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我给上将续个命(星际)+番外

 

【文案一】

弱小无助又能吃,只能靠卖萌给上将续个命,才能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

仓鼠:治疗术!

克劳斯:HP+1

仓鼠:治疗术!

克劳斯:HP+1

仓鼠:治疗术!

克劳斯:HP+1

仓鼠(葛优瘫):蓝用完了,让我喘口气。

克劳斯:……那我还有-9999997的HP要怎么补? 

 

【文案二】

从前有只小仓鼠,碰他屁股抖三抖。

爱吃瓜子爱吃肉,个头不到一米六。

小仓鼠边发抖边蹭到小攻面前:“你当我媳妇好吗?”

小攻捏住小仓鼠的脸颊:“嗯,媳妇?”

 

强气家长攻X娇气仓鼠受

 

内容标签: 科幻 异能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布丁,克劳斯(白虎) ┃ 配角:好多好多人 

 

 

 

 

第1章 布丁的出生

  小布丁的出生让全家人都惊呆了。

  小小的毛团子抖了抖耳朵,这时候它连眼睛都还不会张开,呼吸极弱,隐隐间听见一声——

  “叽。”

  祖母小心翼翼将这只刚长了一层薄薄绒毛的小宝宝托到手心上,心都快融化了!

  站在一旁略显严肃的祖父忍不住用食指轻轻点了点他的小尾巴,小布丁带着屁股连抖了三下。

  “天哪我已经多久没看见樊尔托斯家的亚兽宝宝了。”

  在兽人世界里,有雄兽、亚兽、雌兽之分,而其中的雄兽、雌兽,是最原始的姓别。

  但随着科技发展,兽人们的科技,身体素质飞速提高,进入星际文明后,部分兽人们基因异化,渐渐衍生了亚兽混血种。

  虽然亚兽的数量与生育能力大大提升,但基因克制太过悬殊的话,会对子代产生一边倒的形势。

  鼠类亚兽在亚兽中属于生育能力较强的一支,但樊尔托斯血脉不易延续,即便是仓鼠母父,也只生下三只雄兽宝宝。

  但小儿子的出生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布思躺着床上,看着莱恩为他忙上忙下,忍不住轻咳一声:“让我看看他。”

  小团子乖乖缩到被窝里,他好像感受到了母父目光,抖了抖鼻子,小脑袋朝母父摆过去。

  “叽...”

  “小心点抱!”祖父收回了手,看着莱恩抱起布丁,严肃地说:“他是我们樊尔托斯最珍贵的宝物。”

  比起健康的雄兽宝宝,这个小团子显得脆弱又可怜,即便是轻轻抱在怀里,都生怕力用大了。

  莱恩点点头,目光转回到布丁时变得更加柔和,“他就像他母父一样可爱。”

  布思小心地去触碰这个小毛团,看着小团子扒着自己的手指不放,他的指尖刮过仓鼠的小耳朵。

  “布丁...”

  可爱又脆弱的名字,布思的闪过一丝笑意:“你要健健康康的长大呀。”

  健健康康的长大,当然没那没顺利。

  在基因的绝对克制下,还能搏得一席之地出生的宝宝,返祖的倾向为奇迹添砖加瓦。也正因为返祖,仓鼠对天敌的应激反应简直翻了几倍。

  在布丁三岁时,二哥塔司偷偷溜进弟弟的房间里,小布丁还在乖乖和保姆机器人学习儿童启蒙。

  塔司陪着他看了会儿光脑显示的水果卡片就没兴趣了,越过机器人抱起有奶香的小家伙,掐了掐小脸蛋。

  “宝贝儿,想不想骑马马去外面玩呀?”

  布丁觉得脸有点疼疼的,但立刻被二哥哥口中的骑马吸引住了。

  “骑马马?”

