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太子通缉令+番外

 

 

第45章 四十五、橘颂·地藏王

 

  

  看到这里,金铃的记忆暗淡,三生石上的场景消失,留下一片空白。

  

  “怎么没了。”黎钦道。

  

  地藏王端详金铃片刻,随后道:“摄魂铃是魔族圣物,虽不比具有魂识的生灵,却有自己独特的意识。应该是有人封印了它之后的记忆。”

  

  鲧那张深情执着的脸令黎钦印象深刻,他敬佩道:“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鲧天赋极高,若不是舜循循善诱,恐怕有虞部落必遇危机。”

  

  巫阳奇道:“我跟随师父多年,却从未听他提起过鲧这一个人,包括二位湘夫人。”

  

  黎钦嘴角一弯,他一胳膊搭在巫阳的肩头,笑道:“这你就不懂了,没看鲧心心念念着舜君么,说不定舜君心里对二位湘夫人有愧,所以从来不提起鲧。”

  

  巫阳清冷的眸子瞥了眼黎钦,他道:“师父与世俗男人不同,不会做对不起师母之事。”

  

  黎钦笑了笑,“这我倒是相信舜君。不过,后来鲧去哪里了呢。”

  

  在场的没一个人知道。

  

  地藏王道:“三生石之后便是轮回台,舜君应该就在那里。”

  

  黎钦把玩手中折扇,眸光一敛,他还有许多话想问舜君,除了舜之外,没人能给他答案。

  

  轮回台幽深孤寂,如佛家的苦寒之地,见不到任何一个鬼差或者魂魄的影子。

  

  “轮回台位于轮回道的另一端,执念深重之人方才会停留此地。”地藏王道。

  

  他们踏上石桥,果不其然,在石桥的另一端有个蓝纹白衣的青年正站在那里。

  

  他身子挺拔修长,墨发没有梳成髻,而是松松的披散在身侧,他盯着桥的方向,如玉素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他在等什么人吗。”黎钦道,“该不会是鲧吧。”

  

  地藏王摇头,“不知。舜君德高望重,地府不敢有人打扰他,自从他来到这里,就没有人和他说过话。”

  

  “我去看看。”黎钦道,舜君死亡的真相,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黎钦只感觉走近舜的那几步格外沉重,他背负了八百年的冤屈,如今只要舜说出真相,他立刻将那人绳之以法,替他报仇。

  

  舜如一个冰雕之人,他周身冷得没有温度,那双温润的眼睛也毫无生气。

  

  “舜君,我是天界太子黎钦,您还记得我吗。”黎钦道。

  

  舜似有所感,眼睫微动,他缓缓抬起了眼。

  

  黎钦心下一喜,他听得见自己说话,对自己的名字也有反应。

  

  “你身为天界神官,死因牵连甚广,本殿下需要你告诉我,你到底……”

  

  剩下的话却未说完,黎钦眼前一阵白光忽闪,舜手上握着一把寒冷如冰的长剑,直直朝黎钦刺过去!

  

  黎钦手中仅有一把折扇,他猝不及防抬手格挡,长剑刺破扇面,插-入黎钦的肩膀!

  

  “舜君……?”黎钦心下一怔,他瞳孔收缩,他避开要害,不可思议的看向舜。

  

  “殿下!”

  

  而这时巫阳已及时赶到,他一脚踢开舜君的剑,揽住黎钦的腰,从舜君手下抢过黎钦。

  

  “殿下,您没事吧?有没有伤到要害?让我看看。”巫阳与黎钦同时捂住伤口。

  

  “皮肉伤,没事。”黎钦摇头,他凝眉看向舜。

  

  舜眼里毫无生气,剑上残留着黎钦的鲜血。

  

  巫阳极美的桃花眼深深眯起,一字一句道:“这是摄魂术。”

  

  “摄魂术?天下间谁会这么强的摄魂术,竟然能够CAO作舜君。”黎钦见多识广,自打他出生起,凡见过之事过目不忘,广泛阅读古典,却从没有听过有人能CAO作位极三皇五帝之人。

  

  “啧啧啧,原本以为会看到一出师徒相聚的大戏,没想到是太子爷上去挨了这一剑,真是让人觉得可惜。”

  

  轮回台的入口,三道人影缓缓走进众人视线。

  

  为首之人穿着一身黑衣,他仍旧是青年时的模样,一双邪肆含笑的眼睛,最惹眼的,是他后颈掩饰不住的魔纹!

  

  鲧?!

