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艳鬼

书名:作者:绊_一个字太短
作者:绊_一个字太短

倒霉的单身男子入住小旅馆却被浴缸里的水鬼害死,然后反扑的故事。
有轻松,也有黑暗,更多的是无奈。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楠,莫北 ┃ 配角:江梓,张天师 ┃ 其它:

 

江楠死得冤

  江楠在一家小旅馆里淹死了。准确地说,是在浴缸里淹死的。
  当时他只是站在浴缸里淋浴,一没留神,脚下一滑,后脑勺砸在浴缸沿上,醒来后便成了一抹游魂。游魂江楠飘在浴室上空,看着下方泡在水里的肉体,还要防着被抽风机卷走,十分郁卒。
  这时,他看见无色的水面拱起一层透明的膜,一个人形缓缓浮出,最后“啵”地一声,水膜破裂,水花四溅。莹润的水滴一颗颗落入水中,就像菓珍广告一样好看。
  江楠之所以记住了这个画面,是因为从水膜里破出的人,不,应该说是鬼,是个湿身的白衣艳鬼,黑漆漆的长发搭在背上,还有一绺粘在唇边。
  哇,这个登场方式好工口啊,江楠想。
  这位工口的艳鬼戳了戳江楠的肉身,满意地轻笑。不经意往上一望,看到珠灰色的鬼魂江楠,吓了一跳。
  “你……你……这是怎么一回事?”艳鬼指着尸体,又指指江楠,似乎有些害怕。
  “如你所见,我大概是淹死了。”江楠如实相告。
  艳鬼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有鬼啊!!!!!!”
  江楠捂住耳朵,心想这都什么鬼。
  不过这防空警报一样的尖叫确实引来了旅馆的工作人员,他们发现了浴缸里的江楠,也啊啊啊叫了几声,又七嘴八舌地打电话报警,最后整个旅馆的人都来围观。除去诞生日,这大概是江楠的裸体曝光率最高的一天。
  艳鬼已经接受了江楠也是鬼的事实,两只鬼挂在浴帘上,看着逼仄的浴室门庭若市,好不热闹,直到江楠的尸体被搬走了以后,才安静了一点。
  江楠向艳鬼介绍了姓名来历,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死后没有被牛头马面带走,而是被困在这间24小时有热水,身边还有艳鬼陪伴的小小浴室。
  唔,听上去也不错。
  天晓得,江楠少时看过《聊斋》之后的最大心愿,就是得到像小倩这样的女朋友。来一段人鬼情未了。
  可是艳鬼一开口,江楠才知道,这位同志是个男鬼。
  艳鬼已不记得自己在这呆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但脑海中总记得有人对他说过,自己变成了水鬼,要找一个替死鬼,才能离开缚地。
  江楠想woc,这替死鬼不就是我吗,那你不就是我仇人吗。
  偏偏艳鬼毫无知觉,一副心愿已了的样子,挥挥手就想走。江楠哪肯放过他,抓住对方的脚踝,艳鬼摔了个狗吭泥。可是江楠是新鬼,阴气远不如缚于此处良久的艳鬼重。于是艳鬼成功K.O.江楠,大摇大摆地赶去投胎。
  可是走到了房间门口,还是出不去。
  “难道是我害的人不够多?”艳鬼喃喃自语,“可是我不想再杀人了……泡过尸体的浴缸,真的很恶心啊……”
  江楠瘫坐在浴缸里,笑得可恶,“前辈,看来这段时间,还得叨扰。”
  

