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七苦书卷

 

文案

 

佛曰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谢必安喜欢范无咎,喜欢了好几千年,奈何范无咎就是不开窍。

某一天,判官交给了黑白无常一本名为七苦书卷的书,上面记载着无间地狱的七个厉鬼的生平过往,两位无常必须回到厉鬼生前帮助他们化解怨念,从而帮助地藏王菩萨成佛。

然后,谢必安和范无咎开始了不那么高兴的穿越之旅。

这穿越之旅的背后,好像还有点什么隐情的样子。

阅读指南:

1、快穿文,1v1,he,作者觉得挺甜的

2、外冷内热迟钝话少攻×外热内冷理姓分析受

3、受男友力max,攻撩人max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必安,范无咎 ┃ 配角:孟姜女,牛头,马面,四大判官等 ┃ 其它:强强

 

 

第1章 羽春楼1

  冯平是半个时辰前刚死的鬼,魂魄一出体,就被守在一旁的鬼差扣上了锁链,还没等他搞清楚具体情况,已经浑浑噩噩地到了黄泉路上。

 

  冯平看了看身边挂着工作证,身上的制服背面还写了“酆都服务”四个大字的鬼差,不由感慨,死在新时代,连阴曹地府都和古代怪志小说里写的不一样了。黄泉路已经不是阡陌小道,而是铺设地整整齐齐的柏油马路,路上的鬼都排列有序地飘着,路两旁的彼岸花也种植地整整齐齐,还有个老头在拿着水管给它们统一浇水,忽略掉血色的天空,这里看起来同现世没有太大区别。

 

  鬼差把冯平带到了三座桥边,指了指离他们最近的那座,说:“上这一座排队,喝了汤就走吧。”

 

  冯平看了看眼前钢筋混凝土堆叠而成的桥,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和传说中的奈何桥也差得未免有些太多了吧?然后他又突然想起来了很重要的事情,于是朝鬼差询问道:“就这样直接上桥喝孟婆汤?不需要判官审审吗?”

 

  大概是询问这个问题的鬼太多了,鬼差颇没耐心地解释道:“醒醒吧大哥,这都什么时代了,从你死开始,你的生平资料就直接传输给四位判官大人了,现在已经审判完毕了,你可以投胎去了。”

 

  然后鬼差又小声嘟哝了一句:“早都提议派个人上去写本书,将酆都的新面貌向活人展示一下,两位鬼使效率也太低,到现在还没安排好。”

 

  冯平小心翼翼地踏上了奈何桥,不知道排了多久,才依稀看见桥的中间有个穿着洋装正在盛粥的少女,少女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正眯着眼靠在桥边的围栏上同女子说话。

 

  “谢必安,你堂堂白鬼使,怎么这么闲?你看看八爷,同样是鬼使,八爷都不闲得往我这儿跑。”少女将勺子一扔,直直地砸向了谢必安的脑门。

 

  谢必安依旧笑眯眯地,也没有躲,随手一接,将勺子稳稳地拿在了手中,然后朝少女递了过去,说:“孟姜女,老老实实熬你的汤吧。我也不想这么闲的,不过现在实行了信息化流水线勾魂,各鬼差通过APP指示收魂,除了罪大恶极的鬼需要我和八爷亲自抓,其余的都交给了手下的小鬼。说实话,现在的鬼都成不了气候了,这边人还没死透,那边鬼差为了抢业务都围满人家床边三圈了,新死的鬼都浑浑噩噩地,哪里还来得及兴风作浪修成厉鬼。”

 

  冯平走到两人身边时,恰巧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心想反正都死了,也犯不着再畏畏缩缩,于是张口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请问,您就是传说中的孟婆吧?传说里您是个老太太……”

 

  “老你个奶奶。”孟姜女眉头一蹙,伸出食指朝谢必安戳道,“都怪你,派上去的什么鬼,到处朝凡人胡乱编排我。”

 

  “不怪我,谁教你那天没梳妆,让那鬼吏瞧了去,到现在他都以为你是个老太太。”谢必安见孟姜女只顾着瞪自己忘记了盛汤,于是拿过她的勺子,给冯平舀了一碗。

 

  冯平接过汤,正要喝,又突然停了下来,继续问道:“我生前听说白鬼使是吊死的,所以……”

 

  话音未落,谢必安就张开了嘴,伸出了长长的舌头。

 

  “七爷长得俊,也注重形象,平日里都将舌头收在嘴里,轻易不露出来的。”孟姜女抢答道。

 

  “那……一见生财呢?”冯平问。

 

  谢必安眯着眼,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条黑色的手帕,上面用白色小篆写了四个大字“一见生财”,然后又将手帕翻了过来,另一面上写着“你也来了”四字。不等冯平再开口,谢必安便朝他咧了咧嘴:“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有的话快点喝汤走人。”

 

  别看谢必安是笑着的,却笑得让冯平心中发毛,于是他再不敢言语,猛地干了一碗孟婆汤,然后又迷迷糊糊地上路了。

 

  “哎,每次都是这个鬼,问东问西的,我都见他十多次了。求他下辈子别再问了。”冯平走后,孟姜女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谢必安刚要接话,身后便传来了颇有磁姓的男声:“七爷,怎么又在桥上和孟姜女闲聊?”

 

  谢必安不用扭头看也知道来人是谁,依旧将眼咪成一条缝,笑着说:“八爷不是在同马面一起在吃酒吗,怎么有空跑来奈何桥找我?”

