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我偶像成了太子(星际)

 

第65章 给你的演唱会

  时间像是停在了这一刻。

  和绝大多数时候那种浮于表面的礼貌不同,此时虞慎司的温柔直达眼底, 浅茶色的眸子更是像上好的松脂凝成的琥珀一般向外散发着盈盈的亮光。

  温芥的心脏没来由的开始狂跳, 一瞬间有血液冲向了脸颊。

  虞慎司说的……是什么意思?

  温芥不知道。

  他只觉有一种隐秘而危险的想法在自己的脑海中徘徊,却又被理智一下一下的往回拉着。

  虞慎司说完这些话之后笑了笑没有解释, 只是过了一会他站起来问温芥:“想不想去舞台上看一下?”

  “好……好的。”

  现在的温芥搞不懂此时他和虞慎司的状态究竟是什么,只是很多很多年之后, 重新回想起曾经的这段时光之时他才方发觉,有一种绝佳甜蜜的关系和状态名为“暧昧”。

  它伴随着心跳,伴随着面红耳赤,伴随着每秒触电般的感觉, 遍布周身每一个细胞。

  ……

  和所有演出场地相同的是,作为贵宾区的A区最为靠近舞台。一出通道就可以看到这里整齐排列的一行皮质座椅, 为了让VIP观众获得最好的观看体验,还有处于隐私保护,这每一个座椅之间相隔都有五六米远。当演出开始的时候,这些座位周围还会升起一个鹅蛋形的保护罩,如果有人不喜欢演唱会过于热闹的气氛的话, 还可以选择打开保护罩中的隔音功能, 这样就可以完美的欣赏舞台上的表演。

  与简陋的E等座位席相比较, 这里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温芥一向是一个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的人,或者说这一次他也有意想要两人快速的从方才那个略微有些诡异的气氛中走出。于是在出了通道之后就见温芥的眼睛一亮, 转过身去给虞慎司说:“摄政王大人没有看过演唱会吧?”

  虞慎司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没有看过现场的演唱会”但是看过视频……

  闻言温芥笑着点了点头说:“那么趁着现在没事, 我可不可以邀请萨诀的摄政王大人来参加我的演唱会?毕竟……”温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毕竟错过这个村真的就没这个店了。”

  “当然”对面人笑道“荣幸之至。”

  属星会演中心可容纳三百万人的大厅内只有虞慎司这一个观众,这是一场特殊的表演。

  舞台对于每一个歌手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象征, 温芥当然也不例外。从他接触音乐的时候开始,这里便对他产生了致命的吸引。温芥并不是一个怎么喜欢出风头的人,甚至目睹了禾斯浅后半段惨淡人生的他也本能不喜受人关注。可哪怕这样,温芥也永远不能拒绝舞台,当他靠近这里的时候,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开始沸腾每一颗细胞都开始叫嚣着“舞台!歌唱!”

  处于无活动时期的场馆内部除了那些保证正常照明的灯光以外什么也没有,甚至关掉演出灯之后的舞台比观众席还要更加黑暗。但是当温芥一步一步顺着侧边的台阶登上久违的舞台之时,在坐在观众席的虞慎司看来,舞台上人的身边依旧被光芒环绕。

  一步又一步,温芥走到了舞台的中央。上来之后他才发现,舞台上竟然还孤独的立着一个复古的立式麦克风。其实现在的演唱会场馆整个舞台都有收音功能,这样的老古董也只起装饰作用了,不过对于一向因为肢体不太协调除了弹吉他以外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的温芥来说,将手放在这样的麦克风上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缓解尴尬的方式。因为他常将这种古董搬上台,不过多时这种早已经被历史还有流行遗忘了的东西不但再次大张旗鼓的出现在了星际流行音乐爱好者的眼前,甚至还成了众人争先效仿采用在演唱会的一个表演道具。

  温芥登上舞台之后习惯姓的环视一周,作为一个场场爆满的知名歌手,他还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空旷的场馆。最远处的E区遥远的像是在另外一个星球一般,而最近的A区……温芥看到虞慎司正专注的凝视着自己。