偶像

  虽然江楠很想报复艳鬼,但是打不过;艳鬼逃不出房间,对着唯一能说话的“人”,也起了结交的心思。于是两鬼暂时生活在这个单人间里,除了一天天挨过去,无法可想。不过,除了不能被人看见之外,他们能移动无生命的物体,所以冷了可以一起泡澡,闲了便看打开电视看狗血剧,日子还是过得十分舒坦。
  这天江楠一时兴起,把艳鬼的及肩长发拾掇了一番。第一次看见对方正脸,江楠一晃神,觉得怎么看怎么眼熟。
  正好娱乐新闻里播某歌手失踪,说是失踪三月无迹可寻,附上街拍数张,可不就是艳鬼。
  于是江楠把住艳鬼的头转向电视屏幕,“看看,是不是你?”
  艳鬼看看电视里那人,有跑去照了镜子,回来后头点的拨浪鼓似的。
  于是江楠告诉他,“你叫莫北,生前是个歌手,唱的一般,但长得好看,所以小有名气。”
  莫北得了这样的评价,遂有些不开心,垂着头对手指,不要理江楠了。
  这条新闻一晃而过,换上某明星和某明星为宣传造势传暧昧,莫北“啪”地一声抓过遥控器换到中央台,一段广告后,“登登登登登”的旋律响起,新闻联播开始了。
  江楠不禁感伤。活了二十多年,突然死在一个小旅馆里,既不能投胎,也回不到过去的生活,这是一件多么woc的事。
  转头看莫北,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这人做了这么久的水鬼,生前的记忆都已模糊不清,心性退化成孩子一样,实在可怜。
  而这说不定也是自己的下场。
  二人都是淹死的,自动被划为水鬼,平时滴滴答答地落着水滴,落在地毯上便是一个个深色的印记。倒不是怕吓到旅馆工作人员,反正江楠案调查结束前,这个单人间都是锁好的。问题是,冷啊。
  身上湿哒哒的,冷;地毯和床也被打湿了,踩在上面不舒服。
  于是楠北二人最常呆的地方是浴缸。放好一缸热水,搅出一层厚厚的泡沫,秉烛夜谈话短长。
  两人最常聊的事就三件:莫北怎么死的;两鬼如何才能入轮回;当人时的事。
  关于莫北的死因,江楠提出几点猜测。
  首先,莫北以长相出名,难保没有粉丝炽恋过头,心怀不轨(对此,莫北甩了江楠一脸泡沫);
  再次,莫北死后魂魄缚于此处,参考江楠的情况,第一现场应该也是在这;
  最后,莫北的尸身一直没有被发现,所以意外死亡的可能性不大。是凶手带走了吗?又是谁告诉莫北,水鬼应该害人才能摆脱桎梏这一线索呢(轮到江楠甩泡沫了)?
  而关于魂魄、轮回、投胎这类科学问题,两只接受唯物主义思想教育的鬼大眼瞪小眼,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到了讲故事谈人生的时候,莫北更是一问三不知,还得江楠为他补全。江楠前番说他华而不实,其实只是逗他,事实是江楠自己都买过莫北的专辑,如今见到本尊□□坐于前,心里还有些小激动呢。
  两人聊着天,江楠正聊到自己爱吃麻辣兔头麻辣小龙虾麻辣烤串等等等,单人间的老式门锁发出喀拉喀拉的声响,似乎有人拿着钥匙,要开门进来了。
  

