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我回来了

 

文案

 

我害怕活着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狄江、秦川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楔子

                                    

 

狄江喜欢写短片小故事,有一天,他申请了一个笔名叫小兔子,写了一篇《小兔子讲故事》。

 

从前,有一只博学的老兔子,备受小兔子们尊崇。

 

老兔子说:“在兔子的世界,没有神,没有灵魂,兔子的眼睛里,也看不到特异功能。”

 

一只疯兔子跳出来,歇斯底里的反驳老兔子,说:“你是个大骗子,你说的不对,兔子认识的世界,只是宇宙的5% ,还有95% 的世界,是兔子们所不知道的,那是灵魂所在的居所,那里有的是灵魂和特异功能。”

 

老兔子冷笑一声,摸了摸小兔子的头,告诫它要多喝热水,否则它就会跟疯兔子一样,变得疯疯癫癫。

 

直到有一天,小兔子闭上眼,闯入了那95% 的世界,它发现,所有兔子的灵魂,都是真实存在的。

 

那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被兔子们防备的称为‘死界’。

 

 

 

                                                            ——狄江《小兔子讲故事》

 

 

 

 

 

第2章 幸运怀表

七月间,天气闷热晴朗,时间停在了午夜十一点十七分。

 

狄江生了一场大病,在医院里醒来,医生说他脑部受创,可能会忘记一些事,甚至严重的,可能会出现幻想。

 

但是狄江觉得没有医生说的那么严重,只是他思前想后,也想不起来他到底忘了什么。

 

回家的路上,狄江想起来了。

 

他忘了他是怎么生的病了,又是为什么躺在医院里。

 

不过,既然对生活没有影响,他也没有过于细究,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带着睡意的鼻音响起。

 

他跟家人报了平安,那头马上就挂了电话。

 

狄江今年刚高考完,收到了一封录取通知书。

 

古灵学院,号称国家SSS级人才培养中心,坐落在山东蓬莱。

 

这所学院大概是为了抢学生,才会在其他学校还在火热报名中的时候,就迅速的下发了录取通知书。

 

随着录取通知书而来的,还有一件赠礼。

 

听说国外TOP20的大学,如果通过入学测试,就会送一件礼物。

 

狄江的学校为S市重点一高,他的好朋友,叫秦川,是一位医学人才,大学报了国外的学校,为了保险起见,把国外TOP10的大学都报了一遍,结果证明人才无论在哪儿都受欢迎。

 

被众多国外的学校录取后,秦川收到了国外的学校用心给每位录取的学生送的礼物。

 

麻省理工送了他一块金校徽,代表他获得了麻省理工的荣耀;斯坦福大学送了他一本解压的书,因为斯坦福学校制度非常严格,希望他能挺下来;而哈佛大学更是十分温暖的送了他一条围巾,因为哈佛说美国比中国冷,希望他不要冻感冒。

 

秦川毕业前夕在学校作为优秀毕业生演讲时,狄江还是一个刚入学的小学弟,而现在,狄江也高考毕业了。

 

麻省理工的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八,哈佛和斯坦福的录取率更是低于百分之六,狄江自然没有这种本事,除了学习成绩比较好,他觉得自己没有一种特长,像他这种书呆子,据说向来是外国大学最厌恶的典型。

 

话又说回来,他也没想过去什么外国学校,狄江觉得自己的生活无聊的像杯子里的水,偶尔晃一晃,总归平静见底。

 

直到这天,他收到了古灵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和一份礼物。

 

礼物是一块怀表,黑金两色的怀表背后印着一行小字:幸运怀表,好评哦亲。

 

要是没有这八个字廉价的好评就好了,不过毕竟是送的,到底是学院的一番心意,要求也不能太高。

 

“要是送块手表就好了,偏偏送块怀表。”狄江嘟囔道。

 

算这么说,但是这块怀表还是相当精致的,怀表正面上,雕刻着镂空的花藤,打开盖子,怀表没有电池,怀表停留在十一点十七分不走了,狄江试图拆开它,发现它根本没有封口。

 

“这要怎么搞?”狄江犯愁道。

 

他上网查了一下封口老怀表,只见在一个灵异论坛的帖子上说,民国时期有一种怀表,是需要晃动才能走针的,人佩戴上这种怀表,日常走动,不需要电池也能走针。

 

缺点是这种怀表必须从买来就一直戴,而且需要经常拿出来摇晃一下,相当于给怀表一个‘我还活着,你就得工作’的信号。

 

然而这种表虽然不用电池,但是有很大的缺陷,因为人睡觉的时候,动作很少,所以怀表就会偶尔偷个懒似的走走停停,因此这种表经常时间不准。

 

如果摘下来过一晚上,第二天走针就更不准了,如果佩戴怀表的人去世了,那这怀表会一直停在那人去世的时间。

 

所以,这块怀表的佩戴方法,是当现实时间,跟它停留的指针一致的时候戴上,戴上就不能拿下来。

 

像这种怀表,这年头已经很少有人戴了,狄江为了试验一下网上说的真假,在午夜十一点十七分挂在脖子上,就躺在床上睡了。

 

这天夜里,他梦到自己捡到一个真皮钱夹,那个钱夹一看就是高档货,想来里面有不少钱,狄江很少捡到钱,所以梦中非常兴奋。

 

正在他兴致勃勃的正要打开钱夹的时候,胸口忽然传来一阵震动,类似于石英表‘哒哒哒’的走针声音。

 

有个机器声问他:“你喜欢捡钱吗?”

