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前世的债我是不会认的!

 

【文案】

徐墨在仙盟修仙,本欲升职加薪泡仙尊,自不小心放出禁锢百年的大魔头后,一切都变了。

大魔头容貌被毁,脾气不好,不讲道理,武力爆表,最重要的是每天定时失忆,于是徐墨的日常变成了这样:

大魔头:我明白了!你是我的奴隶。

徐墨:真的不是……

【真相】

前世徐墨追了大魔头半辈子,人家正要点头的时候,徐墨挂了。

生死交替轮回,若一切都重回起点,是否还有勇气拥抱彼此?

 

内容标签: 强强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墨,沈砚 ┃ 配角:秦仙,青青

 

 

 

 

第1章 第一幕:论道大会,七座雕像(一)

第一幕:论道大会,七座雕像(一)

七月,观尘山将召开论道大会。

观尘山是太乙仙盟之首,这次论道大会更是百年一次,观尘山更是极为重视,生怕有所疏漏。各大仙门无不给足面子,来的不是掌门便是各地仙长。然而这都和徐墨没有关系,他此时正面临着人生中最大的难关。

面前的少女是一个五官精致貌美,身材又小巧玲珑的花妖,她身上低微的妖气并没有惊动什么人。徐墨不知这样柔弱的妖怪是如何穿过仙尊下的结界进入观尘山的,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

太乙仙盟以斩妖除魔为名,仙盟之首的观尘山更是高手如云,个个都是人中翘楚。

……除了他。

他只是一个对仙尊满怀敬意对大道心驰神往的外门弟子,除了尚有可能拜入仙门外与高等杂役并无太大区别。这只花妖说要与他欢好,以他的精气根本就不够吸的。况且今日是论道大会,恐怕没人会注意到这里。

想到这徐墨垂下眼眸将右手平放胸前,将左手叠在右掌上欠身,用平生最诚恳地语气婉拒道:“福生无量天尊。这位女施主,虽然你长得貌美身材又好,但贫道一念修道,早已摒弃凡心,无思无为,你请回吧。”

说罢没有接触她的视线低着头试图换条路走,却感到面前一股凉嗖嗖的妖气阻在了面前,那女妖弯弯眼睛,唇畔一对梨涡溢出娇俏的笑意,声音银铃似的笑道:“道长你说得好复杂,我听不懂。我只是难得看到这样一身没有浊气的躯体,很想占有罢了,你看我这么可爱,就成全我吧~”

她将手指掠到徐墨耳后,不知是因为阴冷的妖气还是惧怕,徐墨顿时觉得那股阴气在他体内泛出濒死的冷意,再无法装作冷静转身就跑。

远远传来一声:“你太丑了我看不上!”

他已经用尽了全力在逃,可是不管逃出多远,总有阵香风在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萦绕,他不敢回头,只用余光看到两侧的树影退成道道直线,只稍稍放松,那花香的气息就会逼近,穷追不舍。这山路他本该是熟悉的,但不知是因为慌了神还是鬼打墙竟走错了好几个岔口,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看清面前是什么的时候他慌忙收住了脚步,宁死也不想再向前去。

在他面前的是观尘山的禁地,据说这里关押着一个祸世魔头,这魔头残忍嗜杀,先是统一万妖国各族又因一个预言屠杀各仙门,太乙仙盟便是那时结盟对抗他而建成,至今已有百年。又据说百年来擅闯此禁地的人无一生还,尸骨无存。

徐墨进退两难,但显然落到那小花妖手里或许会死,落到禁地一定会死。这么想着,他硬着头皮回过头去,闭着眼商量着:“不然我们商量一下,今天来了好些大人,我可以带你去□□他们,听说圣朝国师修龙魂的肯定比我滋味好……”

他絮絮叨叨了半天却没有任何动静,静匿地让他有些发慌,于是徐墨战战兢兢地睁眼睛,周遭空无一人,他左看右看也见不到花妖那翩然娇俏的影子,就连香气也似乎散去似的淡了许多。

或许是她也怕了这禁地里的人,因此不敢靠近?