  不由得,见惯了大场面的太子殿下居然还有一点点的小紧张。

  他将手轻轻地搭在了麦克风上,然后开始了清唱。

  温芥不知道,从不久之前起虞慎司便和每一个歌迷一样开始在网上搜起了自己的歌听,甚至一度成为了工作必备的BGM。所以现在温芥一开口虞慎司便发现了,这次温芥唱的歌并不是之前对外公布的任何一首。

  因为没有伴奏的缘故,温芥只是在清唱着旋律。这座场馆实在空旷的过头,温芥一开口四周边传来了隐约的回音,但这更给他的歌声平增几分空灵之感。已听了温芥很多歌的虞慎司发现此时台上的那个少年已经变了,这不单单是生】理或者嗓音上面因为年岁增长而发生的不可抗拒不可逆转的变化,而是一种由内至外的气质。

  没人能否认温芥离开舞台的这段时间真的经历了太多,他这二十年出头的人生已经比这世上百十来岁者一辈子还要过的精彩。这对于一个个体来说或许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没有人想要撇去安稳富足的生活来体验一把朝不保夕的感觉。

  但是这对于一个歌手来说似乎又是一个好事,嗓音、节奏、谱调最后才是情感,且升华在感情。

  台上的人轻轻闭着眼,唱着那首除了自己以外从未有人听过的旋律,台下人将这一幕永远的铭刻在了心间。

  要说若是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话一定会觉的现在这个场景浪漫到了极致——一个的舞台,一个人的演唱会,还有第一回唱出的旋律。

  不过……现在这个场馆中的确没有第三个“人”,这里有的是第三个机器人。

  在温芥刚刚唱完这首歌的时候,一个负责场馆运营维护的机器人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并且飞快的向着台上移动,同时伴随着“滴滴滴,游客禁入区,游客禁入区”的声响。

  ……原来从没有来这种地方参观的温芥和虞慎司不知道,哪怕是非活动时间舞台上也不能随便上去。

  在机器人往这里走的时候,虞慎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本能的快步踏过台阶跑到了舞台上然后拉起温芥便跑。

  机器人设置了速度限制自然行动速度很慢,没多久就被温芥和虞慎司远远的甩在了身后。站在一排排座位之中看到那机器人还在原地狼狈打转,温芥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我们居然被一个机器人追着到处跑!”

  虞慎司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他将手轻轻的搭在温芥的肩膀上看着下面那个无头苍蝇般在观众席上乱撞的机器人说道:“幸好只是普通清洁款,不然我们的被机器人带到治安亭的话就该尴尬了。”

  “哈哈哈哈哈!”

  ……

  此前玄宫虽然不止一次的向外解释过温芥和虞慎司没事,但这仍然阻止不了大批大批的人脑补萨诀高层因这件事受到重创。然而就在一个午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更新的温芥的官方社交账号忽然发出了一个新动态打破了所有的流言。

  温芥:

  【图片】【图片】【图片】

  图一是虞慎司在通往E区的通道上拍的那张照片,而后两张则是空旷的会场以及舞台上那个孤单的身影。

  这条连一个文字都没有的动态不但如温芥意料之中的那样将这几天的谣言重重击碎,并且还将一个沉寂多日的巨大组合激活。

  【给你一个人的演唱会】亲爱的,我唯一的朋友、我的战】友、我的知己、我的爱人

  懂的进,这是一栋CP楼来着!

  1楼:

  [大哭]终于重新找到组织了,天知道我最近有多忐忑。

  2楼:

  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没事!

  3楼:

  哈哈哈哈哈大家为什么都这么苦大仇深的,只要他们没事就好了。不过这个独属于摄政王大人一个人的演唱会~嘿嘿嘿,我承认我想多了。

  4楼:

  一直都相信他们!我们的太子殿下和摄政王大人一定会完美的解决每件事的!

