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妖怪心理诊所

 

文案:

西蒙挂牌营业,开了一家心理诊所,治疗对象——各类妖怪。

妖怪们整天隐藏在人类社会,不仅要装成人样,还要修真飞升,杀怪夺宝,心理压力大,心理阴影特别严重,急需治疗。

可妖界至尊魔尊大人不开心了——

手下的小妖们,突然满口都是弗洛伊德、荣格……

并且每天都在认真讨论,我为什么会走上修真这条路?

甚至还有小妖来问他:大人您是不是因为从小缺爱,才会形成这样暴烈霸道唯我独尊的姓格并且因此当上魔尊的?

呵呵,他都是魔尊了还会缺爱?!

魔尊大人怒气滔天地看着心理医生,看着对方年轻英俊满是书卷气的模样……

好吧!他缺爱!

============================================

心理医生受 X 极度变态魔尊攻

1v1 he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蒙 ┃ 配角:魔尊 ┃ 其它:BL,男男,耽美,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强强,魔尊,妖怪,都市,灵异

 

 

 

第1章 楔子

  夜,魔宫。

  魔尊大人很不高兴,因为有人吃了豹子胆居然敢迷惑妖怪,引诱得他手下的那些小妖,都不认真修炼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魔尊大人冷冷的道。

  魔尊是六合八荒超级头号大魔头,所谓大魔头的意思,就是:一言不合,杀人全家;二言不和,浮尸千里;三言不和,……

  这世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跟魔尊大人三言不合的人或事。

  所以,当魔尊大人闭关修炼一千年,功力精进,出关后听说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妖魔界被人蛊惑,手下的小妖们都不认真修炼了,可想而知会掀起怎么样的血雨腥风。

  一直守护魔尊,在这些年一步也不敢离开妖魔界的影子护法们,此刻听见魔尊责问,都忍不住哆嗦起来。六个影子护法一边抖得跟筛糠似的,一边结结巴巴的说:“尊……尊上……魔界的小妖们最近之所以没有认真修炼您写的《修真大全》,是因为……因为他们都沉迷于《梦的解析》《认知行为疗法》《家庭系统治疗》。而且……而且他们已经不再对尊上您的雕像每天膜拜了,他们现在满口的弗洛伊德,荣格……甚至有的小妖还热衷与讨论自己的原……原生家庭跟自己成妖的关系!”

  “呵,还有这种事情啊!”阴影中的恶魔懒洋洋的笑,一双绿蒙蒙的眼睛微微眯起,慵懒的声音中,潜藏着血腥杀气。

  六个影子护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其中一个壮着胆子上前,躬身行礼,然后开口:“尊上息怒,这次的事情,全部都是一个叫做西蒙的人类搞出来的!是他蛊惑了我妖魔界,弄得我们妖魔界的妖怪,都不好好修炼反而去搞什么歪门邪道的心理治疗。”

  “治疗?人类?”黑暗中的身影打了个哈欠,一副了然于胸,“原来是个上古巫医。”

  “回尊上,不是。”

  “哦,不是巫医,那就是道法高深的修士?”

  “不是。”

  “那一定是深知傀儡之术?”

  “不是。”

  “哦,本尊知道了,那肯定是人间帝王,拥有紫龙真气,所以能够蛊惑我妖魔界的妖物。”

  “这……也不是。”

  魔尊微微挑眉,在他上万年的生命中,还从未听说过一个普通人类能够对抗妖魔,更别说蛊惑妖魔了。

  魔尊微微倾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缓缓从黑暗的阴影中走出来,他穿着黑色的袍子,他的周围好像有着一个无限的黑洞,似乎所有的光都被他吸走,使得明明能够看到他的身形,但却仿佛置身于无边黑暗之中。

  “都不是,那个叫西蒙的人类是什么来路?”魔尊问。

  几个影子护法赶紧跪下:“尊上……那就是一个普通的20多岁的人类男青年……他……是一个心理医生。”

  魔尊闭眼沉思片刻,森白的爪子抵住阴影中的下巴轻轻挠了挠,片刻之后,他睁开眼:“心理医生?是什么东西?”

