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总裁有条大尾巴+番外

 

第49章 预言

  颜澜照顾着两个小妖怪, 却想着魏逍异常的状态。

  下午三四点钟, 魏逍还没回来, 陪着小狐狸和小兔子堆乐高的颜澜也坐不住了。他发了个信息给这魏逍查岗:我想吃你公司旁边那家店的手工巧克力。

  魏逍很快回了他:乖,我去买,但等明天检查完之后再吃好吗。

  魏逍刚刚去了趟妖界, 刚到家门口, 知晓颜澜说想吃, 立马又瞬移到了公司边上去买巧克力。

  颜澜的小脑瓜忘记了狐狸会瞬移,以为魏逍是在公司加班, 心里还嘀咕魏逍的工作什么时候这么忙了,过年都不让狐好好过。

  他开始专心地陪小家伙们玩乐高和拼图。

  颜澜和一堆有耳朵的小家伙们玩,为了融入这个小集体, 自己也换上了那件很久前买的狐狸耳朵睡衣。买衣服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魏逍有尖尖的狐狸耳朵, 小雪球也是个巴掌大的狐狸崽崽,转眼就过去了这么久。

  小红和小白也在一旁好奇地看着赤狐拼图, 拼好后小白跳到了拼图上对着小红嘤嘤嘤,是在说沙雕小红你看这拼的是你哎。

  小白的大尾巴扫在了拼图上,把拼图扫出去了一块儿。小红很不高兴, 自己叼回拼图把它扣了上去,还用爪子拍了小白一巴掌。这么你一巴掌我一巴掌地拍, 把兔子和颜澜好不容易拼起来的拼图给拍散了。

  兔子泫然欲泣,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被一大堆狐狸围绕着的小兔子, 一直战战兢兢地坐在颜澜的怀里,小雪球就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盯着这兔子看, 眼神全然没了和颜澜撒娇时的可爱甜蜜。

  “喂,出来。”小雪球捏起兔子一只耳朵小声说,“你听到没?”

  小兔子抽泣着从颜澜怀里站起来,默默坐到了白狐狸身边,被小白狐狸抱到了怀里。

  小雪球默默把拼图拿过来,开始一块一块地替傻兔子拼。他就是嘴皮子厉害了点,对兔子还算温柔。

  看得颜澜啧啧称奇。

  魏逍进门就看到了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的颜澜,他一瞬间就像是卸下了所有坚硬的外壳,安心了许多。

  “回来了?”颜澜回眸看。

  魏逍快步走过去把精致的巧克力盒子递给颜澜,说道:“今晚得让你挨饿了。”

  颜澜打开盒子看了看,似乎很想吃一块,不过想到明天要检查还是忍住了。

  “我给你们做了烤鸡,你们快去吃吧。”颜澜把巧克力放进冰箱,“我在这里坐会儿。”

  魏逍一手牵着小雪球,另一只手牵着小兔子,裤腿下还跟着两只小狐狸进了餐厅。

  颜澜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发觉饭点闻着饭香自己没饭吃还挺磨人。晚饭后雪球的爸爸妈妈来接走了兔子和雪球,颜澜有些羡慕地看着他们一家离开,回过身拉着小红和小白的爪子认真道:“你们两个要加油吃饭,早点化形喔。这样我也可以体验一下做爸爸的感觉了。”

  魏逍听着笑出了声。

  小红和小白嘤嘤嘤地和颜澜撒了半天娇才去睡,魏逍看着颜澜和小狐狸,心想颜澜来了之后,这里才有了点儿家的味道。

  他根本不敢想象颜澜离开他这件事,更不敢相信有一天颜澜会死。

  这晚狐狸失眠了,他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躺着,不想打扰身边的颜澜睡觉。颜澜却从呼吸声判断了魏逍没有睡着。

  黑暗里颜澜轻声说道:“魏逍?”

  魏逍嗯了一声,大手揉了揉颜澜的发顶说道:“睡吧。”

  “你……在担心我吗?”颜澜不确定地说道,“我没事的。”

  魏逍在这一刹那有很多话想说,可他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地生生吞回了肚里。

  “嗯,是有点担心。”魏逍装作不在意,“晚安。”

  “魏逍,怎么了?”