毕竟那个人没有谁会不怕。

徐墨稍稍放心,心有余悸仔细打量眼前的禁地,从外面看来它和外界并没有什么区别,连花草都生得一样茂盛,若不是那道警示的禁忌之线,恐怕没有人会注意得到。

好险好险,多亏他及时发现没有误闯,不然真的要死无全……

“你是在找我吗?”

徐墨吓了一跳,只觉得后背被人重重一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迈过那道线,踏入了禁地,最后的想法是:她是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因为记恨自己说她丑!

没想到只一步之隔,只要越过那道线他却像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般,刚还阳光明媚,这里却是夜幕笼罩。他急忙回头想离开这是非之地,却发现退路已经消失,他怎么也找不到自己是如何进来的。

他猛地抬头,头顶高悬着一轮红月,红得像血,一时间阴风阵阵,更加静谧诡异。

徐墨四处望望,那小花妖没有跟来,想来这地方为了镇压摸头被下了封印,既然这是一处封印之地,那未必只有一个入口,就算她也来了可能也会落在另外某处。没办法,既然已经回不去,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了。

此地一片荒芜,整个禁地弥漫着一层血雾,草木肆意疯长绽放,每走一步都要从缠绕丛生的花叶中拔出膝盖。借着血红的月光,徐墨在大片的废墟中看到禁地中心坐落着七座等身高的破败雕像,它们有的立着,有的坍倒毁坏,有的睁眼,有的闭目,但都栩栩如生,像随时就要复活一般。

阴风更盛,气氛越发诡异。

徐墨觉得后颈发凉,眼下无法找到出路,只能调查这里看看是否能有所发现。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暗暗给自己壮胆,开始观察这几座雕像。

第一座算是保存得最好,是个白发苍髯的老人,一派道骨仙风。这人他自然认得,是太乙仙盟的创始人上官辞,也是仙尊凌茗的父亲。

第二座他也认得,是清宵仙门的掌门秦仙,圣朝的国师,便是他刚说修龙魂的那位大人,也算是太乙仙盟的元老。

下一座却是万妖国雷泽族的首领,沈替。为仙盟的元老立雕像无可厚非,仙盟与万妖国向来势如水火,为什么观尘山会有沈替的雕象?

哦,所以被推倒了。

徐墨勉强找了个理由解释,再往下看去,是两个万妖国女妖的雕像。其中一个俏皮可爱,双手持了双剑,披着整个盛夏的翠色,好像随时都会跳起来眨眼睛。另一个高举双臂像在念咒,从花瓣和符纹看得出是个花妖,那花瓣像是要飞出来飘进他的掌心。花妖是最美的种族,这只自然也不逊色,看模样有点眼熟……这,怎么看都觉得和刚才把他推进来那只很像啊。

徐墨仔细看着她的容貌,这雕像少说也是百年前建造的,雕像里的她比现在要稚气不少。

正想着,他猛地发现身后正站着一个人,吓得差点摔倒在地,定睛一看才看清只是座雕像,雕刻地栩栩如生。这是一名立着的剑客,他的脸俊秀貌美,却英气十足,即使只是石头雕刻而成,也难掩身上的杀伐之气。

徐墨看着他,情不自禁地抬手轻抚着他的脸,手指划过他清秀的眉,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既然每个人都有原身,那这个人又是谁?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只是看到他就觉得心痛如刀割。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觉得连灵魂都空了,什么都不去想,只想沉浸在这一瞬的凝眸之中。

仿佛他在注视的人是自己。

愣了许久,徐墨失魂落魄地向后退了一步,被藤蔓钩住脚踝摔绊在地,正好看到被推倒的第七座雕像,它保存得还是很好,无论是形状还是容貌都没有破损。他撑着雕像的底座要爬起来,手一抹落满的灰尘,有两个字现了出来——

书墨。

原来这个人叫书墨,和自己名字有点像。他便不由多看了一眼,这一看更是震惊。

“不,不会吧。”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些,再仔细打量着它确认自己的确没有看错,才不敢置信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这个人,正是他自己。

从巨大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徐墨发现它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他试着模仿雕像的动作,总觉得那是一个他无比熟悉的东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只得把视线从雕像身上挪开。那个雕像绝对是自己,他不会连自己都认错,为什么自己会和太乙仙盟的元老同时出现在这里?他只知道万妖国和太乙仙盟向来是势如水火,现在看来莫非过去曾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凌茗在这里到底下了什么封印?