  几个影子护法面面相觑,他们只是从手下的小妖口里听说过这么个词,但到底是干什么的……大概是把心挖出来摸摸脉搏然后再给人塞回去的神医?

  见手下的几个护法都不知道,魔尊也并不介意,他不屑的轻笑了一下:“管他是什么,别说是一个什么心理医生……想当年,死在我手下的巫医修士,大德高僧,甚至是罗汉菩萨都快堆积成山了。本尊今天晚上,就出去吃了这个扰乱我妖魔界的心理医生!就当是修炼出关后的开胃小菜!”

  作者有话要说:  嗯,发表新文了,新年新气象,新文第一发。鸡年大吉裸奔萌萌哒!

  本人心理学知识有限,对于心理治疗的理解更是浅薄,所以如果文中有错漏的地方,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我会努力改正。

  然,本人拒绝看起来似乎有点理由但实际只是发泄情绪的人参公鸡,虽然今年是鸡年!

 

 

第2章 蛇精1

  西蒙瞟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

  约好的八点半,结果这会儿还没来。蛇精又迟到了!

  心理治疗中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病人花钱来看医生,但他们却会反抗治疗。

  专业名词叫阻抗。阻抗有很多种,比如看病不给钱,比如迟到。

  蛇精上次迟到是因为堵车;上上次迟到是跟狐狸精抢灵芝被打了个半死不活,上上上次是睡过头了,上上上上上次……

  西蒙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从书架上取下蛇精的诊疗记录,他也不记得上上上上上次是为什么迟到了。

  不过,迟到的表面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条蛇到底在阻抗什么?

  病人还没来,医生目前只能靠猜。

  西蒙翻看上一次的诊疗记录,蛇精的最后一句话是发誓:“从明天开始,做一条努力的蛇,嗑药,修炼;从明天起,做一条自律的蛇,打坐,炼丹;从明天起,做一条脱离低级趣味的蛇,不再刷剧,也不再吃人。我向苍天发誓,如果我再不努力,就天打五雷轰!如果我再吃人,我就永世不超生!”

  西蒙那两条好看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

  所以青青这次迟到,大概不是阻抗,而是——真的被雷劈了吧?

  ***********

  蓉城有名的夜总会包厢内,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顶着地中海,腆着啤酒肚,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搂着个年轻的姑娘,露出色迷迷的笑容,讨价还价:“青青啊,我和我老婆没感情,我是喜欢你的,所以便宜点呗,一晚上三千太贵了。再说你这长相,也值不到那么多钱!”

  女孩儿青青撩了撩自己的卷发,用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身边男人的酒糟鼻,笑得花枝乱颤:“哟!许总,长相是次要的,技术好才是真的好。我保证你等一会儿,过一个永生难忘的销魂夜。”

  许总听到这句话,顿时骨头都酥了,打手从包里掏出一迭钞票,往桌子上一甩,豪气四溢:“一万块,伺候的好,就都是你的了!一定要永生难忘销魂夜哦~~!”

  “好呀~!”青青娇羞的低头,魅音带着钩子,一下子就勾住了男人的心。

  等到她再次抬头的时候,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闪着亮亮的光,亮光之上,又蒙着一层薄薄的水汽,配合着情不自禁伸出来的粉红色的舌头,女孩儿的喉头甚至抖动了下,竟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青青伸手,朝着男人的衣领摸去,手指微微发颤,急切又有些慌乱,一不小心之下,竟然把男人领口的扣子都扯掉了一颗。

  “嘿,别这么着急!先亲亲你哥的大宝贝~!我要冰火九重天!”许总按住青青的头,将她的头往自己的下身按去,顺便主动解开了自己裤腰带的金属扣,金属扣发出一道折射的银光,特别耀眼。

  许总闭上眼,打算好好享受这个晚上。

  女孩儿喘着粗气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中甚至发出一些嘶嘶声:“不!不行,我等不了了!我得快点完事儿,不然要迟到了!”

