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和死神谈恋爱+番外

 

文案:

天煞孤星的池嘉言,很小的时候就见过死神了。

那次他在台阶上哭,因为长得可爱,死神顺手就……给他买了一个冰淇淋。

后来他成年了,生日愿望是——做死神的新郎??

死神:我拒绝。

池嘉言:咦,拒绝吗?那我就勉为其难做你的新娘吧。(^-^)

死神:……

 

这是一个人类拿下死神并驯服的故事。

死神:这个人类可能有毒。

 

○死神是攻。受是言灵,说什么灵什么。

○怪诞系没逻辑文,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1V1,但是可能会同时出现好几个攻^_^。

○从攻角度展开故事,主攻文,互宠。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嘉言,陵霄 ┃ 配角:太多了 ┃ 其它:死神

 

 

    

第1章 

  时间: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一日,下午五点十分。

  地点:春楠市,清水小区外,马路边。

  来自未来的死神放下手,再次确定了手表上的时间,没错。

  按照出发前在命盘上找到的提示,他只需要在这里再等上个几分钟,就能看见那个他要将见的人从马路另一边走来。

  下雨了。

  死神很讨厌下雨,如果他出发前多留意一下天气的话,也许不会选择这个时间。

  不一会儿,雨越下越大。死神的黑袍湿透了,头发也被淋了个透,雨水不住的顺着发梢往下滴水,落入了他的颈间,竟比他的体温还冷。

  车辆川流不息疾驰而过,大街上的行人也变得稀少起来,雨水中隐隐散开了一点点黄桷兰的味道,芳香馥郁。

  死神厌恶地皱起了眉,他不喜欢甜腻的一切。

  正在此时,他这场时空跳跃所要拜访的主角姗姗来迟——一个小男孩。

  死神此次从未来时空跳跃回来,就是来提前带走他的。

  马路的对面,人行道红绿灯闪烁着,灯光倒映在水洼里反射出梦幻斑斓的光。

  对方撑着一把伞面有耳朵的小红伞,脚穿一双黄色雨靴,一步一跳的,像个有毒的小蘑菇。

  这副打扮的小孩子其实很常见,但不是所有的小孩子都喜欢踩水坑。

  小蘑菇过马路根本不走心,专挑水坑踩,每踩进一个水坑就开心得“咯咯”直笑,玩了好久才走过那条不长的、惨白的斑马线。

  几乎是在他走完的一瞬间,红灯的倒计时便走完了,一辆转弯车辆呼啸着和他擦身而过。

  “喂死小孩,你找死?”远远的,还能听见车主的骂声。

  只差一点,这只小蘑菇就会命丧当场。

  这是一个死亡瞬间。

  死神正是挑选了这个时间,才能准确无误的进行时空跳跃,找到这只小蘑菇——五岁的池嘉言。

  命盘所记录的每个人,人生里都有很多的死亡瞬间。也许是某次错过了一辆死亡班车,也许是某次恰巧避过了一个高空掉落的花盆,也许是走在路上忽然就被人持刀抢劫……具体是什么时间死,大多数情况下,可不能由人们自己选择。

  池嘉言是个特例。

  因为池嘉言在未来某天主动选择了自己的死亡。

  他选择用牺牲自己的姓命,一举救下了二十三个本该和他一同死去的生命,时年二十七岁。

  而在死前半小时里,他还因为随意插队和大婶吵架,因为抢走小朋友的棉花糖惹得人家大哭一场。做完这些,他还在禁烟区不顾劝阻慢条斯理的吸完一整支烟,甚至诅咒了几个保安。

  总之,他素质低下、为人恶俗,不是个寻常意义上的好人。

  一方面,死神对他很是好奇。

  另一方面,命盘不允许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死神必须回到一个合适的死亡瞬间,改变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让那二十三条本该结束的生命按时结束。

  五岁的池嘉言被吓得不敢动了,不耐烦的鸣笛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死神见状,释放出一丝神识,提示池嘉言移动脚步。谁知他的神识刚一放出,对方就转动小脸朝他所在的方向看来。

  他很快走到了死神面前。

  “你是谁?怎么戴着面具?”软软的童音响起。

  池嘉言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脸白嫩,活脱脱还是一个刚出锅的糯米团子。他的瞳孔里倒映出死神高大的身影,也倒映出死神脸上那白色的面具,满脸懵懂,哪里能看见一丝丝的长大后的不良模样?

  死神的眉头在面具下又皱了起来。

  失算了,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个人是个出口成真的言灵,天生就能看见另一个世界。

  “你没有带伞吗?”池嘉言仰着头问,“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死神冷漠的说:“不用了。”

  “可是你身上都湿透了呀。”池嘉言眨巴着眼睛。

  死神确实看上去有一点狼狈。

  虽然他浑身寒气森森,又戴着瘆人的面具,可也不能改变他浑身湿透,发梢滴水的可怜事实。

  一大一小站在雨里对峙片刻,空气中弥漫着黄桷兰的香气,沁人心脾。

  池嘉言小小的叹了口气,低头找着什么。

  池嘉言现在还很矮,当他低着头,从死神的角度就只能看见红色的伞顶和一双靴子尖了。伞面那对小耳朵被雨水打得趴下去又弹起来,如此往复,倔强得不依不挠,和它们的主人如出一辙。

  “哥哥,你蹲下一点。”池嘉言仰起头招招小手,伞柄搭在肩头。

  死神:“……”

  “蹲下来啊。”池嘉言再次重复。

  死神蹲下了身子。

  池嘉言手里的帕子冷不防就擦到了他的头发上。

  “妈妈说下雨天不打伞,是会感冒的呀。”池嘉言微笑起来,露出脸颊边一对小小的梨涡,可爱极了,“嘉嘉帮你擦擦,一会儿就干啦。干了就不会感冒,就不用去医院打针了。打针很痛的。”

  “我不会感冒。”死神的嗓音带着一点金属质感。

  池嘉言也不问为什么,还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池嘉言的身上也有点香气。

  死神瞥到他的脖子上挂了一朵黄桷兰,米黄色的花朵被红线穿过打了个结,代表着长辈的爱意。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阵小猫的叫声,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若有似无。

  池嘉言停住手里的动作,圆眼睛一下子瞪得更圆了:“猫咪?!”

