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阴阳包子店 [参赛作品]

 

第48章 

  如果你的车子在行驶过程中, 方向盘坏掉了怎么办?

  那一个瞬间,沐子易想了很多,脑海里出现一幕幕从前的种种。从四岁打遍同一小区所有熊孩子, 到八岁坑遍小区与学校所有鬼物;从与他妈相依为命的十来年时光,到他妈过世, 自己被带回包子店;从他在学校遭遇不平等对待, 到转校开始低调接委托除鬼祛邪……

  走马观灯一般,短短的几秒时光中,他却仿佛将从前的时光全部重走一遍。直到他看到顾境双手无措拿着方向盘望过来, 十分歉意道:“抱歉, 吓着你了。我现在直接控制了这辆车子,它会自动行驶的。”

  沐子易:“……你能先前方向盘放回去吗?”

  顾境赶紧听话地将方向盘塞回去,发现放不稳, 还偷偷用术法固定住。随后, 他又转过头, 邀功似的说道:“我放好了。”

  沐子易:“……转过去,把住方向盘!”

  顾境:“……好。”他还当真转过去,两手把住已经没什么作用的方向盘。

  沐子易抹把脸,叹道:“我以为你想谋杀我呢!”

  旁边座位上的小肥猫也学着主人,拿爪子抹一把猫脸, 神态相似地“喵呜”两声。谋杀主人他是舍不得的, 但是他有谋杀本猫的嫌疑嗷喵!

  顾境轻咳一声, 正经道:“这车太不实用了些, 我回头再让我的管家换一辆更好的车子。”

  “别, 求你,短时间内别再碰车子了!”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兼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着想,沐子易发出极为真诚的请求。

  顾境:“……你,刚刚是真的害怕?”他隐隐觉得不对,继续道:“术士一般不会怕这种事情才是,这种情况分明就可以用术法来解决。哪怕修行不到家,保一时姓命无忧想必也没什么难的。你为何……”

  他一直便觉得沐子易身上,有些矛盾的点。例如,他一身灵力纯厚,甚至可以直接幻化出武器,并且变化形状,杀伤力十足。

  可他却极少使用术法,从认识到现在他只见过这人用过障眼法,也只看他在小蠢猫的房间里一笔一划,加固猫窝底下的养魂阵。

  除此之外,他几乎没见过沐子易用旁的什么术法。且,他似乎连障眼法都极少用,也不甚熟练。经常还想不起,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用障眼法来解决事情的。例如,上次他们在七夕被人追赶的时候。

  也正是因为沐子易几乎不大动用术法,他才误以为人间有什么规定,不让术士用障眼法。

  他透过后视镜,仔细观察起沐子易的神情。

  只见他神情有些怪异,好一会才闷声道:“因为,我只会障眼法,以及一点简单的阵法。”

  “这是为何?”

  “没人教我呀!”沐子易也是一脸郁闷,“我初中出事那会,遇上一老道士。障眼法就是他教我的,至于旁的他就什么也不肯教了。说什么,教多了于我不利……”

  “至于那些简单的阵法,是我求了认识的一位鬼物朋友,他生前于阵法上有些研究,便教了我一些。”

  顾境:“于你不利……那道士,你后来未曾见过?”

  沐子易摇摇头:“他也奇怪,突然就出现了,救了我一把。结果呢,就教了我一个障眼法,还非说什么不到万不得已别用术法。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罢了,那人应当对你无恶意,否则早该出现找你了。”顾境说道,“可你不会术法,竟也敢学着道士和尚,跑去除鬼祛邪?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可能我天赋高吧。”沐子易将小肥猫抱起来搂怀里,有一下没一下撸着,漫不经心道:“我打小就能看到鬼物什么的,只要我愿意,也能碰到他们。后来,我还交了好些鬼物朋友,只可惜他们在人界逗留不了多久,便不得不离去。”

  “有几次,一些恶鬼想欺负我,侵占我的身体。我害怕,就下意识挥手打过去。没想到,手中竟多了根长鞭,将鬼物抽飞出去。后来,我的一些鬼物朋友便教我如何调动力量,如何CAO控力量……”

  “我也就凭着这一点,以及一些鬼物朋友们的帮忙,才能顺利地捉到鬼物,或帮人祛邪。”

  顾境帮他做总结:“所以,你其实每次都是靠着暴力,捉住那些作祟鬼物的?他们能这般好捉、好处理?”

  沐子易理所当然道:“我就只会武力镇压,我也很绝望。生活所迫,还能如何!不过,有些鬼物确实花样还挺多,故弄玄虚的。可我发现,那些技俩在绝对的武力前面,都只是纸老虎。他们技不如人,被我抓了不服也只能憋着。”

  “你……说得对。”向来相对墨守成规的顾境,直接赞同沐子易的说法。

  两人沉默片刻,顾境轻咳一声,又道:“你方才说到下药……”

  沐子易歪头盯他:“我说了那么多,你的关注点怎么在下药这里啊?”

  顾境心虚地低头,小声道:“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是最重要!

  “那你可真会抓重点。”沐子易吐槽一句,还是接着往下说了。

  “我遇到那道士,就是在何娟给我下药之后。当时是在天台,我想挣脱何娟却无力脱身,她给我下的是电视里那种,会让我浑身无力,偏偏金枪不倒……咳!”