  二哥点点头,左手在光脑里输入骑马动画后,随便点开了个骑马动画片,小布丁立马发出‘哇~~’的感叹声。

  “想骑的话亲亲二哥。”塔司指了指左脸。

  布丁立刻使劲的么了一口。

  塔司又厚颜无耻的指了指自己右脸。

  布丁更加使劲的么了一口,塔司脸上还印了俩小牙印。

  塔司就像打了鸡血似得,放下布丁后,赶紧化成兽型,低吼了两声让布丁爬上来。

  布丁整个人呆住了,还没回过神,又立马被化成兽体的二哥给吓回原型,家里人一阵鸡飞狗跳。

  好不容易醒过来,小布丁又在母父解释下,“全家都是爱你的大猫群”,给吓出了反复姓脱毛症。

  莱恩在把塔司的屁股打肿后,下了口谕——

  “在本家雄兽不能化作兽型”

  得到一致好评。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一下第一章 =3=~

 

 

第2章 布丁的糖果

  因为布丁的出生,樊尔托斯主宅的地面上都铺了一层软垫,就怕仓鼠宝宝摔着。

  眼看布丁快满五岁,可他不还会切换人形与兽型,要么耳朵收不回去,要么似乎一动,尾巴就给甩出来,好不容易维持了半个小时人身,嗤溜一下又缩回仓鼠状态。

  看着毛团子把自己吓得耳朵缩回去,家人又是担心,又是想笑。

  “这孩子...身体应该没事吧?”

  布丁像是察觉到母父的忧心,他立马一摇一摆走过去要母父抱抱,又给母父一个香香的么么哒。

  "晚安母父。"

  "布丁也晚安。"

  布思担忧像被带着奶味儿的亲亲给淡化,嘴角本是有些忧心的幅度顿时勾起小弯。

  无论怎样他们都会保护好这个小宝贝的。

  见着母父眉头松了,布丁轻轻挣扎着要从母父手上下来,等布思确定他站稳了,才松开他 。

  母父摸了摸布丁的头,看着孩子离开。

  兽人幼崽一旦满够5岁,便可以测天资,开天赋。所以5岁对于他们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不亚于满月宴。但不同的是5岁的生日一般都是家族内宴,除了至交好友,不会请外人到场。

  布丁被放开后,回头又望了望母父,向他挥挥爪子,然后才往自己房间走去。

  还没走回房间,自个儿肚子饿了,布丁摸了摸肚子,耳朵耷拉下来,他想吃奶油瓜子。

  布丁在屋子里来回晃荡了几圈才找到了茶点厅,才看高高的柜台,小仓鼠想要身手爬上去,脚丫子抬起来努力踩栏杆,结果把尾巴球给拱出来了。

  这个子太矮垫起脚尖也够不到柜面,仓鼠宝宝是失望至极,垂着脑袋,没办法,只能拖着自己长长地摆尾睡衣准备回屋睡觉。

  有些小情绪的他完全没注意到前面的大篮筐,小布丁直直往上面撞。

  碰——!

  布丁惊得左脚踩右键直接踩到摆尾这么一滑,倒进了大篮筐里!

  等自己睁开眼,才发现篮筐变得好大!

  小仓鼠的脑袋瓜子转个不停,等转累到了才发现自己又缩成了一个小团子,他伸出爪子想要爬出出去,可是把自己摔个四角朝天。

  布丁有些委屈,他叽叽朝篮筐叫了两声,又把脑袋收了回来。

  只不过仓鼠幼崽还没委屈一会,他立刻就被前面的巧克力软糖包装袋给吸引住了。

  小布丁兴奋地两个小爪子朝着软糖方向使劲划啊划,终于从一堆包装袋脱身。

  用自己的牙齿在软糖包装袋上磨了一个小口,又用身子不停蹭啊蹭把小口蹭开了点,布丁把自己本来就小的身子硬是缩得更小,从口袋挤了进去。

  在进去的那一刹那,布丁紧紧抱住了一颗糖果,隔着透明的袋子都能感觉到他仿佛在说“万岁!”