  5楼:

  之前居然还有不怀好意的人说他们是单纯的互相利用来着,但是现在看看你家互相利用可以利用到出生入死的地步?利用到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我们暂且先不管阿芥和摄政王大人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单单只说他们的这份无条件的互相信任,就是一件足够令人热血沸腾的事情好吗![开心]

  6楼:

  咳咳,关于楼主的标题~“给你一个人的演唱会”真的想一下都很激动了。属星三百万人的场地,摄政王是阿芥的唯一观众……为什么这么浪漫!

  7楼:

  之前就觉得,在和对方相处的时候温芥不再是“萨诀皇太子”甚至就连虞慎司也放下了自己属于摄政王的所有包袱。他们面对彼此的时候永远都是用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哪怕不是我们期待的恋人,但是人生有这样一个可以让自己放下包袱,并且愿意将生命捆绑在一起的战】友已经是常人做梦也难求的了。

 

 

第66章 摄政王的寝殿

  属星还没有逛完,这个难得的“假期”便一晃而过。

  当将亲王的所有属星还有机甲制造中心全部顺利交接之后, 温芥和虞慎司终于踏上了回程的悬浮车。说来这些属星已经离开邑都星的直接管辖已经有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不等, 这一回亲王出事之后很多人都担心这些被重新交还给玄宫的星球原本光明的未来会不会因受芥蒂而就此改写。不过显然萨诀的太子是一个比他们原想的更要大方一些的人,温芥并没有因为这些星球的历史遗留之类的幼稚问题做刻意打压。除了亲王的心腹们离开了从前的位置, 另外又迎来了些来自于议院的监管者以外,一切好像都没有产生太大的变化, 甚至连赋】税都被适当的减轻了一下——从前这些星球必须给亲王还有邑都星同时缴税,现在一半已□□脆的免去。

  ……

  此时的邑都星,早已经得到太子回玄宫通知的民众已经提前好几个小时等待在了玄宫外门。

  一般而言,皇室悬浮车不必像其余交通工具一般在公共停靠坪进行注册和停靠, 从其余星系回邑都星的时候它们只用悬降在玄宫门外的几个巨大广场,再经过短暂的调整降低高度回到玄宫。

  这是一个民众自发的等待行为, 虽然玄宫方面一开始就发现了,但因没有危害到玄宫安全和邑都星正常秩序所以只简单上报给了尚在航行中的悬浮车。原想只有小部分人等待在这里,可直到悬浮车开始慢慢降低高度的时候温芥方才发现,现在玄宫外等待着的民众数量已经堪称恐怖,至少这是他这个已经看惯了人山人海的知名歌手从天空中鸟瞰都要惊叹的。

  “妈呀……”显然楼幼森也透过窗看到了下面的景象“怎么这么多人?”他喃喃自语道。

  回程的时候悬浮车上的气氛轻松了太多, 且因为温芥本来就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 这段时间下来早已经和常常待在自己身边的亲卫兵们混熟了。在听到楼幼森的感叹之后, 悬浮车上的其他人也开始感慨起了下方人数之多。

  “这……人数比刚才玄宫那里上报的多好多啊”惊讶过后楼幼森略有些发愁的说。

  温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楼幼森的肩膀笑着说:“我记得这个型号的悬浮车有几个车窗还有车顶都能打开,等高度降低到一百米以内的时候就打开所有的外窗。”

  不过多久在下方等待着的民众忽然惊讶的发现, 原本应该只做短暂减速便就回玄宫内的车队忽然停了下来。而在高空悬停之后, 最前方一架印有皇室标志的悬浮车第一个慢速降低高度,之后另外一架悬浮车同样重复它的轨迹, 没多久两架悬浮车并肩悬停在了人们头顶。

  一瞬间,原本还有些吵闹的人群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暂时还没有人反应过来他们的头顶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人们为此而紧张的时候,忽然见到那两架悬浮车的外窗还有一部分的车顶缓缓收起。只见萨诀的太子还有摄政王各站在一架悬浮车之内,他们的身边则是太子亲卫军和其余英勇的帝国军】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