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炽心不惑

书名:炽心不惑
作者:瞳浩

【文案】
魔世入侵人间,烧杀抢掠,唯有仙界能与之对抗。
这一年,战乱不断,死伤无数。
视人命如草芥的魔,对世人都善唯独痛恨魔的人。
魔爱上了人,倾其所有换他一顾。
后来,人欲渡魔,却被连累成魔。
冥炽:“我虽然是魔将,可哪怕屠尽天下人,我也绝不会伤你半分!”
景陌:“冥顽不灵,到底是个魔物。”
看布袋戏有感,淡漠善良人类攻X强悍矮子魔将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冥炽,景陌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遇见是为了离别

  楔子:
  “景陌,我知道你从没在乎过我,但我……”
  景陌无言,静静地看着他,身上的药劲让他动弹不得,冥炽慢慢地低下头来,头次和他如此靠近,这个吻差点就落下来了,却因为他冰冷的眼神停住了。
  从来都只能看着,从来都不敢开口,哪怕是被伤害,他也庆幸此刻能有这么一瞬间景陌眼里是有他的。
  “我只恨为何我是魔,你是人。如果我不是魔,你至少……至少就不会用这样厌恶的眼神看我了。来世我希望……”
  “你要去哪?”
  景陌终于开口了,眼神还是冷淡,“苦肉计对贫道无用。”
  “……”
  冥炽苦笑,摇了摇头给他盖上一件衣服,怕他冻着,转过身去慢慢离去。
  景陌安静地坐着冲破药物的束缚,时不时地望向天边,轰鸣的雷声和火光渐渐消下,直至平静,他才站了起来,握紧了手中剑。
  这才突然看到在自己脚边落下的一块石头,是奈何桥边的三生石掉落的碎块,上面刻着冥炽的名字,是他亲手刻上的。
  为了求自己写下他的名字,他竟然背过了整篇的清净经。
  景陌随手收了起来,心里疑惑,要杀他吗?
  杀,也杀不了。
  渡,又渡不化。
  还是……不要再管他了,他只是一个嗜杀的魔。
  景陌摇了摇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贫道罪孽深重,实在无法再做瀚海仙境的尊者了。以后日日诵经,希望能超度这一战的亡灵。”
  瀚海仙境又开始下雪了,埋去了所有的痕迹。
  他甚至没去过问这场战事的结局,三座仙境全到了,魔世也只剩了魔殿作最后据点,这结局早该落定了。
  他没想到冥炽是真的离开了,一天,两天,三天,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再一次听说这件事是云景仙子送达了仙界举办的庆功宴席,希望作为曾经仙界第一战力的景陌也能到。
  景陌拒绝了,再次回到山顶的时候道友来看他,顺便说起了这件事。
  原来魔世已经被封闭,滞留在人世的魔纷纷伏诛,至今一个月过去了,人世再没有魔了。
  景陌也没太在乎,似随意地问了起来,“怎么封闭了?”
  道友说道:“没听说是我们的人做的,可能是他们自己人封闭的。”
  景陌执起茶杯,抬了抬眼眸淡淡道:“滞留人世的有什么大人物么?”
  “有堕天四座的七煞,座首的鬼灭,对了,还有之前得罪你的那个魔神将冥炽,都已经被送上斩妖台腰斩了。”
  景陌的手中杯盏里水纹一颤,却仍是不在意道:“腰斩了也没用,那只魔是不死身。”
  “所以陛下为他动用了四十七道天雷……”
  景陌打断道:“四十七道也死不了,我试过。”
  “我说真君啊,你什么时候学会打断别人了?我可都看见了,天帝说了,死不了就一直劈,直到他死为止。天帝不是办了酒席吗?估计是终于死了。”
  “……”
  “高兴吧?”
  “可能吧。”
  景陌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淡淡道:“茶不错,贫道告辞。”
  “哎你都没喝就告辞了?”
  背后的声音越来越模糊,景陌慢慢地走到斩妖台,这里早就连血迹都不见了,而旁边还有被雷敲击的痕迹。
  守卫大爷认得他,也就没拦着,见他在这发呆还絮絮叨叨地说:“真君走错地方了,陛下在那边。唉,陛下之前动了天雷把这破坏了,还没来得及修好呢。要我说这是何必呢,那孩子不是挺可爱的吗?……”
  “可爱?”景陌低声重复了一边,向前了一步,伸手轻抚了一下被雷劈得焦黑的石阶。
  他从没在意过冥炽的容貌,事实上自从知道他是魔神将后,他根本不愿多看他一眼,但他知道冥炽的确长得粉嫩可爱,一头火红的红发,那么耀眼,那么张扬。
  但他看到的时候却总是哀伤和小心翼翼,像是在祈求他的怜惜一样。
  冥炽说过,魔的感情比人类更炽热,更真挚,更无法掩盖。
  ……所以,也更痛苦些。
  景陌不敢置信地看着手心的一抹焦黑,“他真的死了?”
