧,我很重要吧?那就把你们的野孩子从我身上拿走! 我那高贵的绒毛都快给扒光了!啊,好想拍飞这野孩子!
  『好了好了,小毅快去洗手,要吃早饭咯。』
  死男人,整个好妻子的模样,你是忘记自己只是一个低级粮食供应官吗?拍!
  『嗷。』
  『源!没事吧…这肥猫总是欺负你。』
  『唉…』
  啧,欺负他又咋了?他长这个性格就是要被虐,活该是个受,哼。
  『去洗洗伤口吧。』
  『嗯。』
  哟,一个小抓痕还要守卫先生陪着去上药啊。都过了那么多年,两个中年秃头男人还那么黏糊糊,恶心。
  『喵。』
  我的猫神… 别过来,你这野孩子别过来!我我我…看到我的爪子木有?你别过来…停!够了,就那里,停下!我说!
  嗷呜!!!
  『喵喵,抱抱,好好抱。』
  唉,喵参啊……
  『小毅喜欢喵喵,要一直在一起。』
  本王可以抗议吗?
  『喵喵好好,喵喵最好。』
  那当然啊。嘿,看你比你的爹搔的更舒服,赏赐你一个爪印。
  『嘿嘿,喵喵,痒痒。』
  闪神马?本王可是在宠幸你啊。诺,肚皮也很痒,搔搔。
  『嘿嘿大肚子喵喵,好可爱。』
  错,本王这叫英俊,威武。
  哎,你别三分颜色开染坊啊…哎,算了,你那小孩特别高的体温符合我的喜好,就让你抱着睡吧。
  外面的阳光好刺眼啊…眯一下吧…希望今天的早饭不是颗粒啊…
  =====
  『喵喵,我回来了。』
  『小毅,回来啦。』
  喂,死小子,你爹在和你说话啊,怎么不回应他?哎,男人,怎么一脸愁容?
  『今天学校里,过得怎样?』
  『不怎样。』
  『啊…』
  『慕容毅,你这是什麽态度?这样和你爸说话?』
  守卫先生骂的好,死小孩就是该骂。才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屁孩就学人家叛逆期,搞什麽。
  『…我都不知道谁是我爸,呵呵。』
  『你说什麽?』
  『文亮……』
  『你别宠着他!』
  怎么怎么?气氛好僵硬,我还是去边上呆着好了。
  『他还小…』
  『桂逸樑,你给我过来,现在你是对我们有什麽意见?很不满?啊?』
  死小孩,道歉啊,守卫先生发怒是很可怕的。
  『哪里敢。』
  『你现在有什麽不敢的?喝酒,抽烟什麽都学上了,现在还翘课。你以为我们不说就不知道吗?』
  我的猫神,死小子还学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难怪我这几个月鼻子特别不舒服!死小孩!原来那是烟味!
  『小毅…你最近有遇到…什麽问题吗?可以和我们说,我们一起解决,好吗?』
  唱黑白脸啊,这对秃头中年男人学精了。
  『呵,又和你们有什麽关系?』
  『你是我们的孩子啊。』
  『我还真不知道两个男人能生出一个孩子。』
  啪!
  『喵!!』
  我的天,吓死我的!我的小灵魂! 哎…守卫先生出手了啊,大事不妙…哎,我的毛都炸开了,要命!打翻了男人最喜欢的盆栽!
  卡嚓!碰!
  『小毅!』
  『你就给他去冷静!』
  『你怎么能出手打他?他现在经历的是我们不能了解的,为什麽你就不能给点耐性呢?在这个年龄男孩子都是特别敏感的时期,有什麽不能好好谈啊?! 当年你爸如果给你一巴掌,你会怎样啊?』
  ……哇,十年了,第一次看到男人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好有气魄。
  『你要继续在这里就随你便,我要出去找他。』
  『源!』
  哎,真的是电视里的八点档戏码啊。
  嗯?小毅?你看前面,有车…小毅!有车子!
  『喵!!』
  『喵喵?……啊源!』
  吱———!!喀隆——!
  『源!源!』
  『我…我没事…小毅?』
  『小毅?你怎么了?』
  好吵啊你们,就不能安静些么? 唉,听着你们的声音,我觉得好累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