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无依

书名:无依
作者:半暝

讲述一只九尾如何找回丢失的心的故事。短篇。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玖熙,鵷清 ┃ 配角:神阙,步轻澜 ┃ 其它:妖界


☆、第一章

  远山传来清冽美妙的乐声,远远望去隐约可见九天之上仙女们的曼妙舞姿,兽神宫的接引仙官头上两只毛茸茸的黑色竖耳立得笔直,站在他面前的美貌女子浑然不觉此时自己浑身是血鬓发焦黑用她自以为最好看的笑容对着他,其面目堪称狰狞可怖。
  红衣男子以一个妖娆万分的姿势侧躺在对面山头的一块大石上,手中拿着书却是心不在焉的瞟着面瘫仙官和雷劈狐狸。由于眼神过好,他很不幸的与仙官共同分享了被雷劈过后的狐狸那足可以使人死的苦状万分的笑容,他在心里骂了一声“弱智”之后开始专注于手中的书本。
  男子原本的名字叫做玖熙,是他八个灵狐姐姐为他取的名字,后来他的家从青丘搬到了妖界,妖皇赐给他一个霸气的称号取代他的名字被众妖传颂并派给他一份新的工作,这个称呼叫做葬神,这份工作就是守墓。
  玖熙的真身是一只九尾,人类多认为九尾就是修炼出九条尾巴的灵狐,其实不然。九尾是在青丘山上与灵狐共居的一种有着九条尾巴的兽类,,《山海经》中这样说道:“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大概的意思就是青丘山上有种野兽长得像狐狸而有九条尾巴,它的声音像婴儿,会吃人,吃了它的肉可以不受妖术等负面影响。并且,因为九尾喜欢阴气所以常常和九尾猫“九命”一同在墓地里转悠。所以《葬经》有言:“四道龙楼盘宝殿,九尾仙車入黄泉。”
  虽然理论上来说,玖熙应该是个活泼的妖怪,就算不喜欢在阳光下蹦跶也该喜欢在月光下遛弯。可事实上玖熙不但不活泼而且在妖界四大奇葩“勤”“懒”“闲”“宅”中牢牢霸占了懒的名头。曾经有个无聊的小妖精宣称要与玖熙比懒,哪知玖熙一觉睡了五十多年,醒来后从宅男何首乌处听说了这事,随口回了一句‘我懒得和他比。’把那个小妖气的跑出妖界三百年杳无音讯。
  玖熙的父亲是当年青丘闻名的大妖怪,修炼出九条尾巴的灵狐清轩,他的母亲则是九尾一族的小公主沐兰。遗憾的是玖熙还没有出生多久这两只就在渡天劫的时候被宿敌偷袭双双毙命,尸骨无存神销魂灭。
  “小九,你居然还有心情看书,还不快去聆听姐姐们的教诲。”
  七姐陌雪两只手指在玖熙后颈一掐,他立马变成一只浑身墨色毛皮的狐狸状生物,九条尾巴无力地耷拉在身后任由陌雪的摆布。
  接下来玖熙毫不意外的被提到雷劈狐狸渡劫的山头,接引官很给脸的站在一群雌狐十丈开外的位置,雷劈狐狸花翎已经被姐姐们收拾的干干净净,那巴掌大的瓜子脸上一双桃花眼明媚动人,长长的睫毛唿扇唿扇不知凡人看了,该要怎样的心动。
  只不过,娇媚妍丽俏皮清丽那都是对待外人才有的东西,玖熙家的八个大美女每一个在玖熙面前都是同一个样子,也就是啰嗦暴力女,并且凶悍程度随排名而增加。所以,被陌雪一路提溜到众女之中的玖熙完全没有身处于万花丛中的自觉,反而在落地之后马上缩成一个球,埋头一副做好英勇就义准备的样子。
  “……”
  原本打算说话的姐姐们看到玖熙的样子终于还是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
  “小九啊,五姐跟你说,你和小八一起出生的,小八资质还不如你都飞升了,你要好好努力啊!”