 

“当然喜欢!”狄江说完,还没来得及打开钱夹,忽然就醒了。

 

“唉。”他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捡一次钱,他还没来得及看看钱夹里有多少钱就醒了,真倒霉。

 

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又看了看胸口的怀表,他惊喜的道:“网上说的果然是真的!”

 

不过,他又想到,就算是真的也没用,现在这种作工应该已经被淘汰了吧,大街上随便十块钱买块电子表都比这个有用。

 

这块怀表的样式,看起来年代似乎十分久远。说着,他一翻怀表,又看到那四个字,‘好评哦亲’,狄江面无表情的将怀表塞进怀里,算了,是他想多了。

 

虽然狄江积累早睡早起的好习惯用了三年,但是想懒惰,只用了三天,起床也没事儿,不用看书,没人找他玩,还不如躺床上玩会儿手机。

 

他打开微信朋友圈,见好友圈里有人发了一条信息。——我要立志学成流火之矢,无论对面是吕布貂蝉,还是刘备孙尚香,一定要让这些情侣把恩爱秀成骨灰。

 

这是他的同学方夏,他点开微信问道:“你报考了哪所学校?”

 

方夏很快回道:“古灵学院,你可能没听过。”

 

手机‘啪’地一声拍在狄江鼻子上,他捂着鼻子想,怎么没听说过,我们差一点又要做同学了。不过,他摸了摸脖子上的怀表,心想我们的同学之缘可能已经走到尽头了。

 

一所连百度大数据都搜索不到的野鸡大学,显然不怎么靠谱,狄江怕她一个女孩儿上当受骗,就想委婉的提醒一下。

 

狄江:你怎么考上这所学校的?

方夏:你猜。

狄江:……你现在在干嘛呢?

方夏:准备去蓬莱毕业旅行。

狄江:这么早吗?你跟朋友一块吗?

方夏:跟我前男友还有他现任女朋友。

 

狄江:……这个阵容搭配,不觉得有点不合理吗?

方夏:没事,等时机成熟了我大乔出个反伤刺甲。

狄江:大乔一打二,反伤刺甲怕是伤害不够。

方夏:这时候再开大召唤队友也来不及了,都是命啊。不聊了,我去游戏了。

 

狄江被她说的也想玩游戏了,就打开了王者荣耀,特意选择了QQ大区。他跟方夏虽然是同学,但是他埋头苦读,跟谁关系都不太熟,不过他还是担心她上当受骗,毕竟这个学校网上真的查不到,便想她好好聊聊。

 

QQ119区狩猎宽刃,跟微信119区猎龙者,给狄江的感觉是QQ人更活跃一点。具体体现在,QQ的世界综合频道地域宽广,海纳百川,犹如一个二次元世界大杂烩。

 

小智的球:啊!!我的宠物不见了,谁谋杀了我的小精灵!

名侦探L:是暴龙兽吗?

工藤新一:L你被死神气糊涂了吗。

柯南:真像只有一个,那就是——皮卡丘。

小智的球:都不是,你们学生侦探都不长脑子的吗?

福尔摩斯:兔女郎还是梦奇?

 

小智的球:是一只粉色的胖胖的梦奇,长着两只兔子般的大耳朵,毛茸茸的短尾巴,它很可爱,嘴里经常‘咕噜咕噜biubiu’的乱喊乱叫,头上趴着一只我给它买的兔子玩偶,它跑的很慢,经常被李元芳追着打,一定是昨天晚上李元芳用刃遁杀了它。

 

神断狄仁杰:刃遁攻击力不够,且经常用来逃命,最有可能是元芳的大招无间风刃……但是元芳最近很忙,我可以给他作证,他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

神断狄仁杰:福尔摩斯,这事儿你怎么看?

福尔摩斯:梦奇的死,我已经有了结论,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元芳在哪里。

 

小智的球:你们倒是说,我的梦奇怎么死的呀!

小智的球:这是我男朋友临死前送我的遗物。

小智的球:本来在微信玩的,一上QQ就没了,我的微信跟QQ是相关联的啊,我想知道谋杀它的凶手。

毛利小五郎:我知道凶手是谁了,只是凶手背后势力庞大,不建议继续追踪。

小智的球:难道要我放弃我的小可爱?

 

加贺恭一郎:我想,现在凶手已经很明显了,只是凶手随时可以抹杀你存在的一切痕迹,即使这样,你也要坚持寻找你男朋友的遗物吗?毕竟死人已逝,活着的,还是要继续打排位赛的呀。

 

狄江心想,为什么这些人都如此有才,怎么现在社会已经成了侦探的天下了吗?自己要不也改名叫包青天得了,总得跟上世代氵朝流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