  第一章:遇见是为了离别
  ——冥炽:没一场红莲业火,哪来三千净琉璃世界?
  魔世入侵人世,烧杀抢掠,唯有仙界能与之对抗,战乱不断,死伤无数。
  然而此一战,景陌作为仙界第一战力,明显察觉了对方在朝着他较劲,景陌将主要战力引开方便战友行事。
  这一战很成功,他已经看到战友发出的信号了,可是待到他想撤离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站在魔军下的阵中无法动弹了。
  一个主将换一场胜利,景陌还是亏了。
  他被自己的捆仙绳捆得还挺结实,双方交战一旦有人被擒严刑拷打一顿是免不了,基本上也就是一死了,既然让瀚海仙境参战,他就做好了这种觉悟。
  他算是个人物,审他的是魔军座首的鬼灭,景陌挨了不知道多少鞭后终于开口,声音冷漠,“你这样没有用。”
  鬼灭还没见过这么讨人厌的俘虏,一拍桌子喝道:“好小子,你倒是硬气,你真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
  景陌淡然道:“贫道已有小成,你无法伤我。”
  他这话张狂,鬼灭也是个急脾气,让手下收了鞭子,景陌身上已经是血肉模糊,神色依旧淡然。
  “行,你确实能忍。”鬼灭一挽袖子让人浇一桶盐水给清醒一下,自己琢磨着是上老虎凳还是辣椒水。
  景陌更是不在乎,一脸淡然道:“贫道从不骗人。”
  “你特么找死!”
  鬼灭终于火了,咬牙切齿地打算收拾一顿这小子,就听到一声,“鬼灭哥哥!我找了你好久!”
  一双白嫩的胳膊从后面勾着他的脖子,声音清脆,“你快尝尝我刚学做的提拉米苏!”
  景陌也抬起头来看着来人,是一个满头红发少年,红的像火,红的艳丽,他脸上漾着张扬的笑容,看着稚气可爱,实在不像是个魔。
  鬼灭语气和缓了很多,但还是冷着脸道:“妈的,你做的东西吃了真的不会死吗?听说你之前让七煞拉了好几天。”
  “你怎么说话呢!”少年不高兴了,嘟着嘴道,“你不吃有人吃!这位仙家你饿不饿?”
  景陌:“……不了,谢谢。”
  少年再次客气道:“就尝一下,甜点都是饭后吃的,你看你这么瘦了该补补。”
  “……”
  景陌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少年以为他是同意了,高高兴兴地过去把提拉米苏递过去,还要给他解开镣铐,手还没伸过去就被鬼灭拎了回来,“干嘛呢动手动脚的!”
  少年无辜道:“仙家饿了,我们不应该虐待战俘。”
  景陌:“……”
  鬼灭:“……什么时候规定不能虐待战俘的?”
  少年道:“就今天早上啊,帝君刚下的令……啊!他身上好多伤,鬼灭哥哥,你违反帝君的命令了!啊,怎么办!我要不要告密?我好矛盾,我不想出卖你,可我也不能欺骗帝君……”
  鬼灭:“帝君搞毛呀,学什么人道主义?你说的是真的?”
  少年一脸认真地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鬼灭:“……你撒的谎还少吗?”
  “没法聊天了!”少年挥了挥手不悦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自从你当了座首就再也不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鬼灭哥哥了。权力就是堕落的根源啊!”
  “卧槽,你有脸说吗!你还是魔之……”
  “鬼灭哥哥!”少年严肃道,“请直呼我的名字,我不希望所谓的称号成为我们间的隔阂!”
  鬼灭:“……冥炽。”
  “这才对嘛。”冥炽前一秒还一脸认真,后一秒又眉开眼笑,“你先吃了这块提拉米苏,然后我把这位仙家带走疗伤。这件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我就不和帝君打小报告了。”
  “你特么还想把他带走?!”鬼灭才坐下拿起他做的提拉米苏,听他这么说又放下了,“不行,他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一旦跑了后患无穷!”
  “我不放跑他,我就给他治好伤,然后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自己主动招,这样不是更好吗?”冥炽说着脸上又是大大的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看起来可爱极了,还对着景陌道,“对吧,仙家?”
