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无念[修真]

 

文案:

师尊曾经将自己用心抚养,悉心教导,孟亦将他视为生父,没成想后来“生父”竟是掏去了自己的元婴,数百年修为毁于一旦,差点落得个魂飞魄散,只为了给自己那入宗门十几载的小师弟续命。

挚友曾与自己把酒言欢,道这修真漫漫险恶重重,得一知己足矣,却是帮着师尊擒住自己,一剑剜心,如今胸前尚有狰狞疤痕,不敢祛。

所爱淡薄高远,到底也有了心中之人,于万丈峰上问他:“将你元婴予我可好。”

剖腹剥去元婴之痛如何能忍,这些人尚还道会补偿于他,笑话。

那日孟亦差点死在九曲殿之中,醒来修为尽失,便是有多少灵丹妙药都弥补不来,原本令人艳羡的坦荡仙路毁的个一干二净。

那些个人给自己置于着宗门中最好的宫殿,着人伺候着,便再没有来过,殊不知这九曲殿他是再不想看见,只在九曲峰下寻了个静谧之所,过起了惫懒的日子。

身体偶有疼痛,倒还能忍,比不得心痛。

这条因愧疚被人吊着的命,倒还硬,转眼五十年已逝。

九曲峰潜入个有趣的魔修。

“呵,你说他们皆爱慕我?”

魔修道:“自然。”

“他们何不随风起。”

——————

划重点:

1 主受

2 真万人迷受,冷清惫懒,姿容出尘,容貌昳丽,省略万字,好看到飞起,雷者慎

3 如文案,狗血文,专注虐渣,情情爱爱是是非非,正文会是开放式的结局,受绝不会原谅渣,也没有在忠犬中正式和谁确定关系。番外肯定会有确定正攻(毕竟是番外,尽量满足大家的站队,分线也有可能)

4 作者文风装逼,有的地方可能会觉得虐,只能看小甜饼的人还请谨慎食用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亦 ┃ 配角:童衡,玄温,宿歌,柳释,沈五渊等等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五十年前,因为要为师弟续命,孟亦被恩师、挚友以及倾慕之人联手剖去腹中元婴,剜了心,数百年修为毁于一旦,失了坦荡的仙途。五十年后,孟亦因当年之事,心中早已无雨无晴,淡泊冷清。九曲峰上生活平静悠然,然而,随着为神药而来的魔修,以及伤害过他的众人一一露面,孟亦发现,原来当年的真相并非那么简单……故事从主角被挖元婴的五十年后开始讲起,随着故事情节的不断推进,文中关键人物逐一出现。与此同时,当年被掩藏的真相亦逐渐浮出水面,剧情跌宕起伏,后期反转令人意想不到。作者笔风独特,风轻云淡,将主角无念后的冷然描写的淋漓尽致;又从故事开始便层层布局,局如博弈,将读者引入精彩的故事之中。

                                                                                  

 

第1章 

  修真界四季并不分明,飞霜积雪之地终日苍茫一片,寒天冻地,进不得人;而生机蓬勃之地也是四季如春,芳花娇艳,草木苍翠。

  .

  鸿衍宗,九曲峰。

  鸿衍宗当属东陆第一大宗门,地界辽阔,宗门制度森严。

  宗门内门中大小峰头无数,仅为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才能拥有,每座峰头都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它们环绕在最中心宗主所属的主峰四周,各峰之间暗氵朝涌动。

  这其中,只有一处峰头与其他峰头不尽相同,它非是元婴期以上修者拥有,属于一介废人,且远离主峰,地处偏僻。

  那便是九曲峰。

  九曲峰在内门最靠里的地方,背倚宗门禁地,前方数十里皆为荒山野林,无人居住。峰上风景独好,山脚下开了几片灵田,有的种着灵米灵蔬,有的则种着药草。沿着幽静山路往上行走,一路可见长势良好的灵果之树与各色灵花;行至半山腰,方可见到一带有禁制的栅栏门,禁制看着简略,实则范围极广,笼罩了整座九曲峰的峰头。

  栅栏门旁随意斜插着一块苔藓斑驳的木板,木板上面写着“九曲峰”,站在这里向上望,能看到恢弘大气的九曲殿伫立在被绿意笼罩的山顶上。

  .

