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魔鬼的心

书名:魔鬼的心
作者:池君不觉碧山暮

如果魔鬼爱上一个人,他会时时刻刻缠绕着那个灵魂,永不放手,哪怕转世也不能斩断他的固执。
如果人爱上一个魔鬼,他甘心摘下他的王冠,舍弃他的生命,献上自己的灵魂。
可是,你是一个魔鬼啊,垂涎人类美味的灵魂,难道还要奢求他肮脏的爱情吗?
小短文

内容标签:西方罗曼 奇幻魔幻 前世今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恶魔 ┃ 配角:王子剑士,巫者,公主 ┃ 其它:天使


☆、交易

  死亡,很痛苦啊,他扭头看向那个男人。红色,血色,他的瞳孔缓缓放大,阴暗的雾一点点染上他的脸庞。他想抬手,手却不属于自己一样。
  “我的君主,我心里的魔鬼啊,我愿意向你献祭我的心脏。”男人把手里的剑插在土地之上。那剑柄上镶嵌的宝石在火光的照射下如同狰狞的恶鬼。他的金发沾满血污,明明是一个天使一样的王子,此刻却如一把开了刃的魔剑。
  “我将成为你的奴仆,请你,用你愤怒的火焰燃烧尽这个世界吧。”
  那个男人的声音离他如此之近,他张开口,只能发出困兽一样的嘶吼。
  回头看我,克林顿,看我啊,我在这里。
  “人类是脆弱的。”有一双手将他从这个哀鸿遍野的战场上拉了起来,“他将生命献给了魔鬼,就是算执念之重如你,也改变不了什么。”
  自己应该死了吧,怪不得感觉渐渐变冷,血液凝固,伤口的痛楚已经消失了。
  “我喜欢,你灵魂的味道,我可以和你做一个交易,你自愿把灵魂给我,我救他。”那声音浅浅笑着,如同被阳光晒得融化的蜜糖,“比起鲁莽脆弱的灵魂,我更喜欢自愿奉献的甘甜味。”
  那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单手拎起死去的人,看着远处剑士的影子慢慢拉长,仿佛有魔鬼在舞蹈。
  “做出你的决定吧,时间很短暂啊,如果犹豫的话,喜欢的人,会什么都剩不下了。”
  “好,”他说,“我答应你。”
  尤碧斯放下兜帽,冲着那骇人的影子喊到,“抱歉了,苏坦尼,这个家伙的灵魂我护着了。”
  那阴影如同被扔进沸水里一样抽搐着,一个高个的男人凭空出现。
  “值得吗?”苏坦尼静静看着这凌乱的场面,他面容比月色更迷人,右眼瞳孔里映着诡异的花纹,“明明他已经不记得你了。”
  “用不着你管。”尤碧斯冲他挑衅一笑,碧色的双眸像春天从土壤里顶出的嫩绿草芽儿。那张脸充满邪气,却还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
  “你是一个魔鬼啊,”苏坦尼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银色的碎发垂在肩上。“沉迷于人类灵魂的美味难道还要奢求人类的爱情吗?”
  “滚开!”尤碧斯呲牙,“我不怕你。”
  那魔鬼抬眸看着他,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战败国的王子,痴恋的巫者,加上一个痴情的魔鬼?真是有趣。
  “别激怒我,尤碧斯。”苏坦尼抚上左手上的戒指,缓缓走到那剑士身前,将什么东西塞入他的心脏,顿时剑士身后的影子恢复正常,无数黑雾弥漫在苏坦尼身边。
  “我还是很喜欢你灵魂的味道,”他凑过去,看着王子的意识渐渐恢复,“过不了多久,你还会是我的。”
  圣历十四年,黄金之国败于和洛利亚,黄金之国派来使者求和,送上当时有绝世美人之称的公主桑尼塔。
  同时,王子克林顿被赐予战神称号,其手下雷奇突破成为大魔导师。