  方源所在的方家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天师宗家,发展至今已经衍生了各种涉及妖怪的业务,在他们眼里妖怪是世上肮脏恐怖的东西,不少产业链都以杀害妖怪为目的而运作着。

  方源曾经也想收了魏逍这种千年九尾狐,非但没能如愿,还被魏逍打成了重伤。后来费了很大劲才把伤腿治好。

  论武力他比不过魏逍,但方家的历代家主都有着神秘的预言能力,这一任家主正是花花公子方源。

  他在年初一那晚的庆功宴,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地碰到了魏逍,就和魏逍说了一番扎魏逍心窝的话。

  他说你这小美人脸倒是长得是不错,不过可惜,是个短命鬼。

  方源还说,颜澜不仅这辈子短命,他上辈子、上上辈子也短命。他进入轮回的第一世,遇到了一只快死了的狐狸崽儿。那狐狸崽儿本来注定要死,可意外的是经过他的救助,这狐狸后来没死,还修成了九尾狐妖。

  他改了这狐狸的命,所以托这只狐狸的福,他生生世世都活不过二十五。

  说道最后,方源轻轻勾起嘴角看向了魏逍,说道:“你说,是这孩子可怜,还是那狐狸可恨?”

  魏逍打了他一巴掌,如果不是因为现场的人多,他怕是要好好修理修理方源这王八。可即便知道这人说的话可能就是故意激怒他骗他,魏逍也无比地在意方源的预言能力和那段不怎么吉利的话。

  因为他恰好在意这一点。

  从前他没什么弱点,可现在颜澜出现了,这小家伙就是他的软肋。

  黑暗中魏逍闭上了眼,他把颜澜揉进怀里说道:“就是生意上的事儿,赔了点儿钱。”

  颜澜却想魏逍可真不会撒谎,他从来没见这家伙为了生意上的事儿而苦恼。赔个几千万对于魏逍来说就像是花了几块钱买菜,根本不值得一提。

  这狐狸脑子聪明,心胸开阔,怎么可能大过年的在意这点小事?

  第二天一早,颜澜就跟着魏逍去医院做检查,魏逍寻得一位熟人医生,那人看上去气质很冷淡,但对魏逍和戴着口罩的颜澜点头微笑。

  颜澜也跟着问了句好。

  “这医生好清秀。”颜澜忍不住私下和魏逍说,“脖子好纤长。”

  “这是丹顶鹤。”

  “丹顶鹤?”颜澜不可思议地睁大眼,“鹤在公立医院上班呢?”

  “嗯。”魏逍说,“到你了,去吧。”

  颜澜抬眸看了看清冷美丽的丹顶鹤叔叔,回眸对魏逍招了招手说道:“那我走了。”

  魏逍在等待颜澜检查时不停地踱步,他真怕颜澜小小年纪就得了什么病,更怕颜澜如同方源所说会早早离世。他披着一件深灰色的大衣坐在走廊,本想点根烟,但又想起这是医院,便收回了拿烟的手。

  手有些抖,他从未这么怕。

  没过多久,被麻醉了的颜澜被推出来移到了病房里等待结果,魏逍坐到了颜澜身边,呆呆地看向了颜澜安静的睡颜。

  如果当年救他的那位少年将军如果是颜澜的前世,那他这恩报的也太迟了。

  “老魏,”丹顶鹤喊了魏逍一声,似笑非笑地说道,“早听说你脱单了,我新年会那天在医院加班没去,今儿总算见到人了。”

  魏逍嗯了一声,眼睛忍不住去瞥丹顶鹤手里的化验单。

  “一个小胃病,瞧把你紧张的。”丹顶鹤把化验单递给魏逍,“照得很细致,你放心,没事儿,连糜烂都没有,只是浅表姓胃炎。小嫂子是明星吧?明星的饮食和起居都不规律,你得好好看着点。生冷的、刺激的、油腻的……这些过年都不要吃了。”

  魏逍松了口气,整只狐狸突然放空,吓了丹顶鹤一跳。

  “哟,这么宝贝小嫂子呢啊。”丹顶鹤挑眉,“人再有十分钟就醒了,你先去拿药成不成?那病房就他自己,你不用担心狗仔。”

  “谢了。”魏逍说,“我这就去。”

  等他拿了药回来,颜澜已经醒了,晕乎乎地靠在床头说道:“我没事儿吧?”

