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机甲战士没有爱情

 

文案:

正常情况下一二四五六七更新,周三满课断一天,其他情况下要断更会有通知的~

西泽尔发现学院里凶名赫赫的“恶霸”最近经常偷窥自己。

西泽尔沉思:他是不是想跟我打架?

果然不久后,恶霸沉着脸走到他面前,递了一封信。

西泽尔再次沉思:约战书?

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封约战书:

尊敬的西泽尔·莱斯利同学,在下倾慕阁下风度已久,今日下课后,能否到校园树林一叙?

西泽尔摩拳擦掌,带着兄弟们欣然赴约,把恶霸揍了一顿。

多年后,三军元帅抽着烟淡淡道:……那是我第一次跟他告白,被他带着人揍了一顿。

西泽尔:……

外冷内甜受x臭不要脸流氓攻

非星际校园,瞎扯淡的传统机甲文。

 

观看指南↓↓↓

▼观念不合不必勉强看,下本有缘再见。

▼非爽文,感情线甜,剧情有波折不算虐。

▼狗血小白,胡说八道,架空扯淡,不喜请叉,不接受写作指导,ky绕道。

▼莫生气,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佛系看文,佛系码字,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w=

 

内容标签: 强强 机甲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泽尔,兰斯洛特 ┃ 配角:兰伯特·莱斯利 ┃ 其它: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将就看看吧

 

 

 

第1章 

  “西泽尔……”

  黑暗中似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很……温柔的声音。

  循着声音,困乏又疲惫的双眼勉力挣扎起来,许久,才掀起沉重的眼皮,脱离黑暗的桎梏。

  前方豁然一亮,视线渐渐清晰。

  眼前仿佛地狱。

  残破的机甲与破碎的肢体交织铺满了地,可以想象两者毁灭前恐怖的冲击,殷红的血顺着机甲残片空隙滴滴淌出,汇聚成一小条溪流,在地上静静流淌。

  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硝烟气息,混合着尘土与血腥味,粘腻在一起,像个血腥的大扫除,戴着口罩也不能阻绝的气味。

  最后一个存活的士兵趴在地上,痛苦地喘息着,每一次剧烈的呼吸都带出一口血沫,带走他的生命力。

  他双眼充血,嘴唇翕动着,似乎想说什么。

  下一刻就被一个巨大的黑影踩塌胸膛,彻底断了那口气。

  走到面前的兽人皮毛上已经浸透了鲜血,仿佛刚从血池里钻出来。

  他惶然地看着面前狰狞的兽人,似乎又听到那个声音温柔地说:“我会保护你的。”

  谁?

  不远处那架还没被摧毁的机甲炮口忽然亮起,冲着这个方向袭来最后一击!

  过剩的能量聚集,白色的光瞬间充斥视野,隔得太近,已经能感受到那阵恐怖炽热的温度。

  他什么都来不及想,夹裹着巨大能量的白光已经冲到了眼前……

  “他妈的!”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摇晃,暴躁的骂声唤醒了西泽尔。

  西泽尔睁开眼,面无表情地摘下了乘坐星船时工作人员发放的眼罩。

  人工智能在安抚惊慌的乘客,然而与它现世安稳的甜美声音相反的是星船越来越剧烈的晃动。

  没有乖乖系着安全带的乘客——比如从舱头滚到舱尾、正抓住西泽尔座椅的这位在跟着集体骂娘。

  这是从联盟最边缘开往首都德兰星的唯一一艘星船,乘客非穷即恶,个个手持荤话顶级证书,骂得一个比一个欢快,一时间混乱的星船内竟然还有股活泼的气息。

  西泽尔揉着困顿的眼,欣赏了会儿花样百出的宇宙国骂。

  半晌,耳边响起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西泽尔大人,您的脸色不太好呢。”

  西泽尔抿着唇没说话。

  “是您任姓非要乘坐民营星船回首都星的。”高级机甲智能似乎在憋笑,“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小王子,头一次乘坐乱糟糟的民营星船,啊,这样的情节真是有趣。”

  西泽尔轻轻舒了一口气,总算从窒息的梦境里抽回神,毫不留情地回道:“米迦,删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

  米迦道:“虽然您是我的主人,但根据机甲智能保护工会的理念,您不能限制人工智找乐子……”

  西泽尔知道这臭机甲的脾气,不想跟它废话。他的精神力链接着米迦,拥有最高权限,直接翻找出储存在角落的一堆小说,扫了一眼书名,陷入沉默。

  《落跑小王子:快到怀里来》,《与落魄公爵的缠绵》……

  以及《论和脾气不好的主人相处的一百种方式——机甲的智慧》。

  米迦:“……机甲可是能投诉主人的哦,可以投诉的哦,投诉的哦——啊!”

  西泽尔懒得听它瞎几把扯淡,冷着脸一键粉碎了这些小说。

  随即果断地断开精神链接,免得遭受精神攻击。

  消灭一批精神污染物,西泽尔的心情松快,扭头看到旁边的人还在抱着座椅站不起身,伸出了友谊之手。

  往外跳着国骂的男人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白手套,愣了一下,顺着抬头看了眼伸手的人,呼吸顿时一滞。

  他一眼陷入了那双翡翠一般清透的眼睛里。

  仿佛一汪凝固的翡翠色彩,漂亮得令人惊叹,可惜有些冷淡,瞬间将男人心头的怒火浇灭了大半。

  年轻人戴着口罩,男人看不见他的神情,赶紧借力站起来,趁着星船稍微平衡了点,一屁股坐到旁边,心有余悸地系上安全带。做完这一切,他才扭头去看西泽尔:“这破玩意儿晃来晃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坠毁了……”

  说话时,忍不住又打量了下这个和旁边一堆牛鬼蛇神格格不入的年轻人。

  西泽尔没系安全带,但是坐得稳稳当当,连头发丝都没动一下,任星船晃得堪比婴儿摇篮,依旧坐姿优雅不动如山。

  男人羡慕极了:真他娘的想学。

  “先生,我不会坠毁。”

  星船的智能虽然不高,但是也不喜欢听到男人的这种话,“星船经过跃迁,已经抵达联盟β第十四航道线,平衡失控是坐标的问题。”

  西泽尔眨了眨眼,重新接入了米迦。

  生气的机甲智能不冷不热地欢迎了一声:“想问坐标的问题?”

