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小妖报恩记

书名:小妖报恩记
作者:古莘

梨妖受X学生攻
关于不懂人情世故的梨妖,
为了报恩入世留在曲扬的身边,懵懵懂懂的小妖被吃干抹尽的故事。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语,曲扬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班上来了一个样貌清秀的转学生,曲扬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好,眉清目秀,身上通透着一股书生气,一看就是涉世不深的乖孩子。
  男生在他旁边坐下时还说了一声谢谢,声音温温和和的,就像一汩清流淌过曲扬的心头,一瞬间将他熬夜陪暧昧女生聊天的疲惫消去。
  黎语走进教室就看到了曲扬,十几年前笑得开朗的小男孩已经长成英俊的男生。他是为曲扬而来,为报恩。
  凡是修行者,不论仙妖,都是讲究因果轮回的。十六年前,黎语在强行突破的时候受了伤,被恶妖觊觎,险些就被吸干元气丢了修为。
  幸好当时在他的原形梨树下玩耍的曲扬无意间将一块红布挂在他的枝桠上,让他躲过了一劫。前几日黎语看天象,隐约察觉恩人近日有一劫难,所以才会入世报恩。
  这个劫难不是一般的劫,是个桃花劫。桃花劫又叫桃花煞。人类常常喜欢说桃花运,但命犯桃花桃花可分为犯到好桃花和烂桃花。好的桃花能到得到良好的感情,满意的伴侣;但烂桃花就称桃花劫、桃花煞,一般情况会出现感情纠葛影响生活。
  而曲扬这个桃花劫却是最糟糕的情况,甚至会危害他的生命。他对黎语有恩,黎语自然不会眼看着恩人深受劫难,这与修仙有悖。
  原先曲扬十分在意第一印象,谈女朋友都是注重第一眼缘的,但现在他突然不信这个了。他对黎语的第一印象很不错,不过黎语总是突破他对普通朋友的耐心底线。
  他打球的时候,黎语就在一旁看着他,替他拿衣服递水,虽然一个男生对一个男生做这种事让他有些诧异,但毕竟也算半个兄弟了,他也就忍了。
  但黎语怎么能在他约会的突然冒出来,还对他有点想法的女生说,你不能和曲扬在一起,我不会同意的这种话,吓得那个娇滴滴的美女还以为遇到了神经病。
  曲扬跟黎语理论,但很明显黎语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不知道桃花劫应在谁身上,只能把这段时间内曲扬身边所有的女生都赶走。
  他一脸正经地对曲扬说:“这些女生都不是你的良配,你不要理她们。”
  气得曲扬脱了外套甩在他脸上,转身就走。
  黎语将曲扬的外套整理好,沉默的跟在他身后。曲扬走快他就走快,曲扬走慢他就走慢,曲扬突然停下不走,他一脑袋撞上了曲扬的胸膛。
  一米九的曲扬比黎语高了半个头,他忍无可忍地拧着眉头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黎语默默退后一步,抬头看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要跟着你,不让你谈恋爱。”
  曲扬一把抢回黎语手里的外套,“你凭什么管我谈恋爱,你当你是我爸吗?”
  黎语皱了皱眉头,满脸写着疑惑,“你爸爸管你谈恋爱吗?”
  曲扬:“……”
  就是这样,每当他怒不可遏的时候只要黎语一句无厘头的话他就像打满气的气球被扎了一针一样泄了气。
  对于这种情况,曲扬的哥们儿彭晓宇表示到了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时候了,于是自告奋勇的找到了黎语。
  他双手抱胸,做出一副痞子的模样,抖着腿问黎语,“哥们儿你是不是喜欢陆湘?”
  陆湘就是曲扬有点意思的美女,黎语这种性格自然不会关注除了曲扬以外的人,于是他问:“陆湘是谁?”
  彭晓宇:“……”
  他憋了一肚子的话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可惜浪费了一晚上训练的语气、表情等等。
  “那你干嘛总是跟着曲哥?”
  “我不想他谈恋爱。”
  彭晓宇被他直白的话噎的无言以对,最后吞吞吐吐地问:“曲、曲哥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针对他?”
  “没有针对,是要帮他。”黎语仍旧是一本正经。
  “哈哈!”彭晓宇被他气得大笑了起来,“帮他?是帮他上床还是想干嘛?”
  黎语不说话。
  “死人吗?说话呀!”彭晓宇一把推的他倒退了几步,背抵在墙上。
  黎语低头不语,他活了近千年,虽然不太懂人情世故,但也知道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计较。
  彭晓宇气得一脚踹到黎语身后的墙上,扬手就来给黎语来一拳。
  “小宇!”远远看到他们的曲扬急忙大喊了一声,看到黎语小小的身躯缩在墙角处低着头一副任人欺凌的样子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反正不好受。
  他几步快跑了上去,一把抓住彭晓宇的手,怒道:“你干什么?”
  彭晓宇看到他,讪讪的放下手,“曲哥,我这不是想教训他一顿,省得他老烦你嘛!”
  曲扬甩他一个冷脸,“我的事不用你管。”又看向黎语,语气不太好,“不是要一直看着我吗?怎么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
  黎语抬头看他,说:“我想换个方式看着你。”又指指彭晓宇,继续:“他平常也跟着你,你都没有嫌他烦,我想学一学。”
  曲扬一口气憋在胸口,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闷得慌。
  后来曲扬警告彭晓宇不要找黎语麻烦,彭晓宇也是憋屈得很,一个劲在曲扬身边解释。
  “我原本以为那小子喜欢陆湘,但看他那个样子也不像,曲哥你说他到底要干什么?”
  曲扬一脸不耐烦,“你问我我问谁?”
  彭晓宇挠挠脑袋,突然眼睛一亮,一把拉住曲扬的手臂,嘴开始哆嗦起来,“曲、曲哥,你说那小子他、他不会,那个啥,喜欢你吧?”
  “什么?”曲扬被他说懵了。
  “对!那小子肯定喜欢你,不然他图什么呀?”话一旦出口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彭晓宇极其肯定自己的想法。
  “可是,两个男的……他,怎么会?”
  “怎么不会?”彭晓宇一下打开了话匣子,“你知道我那个小叔吧,他就喜欢男人呀,当初差点被我爷爷打死,不过现在家人都能接受了,所以男人也会喜欢男人的,那小子肯定喜欢你。”
  一直到临睡前,曲扬满脑子都飘着黎语喜欢他这句话。
  