  “小九啊,别听五姐的。你在妖界好好快活两年,赶紧生个小狐崽子才是要紧事。听六姐的准没错”
  “九九,老五老六说的都有道理,你看看自己,这妖界比你老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了,你要正经一点。”大姐语重心长。
  “黑煤球,我终于有那么一件事情做的比你快啦!啊哈哈哈哈!”花翎依旧活力十足。
  老三暴力的冲他抖了抖鞭子,二姐笑的阴森森,七姐站在他的背后又一次把他捏住。
  “姐姐大人,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你们要是再说下去,接引官今晚就要喂妖怪啦。”
  看在接引官的面子上,玖熙在花翎飞升成仙的当日并没有受到如前七次一样的对待,他目送美人们远去,然后飞回对面山头,以狐身在树林中飞速窜动,然后钻进一个隐蔽的小洞里。那个洞看起来完全不像狐狸洞,只有老鼠洞大小,洞口杂草丛生。
  钻入洞中之后玖熙缩着身子左拐右刨钻了很久才终于掉进相对宽敞的墓道,然后他沿着墓道走进了主墓室趴在白玉棺上懒懒的睡下。这次没怎么被姐姐们唠叨,应该睡个三五年就能醒吧。
  然而,才刚刚进入浅眠状态玖熙就被人打扰了,隔壁耳室棺材里的粽子挣扎着想要跳出棺木的声音闯入玖熙脑中,玖熙莫名的燃气一股起床气来,然后他打了个呵欠又把头伏在棺椁上。
  隔壁的粽子不是普通的粽子,是这座墓里守墓怪中除了玖熙之外最厉害的妖怪,猫妖九命。能在妖界建墓的妖怪无不是一方之雄,而且是没有被别的妖怪杀死的一方之雄。而普通的妖怪墓是不需要守墓怪的,因为他们自己就可以尸变,自己要是守不住,那在妖界就只能认命。能够在墓葬里用两只九条尾巴的生物守墓的,只有一种可能。
  就在玖熙还在趴着胡思乱想的时候墓室的门被踹开了,开门的一瞬间变成猫身的九命被人甩了进来,直直砸在墙壁上然后又从墙上滑到地下,吐了一口老血就晕了过去。
  玖熙也懒得和人家做什么殊死搏斗,于是化成人形趴在棺材板上,胳膊垫着下巴,抬起头一双狭长的眼睛直直看向来人,眼尾上挑的弧度拉出万种风情。
  狐狸最擅长的就是魅惑术,如果魅惑术也没用的话他就只能选择乖乖让道被妖皇大大打死或者抵抗到底被盗墓者打死。
  然而门口的人并没有做什么动作,他就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墓室门口,眼中没有中招了的意乱神迷也没有看见守墓怪就拿起武器碎尸万段的狠戾。它给人的感觉是冷漠的,就像是九幽黄泉的水那样刺骨。
  玖熙没有看清来人的相貌就发动术法,术法又没有成功导致有那么两三秒的失明,这种绝佳的时机被随冷漠男子之后赶来的女人牢牢抓住。女人通常对毛茸茸的动物很感兴趣,不过玖熙现在不是狐狸状态,而且就女人手臂上的抓痕来看,就算是毛发蓬松只狐狸玖熙也讨不了好。
  几乎是第一时间玖熙就被一阵风扫到了地上,他很快清醒过来,两手屈成爪状召唤出两团幽蓝色的狐火狠狠砸向女人。
  女人打散一颗,却被另外一团所伤,于是退至男人身后。
  玖熙一个纵身跃至九命身旁,抱起蔫不拉几浑身是血的白猫。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他咬破自己的舌尖滴出一滴精血落在九命的额心。灵狐血是妖界一大救命良药,就算让天雷劈了只要还有气就能救回来,玖熙心里清楚,虽然自己道行可能比九命深,但是攻击力绝对要弱一些。这种时候奶一下九命比和敌人硬拼好得多。