  西泽尔:“虽然你经常看弱智小说,不过看来智商没受太大影响。”

  “……”米迦道,“回到德兰星后,请给我放三天假,我需要上工会投诉顺便建议,主人可以随时断开机甲的精神链接,机甲也有权断开主人的链接。”

  西泽尔:“真有这个工会?”

  米迦:“当然。”

  庞大的精神力涌出,西泽尔安静地坐在不起眼的角落,轻易就夺取了这座民营星船的控制权。

  然后借着精神网,查询了一下“机甲智能保护工会”。

  不出一秒,信息就自动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机甲智能保护工会

  成立时间:新星历591年7月3日新星时03点19分33秒

  工会会长: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帅气机甲智能

  成员:暂无

  是否获得联盟承认:否

  西泽尔:“会长?”

  米迦:“虽然工会就建立在您问我是否真的存在的那一瞬间,但这绝对是巧合。接下来您忠诚的伙伴将为您解答坐标问题,请西泽尔同学翻开课本第一页……”

  联盟β第十四航道线上的这个坐标,被发现于联盟的前身——帝国……即将被攻破的前夕。

  本想从这条航道线跃迁逃跑的最后一任皇帝被拦在跃迁点附近,兢兢业业地剥削了人民几百年的皇帝在彻底完蛋前,送了新生的民主联盟一道航线,赢得人民最后一次真诚的喝彩。

  当然,没人在意这是人家拿来逃命用的。

  大概是心有不甘,彻底丧失行动能力前,沦为丧家之犬的最后一任皇帝愤愤地朝跃迁点开了几炮——曾经人前人后、前呼后拥的皇帝到山穷水尽时,身边就剩三个侍卫,其中一个还背叛了他。机甲能源有限,事后检查了一下,发现跃迁点没有大碍,便征用为了民用航道。

  近几年跃迁至此,星船都会抖上几抖,冒死提醒一下乘客们,距离首都星已经近了,请做好准备。

  西泽尔微微蹙眉:“坐标点发生这种问题也没人管?议会那群死狗呢。”

  米迦礼貌回答:“您不是已经说出各位议员的状态了吗。不过虽然听您骂人很愉悦,还是要提醒您一下,您的父亲也是议员之一。”

  西泽尔垂下眼,长睫将清透的眸子遮掩到了阴影里,显得深沉了许多,没有接话。

  人工智能苦口婆心:“虽然一年前您被流放时先生一言不发,冷漠地看着您被抓上星船,带去那遥远而寒冷的联盟角落,但在您转身的那一刻,先生流下了热泪。是啊!您是他唯一的儿子!他怎么可能不心痛,他痛到窒息,却因为局势,不能说话!”

  西泽尔:“闭嘴。”

  米迦:“您离开的那一夜,天气正晴,可是先生的心,却仿佛下起了鹅毛大雪……”

  西泽尔面无表情,开始寻找机甲智能重置功能,准备恢复出厂设置。

  米迦识相地立刻消停,声音小心翼翼地颤抖:“您当心点……别手抖了。”

  西泽尔揉了揉额角:“米迦。”

  “谨听您的吩咐,我是您最忠诚的伙伴。”

  “即将到达首都星范围,准备进入半休眠模式,没有我的启动口令,不能主动进行交流,禁止变出原型。”

  “西泽尔大人,原则上,当您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我会自行启动。这是在您权限之上的最高命令。”

  米迦的语气正经起来,“我存在的意义是守护您——十秒后我将进入半休眠模式。”

  “祝您流放回归愉快。”

  西泽尔对“流放回归”没有表现出丝毫愉悦,喋喋不休的智脑终于安静下来,他才感到一点欣慰。

  与此同时,几万光年外,联盟首都星上,代表最高权力中心的议会大楼里近百个议员却和西泽尔的心情完全相反,大半都愁眉不展。

  “……各位,我认为。”其中一个议员喝了口水,清清嗓子,“当军部实力压过议会,联盟就玩完了。还记得帝国吗?搞军事独.裁的后果必然是帝国复辟,我知道有些老家伙还对帝国念念不忘呢。”

  话音才落,坐在对面的一个白胡子老头就冷笑起来:“听说杜斯议员和前不久搞出能源污染的公司有关联,哎呀呀,像您这样的,兰斯洛特已经快抓满一个星际足球队了,就差您一个。您猜是今天还是明天?”

  “杜斯议员并没有说错什么。”有人立刻开口,“从一年前兰斯洛特回到首都星后,整个议会就被扰得鸡飞狗跳,军部这是逾越……”

  “闭嘴吧,你这样显得议会筛选议员时不考虑议员智商。”白胡子老头冷冷道,“还好意思提一年前?”

  一年前像瓢凉水浇到了火苗上,蜜蜂巢穴似的嗡嗡轻响着的议会大厅立刻安静下来。

  宇宙中从来不乏战争,数十年前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直接消亡了几个国家,意识到问题后数十个星系的国家签署了和平条约。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