☆、第二章

  学生会有个女孩子喜欢曲扬,追得挺轰轰烈烈的,这事知道的人很多。本来曲扬肯定不会接受的,他喜欢温婉的姑娘,这么主动的不合他胃口,但为了让黎语死心,他只好将就一下。
  黎语找到学生会办公室,要求进学生会,负责面试的女生见他一直跟着主席,以为他们关系很好,决定放个水。表示他可以先打打下手,等下一次竞选的时候再重新面试。
  黎语看了眼曲扬,拿出一叠文件,说:“我要做外联部部长,这些是我拉到的赞助。”
  那个女生看看主席,又看看黎语,傻愣愣地接过文件,上面一连串的公司信息以及愿意赞助活动的公章惊得她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看向曲扬。
  A大学生会有能者居之的规定,你认为比现在的部长强,那就可以申请替下他。只是规定是死的,人家部长在学生会待了近一年,人脉摆在那儿,而且近来还疑似成了主席的女朋友,谁敢换她下去?
  曲扬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黎语,他永远都面无表情,明明是这样挑衅让人难堪的行为,他也做得理所当然。
  “不可以吗?”黎语问:“我拉到的赞助是外联部这一年全部赞助的三倍,校规上说只要拿出确行的方案就有竞选的资格。”
  沈雅——外联部部长,曲扬的小女朋友,嘭的站起来,一拍桌子,直截了当地问:“你为什么针对我?”她的确和一般的女生不一样,火辣够味。
  黎语看她,“我不是针对你。”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我虽然不算什么大人物,但我沈雅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这个自信的。”
  “我看过了,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还可以,不过你不能接近曲扬。”黎语看了愤怒的女生一眼,认真地解释起来。
  “什、什么?”办公室的人直接给他的话说懵了。
  “曲扬现在归我管,我……”怕他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曲扬急忙捂住他的嘴拖着他就落荒而逃。
  “你到底想干什么?”将黎语拖到一个角落后曲扬便问道。
  “看着你,不让你谈恋爱。”
  看着黎语一脸我早就说过了的模样,曲扬也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但总不能让他问你是不是喜欢我这种问题吧?要怎么能问得出口。
  “我不喜欢你。”
  “没关系。”反正我以后就不会出现了。
  “我不喜欢男人。”
  黎语诧异地看他一眼,哪有男人喜欢男人的?不喜欢才是正常的,他哦了一声。
  曲扬被他这一眼看的心里发麻,忍不住大声说了句我真的不喜欢男人,吓得旁边路过的一个男生一个酿跄,看清人后又跌跌撞撞的跑了。
  “我听得见,不用那么大声。”树妖的五感过人,曲扬那么大的声音差点把他震得吐血。
  曲扬气得转身就走,黎语亦步亦趋地跟着。
  “我都说了不喜欢你,你不要死缠烂打!”曲扬猛地站住,转身说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真的不耐烦了。
  可惜他碰到的是黎语这样不通人情世故的,他只为了达到目的,过程并不在意。
  “我不在乎的,我送你回家,最近有点乱。”
  曲扬的家就在本市,离A大走路只要十几分钟。
  曲扬上上下下打量黎语,差一点一米八的个子在普通人眼里很高大,但在一米九的曲扬眼里就是个小矮子。加上黎语身材瘦削,皮肤白净,看上去根本就挨不住曲扬一拳头,还提什么保护。
  “要是真遇到什么,你不拖累我就不错了,还保护我?”
  “我挡着,你先跑。”反正人类是伤害不了他的,伤口很快就能愈合。
  他的话像羽毛一样扫过曲扬的心,轻轻柔柔地,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曲扬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母亲搞的是女权运动,边缘文化总是不太容易被人接受的。也幸好曲父学的是物理学,搞科学的人一般都不太在乎外界的看法。
  夫妻两人热衷于各自的领域,早早地就去了美国定居,将曲扬一个人丢在奶奶家。在曲奶奶去世之后就一直一个人住在父母留下的房子里,在他的印象里,黎语是除了奶奶以外惟一一个说要保护他的人。
  这种被重视的感觉让曲扬没来由地不想再对黎语冷言冷语。