  门口的两个人都没有动,直到九命清醒过来玖熙都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一直竖起耳朵全神戒备的他不禁有些纳闷,于是终于转头看清了门口的男人。
  一瞬间他的身体变得僵硬就像一块石头,还是在寒冰地狱冻过的那种。趴在他身上的炸毛九命顿时吓了一跳。原本白皙的面庞此刻呈现出一种失血的苍白颜色,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却不难看出那轻微的颤抖,似乎想要阻止自己说出些什么。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男子便先开了口。
  “葬神大人,不过如此。”
  那种清冽好听的声音仿佛有一种不可知的魔力,失魂一般的玖熙一下清醒过来。定定地望着男人,低低的声音轻唤出男人的名字,好似是情人间的呢喃却又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鵷清”
  看到男人因为自己的称呼而霎然阴沉的面容,玖熙也意识到自从很久之前自己就没有了再叫那个名字的资格。
  “原来鼎鼎大名的鵷皇也已经没落到跑到别人家盗墓的地步,若是实在可怜,不如投奔了妖凰如何?听说她最爱美男子,以鵷皇大人的姿色,怕是整个妖艳洪荒都要变得亮堂起来。”
  九命方才还张牙舞爪的样子,起初听到鵷清还没什么反应,等到玖熙称呼面前的男人为鵷皇的时候他才明白,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今天是什么也保不住了。
  妖界不像仙鬼神三界那样有什么统一的领导,也没有魔界那种强者为尊魔尊为首的宗教信仰般的自觉,妖界是组织散漫的,大大小小的势力遍布各处,但凡有些修为的都不愿屈居人下,七十二路妖王个个都是有手段的。但其中有三方大势力是万万惹不得的。
  这三方势力分别是盘踞西南的妖皇宫、坐拥西北的鵷龙殿以及东南方霸主幽梦天城。妖皇宫位于妖界水资源最丰富的地方,毗邻妖界第一大河念荼它的主人是一尾银色妖龙,由于妖界一向以龙为尊所以他自称是妖界正统妖皇,他就是玖熙的老板大人妖皇神阙。幽梦天城定都于一处山中,它的主人妖凰步轻澜是个取名废,给自己的老巢取了个很艳很艳的名字叫做妖艳洪荒。虽然称作妖凰,不过步美人可不是凤凰,她是一只万花妖灵,原本也就妖王的实力,后来得到了一颗经历过八次雷劫达到妖灵化心程度的妖心才有了如今的风光。真正的凤凰是鵷龙殿的那位。
  世有五凤有五色,赤多为朱雀、黄多为鹓鶵、青多的是青鸾、紫色多的是鸑鷟、白多者为鸿鹄。鵷龙殿里住着的就是真身为鹓鶵的鹓皇。妖界以龙为尊却信奉凤凰,再加上鵷皇实力高深所以群妖即便不跟随也多少是敬重他的。鵷龙殿建在妖界出了名的平原,易攻难守却从未失陷。
  “葬神大人到是还记得本皇的身份,本皇所求不过一味灵药。龙骨交吾,平安无事。”
  “皇子已死,再没了龙骨要何处安魄?”
  “那是神阙的问题。”
  “你还有没有心,当初……”你也是看着他出生的。
  “妖只有灵,没有心。本皇还未经历第八次天劫,何来妖心一说。”
  “你感觉不到么?”