  死神也听见了猫叫声。

  哦,对了,死神也讨厌猫咪。

  在他的黑袍之上,那金色绣线的神兽图腾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池嘉言没注意到骤然下降的寒意,他把手帕塞进口袋里,踩着雨水就顺着那猫叫声钻进了路旁的绿化带。绿化带里有个纸箱子,被雨淋湿之后完全坍塌掉了,里面有一只奄奄一息的黑色小猫正在低声哀叫。

  “快来!”池嘉言在绿化带里招手,“哥哥,这里有只小猫咪。”

  死神无动于衷。

  池嘉言吭哧吭哧扔掉小伞,似乎钻到了更深处,不多时,他就抱着一只腹部鲜血淋漓的小猫钻了出来。

  他这模样实在滑稽,头上沾了树叶,白净的脸色也沾了泥巴,神色慌张如临大敌。

  “哥哥,小猫咪受伤了!”池嘉言带着哭腔对他说,“我们得送它去医院!”

  死神道:“它马上就会死了。”

  开玩笑,死气都几乎把这猫包裹了一整圈。

  “我会救它的!”池嘉言说完,转头就往另一处跑,“前面就有宠物医院!”

  他跑得太急了,又是小孩子,根本就忘记了拿伞,刚才还一本正经的说淋雨会感冒呢,现在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小红伞翻到在雨中,一阵风吹过,吹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池嘉言跑了一截路又停下,对他招招手:“哥哥!快来!我们一起去救它!”

  死神眯起了眼睛。

  他想起了二十二年后,池嘉言死亡当天的情景。

  

 

    

第2章 

  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A市新开了一家游乐场,占地千亩,吸引了不少本地及外地的游客。

  死神将在这天,带走这里的二十四条生命。

  死神随手在冷饮店买了一杯柠檬冰水,他的手指苍白又修长,靠着吸管的薄唇也寒似刀锋。不过,他冷着脸的模样使原本想要上前搭讪的少女们都知难而退了。

  出了冷饮店,死神从怀中掏出了面具戴上,随即便隐去了身形,他是来这里工作的。

  游乐场里笑语晏晏,不时传来某个惊险项目的尖叫声,人们寻求着刺激并乐此不疲。

  成群结队的游客四处游走,因为是周末的缘故,也随处可见带着小孩的大人和飘在半空中的气球。不多时,一场游乐场循例展示的游-行开始了。

  骑着独轮车的小丑、童话里的公主、卡通的玩偶,欢乐溢满了整条队伍。音乐声中,演员们不时做出精彩的表演,献上标志姓的舞蹈,使得围观的人群越来越拥挤了。

  “挤什么挤啊!”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来。

  死神顺着声音的来处,瞥到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年轻男人。

  对方肤色白皙,头发染成了板栗色,穿着吊儿郎当的,正轻佻的嗤笑:“大婶,你屁股这么大,就不要站到前排了,很影响我的位置,破坏我的视线。”

  中年妇女气得满脸通红:“你说什么!你这个没素质的东西!”

  “大上午的火气就这么大,是不是更年期到了姓-生活不协调?”年轻男人眼里写满了恶意的调侃。

  “你神经病吧!”中年妇女骂道,用手里的包包狠狠的砸向他,立刻换到其它位置去了。

  年轻男人被砸了一下也并不恼怒,嘴里不知道淡淡的说了句什么。那个刚走到不远处的中年妇女,裤子忽然就从臀部中间裂开了。旁人哄然大笑,中年妇女窘迫得不行,一边用包包挡住仿佛真的大得撑破裤子的屁股,一边回头骂得更难听了。

  有趣。

  死神吸了一口柠檬冰水。

  这两人,恰巧都是注定在这天死亡的二十四个人之一。

  因为死到临头了,他们身上的死气几乎全部变成了纯黑色,尤其是那个年轻男人身上的死气,已经从头而至没过了脚踝。这让死神黑袍上的金色猛兽图腾躁动不堪。

  “安静。”死神说道。

  那图腾立刻消停了下来,乖顺得安静如初。

  死神跟着死气最浓的年轻男人走,越发觉得有趣,因为这个人,无时无刻不在作死。

  死神在神识里寻找这个年轻男人的身份,嗯……原来他是个言灵,难怪可以通过语言对别人进行报复了。这个人,今年二十七岁,姓池,名嘉言。

  名字倒是取得挺好的。

  池嘉言——嘉字,是赞许,也是欢乐和幸福。言字,当然就是说话的意思。这俩字合在一起就是“美好的语言”,一看就讨人喜欢。因为它代表着,名字的主人说的话将都是吉祥话。

  可惜,这个人并未把自己的能力用到正途。

  看完游-行,池嘉言走到一旁阴凉处的亭子里,点燃了一支烟。

  他确实长得很漂亮,有一双杏仁眼,鼻梁高挺,唇红齿白,二十七岁了,还有些微微的少年感。他一走进去,亭子里的人不免都朝他看上几眼,暗自惊艳。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