  黎语跟着曲扬走到一条弄堂的转角处时,突然冒出了一群小混混,他没有算错,果然有人要找曲扬的麻烦。
  曲扬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圈住黎语。小混混的头头顶着一头红毛,手里的棍子不停地甩动,一脸阴郁的说:“臭小子,终于让老子找到你了。”
  曲扬看着对面的七八个混混,舒展了一下筋骨,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面上分毫不显,指了指黎语说:“他跟我不熟,让他先走,我跟你解决。”
  红毛的妹妹缠了他很久,但曲扬实在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于是拒绝了。谁想到那女生缠上了跟牛皮糖一样甩不掉,还找自己哥哥来教训他,这种事也不只一次了,但这一次来的人多了好几倍。
  虽然曲扬学过几年跆拳道,但还是没有信心一个对八个,只好让黎语先走。
  红毛也不是什么蠢货,不会平白无故惹事,于是对黎语挥挥手,示意他快滚。
  黎语是肯定不会走的,他也不能对人类动用法术,于是对红毛说:“你让曲扬走,我给你们打,直到你们解气。”反正也打不死,人类的拳脚打在他身上连疼痛的感觉都不会有。
  红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就开始哈哈大笑,对他身边的小弟说:“看着人家,这才叫义气,哈哈,笑死我了,煞笔一个。”
  小混混们开始跟着一起笑。
  曲扬一把拉住黎语的手,晦暗不明的盯着他,“你烧糊涂了吧?”
  黎语摸了摸额头,体温正常,于是摇头,说:“没有发烧,你先走吧,我会留在这里让他们打的,不过不能送你回家了。”
  “回家个屁。”曲扬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人到底都在想什么!
  他扭头对红毛说:“你妹妹那点破事值得你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烦吗?我不想和你多废话,今天你放我一马,以后能帮得上忙的我绝对不会拒绝。以前的那点恩恩怨怨我也不计较了,要是你还纠缠不休我就要动用其他的手段了。”
  他的父母虽然不在国内,但是在A市的能量不小,他以前是懒得计较,就当练练拳脚,今天他突然不那么想了。
  “你TM的滚!”红毛突然暴起,挥起一根铁棍就砸了下来。
  以前红毛还是挺好讲话的,懂得见好就收,他这个反应真是出乎曲扬意料,跟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眼看着一棍子就要砸下来,实打实地砸到脑袋上至少要脑震荡,曲扬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黎语抱住了头,再接着就听到了铁棍砸在头上的闷响声。
  曲扬直接懵了。
  红毛看到黎语头上流下鲜红的血也懵了,他没想真要人命。
  他哆哆嗦嗦地嘴唇都在颤抖,“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曲、曲扬,我妹妹为了你割腕自杀,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一报还一报,咱们两清了。”
  说完趁着曲扬还没有回过神,带着一群小弟屁滚尿流。

☆、第三章

  曲扬浑身颤抖着抱着黎语去了医院,即使医生告诉他问题不严重他还是止不住颤抖,连话都说不利索。
  奶奶去世的那个夜晚也是这样,毫无防备的,一点一点的,在他怀里渐渐冰冷,再也没有人会抱着他讲故事,会告诉他不要怕。
  黎语一点事情都没有,但想到朋友槐树妖因为表现和人类差别太大被发现而差点被抓去研究,于是他使了个法术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曲扬浑身颤抖,脸色苍白的站在病床边。黎语摸摸脑袋上的邦带,有点不舒服,于是抬头看曲扬,指着脑袋,问:“这个不太舒服,可以拿掉吗?”
  曲扬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上下嘴唇动了动,“你……”
  “我没事。”为了提高可信度,黎语赶紧从病床上下来,转了一圈,说:“你看,一点都不晕。”
  他这一动作吓得曲扬急忙扶住他,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是看不到一点血色,“你乱动什么,嫌命大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