  玖熙变得激动起来,周身狐火乱窜,猛地就向鵷清攻去。
  鵷清轻易闪开他的攻击绕到棺木旁,玖熙没有击中他却反而砸上了原本站在鵷清身后的女子,女子中招一次自然不会轻易再中,抬手防御之后与玖熙缠斗起来,玖熙眼看鵷清伸手要打开第一层棺椁,立时着急起来,一个不慎被女子的利爪划破了小臂。女子舔了一口指爪上的鲜血,舒服的眯起了双眼。
  玖熙发出一声□□,然后化身九尾扑向鵷清。过于剧烈的动作扯裂了伤口使他不自觉的□□一声,鵷清看见他的动作后微微皱眉,侧身避开他的撞击,在他经过自己面前的时候抬手揪住他的后颈,一套动作舒畅自然如行云流水。
  九命早在玖熙扑出的一刻就接下了与女子战斗的任务,此刻、玖熙与鵷清竟是无比和谐的停住了动作。鵷清手腕一翻把玖熙抱住,玖熙趴在他身上觉得十分怪异,于是又化成人身,猝不及防间鵷清被他压倒在地。
  鵷清因为这个动作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手上发力又把玖熙变回九尾的样子。
  “都住手。”
  “告诉神阙,葬神与龙骨,本皇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三天内给吾答案。”
  说完话,拎着被自己弄晕的玖熙绕过已经停止战斗的九命和女人径直走出墓室。
  九命奋力扑向他们,却被防护罩轻易弹开。
  

☆、第二章

  鵷清白玉镶金的寝殿中多了一团黑乎乎的不明生物,它懒洋洋的蜷成一个球状,从微微起伏的身体可以看出这是一只活的动物。
  妖界叱咤风云的鵷皇大人搬了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黑煤球直皱眉头。
  让妖昏迷的咒语早已解开,这只没心没肺的九尾却仍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他把它吊在屋顶上它也只是挣扎了两下就又不动弹了。难伺候程度令人发指。
  看着黑煤球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鵷清想起了两人的初遇。
  那个时候鵷龙殿还只是个叫做群风寨的小山寨,建在一座黑山头上,山上有条密径可以通往人界的青丘之国。事业刚起步的鵷清那个时候还没有名字,跟随他的兄弟们都喊他鹓鶵大王。每当他遇到什么挫折的时候,他就喜欢偷偷的去青丘国吹吹人界的风,晒晒太阳。
  有一天,他们被临近山头的老虎怪偷袭,兄弟们死了很多,他的护卫拼死拖住敌人,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拖着重伤的身躯逃往青丘。这么做很冒险,如果遇上请求的狐狸他会死的很惨。因为凤凰血肉食之可以长生不死,青丘狐到底没有长久的寿命,他也许会被吃的干净。然而他没有选择。
  很不幸的是,他才刚刚到达青丘,迎面就跑来一只玄狐,那狐狸的身后拖着九条长长的黑色尾巴。灵狐只要不是白的那就不可能是什么祥瑞,就算是白的也不一定是祥瑞。这只这么黑的样子还是有着九条尾巴的大妖怪,鵷清觉得自己死定了。灵狐千年修得一尾,九尾狐是最高境界,如果再吃了凤凰肉直接飞升的几率比天雷劈死飞升者的几率都高。
  他无力地跌在地上,那只狐狸发现了他,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他移动,然后他看见它张开血盆大口,他吓得闭上了眼,有温热的液体溅在身上,不过,自己怎么不痛?而且,传来痛苦嚎叫的方向是背后。
  一路悄悄跟踪他的花豹精捂着自己的左眼在地上打滚,黑狐狸看着自己爪子上的血嫌弃的刨了刨地。
  花豹精很快回过神来变作豹子扑向他们,那狐狸叼住他的领子将他甩到一边。然后变成了一位墨色衣衫的男子,他身上披着黑色狐裘披风,白皙的皮肤与衣裳巨大的反差让人移不开视线,狭长而上挑的眼中有着倾倒众生的魅力。
  他邪气而挑衅的冲花豹笑了笑,被激怒的花豹猛地向他扑去,他站在原地看着花豹上跃接近,然后做了个“嘭!”的口型。一团蓝紫色雷球从他身后窜出砸中花豹柔软的腹部。
  “啊~今晚有好吃的了!山鸡和大猫,先吃哪个好呢?”
  他走到鵷清的面前,俯下身勾起鵷清的下巴
  “小山鸡,你长得这么好看我都不舍得吃你了。要不,你给我当相公我就不吃你,怎么样?”
  鵷清在满头黑线的状态下晕了过去。
  甩了甩脑袋让自己从回忆中清醒过来,鵷清冷着脸看着黑煤球,身子一倾捞出他的爪子,熟练地解开绷带然后,一不小心又一次把伤口给扯开了。黑煤球痛的身体一阵痉挛,两只斜挑着的狐眼豁然睁开,呲着牙对着鵷清。
  “鵷清你大爷的,给我轻点儿,爪子要是废了我咬死你。”
  “你来咬吾啊。”
  此话一出,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玖熙明显有些失落,头低下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出什么情绪,鵷清到是很好心的重新给他上药,只是也没有说话。
  如果此刻鵷清看得见玖熙的脸,他会发现,他好看的眼此刻已然通红并且泛着水光。只是,他没有去看他。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