  

  黎钦捂住肩头,他双目圆睁,不可思议。

  

  鲧不是深爱着舜吗,他为什么要CAO控舜的魂魄。

  

  忽然,黎钦意识到了什么,他沉声道:“杀死舜君的是你——”

  

  “是又如何。”鲧不在乎的笑了笑,抬起手,微微勾了勾手指,“还不过来。”

  

  远方的舜似有所感,他提着带血的剑,在地上划过,留下刺耳尖利的摩擦声。他越过黎钦和巫阳,走到鲧的身边。

  

  鲧挑起了舜的下巴,像在观赏一件稀有的玩物,“恩,不错,虽然只是个微弱的魂魄,但生前的模样还是有的。你比以前听话多了啊。”

  

  舜任他抬着下巴,一动不动,眼内也毫无生气。

  

  鲧毫不介意,他笑着朝舜君道,“在这等久了吧,有些事我必须处理好,你可别怪我。”

  

  舜依旧冷冷清清,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的三魂六魄早已残缺,你再怎么和他说话,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巫阳冷得与舜如出一辙。

  

  “无所谓,反而这副模样更让人喜欢。”鲧邪佞的勾起嘴角。

  

  巫阳眸光一瞥,看向鲧身后的另一个人,“河伯,师父对你有大恩,今-ri-你恩将仇报帮助他的仇人,日后,你有何颜面面对二位湘夫人。”

  

  河伯把面具取下,他冷漠道,“师兄,果然瞒不住你。不过,你知道我不会在乎任何人。”

  

  巫阳微微眯起眼,他嘴角止不住冷笑。

  

  鲧听着二人对话,但笑不语,他这时歪头看向黎钦,“大名鼎鼎的太子爷也不过如此,要不是你身边这位祭司,你也活不到现在吧。”

  

  黎钦阴着脸,他反唇相讥,“要不是舜君的大恩大德,你不过还是街边流浪的野狗。”

  

  这一句话似乎正戳中鲧的死穴。

  

  鲧下巴一扬,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环绕在其身侧,他扳过舜的脸,几乎猥-亵一般玩弄舜的下巴,“听到了么,要不是你大恩大德,自作聪明,今日也不会惨死在我手上。”

  

  一代仁君,三皇五帝之一的舜君竟然被人如此亵玩,黎钦眉间拧起,他极具威慑力的视线盯着鲧。

  

  鲧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太子殿下生气的样子好生恐怖,但你现在只是一只被拔了牙齿的狮子,折断翅膀的鹰,连生存也要依赖别人,”他看了一眼巫阳,“也就这条狗对你忠心耿耿了,为你每一步都铺好路,真是让人羡慕啊。”

  

  黎钦额间的罪枷已经在奈河破除,他身上金色的仙力肆意涌动。

  

  巫阳温热的手包裹住黎钦的,他道,“别中他的激将法。”

  

  “我知道。”黎钦眼底封着寒冰,他沉声道。

  

  “这摄魂铃我就拿走了,”鲧摊开掌心,摄魂铃从地藏王的手里飞跃而出。

  

  地藏王赫然睁开双眼,一道醇厚佛光涌现,挡在摄魂铃之前。

  

  “没用。”鲧嘴角溢出笑意,他与摄魂铃浑然一体,摄魂铃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当佛光袭来,鲧一道强劲的魔气打出,佛光生生被震碎在半空之中!

  

  地藏王生生被那股魔气所伤,他后退数步,一把扶住石桥,才不至于倒地。

  

  “唔。”地藏王嘴角流下血迹。

  

  鲧将摄魂铃收入掌心,他道:“太子殿下,你可千万要好好活下去,我还想和你叙叙旧,后会有期。”

  

  黎钦一言不发与鲧隔空对视,寒冷的空气中火化迸溅。

  

  巫阳如一座巍巍玉山,伫立在黎钦身侧,他没有看向鲧,而是看着舜,似乎在打他的注意。

  

  最后,鲧先收回视线,他笑着牵起舜,带着另外两人消失在轮回台的尽头。

  

  在场唯一没受伤的便是巫阳,他替黎钦止血,随后探了探地藏王的脉搏,他温润的脸上难得浮现凝重之色,“已伤及五脏六腑。”

  

  地藏王与鲧正面一击,受伤最严重,他道:“我活了这么久,如果不是摄魂铃上的记忆,恐怕还不知世界上还有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今天若不是忌惮着你,恐怕地府难保。”

  

  巫阳面无表情,眼底晦暗不明,不知在想些什么。

  

  黎钦也暗暗在想,鲧为什么指名要来找他。但鲧杀害舜君,羞辱天界神官,此仇必报。

  

  巫阳道:“你这地府也不安全,鲧突然闯进,想必有人给他开了方便之门。我先带殿下去鬼市养伤,剩下的事若有需要,随时唤我。”

  

  地藏王纯白的僧衣上鲜血点点,饶是受伤,他依旧静若处子,“放心,届时定不会客气。”

  

  巫阳点头,随后朝黎钦伸过手,“殿下,我扶您。”

  

  黎钦自己捂着肩膀站起身,“不用。”

  

  巫阳又靠近黎钦,语气柔和,“靖薇仙人曾嘱咐过,要我照顾您,请不要再拒绝微臣。”

  

  黎钦抿了抿唇,他渐渐的无法抗拒巫阳,无论是穿女装的他,还是恢复仙人之姿的他。

  

  巫阳原地画了个法阵,他执起黎钦的手,灵光一闪,两人凭空消失在轮回台。

  

  鬼市。

  

  城内笙歌燕舞。

  

  替黎钦包扎完伤口,巫阳便消失不见,黎钦早已见怪不怪。

  

  他抱着一坛郁金酒,足尖一点地,旋身跃上屋顶。

  

  鬼市的月暗淡,藏在层云之后,神秘的看着下界。

  

  黎钦仰首喝了一口,浓烈的酒液入喉,接连一坛下肚,黎钦眼皮沉重。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