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妖之子

 

第六十九章 试验

  沈诺看着坐在花架下的人, 眉目如画,漫天风雪满树繁花,便是世上最美的风景堆砌在一起, 也不及他半分,只要看见他,他便看到了整个世界。

  沈诺身影一闪, 转瞬便出现在花架下,他坐在夏莫旁边的石凳上,比雪还要惨白的俊脸上,三分落寞两分委屈兼有五分的温柔, 他的声音在寒风中显得格外孤寂:“莫莫,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说过我是你媳妇儿。”

  夏莫:……媳妇儿啥的, 这天没法聊了。

  夏莫把一盘炸鸡腿放到沈诺面前, 说:“尝尝。”

  “虚无很快就会将把梦境吞噬, 我必须在这之前, 找出梦魂珠给你。”沈诺看着夏莫递给他的炸鸡, 面带歉意。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找梦魂珠给我?”这个问题夏莫早就想问他了。

  “因为我要养你。”沈诺脱口而出, 见夏莫一脸不解, 他解释道:“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从我醒来,我就只记得两件事, 一是要找你, 二是要找梦魂珠。梦魂珠可以帮我抵挡虚无的吞噬, 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在梦境里寻找梦魂珠。有了更多的梦魂珠,我就可以进入更多的梦境寻找你。”说着,沈诺从衣兜里抓出一把漆黑的梦魂珠,略略一看,竟有七八颗之多,这些梦魂珠所蕴含的力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梦魂珠不是沈诺的食物,但对他而言,却是比食物更重要的东西。

  沈诺告诉夏莫,“对不起,我骗了你。边界之后的虚无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虚无其实才是梦境的载体。嗯,这么跟你说吧,我曾经在一些人的梦境里看到过大海,如果将虚无比喻做海洋的话,梦境,大概就是漂浮在海面上的泡泡,随时生成,又随时被虚无吞没。我的话,大概就是虚无之海的一粒细沙,当细沙落到了泡泡上,顷刻间,泡泡就会破裂。所以,我得借助梦魂珠的力量,把自己包裹伪装起来。但即便是借助这些梦魂珠,我能够在梦境中停留的时间也非常短暂。”

  夏莫一边听着沈诺的解释,一边认真观察沈诺的情况。沈诺的身上既没有阴魂的气息,也没有梦境守卫的气息。他被梦魂珠的力量包裹着,看起来,似乎就是梦境的一部分,但同时,他又与整个梦境格格不入。

  如果说,沈诺是虚无之海的砂砾,是被梦境排斥的异类,那么梦貘大概是就是虚无之海的水滴,水滴本身就与那些泡泡同源,所以,梦貘可以轻易的融入梦境,可以将梦境中的一切当做是食物,当做是获取力量的源泉。

  电光火石间,夏莫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他,梦貘的力量,对沈诺会不会有不一样的作用呢?

  要验证这个想法,非常简单。

  出于慎重,夏莫从桌子上找了一根最小的薯条,递给沈诺,“你尝尝,这些东西是我……”

  夏莫还没有说完,沈诺突然低下头,就着他的手,一口含住整根薯条,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夏莫感觉到一个极冰冷又极柔软的东西,轻轻擦过他的指尖,滑腻的触感让他的手指像被电了一下似的,既酥且麻。

  夏莫下意识看向沈诺,沈诺也看着他。沈诺的眼睛很黑,眼眶很深,长长的睫毛下,双眼显得格外深邃,当这双深邃的眼睛溢满温柔时,夏莫险些溺毙其中。

  心里没由来有些发慌,夏莫下意识移开视线,强自镇定道:“怎么样?”

  “很好吃。”沈诺脸上露出极享受的笑容来:“这是我有记忆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莫莫,谢谢你。”

  “你这算恭维吗?”就算这薯条再好吃,也不过就是薯条而已,看沈诺的样子,好像跟吃了绝世珍馐一样,也太夸张了吧?

  “不是的。我以前也吃过梦境里的食物,可是完全吃不到味道。”

  “我们在城堡里的时候,你也吃不到味道?”夏莫问。

  沈诺老实点头。

  夏莫挑眉,有些不善的看着他:“那你还骗我,说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好吃!”他也是蠢,竟然相信了沈诺的鬼话,每每还跟他争个不停。

  沈诺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低着头,像只做错了事儿求原谅的大狗狗,可怜巴巴道:“莫莫,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你能多跟我说说话。”

  夏莫想到那个孤寂而空旷的城堡,心里蓦得柔软下来,不再计较这点小事,不过,他却装出一副很冷漠的样子,道:“我早就想问你了,城堡里那些吃的是怎么回事?”