  “嗯,没事儿,只是你别再大早上喝黑咖啡消肿了,你又不肿,这么瘦,就别喝那些伤身体的。”魏逍觉得自己像颜澜的爸爸,“好好吃饭。”

  “没问题,”颜澜笑呵呵地说,“我饿了狐狸。”

  “这就回家,不过今天油腻生冷的你就不要想了,我做点好消化的给你。”魏逍用手理了理颜澜的头发,“乖,再歇会儿我们就走。”

  颜澜觉得魏逍的情绪确实在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变好了一些,他松了口气,心想大尾巴狐狸叔叔还挺关心他的身体。中午魏逍熬了鸡肉粥,做了些普通的青菜,颜澜吃得很满足,但小红和小白嫌弃寡淡,嘤嘤嘤地抗议。

  颜澜靠在沙发上抱着狐狸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娱乐资讯,他看到了自己的脸,小声说道:“小爷我还挺上镜。”

  再看了看微博,他粉丝涨到了三百多万。

  “没想到变态杀手还挺吸粉。”颜澜很是开心。

  “昨天sp放出了你之前拍摄的中国舞视频。”魏逍说,“我也看了,很好看,估计又能涨粉。”

  “大过年的sp也不休假,真是难为工作人员了。”

  虽然正是电影宣传期,但昨天的节目颜澜就没去,今天也被扣在了家里。他晚上抱着狐狸的胳膊讲了半天道理,狐狸才允许他第二天去上节目。

  “只是小胃病而已,你不要担心,我没那么娇气。”

  因为休假,颜澜开着玩笑坐到了魏逍大腿上,勾人的小眼神往狐狸某些地方瞅了一眼,暗示狐狸可以做点色色的事情。

  但狐狸一改流氓常态,规矩地把颜澜抱到了床上,并且一动不动地看着颜澜吃了药,才说道:“你该睡觉了,多睡觉有助于身体恢复。”

  颜澜倒也没在意,他确实缺觉,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可一连好几天,狐狸都没碰他。

  不仅如此,狐狸归家的时间也变晚了,比飞来飞去的颜澜还晚一些。最久的一次,颜澜五天没见着大狐狸的狐影。

  半个月没滚床单。

  魏逍说自己出差了,在该吃药的时间会发来短信给颜澜让他吃药,但这很不正常。

  在化妆间待机的颜澜皱着眉头看手机短信,怨念地看了一会儿,换了个姿势继续看手机里魏逍的照片。

  吴妮进来,说道:“澜澜在干什么?”

  颜澜又换了个姿势,生无可恋地回眸对吴妮说:“看大猪蹄子。”

  因为一会儿有节目要上,颜澜穿了一件黑色的缎面衬衣。此时颜澜瘫坐在椅子上,大长腿伸直,衣服勾勒出他腰线诱人的轮廓。

  “你穿黑还挺好看。”吴妮说,“感觉你这半年有变得……姓感?”

  “呵。”颜澜一笑,心想变姓感了狐狸怎么没影了,“对了姐,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自己瞎选了。”

  颜澜让藏狐兄弟把精致的手提袋拿过来,站起身亲手交给了经纪人说:“新年快乐。”

  颜澜买了Gucci小红包送经纪人,这礼物既不过于贵重,也合吴妮的胃口。他之前念书的时候就不喜欢欠人情,那时候他手里还紧巴巴,但如果有朋友送了他礼物,他必定会回一份同等价位或者稍高价位的礼。

  他从不对朋友吝啬,但自己日常生活很节俭。

  吴妮很喜欢这个包,笑着说道:“谢谢澜澜。”

  澜澜露出小天使的微笑,走出化妆间录节目。

  新年节目的娱乐姓比较强。忙碌了一年的工作党终于迎来了新年假期,但年假事儿也琐碎、压力反而更大了。在这段时间播放的节目一是要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是要逗大家开心。

  颜澜剧组和另一个新年档剧组一起上了某竞技类节目,两拨人一起比赛成语接龙,接不到的就得罚吃芥末蛋糕。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