  景陌道:“……也许吧。”
  鬼灭吃了一口他做的蛋糕,惊讶道:“竟然意外的好吃!还有吗?”
  冥炽先是一得意,又是歉意道:“抱歉,鬼灭哥哥,只剩两块了,这块是给这位仙家的。”
  景陌:“……”
  鬼灭道:“你把他带走吧,吃的留下。”
  冥炽似乎很犹豫,看了看鬼灭,又看了看景陌,细长的柳眉微蹙,仔细看就连眉毛都是红色的,“仙家,真的没关系吗?”
  景陌:“……没关系。”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下次再给你做吧。”
  冥炽这才重新恢复了笑容,上前给他截下镣铐,小心地避开了他身上有伤的地方,中间还试图把景陌抱起来,最后碍于身高的原因失败了,只得搀着他离开刑房。
  走的时候还听到鬼灭在说,“冥炽啊,我还是不信帝君能说这种话。”
  “不信自己去问帝君呗,我骗你干嘛。”
  冥炽说完接着搀着景陌回了魔世大殿,扶他回了一间房,看样子不像是客房,冥炽解释道:“魔殿没有客房,只有刑房,你暂时在我这住吧,你要是嫌挤,我去和七煞姐姐一间。”
  景陌坐正,这才淡然开口,“你有什么目的?”
  “诶?”
  景陌冷淡道:“仙界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收起你的虚伪。”
  冥炽愣住了,想了一会才露出一个恍然的笑容,“你以为我是为了从你这里骗取情报?”
  景陌没有说话,但是认同的意思。
  冥炽被他的态度搞得再次愣了,然后诚恳解释道:“我没想从你这打听到什么,我只是不想看你受伤。”
  景陌再就沉默不语,冥炽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没学好语文,这时候说话都苍白,只好默默地给他包扎伤口。
  他伤的很重,伤口遍布了全身,但都不致命,只是痛苦罢了。
  冥炽一卷绷带都用完了连一半都没包住,景陌终于再次开口了,“你要真想治我,就该用治愈术法。”
  “仙家就是不信我。”冥炽摇摇头叹气,又取出一卷绷带,解释道,“魔大多都不会治愈的,如果我找了专门的医生……”
  就会被发现我伪造了帝君的命令了。
  想到这冥炽不再说话了,安安静静地给他将伤口都包扎好。
  景陌没忍住挣扎了一下,虽然这孩子好像是处于好意,但被包的跟木乃伊一样实在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冥炽也发现了这一点,哈哈笑了起来,“好吧,我承认我的确不擅长这个。”
  景陌:“……是的。”
  冥炽笑了一会又坐在他旁边望了景陌一眼,很神奇,他纯红色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的容貌。
  给了他一种错觉,他的眼里只有他。
  不过也只有一刻,冥炽就起身道:“仙家还没吃饭,今天厨房做了烤排骨烤鸡翅,要吃吗?”
  景陌淡淡道:“我是修道人,不吃肉。”
  “原来修道人是不吃肉的吗?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冥炽大惊,“东坡肘子,回锅肉,糖醋里脊,杀猪菜,五花肉,猪肉串,培根汉堡你都不能吃吗?”
  “……没吃过。”
  “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悲伤。”冥炽满目的同情。
  景陌冷冰冰地解释道:“是由不忍,一切含灵,皆是同体。由仁爱物,布满人间。一切众生皆贪生怕死,何忍残害生命以充口腹。”
  冥炽被他那双眼神盯着,有些无辜道:“我是出于好意,仙家何必说得我这么残忍,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
  景陌这才发现他确实好矮,看起来也只有十三四岁的高矮,也就到他腰高,或许大概真的只是个孩子吧。
  冥炽伤心了一会才道:“你不愿吃肉我就给你找些菜来,对了,奶油蛋糕能吃吗?”
  “能。”
  冥炽哦了一声没精打采的走了,景陌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还是个孩子。
  冥炽刚出了门就有魔兵来问:“炽冥将军,座首说那人是……”
  “吃了豹子胆了,敢来管老子的事!”
  话才说了一半就被冥炽踹了出去,不耐烦道:“这人老子保下的,四座有什么意见让他们来找我当面说!”
  “是……”
  “还有。”冥炽抱胸挑起一抹冷笑,“告诉他们,敢在帝君面前打小报告,后果自负。”
  “是,是……”
  魔兵连连应了退下,冥炽这才进了厨房,魔殿的厨师早下班了。他顺手叼了一块烤排骨思忖道:“所以跟了他这辈子都不能吃肉了?难怪景陌到现在都没对象。”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