想起那个貌美又温柔的仙尊,他弯腰捻下一朵花苞,抬头看了眼头顶正中的红月自嘲地想,凌茗该不会费尽心思下了封印只为了防止杂草长得太盛吧……等等?

如果他没记错,刚进来时红月正是当空,也就是子时。为何过了这么久,时间都没有变化过?他再低头看看脚下的荒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黄凋敝,又有新芽抽出,枯叶和新枝匆匆交替,眨眼间就是数代轮回,似乎在这个地方时间好像错乱崩溃了。

徐墨匆忙拿起枪尖割断缠住脚腕的径叶,回到七座雕像的中心,看着这四周的地形,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封印时间的阵法!凌茗下了这封印,是为了将一个人永远禁锢在某个时间。”

这么一想,他赶紧检察有没有不小心破坏了什么,不过这种逆天大阵一定会用特殊法器放在阵眼镇住邪灵的,只要不乱碰就不会破坏。况且禁地如此大的空间,一定会用很显眼的法器,就像他手里拿的这把枪。

“……”

徐墨默默看着手里这把灵气十足看起来很像是法器的枪,顿时无语凝噎。

下一刻,天亮了。

这意味着时间的封印解除。

他所站的地面剧烈颤动,一时树摇地颤,轰隆作响。碎石从山顶滚下,有些甚至擦着衣服砸在他脚边,掀起遮天尘雾,只有红叶在尘埃中翩翩飞舞,烟雾背后有个身影隐隐现出,风将他的长发被吹起,枯叶的剪影像一尾蝶翼停在霜白的发稍,可从背影看还是挺拔少年。

这人明明是背对着自己,徐墨却一眼便想到那座让自己念念不忘的雕像。他的脑中浮现出剑客冰雕玉琢又貌美动人的脸,突然很希望这人转过身来,看看他的脸是不是自己幻想的那番模样?

“是你救的我?”

那人轮廓在飞扬的尘埃中渐渐清晰,徐墨感觉到一颗心在胸腔剧烈鼓动,几乎要跳出喉咙。

 

作者有话要说:

注:“十恶不生,无思无为,一念修道,去掉凡心,以戒为师。”出自《初真十戒》。

 

 

 

 

 

第2章 第一幕:论道大会,七座雕像(二)

第一幕:论道大会,七座雕像(二)

徐墨的万般情绪却在看清那张脸的时候尽数幻灭。

最先看到的是一道疤,这道疤痕从额角直划过眼睛,沿着鼻梁斜走过大半张脸,深得及骨,颜色殷虹触目。他的肤色还算白净,但这样只会显得那道疤更加狰狞恐怖。

老天爷到底是费了多少心思,才能把一个人的脸毁成这样?

不知道能不能吓哭三岁小孩,反正他是有点想哭。徐墨当机立断地捡起扔在一边的法器枪,打算把这丑八怪送回去。

那人见了,面无表情地抬手一指,暗红的□□便脱手飞出。徐墨眼睁睁地看着它穿入云中化作天边一道光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回过神来那人正冷冷地盯着他。

徐墨打了个寒战,下一刻,他身体一轻,被生生摔到旁边的树干上,合抱粗的树应声折断。他被摔得想要吐血,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刚要艰难地爬起来就被踩住动弹不得,头顶的声音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冷冰冰地问道。

“这是哪里?”

徐墨顿时冷汗流了一背,想开头求饶却因为太痛发不出声,大魔头已经没了耐心,眯眯眼睛:“你是个哑巴?”

“不,我……”

大魔头声音沉了下来:“那就是不想回我的话?”

接着没等他解释就又被摔了出去,徐墨艰难地咳了一声,一动不动地趴着,痛得生不如死。可一抬头就对上大魔头阴冷的视线,他知道又要挨揍,不知哪来的力气抱住他的腿大声求饶:“大王饶命!这里是观尘山,太乙仙盟的根据地,离万妖国有百里之遥!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