  “迟?迟到?”男人不解的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一个难忘的景象。

  一枚青色的大蛇头,就在自己的眼前,那蛇头足足有一米宽,蛇嘴大开仿佛能吞下整个包厢,鲜红的信子嘶嘶的往外吐着,锋利的蛇牙上还滴着口水。

  然而这只是难忘,还不够永生难忘。

  男人的目光顺着蛇头往下看了看,就永生难忘起来:这颗可怕的蛇头只是上半身,下半身居然还是人类的双腿,裹着紧身超短裙,双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最离谱的是,还踩着高跟鞋!

  美女蛇也有很多重口男人喜欢,但前提是上半身是美女,下半身是蛇。

  像眼前这种上半身是蛇,下半身是美女的,所有人都管它叫妖怪。别管它下半身看起来多么美丽。

  “哥……”        喘着粗气的蛇头,声音中透露出赤-裸-裸的欲-望,“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吃了你!”

  “啊!妖怪啊!!!!~~~~~~~”

  惨叫声也被这只青蛇一口吞到了肚子里,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的掩盖下,什么都听不到。

  大蛇的下半身也已经规规矩矩的变成了蛇尾,肚子刚刚吞了一个人,正圆鼓鼓的鼓起,大蛇翻了个身,把自己的肚皮朝上晾着,以便自己能够很好的消化。

  猛地,大蛇打了个嗝,“噗”的一声,嘴巴吐出一个闪亮亮的金属皮带扣子。

  正是许总的皮带扣——金属不好消化,合理饮食,保护肠胃。

  彻底销魂。

  十多分钟后,大蛇鼓鼓的肚子总算是消下去一点,它抬起蛇头,看了挂在墙上的种一眼,慌乱起来。

  “糟糕,要迟到了!”大青蛇在地上扭动起来,片刻过后,大青蛇变成人形——年轻的女孩儿手忙脚乱的穿衣服,蹬鞋子,撸头发。

  “天啊,魔尊保佑我这次千万别再迟到了!”青青双手交叉,做了一个妖界祷告的标准姿势,匆忙踩着高跟鞋出门,站在门口一边不停的看手表,一边拦路过的出租车。

  结果,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上,忽然劈下一道闪电,正好劈在青青的脑袋上。

  劈了一道闪电还不算,甚至还轰隆隆的打起了雷——轰隆了五声。

  蛇精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一个星期前曾经赌咒发誓来着——要做一条努力向上的蛇,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蛇,不然天打五雷轰。

  青青浑身被劈的焦黑,原本柔顺的头发都变成了卷毛,还冒着烟,一脸懵逼。

  天上路过一只毛茸茸的白狐狸,她朝下看了一眼,轻蔑的笑了一声:“那条蠢蛇,就这样还想要修妖飞升?看了心理医生也挽救不了她的智商!”

  白狐狸在半空中翻了一个白眼,叼着千年灵芝得意的一笑,就此路过。

  青蛇精楞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她这样是没法去见心理医生的,于是她不得不返回自己的家中,拿灵泉洗了个澡,又用很珍贵的昆仑露珠擦了擦头发,将那一头卷毛弄顺了一些,最后换上了一套新衣裳,才重新出门打车,赶往心理诊所。

  九点整的时候,青青终于来到了一栋老式的居民楼前。

  楼是这个世纪初建的,墙上贴着小广告,楼道口有个防盗密码铁门。

  铁门关着,一楼的住户在靠街的一面开了个小门,小门是木质的,两边的墙角是一溜花坛,花坛里种植着蔷薇花,此刻盛开的蔷薇花攀爬在墙壁上,随着夜风绽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