  沈诺的头垂得更低了:“那是我用梦魂珠变出来的。”

  “城堡也是?”

  “城堡不是,从我醒来城堡就在那里了,我没有骗你。”沈诺不敢去看夏莫,低着头说:“不过,城堡还有城堡周围的东西,都需要梦魂珠的力量才能维持。”沈诺穿越过很多的梦境,搜集了很多的梦魂珠,但他对梦魂珠的利用率很低,如果说,夏莫能够将梦魂珠的作用发挥到百分之一百的话,沈诺大概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从夏莫出现在那个世界开始,夏莫就在无意识的吸收梦魂珠的力量,随着梦魂珠力量的减少,此消彼长,虚无自然就加快了吞噬的速度。其实,早在那之前,他就知道梦魂珠对夏莫很重要。

  但那时候,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夏莫,自然不愿意离开夏莫身边,去虚无中寻找梦魂珠。而后,随着梦魂珠的力量逐渐消耗殆尽,他借助梦魂珠变出来的食物,渐渐没法让夏莫果腹。

  曾经,他为了能够抵挡虚无,吞食过很多梦魂珠,所以,到最后,他想到了用自己去喂夏莫。可惜,才喂了一次,就被夏莫抓了个正着。

  夏莫没想到真相竟是这样,他不由问道:“那你当时生病又是怎么回事?”

  沈诺瞒了夏莫这么多事,深觉愧疚,脑袋都快埋到石桌下面去了,呐呐道:“我就是不想我们家被虚无给吞噬了。”

  沈诺做了一件很不自量力的事情,他用一己之力去对抗整个虚无的吞噬。他不敢告诉夏莫,他差点就被虚无给灭了。夏莫离开后,他及时找到梦魂珠,抵抗住了虚无,这才慢慢缓过劲儿来。如果说,梦魂珠对夏莫来说是食物,那么对沈诺来说,就是他在虚无中赖以生存的根本。

  可是,当他再度于梦境中遇到夏莫,他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赖以生存的根本,一股脑交给了夏莫。只因为夏莫也需要那些梦魂珠。

  他不说,夏莫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到那么深远的地方,眼下,他深深地被沈诺说第三个字给打动了——

  我们家。

  那个巨大的,孤寂的,像坟墓一样的城堡,在沈诺心里,是他们俩的家。

  夏莫忽然觉得,这世上大概再找不到第二个像沈诺这样傻的家伙了。

  几句话的功夫,沈诺手中的梦魂珠就已经只剩下一半了,可怕的风暴席卷了整个梦境,外面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几乎本能的,沈诺站起身来,开始搜寻梦魂珠,准备随时离开岌岌可危的梦境。

  夏莫一把拉住了他,道:“别急,你先把这些东西吃了。”

  说着,夏莫嘴里发出一些类似于兽吼的音节,片刻后,震颤不已的梦境竟重新稳定了下来。沈诺惊讶的发现,被他带入梦境中的虚无边界,竟停止了吞噬。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进入梦境之前,夏莫就做足了准备。早在张斯年和赖三的那个梦境里,夏莫就发现了梦种可以短暂的抵抗虚无的吞噬。之前他在徐萍的梦境中没有遇到沈诺,他就已经在想着找亡魂做实验,只是这几天忙着找房子住没腾出手来,所以,在公寓楼下见到化作地缚灵的李菲菲后,他第一时间把她带走,目的并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是想拿她做实验品。

  当然,他也不会白占李菲菲的便宜,如果可以,他会帮她调查当年死亡的真相。

  只是,他没想到李菲菲的情况比他想的更复杂,化作地缚灵的,只是李菲菲的一缕残魂,她八成以上的残魂都已经跟紫藤萝融合了。而上次鬼物的梦境让夏莫生出了警惕,亡者的梦境跟活人的毕竟不同,可能存在着无法预知的危险,所以,夏莫退而求其次,把梦种种在了紫藤萝身上。

  他手里还有三枚沈诺给他的梦魂珠,进入梦境之前,他挑了一枚中等大小的吃掉了,借助梦魂珠充沛的力量,他凝出了足足三枚梦种,种在了紫藤萝身上。为的,就是在梦境中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问沈诺一些问题。