☆、男孩

  城墙旁边站着不少人,围着一张告示纷纷讨论。
  “银色头发的美人?世界上哪有那么美的人哦,我看是王子出现幻觉了吧。”肥硕的奴隶贩子一边和身边的人说话,一边摆动着手里的马鞭。
  “那也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管好你的买卖吧。”瘦弱男子打趣道,“这次收获怎么样?”
  “喏,”奴隶贩子指了指笼子里,七八个衣衫褴褛的奴隶,他们有的身体壮硕是干粗活的好手,有的长相不错要是有路子可以买个好价钱,“在路上弄了几个小崽子,都是因为家里吃不饱饭给卖了。”
  那瘦弱男子看着,嗤笑,“你可真是走运。”
  “把这个买给我吧。”少年的声音十分清脆,他蹲在笼子面前,在那个小小的角落里,一个亚麻色头发的男孩正倚着栏杆,残喘着,仿佛随时会死了一样。
  “喂,小孩,这可不是你该玩的地方,滚一边去。”那奴隶贩子哈哈大笑,马鞭一下一下甩着。
  那少年面容出彩,尤其是那碧绿双眸夺人神魂,可是穿着却十分破旧,简直如同一个流浪汉一般。奴隶贩子见此心里一番打量,这送上来的肥羊,若是买给那些贵族,定可以卖个好价钱的。
  “真是不懂礼貌的人,”少年把赤色刘海拨开,一双绿眸隐隐发光,“无礼的模样令人作呕。”
  麦克斯半睁着眼,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吃过东西了,胃里仿佛被人活活塞进了一块炽热的铁,连带他这个人都要被燃烧尽了。
  是因为太饿所以出现幻觉了吗?脸颊溅上了湿热的液体,红色,腥臭喂,是血吗?
  红头发的少年站在他面前,绿眸如同一汪湖水。
  “我在想那天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年轻的王子,英勇的剑士,握着剑的手,此刻轻轻抚着墙上的画,“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可是,如果不是他真的存在,我为什么,脑海里会有如此美丽的回忆。”
  “雷奇,你记得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了吗?我,和魔鬼的契约,真的达成了吗?”
  他身后的人,凝望着窗外,不发一语。他不想告诉这个男人,他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和魔鬼做交易的是自己,陷入地狱的是自己,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深爱的,甘愿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居然会爱上一个魔鬼,想要吞食他灵魂的魔鬼。
  “雷奇!雷奇!我找到一个玩具。”尤碧斯抱着男孩从后门跑进,轻车熟路找到大魔导师的房间,路上的侍卫奴仆都停下来为他行礼。
  “啧,不在吗?”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刚刚还兴高采烈的尤碧斯顿时垮下脸,把抱着的人随意扔在地上。
  又去找王子了吗?愚蠢的人类,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还要去坚持吗?

☆、苏醒

  “那个男孩,是怎么回事?”雷奇优雅地切着盘里的牛排,一面对尤碧斯说。
  他的家族是皇室御用的巫者,从小他就要学习各种宫廷礼仪。
  “你老是去找王子,都不陪我玩,”尤碧斯一只手撑着下巴,眯着眼注视着雷奇,“我总要找点乐子吧。”
  “我……”雷奇叹了口气,“不要在府里杀人。”他自知理亏,退了一步。
  “那是我的玩具,”少年突然笑了,“而你,也是我的。”是我救了你的王子,是我给你死而复生的能力,我才是你的主人。他希望面前的人能意识到这一点
  雷奇的手一顿,他知道,他的灵魂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是该感谢这恶魔大发慈悲,还是该痛苦他已经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活着?
  “我会帮你照顾好你的玩具,”雷奇擦完嘴,起身,“我的主人。”
  目送着黑发的大魔导师上楼,尤碧斯的眸色渐渐变深,他突然想起今天在城楼看见的画像,苏坦尼,这是你的诅咒吗?
  他忽然想起百年前那个如同黑珍珠一样的少年,骑着马从溪边而过,阳光明媚,猝不及防地遇见了。
  在水里慵懒着的自己,红色的长发在水里散开像盛开的蔷薇。那少年看呆了,像是毫无预兆闯入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你……是精灵吗?”
  “不哦,”黑色的雾翻腾起,如同荆棘爬上水中人的身体,“我,是恶魔啊。”
  麦克斯从床上醒来,他在昏迷的时期,有人帮他沐过浴,打理过一番,连衣服也换了。睁开眼触目可及是新鲜松软的面包与若干水果,顾不得太多,他抓起就吃。
  “所以我说人类都是脆弱的,”尤碧斯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他换了身衣物,俨然一个贵族小少爷的模样,“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了,记得我叫尤碧斯。”
  麦克斯丝毫没听见那恶魔的话语,嘴巴片刻都没停下。
  “我在和你说话呢,小鬼。”尤碧斯笑着一脚把少年踹下床,狠狠踩着他的右手腕。
  “再怎么粗鲁,对着掌握你性命的主人,都该收敛啊,”尤碧斯声音轻轻的,如同羽毛落在人的心尖,“你叫什么啊,小鬼。”
  咽下喉咙里的面包,麦克斯闷闷报出自己的名字。
  “这不是很听话吗,”移开脚,小恶魔蹲在麦克斯身边,“人类总是这样,不体会疼痛是不会明白有点事是不能做的,可是我还是好奇,人类的感情。”
  麦克斯偏过头,看着自己的主人,这样一个样貌出众,衣着富贵的人,也会不正常吗?
  “我可以主宰贪婪,欲望,却改变不了爱啊。”他说,像一个溺水者一样,失去了浑身的力气,随着消失的意志沉入海底,“我总会觉得,他应该是爱我的,是属于我的,可是为什么,现在的他看我眼神是如此厌恶呢,我以为我们的感情是死亡也无法阻扰的,可是,原来是这么脆弱的啊。”
  麦克斯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由衷地感觉到从尤碧斯身上散发的悲伤,把人要吞噬了似的。