  就在这一大堆糖果的包围下,布丁迷迷糊糊睡起觉来。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睡得贼香甜~

  过了一会儿,这一睡下去果真了不得,连被摇晃了几下也只是翻了个身,顺带小爪子抱紧了自己的小糖果。

  “……”

  克劳斯挑了下眉,蹲下身子,拿出装着巧克力软糖的外装袋,还顺带捏了捏里面的小东西,小布丁嫌弃得伸出爪子摆了摆,又把自己死死团成一团。

  “哥们你在看啥?”塔司惊讶得瞅了瞅克劳斯的手,一字一字念到:“浓、情、巧、克、力?你还喜欢吃这个?!”

  塔司抖了抖一地的鸡皮疙瘩,然后用蜜汁诡异的眼神看着他。

  “没看出来你还这么少女心?”

  “这个不可以吃?”说着克劳斯又捏了一下口袋,口袋里的肥团子深受骚扰把脑袋买下去,把屁股露外面。

  “可以是可以,你也不嫌牙疼...等等?”

  塔司蹲下身子,看着克劳斯踩着的小块布料,他扯了扯:“嘿,兄弟,移尊下你的脚。”

  克劳斯低头才发现自己踩着了什么,说了声抱歉才不痛不痒得慢慢移开。

  塔司忍住打他的冲动,一把捞起地上睡衣,看了一眼内心涌出一堆“卧槽”!!

  “这不是布丁的衣服吗?”

  "布丁?"克劳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口袋里睡得香甜的团子,问道:“你家的亚兽崽儿?”

  “对啊。”塔司犯愁地拿起睡裙:“这小东西不会控制人形,怎么大晚上的自己溜出来了?”

  缩成小团子这还怎么找?

  克劳斯笑了下:“估计是饿了吧。”

  这团子直到现在没松开糖果。

  “你以为我们家崽子和你一样是个吃货?”塔司边翻箱倒柜的找,边埋汰克劳斯:“还浓情巧克力…”

  克劳斯摇摇头,笑而不语:“那你慢慢找,大晚上的,小心让小崽子冻到了。”

  “快滚吧!”

  塔司捏了捏拳头,把这货推出茶点厅,‘碰’的一声——

  门被重重合上,克劳斯被塔司关在外面。

  “呵。”

  克劳斯顺势离开茶点厅往客房走去,边走边把软糖口子撕开,心情很好地看了看睡得香香的小仓鼠,觉得这孩子比塔司可爱多了。

  带着团子进到房间,克劳斯把卧室的灯打开,暖色的光落在床面上给人懒洋洋的感觉。

  他走近那张大床,又轻轻地放下软糖口袋,克劳斯修长的手指伸进口袋里,夹住仓鼠小尾巴,慢慢地将这一小团拖出来。

  看着小团子的嘴巴一圈毛全是巧克力酱,克劳斯不由笑了下,他把小团子放在手心中,小团子仿佛感受到手掌的温度,慢慢松展开身子。

  哎呦,这一团感觉马上就要化了。

  克劳斯抽出随身带的手巾,帮布丁擦了擦嘴巴,擦好后将他放在枕头上。羽毛枕头很软,布丁放上去刚好形成一个小窝,他又找了个薄毯给布丁盖好。

  做好这一切后,克劳斯用随身光脑给自己母父打了个招呼,顺带了下樊尔托斯家的亚兽宝宝在自己枕头上,睡的很香,望母父给阿姨提醒下。

  要是发现小家伙不在,事闹大可不好。

  至于塔司,让他慢慢找去吧.......

 

 

第3章 布丁的天赋

  天亮了,阳光从窗台溜进来时,布丁选择躲进被窝来抵抗亮光,留住睡意。等到大亮后,布丁左蹭蹭,右蹭蹭,吧唧了下嘴,赖了好一会儿才从床上供出来。

  布丁眨巴了下眼睛,小肥手还握着一块糖果,有点茫然。

  昨夜克劳斯已经将他安稳地送回卧室,当然睡得香香的仓鼠崽子并没有发觉一切。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