  在张斯年的梦境里,他摧毁了梦种借以稳定梦境,而这次,他反其道而行,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到梦种当中,以此抵抗虚无吞噬,效果立竿见影,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但就是消耗着实有些太大了。

  照目前的消耗来看,他在入梦前吃掉的那颗梦魂珠大概能撑上个把两个小时。若是动用他自身的力量,大概可以撑更久。

  实验的结果出乎意料的成功,夏莫简单跟沈诺解释了几句后,说,“先别管那么多了,你既然觉得这些东西好吃,就把它们全吃了,吃完我们去外面逛逛。”

  沈诺听得眼睛都亮了,他看着夏莫,很郑重很认真的问道:“莫莫,这算约会吗?”

  夏莫:“……算。”说不算的话,他怕媳妇儿会哭。

 

 

第七十章 沈诺

  夏莫变出来的炸鸡薯条, 对沈诺来说, 不仅十分的美味, 还让他体会到了一种极其陌生却又久违的饱腹感,他甚至隐隐感觉自己不需要梦魂珠,也能抵抗住虚无。沈诺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夏莫,夏莫也没想到他用力量变出来的东西,竟然对沈诺有如此大的作用。

  夏莫一向大方, 便是对鼠宝大黑它们, 他也从不吝啬他的零花钱, 两只小的平时可没少缠着他买买买, 对沈诺,他只有更大方的。想也没想,夏莫就变出了一个巨大的登山包, 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他认为好吃的食物。

  夏莫把登山包交给沈诺, 说,“你背着, 想吃什么就拿, 你要是还想吃别的东西,也可以告诉我,我给你变。”

  身处梦境,沈诺却觉得自己比做梦还美,他珍而重之地登山包背在背上, 然后对夏莫说:“我想吃猫咪薯条,可以吗?”不知道为什么, 当夏莫问他想吃什么的时候,他最先想到的就是猫咪薯条。他曾经也给夏莫变过猫咪薯条,可惜他借助梦魂珠变出来的东西,他根本吃不到味道。

  “真没追求。”夏莫嘟哝了一句,变了两包巨大的喵咪薯条出来,一包给沈诺,一包他自己拿着,撕开口袋,吭哧吭哧的吃了起来。

  沈诺捻了一根薯条放进嘴里,面粉炸成的薯条,又酥又脆,既咸且香,沈诺总算知道夏莫为什么这么喜欢这种小零食了,“真好吃。”沈诺由衷的赞叹道。

  夏莫抓了一大把囫囵塞进嘴里,说:“也就还行吧,你以后有什么想吃的就告诉我,我给你变。”

  “好。”沈诺笑得眼睛都弯了。

  吃着零食闲聊着,两人来到了仿制的王府外面。因为刚才的动荡,梦中的场景已经重新刷新了,他们前脚迈出王府,后脚王府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个拍片现场。现场的人,跟梦境刷新前大街上的人一样,要么面孔模糊,要么就干脆连脸都没有,片场声音嘈杂,乍一听似是十分热闹,但仔细去听,却根本无法分辨他们在说什么。

  梦境会变成这样,大概跟李菲菲死了十多年,记忆早已模糊有关,也可能是因为紫藤萝的缘故。

  很快,夏莫就在人群中发现了李菲菲,大概因为她已经跟紫藤萝融合了,她的四肢躯干,皆由藤蔓互相缠绕组成,但却顶着一张极漂亮的脸,跟其他人不同,这张脸五官清晰可见,头发则是一串串的紫藤萝花,看起来格外诡异。李菲菲身为梦境的主人,再怪诞,梦境中的其他人都不觉得异常。

  夏莫虽然没事儿也爱刷剧,但他还真没看过电视剧是怎么拍的。他带着沈诺来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变了两把小椅子出来,示意沈诺跟他一块坐下看。夏莫兴致勃勃的看当年《侠胆琴心》的拍摄现场,沈诺对这些毫无兴趣,他的视线总是偷偷的围着夏莫打转。

  《侠胆琴心》虽是夏莫儿时看过的电视剧,看到片场的服化道以后,夏莫很快就将片场的演员跟记忆中的电视人物对上了号,只是眼前这些或是没脸、或是五官模糊的人,看得他十分难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