  禁制中。

  孟亦躺在九曲殿外支于树下的躺椅上,半眯着眼,情态悠然,昏昏欲睡。

  修真之人大多容貌昳丽,孟亦更是如此,天人之容,君子之姿。

  然而,由于当年留下的祸根,他的脸色略显苍白病态,使得原本英气清俊的容颜变得稍稍柔和,姣好颜色中莫名失了些生气,肌肤近乎透明,好似转瞬易逝,无端令人心怜。

  另一边,童衡刚给山下的灵田浇完了水,正提着木桶往山上走。

  ——————

  却说这茫茫修真界之中,自然有千万年难得一见的不世之材,但更多的还是些资历平庸之辈,此生只能修炼到炼气筑基,更甚至有人无法引气入体,然后只能等着岁月辗转、黯然逝去。

  这些凡庸之人,有的服命,有的则选择逆天改命,看是否有一线生机,得以窥得大道。

  当然,成功者甚少。

  因而,大多数人在测得自己灵根为废后都会按部就班地寻找生计,若是有幸能入到大宗门内当个仆役,从那些大能手中得到些许资源,可以养活自己不提,说不定便能在修为上进一步突破,活的更久些。然而如鸿衍宗这样的第一宗门,选取的外门弟子皆是上等三灵根,要奴仆都只要下等三灵根的人,又那会轮到他们这些人身上。

  童衡的灵根便是四灵根。

  听着比五灵根好点,实则也不过就是个废的,这辈子修为就止步于炼气期而已。

  犹记十年前,还是孩童的童衡因仰慕鸿衍宗恢弘,便跑到了宗门前,恰逢鸿衍宗正选拔仆役。等给了落选的孩童一些下品灵石遣散走了之后,负责筛选的两个管事这才发现最后留下的孩童人数不够,这时,一个管事看到了一旁观看的童衡。

  那管事见他模样好看,模样看着也机灵,便让他测了灵根。

  得知童衡是四灵根后,这人对另一个管事说道:“这孩子虽然灵根不符合要求,但是胜在干净讨喜,看着机灵,我看可用。再者这缺的最后一个仆役,不是要送去九曲峰吗?那儿住的人,据说是宗主曾经的大弟子,虽是天资出众,但是五十年前外出历练伤了根骨,现时连普通人都不如,这辈子怕是无所进境。这不,连宗主都对他失望至极,只把人安排在九曲峰那处偏远之地,虽是未收走他原本的峰头,却是不闻不问了数十年。要不是九曲峰上原本的仆役年纪已大,寿命将尽,到我这里来请辞,谁又能想的起来再给他配个仆役?这四灵根的孩子,够交差了。”

  另一个管事闻言,不假思索便道:“我看也可行。”

  反正九曲峰上住的不是什么大能,一个废了的人而已,就算不给他送去仆役,又能如何?

  于是,童衡便成了九曲峰上唯一一个仆役。

  童衡是孤儿,被好心的修士捡到养大,修士得知他居然被鸿衍宗看中,自然大喜,道他若是手脚勤快,入了大能的眼,赏赐些丹药,修为上说不定能有所进境,寿命延长。

  然而修士并不知,童衡做仆役的对象,不是大能,而是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人。

  那之后,童衡收拾了几件衣服,拿着修士给的两块中品灵石,便入了鸿衍宗。

  .