☆、公主

  高楼,公主。
  桑尼塔原是黄金之国高贵的公主,如今不还是成为一名悲惨的阶下囚。
  “我可怜的桑尼塔,你为什么不哭呢?”那女人梳着自己的长发,唱着,“你为什么不难过呢?”
  “因为没人会在意我的眼泪啊,没有人会在意我是否伤心啊。”她自顾自地唱着。
  桑塔纳开始穿起层层蕾丝的礼服,“可怜的桑尼塔,为什么不向上天祈求,为什么不恳请上帝的保佑啊,”她从衣柜里抽出精致小巧的匕首,藏在衣内,“因为只有自己,才能救得了自己啊。”
  镜子里的女人美艳高贵,眼睛里却充满了杀意。她像一朵盛开到糜烂的花朵,无论是谁,都要为之倾倒。
  “你有喜欢的人吗?”尤碧斯坐在庭院里大树的树枝上,而麦克斯坐在树下吃着刚刚从厨房里摸出来的小点心。
  几天的相处,麦克斯已经很了解自己的主人了,身为和洛利亚王国第一巫者的挚友,脾气阴阳不定如同小孩,行事随心所欲只顾自己喜好,他只需要默默成为一名小侍从跟着他就好了。
  “回主人,没有。”他连温饱都没解决的日子怎么可能顾上这些。
  “要是你有一个喜欢的人,但是他却不喜欢你,应该怎么办呢?”尤碧斯拨动着自己的短发,看似漫不经心地说。
  “抢过来呗。”麦克斯真的漫不经心说,“身为一个男人,难道能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属于别人吗。”
  恶魔,不是最擅长玩弄人心的吗。尤碧斯闭起双眼,他什么时候这么小心翼翼,缩手缩脚了呢,从他的黑珍珠离开之后,他就那么害怕失去了吗?
  “我知道了,”尤碧斯睁开眼看着树下的男孩,面容憨厚却直指他的痛处,这个小东西,很有趣呢。
  从三四米高的枝丫上轻盈跳下,落在麦克斯的身边。
  “我的小奴仆,帮我一个忙吧,”他笑着伸手擦去麦克斯嘴边的点心残渣,笑容如此邪魅让人忍不住被诱惑,完成他所有的请求,“帮我一个忙,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哦。”
  一个愿望?麦克斯认真地想了想,那他要,一辈子都不要再饿肚子了。

☆、潜入

  我曾经见过那个月光化身的青年,从此的每个夜里,他都活在我的梦里。
  我是被遗弃的王子,被送上注定死亡的战场,我看着曾经的战友一个个倒下,那个一直跟着我的,固执的巫者也为我挡下了敌人的刀刃,然后死去。
  此刻的我,沐浴着鲜血的我,不是一个尊贵的王子,只是一个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普通人,我知道死亡是离我如此的近,可是哪怕流干这最后一滴血,我都不想这么死去,至少让我死得有尊严,让我能再多为一个战友,报仇吧。
  然后他来了,他说我给予你灭世的怒火,我给予你毁灭的能力,那你的生命与灵魂来换吧。他在我身边说话,告诉我那属于恶魔的咒语,他会成为我的君主,替我烧尽这一切吗?
  后来的事情我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那个精灵一样的青年,他银丝的发丝似乎从我脸颊抚过。
  他说他会再来取走我的心脏的,可是,他早都带走我的心了。从我决定战死的那一刻,他是我唯一看见的曙光。
  “和你说过的话,记得吗?”尤碧斯拉着麦克斯爬上皇宫的围墙。“说完就跑,我殿后。”
  “这算欺君吧!”麦克斯看着高耸的城墙,胆战心惊。尤碧斯的话让他更害怕,可是他已经被这个不靠谱的主人拉倒这里,而且他有一种感觉,要是说不自己会被毫不留情推下去。
  “路已经告诉你了,去吧。”尤碧斯指着一条黑色的小路。在麦克斯看不见的地方,尤碧斯的影子如同活了一般,舞动着,一双黑色的羽翼缓缓展开。
  没有办法的麦克斯顺着小路跑去了。他,前几天差点饿死,差点被卖掉,差点被主人杀了,现在更做着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情。恶魔?开玩笑吧,一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会有恶魔?
  男孩奔跑着,在恶魔铺的小路上,被束缚上了命运的丝线。从在笼子里对上那双碧眼的时刻,他就变得不一样了。
  他按着主人的指示跑着,不知为何连一个士兵都没遇到,在他没看到的地方,尤碧斯悄悄解决了所有可能破坏他计划的家伙。
  麦克斯攀上窗台,心里惊叹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但下一秒他就愣了,王子陛下,正一个人坐在窗边,对上他的目光。
  下意识松开手,以前麦克斯就想过如果自己死了,临死之前会想到什么呢,现在他发现,自己心里只有,那个家伙还欠我一个愿望,说好一辈子不会饿肚子的。
  “能来到这里,很了不起呢。”王子抓住男孩的手,语气温柔却充满杀机。麦克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他真的如太阳一样耀眼,眉目如同精心雕琢的一般,在他这辈子见过的人里面,除了尤碧斯主人,就是他,最好看了。
  他立马意识过来自己没有掉下去是因为王子陛下正抓住自己手腕,顺势就抓住栏杆翻了上来,乡下的孩子总是手脚灵活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