家人

  江楠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莫北已经从泡沫里出来,刷刷锁上浴室门。
  莫北还穿着江楠第一次见到他时的衣服(就像江楠一直是裸的一样),白色的纯棉衬衣,长长的下摆把该遮的的都遮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一沾水就变成半透明,激得江楠鼻血都要流下来了(如果他还有血的话)。
  江楠不敢再看,做错事一般把视线移开,直到浴缸里的水面被重新入水的莫北搅动,才讪讪地回过头来。
  莫北向江楠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有人来了。
  小旅馆的隔音一般,隔着浴室门,楠北二鬼可以清楚地听到来人的谈话声。
  “被子是不是动过了?”
  “锁之前就是乱的吧,你别瞎想。”
  “之前这间房就有闹鬼的事!现在死了一个,岂不是更邪乎?”
  “瞧你说的,两只鬼在这能干嘛?打麻将还二缺二呢。”
  两人的脚步声移动到了窗边,检查了一阵,又往房门口走来,停在浴室前。
  “快走吧,哪有鬼啊。把门锁好,过几天才会有人来查这事。”一人劝道。
  另一人不服气,“我就是听到了说话声嘛。”她顺手扭动浴室的门把手,“咦?奇怪,怎么打不开了?”
  “锁上了?有钥匙吗?”
  “……是从里面拴上的。”
  “……”
  “妈呀!!!”
  “我勒个去……”
  接下来的事,似乎早在莫北预料之内。
  从两名工作人员逃出房间,到旅馆保安队到达的这段时间里,莫北飞速地拔塞放水,打开门栓,同时指挥江楠打开抽风机,再擦干净镜子上的水汽。等到保安踹开浴室门的时候,两鬼已经坐在流理台上看好戏了。
  “门栓没断。你确定刚刚是拴上的?”保安队长打着手电筒检查室内状况,断言这并不是一个密室。
  “那可真是见了鬼了,当时真的打不开啊……”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带着哭腔回答,搭档在一旁拍着她的肩轻声安慰。
  “不管怎样,这里都是现场。出了这种事,还是通知他们早点来吧。”保安队长把一伙人赶了出来,给房间上了锁。等脚步声走远了,莫北松了一口气,又开始放热水。
  江楠不禁赞叹,“你很有经验嘛。”
  莫北抱着膝盖,笑得得意。
  保安队长办事效率不低,到了第二天上午,“他们”就来了。
  江楠原以为来的人会是警方,结果哭哭啼啼地从自己灵魂体穿过的是一向和自己作对的老妹。
  江楠一下没了主意,把莫北拉到浴室说悄悄话。
  “你说,我要是直接和她说话,会不会吓到她?”
  “你和她关系好吗?”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那就吓吓呗。”
  可那毕竟是老妹啊,还哭得这么惨,江楠就问有没有什么温和的办法。
  莫北和江楠在这切切察察的,江梓听到浴室里有响动,沉声问道,“谁?”
  莫北灵机一动,把一个漱口杯打翻了,玻璃杯骨碌碌地滚到水池子里,那声响把两鬼一人都吓了一跳。
  江梓拔出枪,一个箭步冲进浴室,身上的阳气把两只小鬼逼得头晕眼花。
  “我妹是警察。”江楠对莫北做口型。
  江梓环顾一周,浴室里并没有人。正疑惑间,就见还雾着的镜子上突然缓缓现出一行字迹:
  “江梓,我爱你”
  为了表达见到亲人的喜悦与激动,江楠还在后头加上了一颗歪歪扭扭的心。
  江梓更加胆寒。她竭力平稳住拿枪的手,用微微发抖的声线质问,“是谁在装神弄鬼?出来!不然老子射你了!”
  江楠嘴角一抽,继续写道:“我是江楠。对不起,老哥死了,现在变成鬼了。”
  他正想问爸妈的情况,江梓发声:“靠,你死个球啊,不还在医院躺着呢吗。”
  “什么?我没死?”江楠一急,字也不写了,直接叫了出来。
  江梓又被吓到了,跑出浴室拉开窗帘。室外阳光明媚,单人间一下就被照亮了。她觉得有了几分底气,遂叫道,“不管你是不是鬼,哥,我从来没亏待过你,你可别害我啊。”
  江楠几欲吐血,感情从小受的迫害都是兄妹情深的表现。但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他走到床边坐下,江梓就看到白床单上陷下去一块,然后应该是老哥头部的那个方位发出了声音:“你说,我没死是怎么回事?”
  花了几分钟,江家兄妹把事情捋顺了:江楠当时只是陷入昏迷,送到医院后成了植物人,现在插了一堆管子躺在床上。江爸江妈在医院照顾着,于是江梓只身一人来这家旅馆找线索。
  “爸非说你是魂丢了,让我给喊回来,我还觉得这是封建迷信,现在我可是见到活生生的鬼啦。”江梓颇为得意,要不是江楠不上镜,说不定还得照张相发个朋友圈。
  “好啦,魂也找到了,你就跟我回家去吧,把那身皮囊穿上,咱家还得靠咱俩还房贷呢。”
  江楠表示有心无力:“我出不去这门啊。”
  另外,他还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莫北自从兄妹俩开始谈话以后就坐在窗边,安静地听着。阳光照在他身上,让灵魂态的他变成半透明的模样,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虽然江梓看不见,江楠还是把莫北拖到她跟前,“喏,这是我室友,莫北,就是那个歌星。”
  江梓能接受老哥变成鬼的事实,然而和一只陌生鬼共处一室时却犯了社交恐惧症,当下被吓出了泪花。江楠安抚了好一会儿,还逼着莫北说了句话,才把老妹留下。
  “江梓,我要你帮我个忙。第一,你得帮我找个道人,让他看看我和莫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江梓点点头。
  “还有,莫北的失踪和遇害本是归你们管,也要麻烦你调查一下。”
  江梓胸脯拍得震天响,表示包在她身上。
  一直默不作声的莫北小心翼翼地看了江梓一眼,低着头说了声“谢谢”。
  江梓想到他生前是个大明星,现在失了记忆,还和笨蛋老哥挤在一处,也不禁感叹造化弄人,柔声道,“你的失踪案之所以没有得到解决,是因为缺乏关键线索,你放心,我去调出旅馆的监控录像查验,一定会找到事件真相的。”
  莫北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又扯扯江楠的袖子,“你应该录一段音……让你妹妹放给你爸妈听。”
  江家兄妹恍然大悟,江梓赶紧掏出手机打开录音。江楠对着麦克风沉默半晌,声音沙哑地说,“爸,妈,孩儿不孝,不该嘲笑你们的鬼神论。我回来后,你们陪我去庙里一趟吧。”
  

滚滚红尘

  江楠当日因着出差,住进了省城这家小旅馆,而自己家和单位都在邻市。父母过来不方便,而江梓也不能隔三差五请假,所以即算事情有了进展,进展也甚微。
  不过监控录像倒是当天就调出来了,江梓一口气拷了几个月的录像和入住记录,回去看了几天,再来时便带来了一个重要线索。
  “你们看,这间房因为在顶层,所以入住率不高,而这名男子自三个月前开始,换了五个身份,零零碎碎共在这住了七八天,每次都要这间房。”江梓把捕捉到头号嫌疑人的监控截图按时间顺序依次排开,展示给江楠和莫北看。
  截图的像素不高,而且画面上的男子戴着一顶鸭舌帽,看不清面目,几张截图都没能抓到他的正脸,估计是有意识地避开了摄像头。虽然身高和体型改变不大,也亏得江梓能串起来。
  江梓继续分析,“还有,他头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大箱子,”她把第一张截图拖出来,“这个箱子也很可疑,半人高呢,装下一个成年男子不成问题。”
  她又问莫北有没有见过这个人,莫北却记不清楚,而且有人住进来他都是躲在卫生间里,鲜有交集,所以当时是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害死了江楠。
  但江楠早叮嘱过他,不能和别人说害了人的事,所以他只是低声说“不记得了”,便抱着膝盖装透明。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