  他顿了顿,继续道:“那个道士就是这时候,凭空出现在天台的。他把我带走,让我清醒过来,还教了我障眼法,要我以后遇到这类事情可以借此脱身。”

  “也不知他对何娟做了什么,那女疯子就以为我拼命拒绝她,才脱了身的。她就觉得耻辱,死活说我勾引了她却不负责任,然后闹着要跳楼。”

  “我自然是拒绝她了,不过最终她还是没跳下去。”说到此处,沐子易神情显然很失落,显然在遗憾她没真跳。“后来,她家里便三天两头让人来学校闹,非要让学校将我退学处理了。她也在班里,逼着全班同学一并孤立我。”

  “班里的同学们不管愿不愿意,最终都屈服于她。因为她家里有钱,有权。谁不愿意,她家里人就找谁的父母,做思想工作……”

  那会,也就小富二代李松子仍旧缠着他,何娟家里奈何他不得。

  顾境听到此处,只觉得心里一阵阵抽疼着,闷得直难受。他想,那时候还是个小小少年的沐子易,日子该有多难过……

  沐子易不咸不淡道:“其实我跟那群煞比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孤立我我还乐得不用天天被人拉去跑上跑下的。他们都太幼稚,要不是李松子拖着我跟他们玩,我早就不搭理他们了。”

  顾境:“……”

  曾经的早熟中二少年沐子易,这时候竟然浅笑出声:“何家的人每天都来闹,闹校长老师,还闹我。我嫌他们烦,也觉得天天看到何娟,一看到就想吐。所以,我就直接选择转学。”

  “不过吧,我脾气不好,就找了个鬼物,跟人学了点阴招。”说到此处,沐子易神情明显危险起来。

  顾境接了他的话:“你用邪术,让她及身边亲近之人气运受蒙,乌云遮日。”

  “在那之前,我曾拜托一位鬼友,让他入了何娟父母的梦,讲道理什么的。讲不通,他便顺势恐吓危胁那对夫妻一番。然后他们并没有反省,甚至请了校外的小混混来堵我,我一气之下这才用上邪术。我要让他们一辈子求什么得不到什么,还得眼睁睁看着自己本来拥有的东西一点点失去……”

  “可邪术,是极易招来反噬的。”顾境颇为不赞同道。

  “但我没有啊,我这么多年不都一直好好的。”沐子易觉得,他的小日子一直过得挺滋润的。

  他抬头,看到顾境神色严肃,便不自觉收敛了一些,正经道:“好吧,其实我的一位阴差朋友告诉我,说何家人做过的阴损之事过多。我对他们所用的虽是邪术,可却间接替天行道了。故而,我没受到什么反噬。”

  狗屁不通!顾境冷声道:“不可再有下次。”

  他的神情过于严肃,沐子易不自觉便乖乖点头了。旋即他露出一个笑容:“我心眼小,一直都有关注着我曾经施的邪术进展。本来以为应当还要五年,何娟他们才会彻底一无所有。没想到,她却作死,干了不该干的事情……”

  “我是预感到她所剩下的时日不多了,这次的聚会才会答应参加,就是想看看她是什么个情况。往年,为了不见到此等恶心之人,我都是推掉,事后再单独去我班主任家中看望的。”

  顾境轻轻点头,说道:“她罪孽深重,身侧又紧跟婴灵与惨死于她手之冤魂,余下的三日不会太好过。”

  沐子易撇撇嘴:“三日太短了,要不你跟地府说说情,让她多活几日?要不然,我总觉得太便宜她了。”

  无时无刻活在恐慌崩溃之中,有时候比死更可怕。

  顾境瞥了他一眼,说道:“法不容情。”

  沐子易嘴角的笑容顿时垮了。

  顾境沉默片刻,开了金口:“六天,如何?”

  沐子易顿时眼睛亮亮的,重新笑起来,重重点一点头。心中,却更肯定了某个想法。

  见他心情不错,顾境也不由跟着笑起来。不过片刻后,他想起些什么,笑容又消失了。

  他转过头,小心翼翼道:“那女人,给你下药之后,得逞了吗?”

  沐子易:“……”

  他跟小肥猫面面相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次奥,这哥们咋又跟“下药”过不去了!

  见沐子易可疑地沉默了,顾境这心顿时拔凉拔凉的,带着一丝怨气说道:“她得逞了?”

  沐子易愣愣地看着他,未反应过来。

  顾境却误以为他这是默认了,身上阴气刹时溢出体外,却又立马被他压制回去。他阴森森说道:“我会让她,付出代价。”

  有时候死亡,可不是解脱。到了他的地盘,还怕没小鞋穿吗?

  沐子易:“咳,其实她没得逞。”

  顾境面色沉沉,只当他是好面子才这般说的。

  沐子易指天发誓:“真没有,要不然我这爆脾气还不当场撕了何娟!不开玩笑,我的清白只给过五指姑娘!”

  还有五指姑娘……顾境咬着后槽牙,压着嗓子:“五指姑娘是何人?”

  沐子易这才想起,眼前这位哥们的外号是“顾老先生”,是位不大上网的老干部。

  他无辜举起右手,挥了挥。

  “就是它,我的惯用手。”

  顾境:“……”原来,是这个五指姑娘吗?

  他尴尬地转回头,把着残废的方向盘道:“我的惯用手也是右手。”

  “哈,你也单身啊!”沐子易莫名兴奋,身子前倾伸手拍拍顾境的肩膀:“缘分啊,我们这一车子单身狗!”

  小肥猫举爪子抗议:“喵~”人家是猫!人家还是个孩子!

  顾境沉默了,他只是怕气氛尴尬,所以很纯洁的说一下他的惯用手是右手,而已!

  还不待沐子易继续表达他的突如其来的欢喜之意,他的手机便响了。看到来电显示“李松子”三个大字,他心情好好地直接接通了。

  “喂,咋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鬼吼:“我刚想起来,顾先生不是C市的阴差吗?他怎么跑B市来了,还跑酒店来接你!沐子易,说实话,你是不是把他骗到手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