  思绪回转间,童衡已然来到了栅栏门前。

  栅栏门前这道禁止不知是谁布下的。

  一般禁制只能由设下它的主人或者修为大于其的人打开,但是九曲峰上只有童衡和孟先生两个人,童衡现在仅为炼气期五层修为,莫说打开禁制,就是轻轻触碰,都会伤至肺腑、半死不活,更别说是连灵力都几乎使不出来的孟先生了。因此,他们二人只有带着注入灵力的铭佩才能通过此处。

  他曾经猜测,铭佩内的灵力,便是来自设下禁制的人——但是那铭佩是他刚来时,就由管事给予他的,具体出自谁人之手,便不得而知了。

  童衡进入栅栏门内,又行了片刻,才走到九曲殿前。

  远远地,童衡便看到躺在树下躺椅上的孟亦,他连忙放下手中木桶,疾步走上前,站在一旁轻声道了句:“孟先生,这里凉,您若是要睡,还是回屋去吧。”

  一般修真者,引气入体后便不会受凉,若能入定悟道,便可不眠不休,须知,寻常修士闭关后一入定一动不动百十年也是常事。而修为达到筑基后便可辟谷,进入辟谷,修士便能初步脱离肉体凡胎,不食人间烟火。等到了金丹以上,便是真正脱了凡胎,身体大有不同。

  纵观修真界,成年后还畏受凉的,恐怕只有孟亦一人了。

  童衡静候一会儿,见孟亦不答,知道他是睡过去了,便轻道:“逾距了。”

  而后他走上前弯下了腰,小心翼翼极为珍重地将孟亦抱了起来。孟亦的身子单薄,抱在怀中轻软,童衡早已该习惯,然此时心跳仍是无端漏了几拍。

  他闭眼自警片刻,便起身将孟亦抱回了离九曲殿稍远处的幽静木屋中,这是孟亦平日的休息之处。

  他走的缓慢,既是怕吵醒了孟亦,又是因为想让时间慢一些。

  动作轻柔将孟亦放在睡榻上,童衡站着看了一会儿确认他睡的安稳,这才离去。

  .

  晚些时候,孟亦悠悠醒来,见自己躺在室内床榻上,便轻唤了声:“童衡。”

  不过须臾,童衡便出现在了床边,他微低下头,应了声:“先生。”

  不必孟亦过多吩咐,童衡就知晓他是腹饿,需要用膳了。

  童衡先前便做好了晚膳,而后一直将晚膳热着,此时便刚好端了上来。

  孟亦吃过晚膳,提点了童衡几句,便再度沉沉睡去。

  童衡叫孟亦先生的有原因的,他虽不知道先生的过去,但是十年前初见,只一眼便惊为天人。当时幼小,心里只道原来这世间还有这等气度姿容的人,明明看着惫懒,气息微弱,抬眼间却总给人高攀不起之感。

  后来他发现先生虽然不能修炼,但是于修行一道颇有见解,且学富五车见多识广,自他开始引气入体,先生便给了他几本秘籍,又指导传授修行经验,因此他才能以如此差的资质在这个年纪便进入练气五层。

  自那以后,他便开始叫孟亦,先生。

  其实给人做仆役,要做的事并不多,修真人士三五不时便要闭关修炼,也不会随意让他人近身。大部分时候,一个法术便能解决问题,奴仆无非就是接待通传下来客,每日种种下等灵田而已——须知,中等上等灵田他们这些人都是碰不得的,那都是由正经宗门弟子打理的。

  九曲峰上只有他们两人,倒是十分清净,无所拘束。灵田自己动手开了无数,换了些种子,各等级的灵田都由他二人亲手种植。

  和童衡同一批进来的孩童曾同情过他,道他运气实在不好,竟是去了九曲峰,那住在九曲峰的人不能修炼,据说身体比常人还不如,童衡去了,莫说讨不到半点好处,还白白比其他人多做了许多活计。

  孟先生偶尔也会对他说,你为人心细淳厚,本可以受到重用,待在我这九曲峰是受苦了。我这里既无丹药,也无灵石,只能传授你些修炼的经验,若是有机会,便调去别处吧。

  每当这时,童衡都会摇头。

  他只想待在这九曲峰。

 

 

第2章 

  次日午后,孟亦如同以往一样,在暖日照射的明媚午后,躺在葱郁树下的躺椅上,半掩着淡漠双眼,情态悠然,似睡未睡。

  “童衡。”许久,躺在树下躺椅上的单薄男人懒懒地睁开了双目,如此轻声唤了一句。

  一直在一旁的蒲团上静心打坐的童衡闻言立刻站起了身,走到孟亦三步远处,躬身回道:“先生。”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