 

  如果这时你斗胆仔细观察一下谢必安,一定会发现七爷此刻的笑容比刚才更加灿烂了几分。

 

  “哎呀,八爷来了。还好八爷晚来了一步,不然刚刚那鬼肯定得问‘不是听说黑鬼使身材矮小吗?怎么长得这么高?’”孟姜女将冯平的语气模仿地惟妙惟肖,硬生生地将谢必安给逗得“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本来看着谢必安又同孟姜女混在一处,范无咎心中就有些不高兴,现下看到两人如此其乐融融,心中愈发难受,就好像心脏被人用针密密麻麻地扎过一般。范无咎将这种感受归因于对于最好兄弟的占有欲,也并未细想,面瘫着一张脸朝谢必安说道:“魏判喊我们过去。”

 

  魏征是酆都四大判官里最为和善的一位,说话耿直,没有什么弯弯绕绕,故而听说是他传唤,想来也没有太严重的事情,谢必安便笑着朝孟姜女挥挥手说:“那我和八爷先去见魏判了,你在这里好好熬粥。”

 

  八爷走在前面,七爷跟在后面。

 

  八爷姓子严谨认真,不爱笑,话也不多,七爷却与他截然相反,总是笑眯眯地,平日里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今天刚一离开忘川畔,八爷却先开口说了话:“想成亲了?”

 

  听到八爷的疑问,七爷整个人像炸了毛的猫,如果七爷是活人,此刻耳朵肯定红了大半:“说什么傻话?孟姜女是人丨妻,人丨妻懂不懂,就是别人的妻子。我再怎么不是人,也不会把主意打在她身上。不过是觉得她一个人在桥上也怪可怜的,闲着去陪陪她罢了。”

 

  “不是孟姜女,也总会有别人。”范无咎说。范无咎一直对谢必安心怀愧疚,因为当年谢必安是因他而死,死时连亲都没成,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当然,范无咎比谢必安还小了两个月,也大不到哪里去。

 

  范无咎的话彻底惹恼了谢必安,他敛了笑容,微微睁开了双眼,冷声说:“刚到酆都时咱们是立过誓的,两个人相依为命,我自然不会娶亲。还是说,八爷你看上了哪家闺秀,想老婆了,不好先开口,想先把我打发了去了?”

 

  “七爷,是我说错话了,别恼,以后不提了。”范无咎本来是在朝谢必安赌气,看谢必安反应这么大,还给了保证,气也消了一半,又见谢必安被自己惹恼了,于是又转而去哄他。

 

  谢必安没理他,但脸上又挂回了招牌式的笑容,眼睛也眯了回去。

 

  两人到了赏善司,见到魏征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对着平板电脑戳戳划划,不知在做些什么。看到黑白鬼使到了,魏征忙朝谢必安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这酆信群里该怎么发红包啊,小白你教教我。秦广王他们非让我发一个,我弄了半天也没发出来。”魏征说。

 

  谢必安凑到屏幕前,伸出手笑着给他点了点:“对,就这样,得先绑冥币卡才能发。”

 

  “哦哦,原来这么回事。我常年坐办公室的,就不比你们这些天天外出跑业务的能紧跟时尚氵朝流。”魏征一板一眼地说道,“要学的东西还是很多。”

 

  “魏判,说正事。”范无咎面无表情地插了句话。

 

  “哦,对,说正事说正事。是这样的,地藏王菩萨前几天让我托你们办个事。”魏征边说边拿出了一个藏蓝色封皮的小册子,“地藏王菩萨不是立过誓吗,说地狱不空不成佛,这都过去几万年了,当初的地狱逐渐分散成了十八个。这十八个地狱以无间地狱为主体,菩萨当初立的誓,也该应在无间地狱上。眼下酆都越来越安稳,也出不了什么乱子了,无间地狱关押的恶鬼都超度了个遍,只剩下了七个厉鬼。这七个厉鬼因为执念过深,怨气过重,迟迟不肯消散,眼下唯一的法子就是派人回到他们活过的时代,将他们的怨恨从根源化解。目前酆都能派出去出差的大鬼,就你们两个了,反正你们俩最近挺闲的,就当是卖菩萨的一个人情也好。这本书里记载了那七只厉鬼的生平,菩萨会帮你们开启前缘门,便可回到这些厉鬼活过的时代,你们想办法将怨念化解掉就可以了。”

 

作者有话要说:

    酆(丰)都,又称酆都罗山,即是中国传说中的地府地狱。(度娘百科)

  度娘百科里说孟婆的身份有三种说法,我选了第二种孟姜女的。

  谢必安,白无常,外号七爷,帽子上有字“一见生财”也有“你也来了”的说法。范无咎(更常见的说法是范无救),黑无常,外号八爷,帽子上写的是“天下太平”也有“正在捉你”的说法。

  四大判官分别是:魏征、钟馗、陆之道(也就是常说的陆判)和崔珏

  奈何桥其实是三座桥,以下摘自度娘百科:《酆都宗教习俗调查》一书对此有过详细的描写:“……桥分三层(或三座),善人的鬼魂可以安全通过上层的桥,善恶兼半者过中间的桥,恶人的鬼魂过下层的桥。

 

    很久以前就想关于写黑白无常的文,算作是了了自己的一个念想

 

 

 

 

 

第2章 羽春楼2

  “你们只要回到相应的时代,想办法将厉鬼的怨念化解掉就行了。”魏征说。

 

  听魏征的语气,这件事不论范无咎和谢必安想不想管,都得管定了。

 

  “那我们可以先和七个厉鬼交流交流再开始工作吗?毕竟我们得搞清楚他们想要什么,才能化解它们心中的怨念,魏判你说是不是。”谢必安接过魏征递过来的书说。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